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98|回复: 0

[诗集奖投稿] 悠长就是有人认得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0 06: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今的村庄

                                                                               (一) 裂变

    农村吵闹的集市,被无家的灵魂霸占,火车像穿喉而过的药片,我碰撞在城市与农村之间,锈损门链拴不住群鬼嘶喊,我扑倒抚摸满院的荒草,是母亲银白的发丝在幽暗中亮闪,生我养我的母亲,生我养我的农村,生我养我的土地啊,我两手空空妻离子散,我还有什么可以奉献?像一颗孤魂游荡在人世间,我只有裂变!裂变!!裂变!!!


                                                                              (二) 证明

冬日午后的阳光很浅,枯叶悬浮,飞鸟凝固,越过无垠的田野,他的高度比过祖坟的高度。是冷落踏破此时的肃穆,手扶村长一样站姿的树,他似乎听到遥远的夏天那亲切的布谷布谷······
.
                                                                                     (三)守望
                                                        
一位老奶奶身体成弓形,身背人老四辈脚未走出村口,一位老奶奶身体成弓形,只知柴米油盐新闻叫做开会,一位老奶奶身体成弓形,攒了一生鸡蛋子孙杀了母鸡,一位老奶奶身体成弓形,她将悄悄死去坟墓也是弓形
一位老爷爷:黝黑弓身奋力上高处,拉着全部生活破三轮,上面放满货物别人的,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步
一个小孩子,垂着头抱着膝盖,蹲坐在大门外,悲哀的眼神在无助地徘徊,可他却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悲哀,颓废的围墙阴暗的小屋,荒凉的野草井边的青苔,还有那位老奶奶!

注:谁在守望着沉重?






                                 
随感集


车轮铺平道路,人们前去夜生活,尽头是繁华,这头是我!

刚开始找出版社时,一心想让他们出版我的文字,后来心理发生了变化:强烈地想找他们,心里又暗暗祈祷,一定要拒绝我,一定要拒绝我!这样我回去又能写出新的东西!


月光惨烈,成一注倾泻,我头顶绽开,朵朵深渊

当你渐渐隐藏,我是多少突显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的笑甩给我一张脸谱

枯树沿着嘶喊的方向重复,乍一看田野就是你的初吻

每当想到你时,我就不是我了!

今晚,我把所爱的诗人都喊醒,询问了他们的生与死,然后头枕双手,计算着自己,哪一年死合适。

卡住喉头的,往往是不易觉察的小刺。

马桶上的沉思。

当孩子们平安回来,一天才算结束。

晚上的炊烟是祥和,早晨的炊烟是贫困。

我试着用语言消除一切,你却总躲在我思想后面。

喧闹时,花谢花开。
静默时,暗恋过往的悲哀。

为什么我连影子都是别人的?

评价一个作品,在于引发你有价值思考的时间长短。

家具放置好后,就难有大的改变,这是你的房子决定的。
要改变“家具”,先改变“房子”。

培训不出艺术!

她抱孩子的样子总有千般疼爱
别人却显得那么随便

婴儿降生 性被保留

裸体文明

风是我的情人

丧事不喜,喜事不丧
                             
主动舍弃土地的人,便失去了对农业最忠实的表达
      
     突然感到十分失落,是刚才思考了什么,思考了么?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我怎么什么都记不得

                                                                                               
蛆落入蚁群,黑压压全是敌人,遍体鳞伤左右翻滚,无奈没有逃走的权利,玉洁的身躯被摧残,心灵的创痛谁人知?最后只能被拖入蚁穴,一点点折磨死……

     街边,“美”女牵着宠物狗,狗在拉屎,一位清洁工忙跑过去,用土簸箕接住。我突然想,要省略狗就变成:街边,“美”女在拉屎,一位清洁工忙跑过去,用土簸箕接住。

                                                                                 
     马蜂在房顶上蹦跳,那眩晕的舞步,令小鸟也跟着狂叫,它又飞上树尖,做了个奇怪的造型,花朵看了看,撒了一泡尿



                                                                              
     你坐在楼上打麻将,打麻将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你装饰了家人的梦


                                                                       
     一路叮咛,一路朦胧,总感路短,总感路长,此时无话,夜夜断肠,功成学子,几人望乡?



                                                                        
     我遐想着又见到你,还有你可能的家人,丈夫和孩子,我很绅士地介绍我的,妻子和孩子,又很男人的同你丈夫,握手互致问候,违心地夸奖你的孩子,然后想如果是我们的孩子,决不会长成这样,最后说找个地方坐坐吧,你坚决地说不必了,两家人很友好地分手,勉强地说着再见.



                                                                        
     我们来这里,不是领略壮美神奇,也不是瞻仰丰功伟绩,而是游乐 买卖 涂抹 丢垃圾……是为了改变你,而不是你改变我们



                                                                        
     早晨的月亮,成熟的女人心,薄如纱 轻如翼,隐约着柔情,幽远着美丽,成熟的女人心哟!,撩人的女人心,遥望着太阳的灿烂,灼闪着自己的淡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8 21:48 , Processed in 0.06742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