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71|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彭一田的诗(3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0 14: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人简介:彭一田,诗人、专栏主笔、人文田野观察者,生于浙江台州,少年始习诗,著有诗集《边走边唱》、《然后》、《太平街以东》等多种,曾获得柔刚诗歌奖主奖等若干奖项。国家注册高级策划师、国家注册高级经营师。诗人电话:13958650641

诗观:诗歌是修为,和对世界的体悟,也是人类与万物和谐相融的理想方式。




秋天未到就了却爱恨
退回到地下,这是我出生的地方
我想要一个拖泥带水的夜晚
藕断丝连的白天。一条船在向西的
河流上,其前身是老家的木头
母亲会怎样重返人间呢

有人挥霍情感,有人挥霍金钱
都在交付自己生命,王朝在挥霍空气
菜篮子拎在手上,无处可安放
草木们在地平线外出没
我的母亲住在邮票上
未及长大,就失去了收信人

此季少雨,风在思念
南渡河的涛声在咀嚼中生长
人类也是反刍动物,去年我到过的
高原也和这里一样少雨
打雷或捶鼓,海水就会止波吗
桅杆上是羞涩的落日

2017.1.2

寄存处

一块石头由许多刀刃组成
散开后即是风尘,在水火里转世
破裂的石头,奔向砂砾的石头
粉身碎骨的石头
在流转中完成与人世相认

雷祖祠里失去五官的面孔
是锃亮的爱情回忆,离开尘世的人
依然处于激动中,其间是乩童
佇立在波涛上的树枝高过了山顶
这一回,飞鸟衘来了卦象

风停歇下来之后
石头在北斗七星方向
用身体建成宫殿,从低处抱紧
大海,悲悯是天穹的反面
唯有水和风能把一切都带走

2017.3

春风辞

春风是件空旷的事。地上一盏灯,
天上一颗星,闯过最后的料峭,
长叶开花地喜欢一场。
很多公鸡打水,
把一首诗的完成确定在秒针上。

身体里有座坟,年年长满鲜亮的青草,
在奔跑中,经由名叫春夏的城市,
嫁给了大地。我回到石头中,
在活着的时候便已抵达,匿名者
也不能写得六根清净。

春风在泥土中生长,
掌声盖过恐惧。一名三重异乡人,
负有双重耻:破土和发绿他乡遇故人。
露耻于风,可能今生,除却前世,
我的诗歌配不上我的生活 。

几点暗疾到满地飘红,春在兜转,
一起漂流的还有诗。他的肉长在骨头里,
抵达是一种意外。尘归尘,
土归土,余下的时间隐于万物中,
诗歌是祭祀和祈祷。

长江的某条支流被风洗净,
听波涛独白,酡红后面群山如黛。
更多时候是一粒尘,经火焰随河流飘走,
融入天边,湛蓝的海水是不老的。

2018.3.26

雷雨

一个人站在人群的对面
我站在河流的北面

一个人站在忍冬花的上面
我站在火车的后面

一个人站在故乡的下面
我站在黄荆丛的南面

一个人站到自己的背面
我站在弯月的侧面

一个人站在佛像的西面
我站在海水的里面

星辰奔跑在云层的东面
我站在山冈的反面

2018.2.2草稿,6.5定稿

无知书

他们把大海拿走了。
天亮之前,一滴仓促的背书
并列三角形云朵
急匆匆把大海拿走了
干脆利落把大海拿走了

渡船被判徒手刑
时间亦被风成片掀走
寻亲的人啊,你得学会躲台风
老酒掩埋了激情
侧身绕过黑暗的海水
月亮披在异乡身上

我只听内心的雎鸠之音
从未期待广场上响起诗人名字
落日贴上众生眉头
天地老矣,尚能诗否?
他们把大海拿走了
他们,就那样把大海拿走了

2016.1.3


众生蜷蛐在睡梦里
想起课本上填石喝水的故事
悲悯里包括自悯
它们反复被传统净过身
不是喜鹊和麻雀,也不是金丝鸟
寿则辱,在泥沙俱下里
醒是黑色的,也是沉默的
栖于高处的眼晴
和天空一道挨分秒度光阴
我一共也就听过两回
一回跑成闪电,另一回站成树林
落下的雨水里都是盐味
众神也睡了,亮丽的纯黑里
都市姑娘足祼乳白
像一枚图章,可以戳到任何纸张上
她们在长发中加快了脚步
不少好看的已被关进笼子里
更多的必须要打这里逃出
疼痛是彻夜不眠的
又一群生之鸣回到少年枝杈上
狂醒在天空变白之前
早于那头的大海,自己的
黑色名字又被人类的惊慌喊
临近人群,就面临险境
它们祖辈都醒着

2016.8.8

楮树下

草叶站一天,在夜晚
才悄然出露水。我睡得沉
在她雪白的屁股上
惦念田里尚未收割的稻子
那金黄的稻杆和谷穗
接近同一个颜色,再不收割
就要还给大地了

晨雾收回了窗帘
她护家的狗送我到村口
落叶遮盖了足迹,离乡是
诗人天职。又要度过一个白天
淌血的阳光,将把大地
涂成另一种颜色
偶然有鸟飞过老家的屋顶
它们大都是无声的

在禾田和野草之间
蜻蜓是一种时尚,在闷热的
气候里,才会成群低飞
老人面无表情地说
要下雨了

2016.10.2

转世的路径

这只狗被一名厨师做了
旧年的根茎挺拔
脸庞多刺,身上多出骨头
在魂灵里往返,风一样踏雪无痕
而失踪的继续在土地上长起
快活地呻吟,歺桌上不停地重逢前生
头颅作碗盏皮肤当歺巾
爱或恨都吃下去,再吐出来
转化为别人的一部分,地下的一部分
万物各行其道,皆不争
天湿了,无数人打伞挡雨
多年前苏轼穿过雨帘
把收拢的伞倒竖在神庙门槛旁
伞上的余雨似锅里爆油声
东坡肉,白切狗
疏朗夜空下星星的神态
它们借助众生回到大海上

2017.2

禅舍

在黑暗里闪烁
它们消失了性别
现出本相,不疼亦不歌吟
窗户在石头里,收破烂的人在石头里
赶路人在石头里,村里的孩子
在石头里,月亮在石头里
回不了家的人在石头里
天空在石头里,睡觉的人在石头里
死去的人在石头里
牧羊人在石头里,种菜的人在
石头里,风雨在石头里
妇人喂奶的神情在石头里
苹果和泥泞在石头里
余辉在石头里,这个闪亮时刻
砂砾和飞鸟也在石头里

2017.1.2

矿工

雨点都是这样的
要落在水面上,得先把自己
变轻,不同的是你写出来
又不以诗人自居
一直说别在人多的地方
喊你诗人,还告诉孩子们
不要读你的诗,其实你一生
都在寻找父母亲的路上
乡愁在从未到达过的远方
当祖先的坟茔被大寨田抹去
河流的心地就变粗了
石头和石头看上去都是差不多的
它们把肉体交了出去
建筑城市、街巷,和法院
雨闪电的眼睛掘进空间
不计后果地冲下来
难得有人关心它落地后的
更名,和走向
矿工在雨中的乡愁
固执呼喊那些被迁徙的石头
以及河流漂泊的灵魂

2016.9.20

身体史

她一来世上也哭了
纷纷掉落的金属把自己撕碎
又反复还给了风
幼儿被人牵手领回家
外婆在沙漠上,继父在榆叶间

苗条少女简约而灵动
吹开星辰和弦月,与栖于枝头的鸟
在异乡,先求学后结婚
丈夫庞然,色彩肥厚而自恋
二十年来家与国,她身上

陆续生出邻居、朋友,和经纪人
顺着河水漂浮的同时
渐渐被事物本身所替代
半生中,住在哪里
都是住在风中

那一天路口,我与她突然相视
很快她就低下了头
我也低下了头
乱世里散失的都要回来
如今,我遇到的万物
都要高看一眼

2016.3.26

微尘

给妈妈寄信是跨省的
幼小的五官锋利,心一黑
天更空了,想象一位永恒的
女人,她应该是长发飘逸
穿细花淡色长裙,但短发坚强
灯盏比太阳更重要
成年以后他有许多诗行
寄往外省,吃盐的人犯下高血糖
他这样把自己用旧了,小榄叶
石路障,那只和你握手的手
正是摘肉和割花的手
失聪的贝壳被大风磨刀
木棉树也歇下了,水破碎成雨
洗去明亮,在梦里悄然死去
突然有人喊乳名,旧伤口又裂开来
他只过阴历,不知道阳历
不知道今天是节日
瞄一眼那些在阳历中举旗的人
很快又埋头去除地里的草了
他的妈妈也对钟声过敏
昏暗公路挤满熟悉的陌生人
持枪处,灯火辉煌

2017.1.5

失语症

深夜动车一闪而过
拉链一样扒开的村庄
痛了很久才艰难合上伤口
一船盐巴返回源头
在天堂的阶梯上省下爱

绿叶从枝杈上弹起
流浪的孩子回到家乡
依偎在母亲足下;火焰退却
岛屿就出现了,草木在秋天之前
亮起灯盏,收藏了幸存者

说方言的人有广泛孤独
奶奶的瞎眼记住了三个王朝
我披发入山,在两省交界的检查站
雷雨像突然崩溃的人群
一丝不挂地倒下来
过路的丧钟又吵醒了我

2017.2.3

梦见雨季

我坐在寺院走廊上
面对苍茫的雨林发呆
天空把无数条江河反复拎起
倒了下来,低沉的呐喊声
间或照亮雨仓惶的步伐
足跟发黑,草木在摇晃中变亮
闷雷中的闪电,撕开天空的灰色战袍
它的身体也和褪皮的动物一样白晢
雨来的时候云朵都不见了
它们都回家了吗?它们把家
搬离了天上,雨啊
让许多事物现出了原型
夜深尚不入眠的人是奢侈的穷人
而雨是不忍形容的飞蛾扑火
像在东北老工业区看见前苏联
从下岗工人身上发现锈蚀的钢铁
雨不停地倒下来,到后来自己也茫然了
它们忘记了当初是为什么
离开天空,奋然扑向大地的
但是雨不停冲下来,象布罗茨基笔下
那个在监狱里劈柴不停的人
把日头劈成月亮,把月亮碎成星仔
看守也逃走了,身后的海洋兜住大地
把一切承接了下来
连同雨的骨灰

2017.7.19

脱敏史

桃花是霍然开放的
一本书刚打开,刹那间就完成了一生
与流弹同步,桃花突然就亮了。

名誉镇长率村政府种桃林
国破山河在。比如1645年江阴城
剃发令:月亮落地,人头升天,血成海。

多年后,收到一封被重新粘上封口的信
信封上盖满邮戳
脱敏史,漂洋过海。

2014年

散步

在时空的涟漪里
她的身影像梯子搭上天空
我沿着梯子,月光作为扶手
缠绕在梯舷两侧 ,距你最近时
我甚至能听闻你的气息
你看不见我,也听不到我的脚步声
你以为我已在遥远的天边
乃至可能此生难再见
很多年了,我差不多被曾经的邻居
称为“查无此人”了
因无法隐忍,爱不时从天而降
我一直在河流中绕圈行走
你看不见我,但我相信你感受得到
如同我在空旷的广场上
夜深人静时 ,一圈圈悄悄散步
其间曾有人捎信,落叶飘零
不见枝杈,捎信者在两步外转瞬即逝
散步者内心的瀑布
化作一场大雨,一场细雨
甚或一场缓慢的飞雪

2017.10

携灯

他先冲天喊了一句土语:头携在手里,
之后不久,他就冲人又喊了一句土语:脚后跟给你望。

转天,他在街上看到人民,他说呵呵。

父亲这名外乡人,早年从这里给少年的我寄过一封信,
结尾是一道隐语:螺屿,螺屿。

2013年5月

别处的意义

命运也可能是虚幻的
我一来世上,大海就在退却中
亲人的信件上落款为内详
或者是一道隐语

父亲说信末写有两句同样的短语
就是石头砸向了天空
那些回忆是缓慢打开的
今天的地址电话身份证号码
黑夜在吃草

传说大地上有昙花
读信的人却抬头望月亮
驼背的弟兄卑微
一生对道路和山川保持谦恭
尘埃里的泪

寄信的亲人早不在了
奔走者未曾挪动世界半步
弯腰的植物无名
群山后面是落日的婚床

2016.2.22

夜行列车

半夜扺达金华。1967年
父亲和我乘货运列车
下车后,我看见海水追赶天空

坐汽车,温岭到宁波
宁波火车到杭州,我给妈妈写信
爸爸在杭州火车站吐血了

又是半夜,到南昌
父亲扯着我走过无人的八一大道
刺骨风中响起卖馄饨的竹板声
馅是老鼠肉做的

夜行列车逆流而上
把我送向大海的源头
饥饿的星星喊醒了我一生

2016.8.3

后来

既往史。异见症:肠痛、腹胀
西医查无器质性病变
常用药无效。求一隐居街巷老人
反右时被人民医院除名
处方:海哲皮去头二两半
荸荠十六个。佐当归、赤芍、茯苓
柴胡等。当夜剧痛解除,次日能进半流汁
换方。前后凡八剂,至今无恙
雪羹汤,治肝经热厥,少腹攻冲作痛
正面临失传。或曰:因悲愤
因悲悯成诗人。后来因孤单写诗
孤单出诗人,悲伤出病人
后来。有人走在大街上
手拎闪亮的首饰,其前身是刀剑
他不舍得独自享用
夜太白。故乡的孤儿发现月亮在磨刀
天空是飞鸟道场,大地
是河流的墓场。看风景的人
成为了风景

2013年

卜辞

你为什么从不写死亡
死亡早晚会来,而生稍纵即逝

我生时写下的诗歌
就是死亡,它们原本生长在体内
一写下就等于出殡

但你有借尸还魂的愿望
多年来,你精心做自己的收殓师
我明白回到故乡,要在死去很久以后

来到这个世界上,少有人
打算活着回去,你的不同之处在于
死去,却不断地活着

2017.9.28,鞍顶山

清明

有人拎把菜刀上街了
阳光烤人,刀刃晒出光亮
心头是枯枝的折断声,噼啪作响

见不到扛板凳的磨刀人
见不到磨刀的店;拎把菜刀上街去

路旁绽放小野花,同时落叶满地
我是说,如果每次上街都拎把菜刀
但回路上,他另一只手多了块磨刀石

2017.4.2


这些天时晴时雨
阳光冷一阵热一阵
雨成雾,成柱,成花蕊
红木棉不约而同在荒径上
人类荷锄、捧香,携果蔬返回郊野

花朵是逝者的容颜
储水,或藏风 ,一卦管三山
世上没什么是如如不动的
木棉花升空的时节
照旧有人倒在返乡的旅途上

流水磨去了利刃
抒情者经江河,打磨鹅卵石
她也和花瓣一样 ,看空了世界
进寺点香却不见师父,大海水深火热
天空落叶多,依然热气重

他也是被风吹旧的
陷进人世而莫辩

2017.4.2

旧信封

岁月赤裸单皮眼
长出树叶,将远方质押
在纯粹的光明里,什么都看不见
和在午夜的黑暗里是一样的
他冲进阴影,选择收信人
命运投下的光斑依城垣而居
一颗缺席的牙齿,和另一颗尚在的
牙齿都站到大海上钓鱼
近乡情怯,海浪遍布裂隙
旧饭碗漏洞百出,天空硕大的
斗蓬仅系一枚旧纽扣
前者是星星,后者是月亮
来去均无影踪

2017.1.2

龋齿

黄昏。关门念金刚经
白话文;墙外炮竹暴怒

下午。独自听第七交响乐
感觉心律不齐,他的音乐是墓碑
肖斯塔科维奇一生都在等待

上午。做团年饭,斟酒
跪请天堂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
齐来过年;阳光在饭后做爱
局促间送上动车

凌晨。照旧洗漱、煮茶
备碗盏竹筷,龋齿兼豁齿

丑时。被鸡叫醒,窥见落地的皮毛
倒悬的河流在往事里回旋
又睡了;醒睡之间已经几十年

2017.1.27

太平街

大地过了秋天就松弛
康乾盛世之后,彭集老人
买的是街镇地盘,街路顺势而行
由东而西连接丘陵,和溪流
祖屋上刻有“乡村无事即太平”楹联
战争,和铁路改变了大地纹理
长毛、走反,萍汉铁路
褶皱上的河流因空寂而辽远
湘鄂赣交界地,黑暗照进泥土
照亮前生,夏天雨夹雪
秋天绿夹黄,冬天红夹黑
太平街收放自如
清平村没有胜败者

2016.10.7

红树林

大海隐藏在红树林里
贝壳一样擅长害羞,古铜色女人
看一眼天空就软了下去
招潮蟹省下无数光阴
它的爱限于两股,依然葆有天真
星斗满天,我叫不上它们的名
但并不妨碍它们各自在水火里奔走
跳跳鱼终其一生没能跳出潮汐
也有乘乱逃逸的,鸟群来回不停地飞
树根上面海浪翻滚,歺饮皆药食
问题是天空患有高血压
在这首诗里我依然不想叙述
取下我的头颅盛放海洋吧
把爱情风干后收藏,可以跨汛期
火焰熄灭了,深海的带鱼和马鲛鱼
创造出了女人,现在分娩后的
母亲正要给陆地喂奶
她从海水里坐起身子,矮成云朵

2017.1.4

关于月亮

月亮是一枚旧纽扣
系着天空这件硕大斗蓬

从前我曾经泪流满面
月亮是一颗融不尽的糖果

有人曾对我说,将铁轨
竖起,就可以把月亮摘下来

月亮一再从大水中出生
升到天上,这次要看秋草黄

天空滔滔,月亮无语
月亮下,山川和草木亦默然

母亲在月亮的表面
秋风吹来了我的前生

2017.9.3

致父亲

当悬崖一样的老家
把星星碎成一地
你回到天上,回到了万里山河中
身板悠然而硬朗
我和仆仆风尘一起跪下,和秋天一道
听着香气,桂花终于要开了

你坐不改姓,穿过漫长大陆
响在无边的波涛上。我得积攒来回路费
抵消看世界地图的习性
你生我的地方有大海遗迹
它吃过太多盐,得了高血压
我得在这里继续读书

生是死的必修课。我没有梦想
我自己就是梦想本身
我不要让水与火达成默契
我要像你,不用盘缠
不用打理四季容颜
将胜利一再失败
云朵飘散,天下空空荡荡

2014年

遥远的谷雨


暴雨将至,发芽的石头
是这个遥远情人节的流亡者
同时也是污点证人。春天盛产鲜红
他是被大地光鲜的外表笑开的
夕阳如卵,花开花落中回到自己
汉娜·阿伦特因常识成异端

雨滴打在街道上,散成一朵朵
亮白的花。烟雨长廊里的灯盏不停奔跑
饮下冰镇的海水,每个人都有他
自己的雨夜。身影的摇晃悲欣交集
呼吸中包含死与生,
质白而章黑。城市即奔跑


口袋里装一火车陌生人
月台上堆满了垃圾,你不时用忍
她失去勇气,像花朵一样把所爱的人
都嫁一遍。祖先慢,比时光久远
而节令急忙赶去投胎。“不爱任何人”
这是阿伦特唯一具备的爱

天黑下来,她却愈发明亮
世上的人吃土,地下的土吃人
但你高挂在天上。星星是遥远的追认
女人和男人以各自形状奔波于世
前身均为一滴水。暮色披挂在群山
修竹从星宿上发芽,只开花
不结果的云朵愈发好看了


用海水给你写一封信,石头里的鱼
在陆地上生出四足,再变成双足
有的回到水中重新为鱼。把时光献给
想象和回忆,写一首诗蜕一次皮
因说出耻而隐于物,诗的前身是乡愁
化成遥远的月亮。有人出售吉屋:自建房
三面光,价钱和你一样不下降
汉娜·阿伦特,亲人都不原谅你了

雨水缝合天地,风捎着盐粒回到陆地
腌渍的阳光很辽远。以猪羊祭祀
向海水买刀,我反复将它磨亮
是为了映照自己。因为不争,所以写诗
天道无亲人,唯与悲悯心,三天前
雪花盖过桃花,李花一夜白

2018.3.26

附注:汉娜·阿伦特(1906年—1975年),犹太裔哲学家、政治理论家,代表作:《极权主义的起源》、《人的状况》、《在过去与未来之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19 07:26 , Processed in 0.06460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