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11|回复: 3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安琪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9 14: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琪,本名黄江嫔,1969年2月生于福建漳州。写诗,画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诗作入选《中国当代文学专题教程》《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百年中国长诗经典》等。独立或合作主编有《第三说》《中间代诗全集》《北漂诗篇》《卧夫诗选》。出版有诗集《奔跑的栅栏》《极地之境》《美学诊所》及随笔集《女性主义者笔记》等。诗作被译成英语、德语、韩语、西班牙语、日语、蒙古语、藏语等传播。现居北京。供职于作家网。

精品展读
   
●西藏

听来的西藏在你的口中手中

循着惯性,表述如此困难,语言锁住的美:博大
震撼,西藏,它缺氧的呼吸没有预告
只一刻你就走入生死界限
(生何畏,死又何畏)

山尖,雪和山一样长久,阳光撒下碎玻璃
一山蕴含四季
你和云赛跑,白云好心情
灰云不分明
乌云绝无仅有,在西藏,云卷云舒,你看过三秒钟的雨
重叠的彩虹拦腰截断
光分成七色、九色……预备给你一生慢慢享用

记忆被偷窃,一双子虚乌有手绞成麻花状夜晚
删除人声自然的静使鸟鸣更幽
那盏灯恰好就在我的左脸
祝福透过铃声爬来,电话一放它就掉了
你躺在床上,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了想象的远方流下热泪
爱情,它的温暖无需被窝
西藏,就是西藏
所有不能成行的新娘为它打制无效婚姻

颈上有红白相间的锁链
有蛇之唇冰凉彻骨,你甚至分不出多余部分想我
大脑已不够,现在
你急切地减速,减速……如果一个老人可以由此退回孩童时代
你将在三米长的哈达亲吻下继续一首诗的宽度
白是神的献礼
黑巫术只配给桥梁,只配停在万物脚下
我从未见过黑色哈达!

藉着指甲毒素要在你的五脏作呕,习俗的力量
像酒,把你包裹到它怀里
邪恶悄无声息把花圈戴到你的头上以来生的福运作注
玛尼堆的灵魂
布达拉宫的富丽堂皇
大昭寺的金边椽木……
你承认西藏有它不为人知的神秘因子
客观地说,一生到过一次也就够了,一生到过一次就能
视死如归

那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死的恐惧
“除了食物,我不对任何事物发亮;除了原生态喉咙
我不接受任何精雕细刻。”
生为佛,死为佛,生死无分,佛法天然
脚下三分地
身后七尺天

世界把屋脊建在西藏
世界和西藏,我寻找的是来生,不是今世……

1999/7/26,漳州。

●母亲

每天我都在身上找出不同的母亲
字迹模糊的母亲
允许我用自己擦去你

你总是来去匆匆
牵着你的外孙女我的孩子
有时我看着自己始终搞不明白
家族的细线
如何穿躯而过

我随意地丢弃母亲的名义
我神经质地发现我尚未崩溃
多年以前我亲眼目睹了母亲发狂的一刻
一把躺椅扔进垃圾堆

因此我相信
我们总有一个要继承你的血液,我们将在某一天
疯掉,说吧,母亲:
我,还是女儿?

2002/11/5,漳州

●往事,或中性问题

再有一些青春,它就将从往事中弹跳而起
它安静,沉默,已经一天了
它被堵在通向回家的路上已经一天了
阅读也改变不了早上的空气哭泣着就到晚上
流通不畅,流通不畅
再有一些未来的焦虑就能置它于死地
我之所以用它是想表明
我如此中性,已完全回到物的身份。  

2004/8/8,北京

●宴席浩大
  
那宴席浩大,一字排开,那宴席装下了你、我
日月山川

在梦里宴席装下了我的亲朋好友,我的亲朋好友
来吧,都来吧,白天我不敢见你们
趁着黑夜
我要在宴席上一一把你们辨认

让我在这黑夜铺设的宴席上向你们鞠躬
道歉,对不起
亲人
对不起,朋友
对不起,故乡

在这梦的宴席里让我宴请日月山川
爱恨情仇
我是生命不孝的女儿
我向死而生

星光灿烂在梦里
宴席浩大在梦里
如此灿烂的星光方能照到我满腹的苍凉
如此浩大的宴席方能装得下我无边的惶恐

2006/4/24,北京

●享受的碎骨
  
我居然在痛苦的洗劫中捡拾到享受的碎骨
它并不锋利
不足以把我一下击倒
它牵着长长的抖颤的恐惧之神面容黝黑
或蜡黄
它细微的快感含沙带血哦这还不坏真的
我居然在这一阵又一阵突临的
痛苦中默默期待
享受的碎骨

它瞬间爆发,又瞬间平息
它沉默如铁打的饼
吞不下
吐不出
它和我有着同样的痛苦但它享受到了
碎骨了吗我以为没有
我看见它仇恨的手黑了手指像那些
从未长大的少年突然
让我心疼
于是我哭了。

2006/5/6,北京

●帝国主义诗歌
  
当我在诗歌中享受到生之快乐,诗歌,这垂而
不死的帝国主义
我前世的爱人,你霸占了我,欺负了我
使我在今生不得安宁
当我在今生不得安宁
我优于现实的灵感染毒,中病,类似问题
接二连三,接二连三掉下的
灰尘重心设计了我
使我在遍天杨花中迷糊转向
那腥臭微起的死水

这帝国主义的诗歌用糖衣裹着炮弹
使我在痛苦中忍不住将手伸向它
忍不住吞服,忍不住
以此作为生之依据
这垂而不死的一天又已开始
右下角的暗影,杀人机器突然启动
的幻想,哦,快终止这诗歌的秘密
快意,快让生活穿上生活的外衣进入
生活。

2006/5/8,北京

●离开自己
  
我再次发现对自己的说服极其困难
如果用“现在”
给自己的余生定位则上半生形同虚设
而用“过去”给自己定位
则过去像一把椅子失去倚靠
的背,和支撑的四柱
于是我选择离开
留下“自己”在过去的椅子上
颓然倾倒
永无葬身之地。

2006/8/14,北京

●天地宽

我向你请教生死
你说,这问题你已想通
你在像夜晚一样黑的白天传授理想
感觉像真的一样

躯体逼仄天地宽
现在是好的开始?坏的开始?还是
不好不坏的开始?
我向你请教苦闷
你说,这问题你没遇到

灯零落,一一亮起
城市生生死死如今名北京
幸福的人不幸的人游走在
风吹灯影的街头
我向你请教幸与不幸
你举手摄下那轮明月月在中天
天地宽。

2007/2/3,北京

●鸦群飞过九龙江

当我置身鸦群阵中
飞过,飞过九龙江。故乡,你一定认不出
黑面孔的我
凄厉叫声的我
我用这样的伪装亲临你分娩中的水
收拾孩尸的水
故乡的生死就这样在我身上演练一遍
带着复活过来的酸楚伫立圆山石上
我随江而逝的青春
爱情,与前生——
那个临风而唱的少女已自成一种哀伤
她不是我
(并且拒绝成为我)

当我混迹鸦群飞过九龙江
我被故乡陌生的空气环抱
我已认不出这埋葬过我青春
爱情
的地方。

2013/4/6,北京

●白葡萄酒为什么也让人脸红
(给吴子林)

红葡萄酒让人脸红
白葡萄酒为什么,也让人脸红?

那天你往我的身体倒酒,红葡萄酒
白葡萄酒,于是你浇灌出了

红脸的我
继续红脸的我。

我红着脸听你赞美我
然后我继续红着脸赞美你

批评的话让人脸红
赞美的话为什么,也让人脸红?

2014/01/30,北京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8-6-6 19: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读者的诗都是没有诗意的》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
没有读者的诗
都是没有诗意的
因为没有诗意
所以才没有读者
也就是说
你还没有写出
真正意义上的好诗
读者看不上
冷落你
很正常

现在满街都是大学生
读者的水平相当高
当你写出来的诗没有读者时
别意淫是读者没有水平
别意淫是读者读不懂你高深莫测的诗
其实是你写的诗没有水平
没有足够的诗意
吸引读者

一些绞尽脑汁出了名的所谓诗人
他们千方百计让他们的诗集进入新华书店
结果没有几个读者愿意买
他们就乱说是读者没有水平
是读者读不懂他们的诗
他们的脸皮真厚啊
明明是他们写的所谓的诗没有诗意
明明是他们写的所谓的诗没有水平
无法吸引读者

任何时代
真诗人寥寥无几
其他的都是诗歌爱好者而已
爱好诗歌并没有错
只是任何时代
真诗人寥寥无几
可以流芳百世的诗
寥寥无几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mxz318@163.com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  转  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为真相良知写作,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诗潮》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
《湖南诗人》《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发表于 2018-6-6 19: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好诗能够为时代作证和代言,
真正的好诗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就像食指老师那样,
他的诗就能够为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作证和代言,
他的诗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中国现代诗是干什么的》

文/孟祥忠

中国现代诗
主要任务是
书写老百姓的微型历史——
生存史
精神史
情感史
心灵史


中国现代诗
就是书写老百姓的生活足迹的
就是书写老百姓的喜怒哀乐的

中国现代诗
就是老百姓的别墅
也是弱者的难民营
收留工人的疼
收留农民的痛
收留知识分子的泪
收留尊严,鲜血,骨架,梦想……

中国现代诗
是鸟窝







发表于 2018-6-10 06: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你们别冒充诗人了》

文/孟祥忠

别跟我说你们这一群人是诗人
这世上哪来的这么多诗人呢
任何时代
真诗人寥寥无几
能够流芳百世的诗
寥寥无几

真诗人
用血液写作
用眼泪写作
用痛苦写作
用良知写作
用真相写作
用真话写作

那些为写诗追求陌生化而胡言乱语的人
那些在文字上玩各种花样掩盖其思想贫瘠感情匮乏的人
请你们别冒充诗人了
你们这些假诗人
和假人民币有什么区别呢
假诗人们写的“诗”
像塑料花一样鲜艳
没有花香
永远是塑料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2 19:10 , Processed in 0.0925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