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60|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微紫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9 14: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紫,诗作主要发表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探索》、《中国诗歌》等,并入选《中国最佳诗歌》、《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等选本,曾入围“闻一多诗歌奖”、“诗探索华文青年诗人奖”及“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获“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赛”诗歌一等奖、第25届鲁黎诗歌奖一等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与蜀葵交谈》。

关于我的诗:

生活里,我不喜欢琐碎杂务。如果可以,我愿意忘却人间的事情,做那个长久地坐在葡萄树下看星星的人。也许因此,我的诗歌也不太喜欢描述生活的具象部分。虽然,诗歌不可能和具体日常无关,但我更对它抽象出的那部分感兴趣。存在之痛,终极之惑,对我的感受与思索既是折磨,也是诱惑与迷恋。诗歌就是我在这条路上的分泌物。

诗人不是解答者,他只是一个上苍创造物的热爱者。上帝会笑我思索的可笑,但会欢喜我对美与光的贪恋。诗歌能做的,就是这样。

精品展读
   
●穿过暮色的黑影

童年的一个傍晚
我看到一条动物的黑影
穿过院中暮色
迅疾而逝,像不曾出现
我不知它是什么
只能用那道闪电般
划过的恐惧感,确定它
谜一样的降临与存在
因无从描述,亦无人给我解答
后来,我到了更广阔的世界
了解了更多的未知
淡漠与畏惧也同时扩大了
它们的面积和外缘
唯有那条暮色中的黑影
仍一次次穿越黄昏
像封存于乞力马扎罗峰巅风雪中的
飞跃的雄豹

2016

●它将在这异形身体的牢狱里囚禁多久

在水园林一角
人用铁丝与竹子的天网将它们拘于一起:
鸳鸯,水鸭,黑天鹅,白天鹅,鹤
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
池塘,人造喷泉、小溪,鸣响不息
模拟山水的自由与快乐
忽然看到它,黑长的身子趴在一段竹棍上
爪子陷在铁丝隙里
它小若松鼠,细黑毛的腿爪将体温强烈地透射来
它是异形的,原谅我天性恐惧动物——
它们的神态总像异形的人囚禁于动物的形体内
它的眼神灰暗、倦怠、绝望
不准备作任何企图
我不敢与它对视,只快速逃离
天空的太阳将长久地炙烤下去
我不知道,它还将
在这异形身体的牢狱里囚禁多久
它也不知道

2016

●婆婆的庙

婆婆八十多岁的生涯
沉淀到今天,触目所及皆是
四方院落里,三尺之内可见的:
儿女,邻里,收成,鸡鸭
以及它们的毫厘、斤两

门外河岸上
一座香火兴盛的小庙
是村人自发修建的
婆婆作主持
掌管佛菩萨门庭的钥匙

除了这座庙,
婆婆看到的天空,雨水,泥土,庄稼
都不具有形而上的意义
她触摸它们,平易得就像触摸灶堂的柴火

婆婆非常健康
八十年来
不曾吞食一颗文字与一粒药片

2016

●每一座巨峰,都是无聊和无意义的结晶

我逃避非意义的谈话、聚会、事务
拒绝被它们征用
而我一旦获得了自己
却发现坠入另一种空茫
我妄图从空茫中打捞出珍珠
而空气中只抓得住水滴
乌鸦在窗外树丛里不厌其烦地鸣叫,拍翅,飞翔
我度过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及一个上午
身边书架上,隐身着一些人形
活着的,与死去的
此刻他们都是一样的
西西弗斯的身形
我忽然意识到
每一座巨峰与巨石,都是
无聊与无意义的结晶

2016

●我的视力刚好够把星空看得很美

雷达,昆虫的复眼
我并不需要
我的视力,刚好够把星空看得很美
刚好看到玫瑰,花瓣喷涌
树叶呈现色彩的大门
地平线阻断了星宇坠落的悬崖
在这里,我获得的
都是视力所达的名称与概念
我视力所达,刚好是世界最美的状态
在这里,我拥有
一个白昼与一个黑夜
品尝一次生,体验一次死
中间翻涌着爱欲与悲伤的波浪

2015

●没有一条通路,度过我们全体的人
  
各种各样的力量绑架我们
个人的;集体的
回忆沉沉地占据着我们
把我们拉向井底
在有限的时光里
我们想上升,寻找那架梯子

我们找到过佛主,上帝
以及各种各样的神——
那些先行幸福
并拿到了大家的钥匙的人
可是在世间,还是没有一条通路
渡过我们全体的人,沉默——
我们中的大多数,将在沉默中终结
无秘密和愉悦可言,陷在黑夜的航道里

是否有最简单的真理
就在身边,像麻雀的草籽
人们活过一生,却视而未见

2013年

●植物界
  
那静止了的,已经被称为美
那动荡与不安的,正在等待

谁能向我释解:爱,与欲的界限?
一个纯粹与矛盾的岛屿
事关继续生活

河流缘于大地远古的激情
山川,悬崖,瞬间凝固的波涛
等待亿万年时光的解答

我拥有的时光之碗
水浅而又浅
来不及完成什么

在植物界,已解决了一切的骚动
叶,花,胚,在季节的琴弦上呈现
生活安然无异议

一只蜜蜂带着它的螯针来到
向花心刺入
肚腹里充盈着毒与蜜

2013

●简化
  
我使用清水洗浴自己
我使用粮食与青菜喂养自己
我以为自己的存在
是干净,美好的
可是那流出的污垢,一种无穷无尽的
消耗,吞噬,占有,与我有关

我在腐落的草木前低下头来
那腐气是另一种芳香,令我陶醉
鸟儿们,划过长空,不留痕迹
而人类的活着,要使用惯常的贪婪掠夺着美
并在这样的路径上,产生着
最深重的关于苦难的叹息
  
我要怎样,才能将自己
简化为草木,简化为一只鸟呢

2008

●黎明
  
是一点一点的
昏黑里,它们的鸣叫还像呓语
低微,模糊。渐渐,光线变亮,这叫声
也越来越清晰,渐渐响亮
光在加重,仿佛在被洗涤而出
渐渐,它们接近喧哗
我内心的愿望也在喷薄而出
我愿沉睡着的爱人,也这样
强烈地爱我一次

2008

●植物界
 
那静止了的,已经被称为美
那动荡与不安的,正在等待

谁能向我释解:爱,与欲的界限?
一个纯粹与矛盾的岛屿
事关继续生活

河流缘于大地远古的激情
山川,悬崖,瞬间凝固的波涛
等待亿万年时光的解答

我拥有的时光之碗
水浅而又浅
来不及完成什么

在植物界,已解决了一切的骚动
叶,花,胚,在季节的琴弦上呈现
生活安然无异议

一只蜜蜂带着它的螯针来到
向花心刺入
肚腹里充盈着毒与蜜

2013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2 19:14 , Processed in 0.09988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