北京文艺网

查看: 635|回复: 3

[原创贴诗] 雨人诗选41首——暗物质(诗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0 15: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人简介
本名陈洪远,广东平远人,1966年11月生,1989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现居南阳油田。作品入选多种年选、刊物。诗观:写诗是一门手艺,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具体地址:河南南阳油田档案馆  陈洪远 收     邮编:473132
电子邮箱:kkkvvv6@163.com    0377-63830581  


《装修》


我出院回来
家里已经装饰一新
是我大姐在我治病期间找人修的
说墙皮都掉了。
我感觉进入另外一个人家
连睡的床都换掉了
唯一留下的是带斗的写字桌
和那只壁虎
每到天黑它就来到我窗前
扑捉飞蛾。
我整个过去就像放在餐桌封装的矿泉瓶
等着你喝掉。


《暗物质》


妻子说看人家写的:
“玫瑰行走在路上”
你心中没有玫瑰。
大家都喜欢
但我过了年龄。
有时,我抚摸妻子的乳房。
你都这么老了,妻子说
但我需要幻想。
最近,悟空探测到异质粒子
可能来自暗物质。
百分之五是我们看到的世界
还有百分之三十五是暗物质
以及百分之六十的暗能量
是我们看不到的。
也许,我们的亲人去世后
到另外一个世界
就像暗物质
围绕在我们的世界。
一想到这一点,我欣喜若狂。


《盗火》


她把布娃娃
扔掉。
我记得
最后一句:
所爱的人
在黑暗中不知光芒之谓光芒的美丽。


《名字》


我上班时
路过修自行车的摊点
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惊讶地张了张口:
哦,修车呀。
我记得年轻时她并不漂亮
是什么慢慢改变了她
变得更迷人了。
我摸了摸头发
渐渐有些秃顶
快走到办公室也没想起她的名字。


《黑梦》


我差点跟他打了一架
对着水龙头冲脑袋
我在想,万事万物需要时
可以拧开,直接流下
不必问来自何处
(天上的云、蓄水的大坝、高架桥、地下管道。)
但我不是汽车人
可以随时更换坏损的部件
像个新的一样。
停不下来,满足于鞭子
的噼啪声和陀螺的旋转。
“收养一只小狗吧!”
和它在一起很安静
它会无限接纳你。
但我们是孤独的飞行物
在平行世界(我和我的妻子、孩子。)
1982的弹子房
我用一个红色球碰撞另一个黄色球
改变它的方向但不允许出局。


《晾晒》


连续几天下雨
被子可以拧出水了
天终于晴了
我拿出被子
到阳台晾晒
中午回来
妻子尖叫:
被子上落得什么?
黑乎乎的
两坨鸟屎
用卫生纸捏
有些硬
好像里面有种子
但已经渗到被面
擦不干净。
我想起广告词:
我本打算设计风帆
却出来了棺材。


《没有结局的小说》


星期天在我妈家碰到我哥聊天
我说咋没见那条狗呢?
上星期我还看见它蹲在我妈家楼下
不上来。
我哥说不见了。
就是一条野狗
我碰到时快饿死了
給它一个馒头
就跟着我
到了家,你嫂子不让进,说是野狗。
我就在屋檐下放了一块毯子
它就卧在哪了。
谁给它东西吃它都吃
就是不跟别人跑。
有一次到郑州,一去十多天
也没人管。
我说不会饿死吗?
不会的,它自己会在垃圾桶里找吃的
有时,别人也会把剩饭倒给它吃。
这次不同以往,两天都没回来。
一般一天一夜就跑回来了
它是母狗,会出去找别的狗
但第二天就回来了。
也许,被人杀了
后面就有一家狗肉馆。
也许,跟别的狗跑了。


《感性的人》


我读过去写的诗
感觉时间是一次性的
你再也抓不住它。
就像你5岁、10岁、20岁、40岁
到现在的50岁留下的照片
恍惚存在过又不存在。
像我的欲望
我依然关注大街上来往的女人
她们的大腿
仿佛独立出来成为精神性的物品
世界成为世界外的东西。
医生说我拥有敏感性的身体
所以比别人更容易生病。


《巨浪》


写一首诗不需要理由。
我记得一部电影:
一群人
的倒影
如巨浪。
我记住了多数的可怕。
我想写一首诗
像一棵树
生长众多树杈一样完美的结构。
在这秋分的时刻
窗外的雨滴就是云朵死亡的形式。
但对于人类
它们的死亡是多么的盛大。


《削苹果》


我拿起一个红苹果
用刀小心削起来
一圈又一圈
不让它断掉
形成一个螺旋的曲线
与儿子用刨土豆的刨子刨
落下零碎的一片片不同。
虽然吃完后
把果核与苹果皮
一同扔到垃圾桶
但我还是喜欢看到苹果皮完美的形式。


《急就章10》


我在一首诗里插入
一个影像:
一双筷子捞起扯面
吃掉半张脸
另半面陷入灰暗、隐晦之中。
在另一首里
引入小说:
智能机器人听说有人准备用水来对付它们
就命令行人不准携带水枪
关闭水族馆、游泳池、海滨浴场。
在诗集的结尾
安排一场历史对话:
老姚(某大学的教授)
被关进国民党监狱
也蹲过共产党的大牢
问的第一句话是——
“老实交代你与胡风的关系”。


《急就章9》


散步时儿子问我刚才看的什么电视
〈鸡毛天上飞〉
我顺便谈起刘震云的小说〈一地鸡毛〉
讲在京城上班的小职员
家乡唯一考上名校的大学生
留在了北京工作
大舅找他看病
把他安排在附近的小旅馆
(他和妻子住在一间单位的单身宿舍里)
第二天把大舅送回了老家
(他也联系不上住院)
妻子权劝他搞好关系
每天上班给领导打水
逢年过节到领导家打扫厕所
妻子陪领导家属逛街
终于有一个提科长的指标
公示结果是办公室那个女的
同事在私下里议论:
你再怎么殷勤也比不过石榴裙啊!
妻子装作无意间告诉了领导夫人
她一气之下举报了丈夫
领导提前退居二线,女同事也被免职。
他给新领导祝贺
(副转正)
新领导并没有提拔他
(这样的人怎么可以重用呢?)
接着又说起另外一个部小说
被改成了电影〈1942〉
冯小刚执导
历史中很多事实并没有表现:
比如,日本人占领河南后
有老百姓打着小旗欢迎
因为发放粮食不会饿死;
败退的国军被山民缴械甚至杀害。
解放后,文革中被告发
有的被枪毙,有的坐大牢。
(以叛国罪、汉奸、反革命等罪名)


《急就章6》


下午三点最热的时候
我步行上班
到了办公室不停地出汗、喝水。
我想起电影中的镜头
傻子和科学家到了地狱
阎王是高明的外科医生
把傻子的头砍下与科学家的身体缝合。
阎王拍手笑道:这样就好了!
把坏了的灵魂与坏了的身体结合
剩下好的与好的匹配
让他们重新投胎。
我在想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


《急就章 3》


我身子探出窗外
是暮云不是晚霞
我喊翔翔快来看
他在玩游戏,说等一会
我指指天空
多壮观啊!他应了一声“啊。”
又回去玩游戏了。
怎么描述呢?
薄的像浮冰,厚的像冰山。
宛似行走的白象
(这种动物在大自然中不存在
只出现在佛经中)
这样形容也不对
它有些灰暗,如黄宾虹的山水
一层一层地涂染
建立了不同的空间。
但这还是不够
感觉一个巨人从天庭跑过
剧烈的运动感
只能用赵无极的抽象画
“风”来表现。
或者干脆在空中
回到唐朝的张旭甩动长发饱沾墨汁书写狂草。
好多细节隐伏用文字是说不清的
我用手机从不同角度拍照
点开一看
天空下的楼宇不可辨认
黑黢黢一片
暮云倒变得明亮了一些。


《光的二重性》


我和学物理的儿子谈论光的二重性:
光线直射不会拐弯,我们看不见障碍物后面的东西
所以光是粒子的;
光可以同时穿过两个洞,我们人不可以出现在两个地方
所以光是波。
这样就很好理解肉体和灵魂的关系了
在春上春树的小说“海边的卡夫卡”
UFO事件中一个突然昏倒的小男孩
与一只猫交换了灵魂。
博士一直追逐带条纹的猫
把它们杀死,头颅放在冰柜
用来提炼男孩的灵魂。
那个拥有与猫星人交谈的男孩长大后
在一次偶遇中把博士误杀。


《它不代表什么》


创作作品时我要先放一段音乐
再写字;
写诗也这样,不过是读几段书
卡尔维诺的小说,分成两半的子爵
几年前读过,现在无书可读
找出来再读,里面的情节几乎忘记
好像我从未看过。
健忘症成了我最好的保护剂
像个小孩对什么都充满好奇
几节树棍、石子、泥巴都可以玩耍
如雨中的万物静静生长
行人都在躲避
树木在雨水中换发光芒。
我在阳台
望着马路上奔跑的车辆
吃西瓜,好凉爽啊!
忘掉下雨前的愤怒。
扯下一片叶子,像扔掉打火机一样
画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身后是一片火海,随着加油站的爆炸。
这当然是电影中的一个镜头
有时我喜欢影像更甚于文字。
我追寻阳光下的阴影
你不觉得影子比实体更真实、更有趣吗?
影子它摆脱了材料
只剩下优美的形式,它不代表什么。


《怎么玩》


两个人下棋;
三个人斗地主;
四个人打麻将;
一群人抢篮球、跳广场舞或集会游行。
一个人能做什么?
可以发呆、练字、写诗。
所以,艺术注定是一个人的事
比旷野里的一棵树还要孤独。
一棵树,它拥有许多枝杈、许多绿叶
而你只能一个人玩。
在这一点上毕加索是对的:
地球是圆的
它没有脚,连一只脚都没有。
而一切美的东西
都是圆的。(这真令人绝望!)


《苍蝇》


一只苍蝇
打扰了我
我把报纸卷成筒
追赶
我把门敞开
让它跑
但它不依不饶
非要把它的世界与我的世界缠绕。


《渐渐有了关系》


墙上我写大字不小心洒上去的墨点
在我的凝视下
几个毫无关系的几个点和线
渐渐有了关系。
比如,我、小鸟、老人。
早晨我躺在床上
几只小鸟在窗台的遮雨棚上叽叽喳喳
中午我刚入睡
楼下几个老太婆围成一桌打麻将
噼里啪啦。
我想驱逐他们,但我能驱赶吗?


《写在读书日的诗》之一


在世界读书日央视主持人
朗读<大雪封门>
太美!太俗!
如果大雪封门,我不会歌颂祖国。
我只会写自己
像鼹鼠一样躲在地下室
与外界暂无瓜葛
不需打卡、不需填表、不需接电话、不需挤地铁。
可和家人待在一起
孩子也不用上学,我们可以一块挖雪洞,学狗熊
一直通向门外。
好像时间停止
整个城市消失在毫无区别的一张白纸。


《写在读书日的诗》之三


在读书日
<造房子>获得社会科学类图书奖。
我想到养鸡场
下蛋机窝在排列的一个个格子笼里
不像农村散养的老母鸡可以到处跑。
科学家认为营养价值是一样的
但我更喜欢吃土鸡蛋
它带有童年的味道。
我说了半天好像与造房子无关
其实,大都市与养鸡场没什么区别
无非大一点。
小时候住在南方老家的四合院
一座陈氏大家族老宅
上、下两个大厅,傍边有几间厢房。
到了夏天
我们坐在池塘的围堰上摘桑葚吃
晚上点着松脂火把
在屋后的稻田里捉黄鳝和泥鳅。
后来跟爸爸到了遥远的北方
住在筒子楼
一条走廊把几家人连在一起。
楼下是泥巴地
挖几个洞,男孩子弹弹珠
或玩扎飞刀游戏。
女孩子跳皮筋、踢毽子。
现在, 高楼林立
上、下班我们也很少碰到
对门,他或她是谁呀?


《那就读诗吧》


最近,老有轻飘飘的感觉
像把纸船放在水面上。
可能睡眠不足
天不亮,窗檐上就有几只鸟儿
在上面啄。
我躺在床上,想象它们在弹奏钢琴曲。
你一定是诗人,你会说。
我不知道。但我出了一本<雨人>的诗集
一个叫雨人的作者写的。
不是电影<雨人>中的自闭儿
是生活在非洲世界祈雨的法师。
你有空可以读一读
因为你很忙,你没有完整的时间去读小说
那就读诗吧!
尽管你生活在北京
五环以外或地下室折叠的空间。


《桃花夭》


我本不想写这个主题的
已经太晚了,对自己也是折磨。
古人已经把她写绝了
我无话可说。打标题时
是逃之夭夭还是夭折呢?
这里有什么区别?
一个在绝望中,一个在幻想里。
妻子说,桃花很唯美。
不是的,唯美的东西只开花不结果。
比如爱情、朝霞、死亡和诗句。


《梅》


我很兴奋地告诉妻子
下午我路过拐角
在一户人家院子看见一株桃花开了。
不可能,现在是冬天
你一定看错了,是腊梅。
那我带你看看去。
我不想看。
离这不远,一会就到。
黑咕隆咚的,有什么看头?


《删除程序》


Master大师最近在网络上连续斩落人类顶尖围棋高手
这让我兴奋
快十年没下了,我重新下载TOM对弈
注册“雨人”
开始在网上捉对厮杀,屡败屡战
太费时间了,挤占了其他的事情
我痛下决心,删除了程序。
但保留了棋圣道场,可以看棋手比赛的棋谱
那是欣赏,一点也不累。
有时我想为什么我不从大脑中删除书法和诗歌呢?
大部分时间,你是在练字和读书
而创作书法和诗歌需要等待
偶尔为之。不像围棋,对弈不须等待
你可以像赌徒一样不分白天黑夜。
这一点很像吸毒,吸入的一瞬间就能把你带入状态。
所以爱情不是鸦片,你谈了几次就不想谈了。


《京华录15》


我读过去自己写的诗
感觉是别人写的。
荒木曾说过,我拍摄的是时间
不是空间。
在妻子生病的日子
我带她去旅行。
她躺在船上
流水推动着慢慢移动
阳光照在她脸上。
那一刻,你无需记住。


《京华录16》


今天,我写书法时
无法掩饰尖锐、暴力、荒芜
我想抚平这些线条。
坐下来,翻看荒木的静物摄影
第一次感觉到花草也有生死
只不过它们死的更优雅
不会惊扰到你。


《京华录12》


张军心情不好
就从四百公里以外的潜江
跑到河南
当然是开着车来的。
无非是没有当上处长了
或孩子没有考上好学校。
喝完酒
第二天又开车回去。
我想起还是初中的时候
有一次看露天电影
电影名字叫什么忘记了
但他带来一盒猪肉罐头
打开吃了几口
他说不好吃
就扔了
其实,挺好吃的
我想留下,可我没有说。


《京华录6》


母亲经常讲起我小时候
二、三岁,爸爸从遥远的北方回来
给我带来一双皮鞋
整个村子还没有那个小孩穿过
我很神气地在厅堂走来走去。
母亲要到工地修水库
所以由姐姐背着去上学。
这些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连额头上的疤
是我拉落水的小伙伴嗑在石头上留下的
也忘了。
我记得上小学是在一座寺庙里
外面有一棵大槐树栓着一口大钟
上课、下课时就会敲响它。
二十年后我回到老家
山陂上只有一座很小、很破的土地庙
也没有见到那棵树、那口种。


《京华录2》


这是一个混蛋者的游戏
在餐车上
我给她讲述大战前的冒险
一个魔鬼
一个科学家
正在研制神经化学武器
他笑着说,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精密的仪器
但他可以让它发疯。
敌人的炮声越来越近了
我必须下赢他
我的一个卒子悄悄接近皇后。
她听的入迷
我瞟了一眼她的乳沟
两只寂寞的小鹿在野外游荡。
突然拉响了警笛
说火车开了
发现司机不在控制室。
我在计算
我们在一起还有多长时间:
铁轨的长度
迎面而来的列车。
这时,我看见火车司机
在窗口骑着自行车
给我打个招呼
“嗖”地飞进驾驶室。


《寻梦录8》


横说,一支烟斗
不是一支烟斗。
鱼回复,一朵花
落在纸上。
我凝视:
珍珠。
耳坠。
一个打着蓝色雨伞的女人
面对一堆落叶静默。


《寻梦录1》


这是一座老式筒子楼
我家在二楼
有四户人家
左边是老李家
一个姑娘两个儿子好我一般大
右边一个姓张一个姓钱
钱太太是播音员
有一次我眼睛迷了,有沙子
她把奶水刺在我眼里。
我住在靠近走廊那间屋
南边那间屋妈妈住过
我害怕去那里。
姐姐让我给母亲上柱香
曲曲弯弯的怎么也点不着
我再一想奇怪
姐姐不是先母亲离世了吗?


《寻梦录2》


我是一只兔子
我有三个洞口
但每一次出去
洞口上有一具女尸压着
我想是猎人在后面等着我。
但那个女的不是我杀的
我只是个兔子。


《寻梦录3》


我们几个在屋里玩
突然有敲门声
我打开门一看
是她
赶紧关上。
他们几个问怎么了?
我说她已经不在了。


《听雨》  


在一次谈话中
憩园说我已过知天命之年
你的用词也就不一样了。
我想起读过的一首诗
讲少年听雨和中年听雨心镜的不同。
今年飞来的燕子
不知道是否去年那只燕子
它们看上去差不多。
我周围的人
也认为我与过去还是同一个人。


《未来之世》


我临黄山谷的帖子
一边读着:
今日之人饮酒、吃肉
在未来之世当坠地狱。
我当替之
吞热铁丸。
今日之人爱恨情愁
在未来之世当坠地狱。
我当代之
喝沸铜汁。
但我做不到,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美酒佳人
没有风花雪月
诗歌翰墨
又何必降生。


日月宇宙洪荒之初
共工怒触不周山
撞坏了撑天的柱子。
大象托着天
巨龟托着大象
大地托着乌龟。
小时候,在我母亲的世界
土地神托着故土
太阳神托着天空
灶神托着家
祖先托着我们。
现在,我们托着自己。


《距离》


沐子在微信中留言:
每一天从哪儿走过
驻足
拍照
每一天那个男孩出现在门口
拄着一根树棍
望着远方。
那是一张来自非洲国家
一座破败房子和一个又黑又廋小男孩的照片。
我不忍触读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这么大
超过了虱子与星星(猩猩)
之间的距离。
我没有种族歧视
只感到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很难理解恐怖分子
在他生活的小区与旁人无异。


《见面》


我哥打来电话
问我要不要蒜苗
在他家屋后自己种的
春天刚长出
他开车送过来。
我说,不用。
我的身体不能吃蒜苗。
那就让小改吃吧!
我说,妻子炒的菜我们俩都能吃
她不会单独做给自己。
后来,我再一想
其实是找个理由见个面。
自从母亲去世后
我们很少见面了
以前,母亲在的时候
每个礼拜天我们都会到母亲家。


《镜头》


我不经意碰到手机拍摄模式
咔嚓一声
我打开看:
是室内一角
但又不像
发生旋转
白色的屋顶
垂下来
变得虚无缥缈
折叠的窗帘
一道道的水平线
如防波提
把世界拦在外面。
这不是我居住的房子
在没有我
的镜头下
看到的场景。


《套》


母亲的死亡事件
像鸟笼
的黑布
一直套着我
是到揭开的时候了。
锅里的鸡蛋面条剩下一些
应该是早上吃剩的
蒸的咸菜还微温
准备中午淘的米摆在案板
还有洗好的菜。
大约11点出的事
我到我妈家是下午4点
期间整整5个小时
母亲躺在冰冷的地板
而我像往常一样:
上午11点,我在自己家写大字
然后吃饭,看午间新闻
然后午睡一个小时
然后起来洗个澡
然后步行到我妈哪儿
然后我买点菜提到门口
像往常一样
敲敲门,等待母亲开门
但没人反应
我觉得有点奇怪,大雪天
母亲不应该出门
我掏出钥匙拧开门
走进去
发现母亲躺在地下。


《剧》


现在,礼拜六、礼拜天下午
我无处可去。
以前母亲有时抱怨我
陪坐的时间太短。
“阿妈”
我叫了一声
卧室没有人
走进客厅,我被这一幕震惊:
母亲躺在地上
身子歪着
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击倒
头靠着阳台的门
额头渗着血丝。
120赶来
说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
还在昨天下午
母亲打来电话
说大雪天路滑,我不用来了。
我说我已经上楼了。
我陪着母亲看了一会电视
她给我讲述上几集的剧情。
后来,母亲说天冷
黑的早,让我早点回去。
我说,好的
明天我再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09: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钻石兄!多批。
发表于 2018-6-4 23: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读佳作,太晚,后续细品~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9: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6-4 23:33
夜读佳作,太晚,后续细品~

谢谢绪东兄!多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6 18:18 , Processed in 0.0541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