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14|回复: 0

[诗集奖投稿] 悠长就是有人认得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8 19: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暗里冥想

妻子和孩子们都在熟睡
我摸黑起床把新的一天折碎
风鼓吹着空壳的老鼠
狗在窥视中舔着墙霉

开水壶沸腾着昨夜遗漏的光
猫刚从地狱出来把门悄悄挤开
裸露着三道脸纹两根牙齿一个鞠躬
妖里妖气叉开细腿斜眼瞅着我

如果不是这一次偶然的经历
我就很难兜售灼热的生活
从远古到近代我把历史合上
那个奄奄一息的人类还在门口纠缠着死亡

那个眼神!我的主啊,我确实剌不开那一块肉
但我能握紧自己的筋骨
我不知道“玩”与“荡”的区别
我只知道你随时都会来找我

注:何谈虚名,但求一双轻松的眼睛

农村即景


一只公鸡正在压配几只母鸡
那种野蛮与疯狂让我自叹不如
格格地下来俨然像个君王
显摆一番又带领母鸡们去找吃的
那母鸡扑向食物的样子
让我怀疑人生


注:生存是一种考验

灰色调


上中学的儿子莫名死亡
他正与年迈的老爹讨论坟地的风水
这么多年上访无果
两个老人 一口破锅


此时的他显得特别冷静
这次回家要把儿子骨灰埋掉
把自家的大门用砖头封好
还要继续上访


村里的人见了他都点头少语
毕竟在别人看来他是断了香火
一砖一瓦都勾起他美好的回忆
回忆像闲言碎语将他淹没


他不知道该向谁报仇
也不知道该向谁诉苦
他低着头拉着年迈的老爹
两个老人 一口破锅




注:我有两只眼,我已闭上一只,原想让另一只看远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6 00:22 , Processed in 0.05156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