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9|回复: 1

[邮箱投稿] 短诗30首 作者:九月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6 16:2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九月天 于 2018-5-26 16:43 编辑

file:///C:\Users\apple\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2C6.tmp.jpg
作品目录:

1、中伏
2花轿新娘
3救赎
4六月低语
5杨树下
6、无题(两首)
7你仅是一只小鸟
8平衡 宁静
9温开水
10做一只骆驼
11、一些话
12惭愧
13回音
14夹竹桃
15今晚
16、擦拭
17
18希望
19、重生
20善恶树下
21绝不会
22、无论如何
23、或,你并不在意
24、残雪春歌
25、逃离
26、雪
27、当然,可以肯定
28、倘若
29、喃喃自语
30、不必多想
作品内容:
     
l 中伏
正午,随车进入浓郁的柳树林
一大片声音萦绕
在头顶,在半空,在树梢
像婉转悠扬的琴曲
像一大群孩子齐唱古老的歌谣


知了,知了——
我知道,这是它们有准备的集会
一定要在这骄阳如火的时刻报道


知了,知了——
我一面听它们表述鸣唱
一面算计怎样冲过
逃出疯人院要经过的最后一座
被封锁的——
铁桥



l花轿新娘

那些嬉笑与争吵
那些痴迷与宴席
从前,再从前
不屑今天的生僻

时间荒野上
一声悠长的竹笛
撕破了熟悉的语言帷幕
解读流淌的泪滴

像花轿上坐着新娘
曾经是谁家熟悉的女儿
非要做陌生人家的媳妇
才是真理


救赎

是的,化学变化没有错
染色剂没有错,颜色没有错
柜台上的汽水、大头奶粉、果冻和化妆品没有错
那些被涂上各种色彩的小食品没有错
甚至,甚至刚刚从加入神秘染色剂的
黑铁锅里捞出的乡巴佬鸡蛋
没有错,统统没有错


深深巷子里
需要一个大大的
灵魂救赎所

六月低语

当我逃出我的深渊
接受与一些告别后的洗礼
去倾听流水、森林和风
他们说我变了
变得如此没落和低迷


习惯愚钝和卑微
对那些显达和聪慧容易忘记
且缺乏上流的教养
与街市的全部浪漫——
高贵、高雅和怪诞的渴望陌生
甚至对一流的歌舞和宠物
了无情趣


褪了色的希望在风中低诉
在弥散着霓虹和香气的天空里
我为自己笑
我为自己哭
我只配做——
只配做山野荒漠上的
一滴雨


杨树下


当发上的风霜
再不能抗拒冷却的光阴
当潇潇白雪
覆盖住秋天的脚印

我站在那片白杨树下
仰望,我怎么都不能漠视
这造化委婉的馈赠

无论是很苍老的那一排
还是最细小的那些棵file:///C:\Users\apple\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2D6.tmp.jpg
它们身上,甚至每一条纤细枝蔓
都满锁着夏日绿叶凝成的香露
正跳跃着,蕴蓄春天的清芬

而我们呢?



无题(两首)


当我从心里掏出一滴血
捧在手掌心上,给你
你一定会看见
看见一抹灵魂的
彩虹



我说,我从心里掏出一滴血
捧在手掌心上,给你
并不是炫耀我对你有多善多诚
我说,我从心里掏出一滴血
捧在手掌心上,给你
并不是张扬我对你的情感有多浓多重
我说,我从心里掏出一滴血
捧在手掌心上,给你
并不是我不懂隐忍缄默是真正的深情

人声喧沸,火光熊熊
我无法按捺
无法按捺住最灰的那一堆灰里
迸射出的一抹灵魂深处的
低婉心声
               
你仅是一只小鸟

你庆幸,你栖居在一个巨大的鸟巢
你欢喜,你被鲜绿鲜绿的树枝环绕
你是一只小鸟
你仅是一只小鸟

而高加索山上的苍鹰
没有骄傲

平衡 宁静


我用心调试灵魂,直至平衡
当我触摸一枝上好的曼陀罗
发现它有毒后认为是一种颓废


我竭力按住呼唤,直至宁静
当我遇见一簇平常的狗尾草
凝视它清纯坚强想唱一支歌谣




温开水

端起一杯温开水
喝了下去
我欢喜,它是我的太极
而不在意——
不在意一些曾经熟悉的
甚至殷殷珍惜的
如今,都已沦为生僻




l做一只骆驼

当我被一些的鼓噪震聋
当我被一些有毒的刺戳伤
我默默走向岩石和森林
与拥有无数枝条的大树为伴
站在波涛澎湃的海岸上


当我被雨点滴穿,甚至被滴得破碎
当我被蚊虫叮咬,甚至被叮咬得千疮百孔
我逃往一个寂寥的沙漠
逃到一个刮着强烈暴风的地方
用心做一只骆驼
虽然是一只仍未觉醒的骆驼


我未曾因丢失一个世界而忧伤
我庆幸——
我手里没有一只上好的苍蝇拍子      
      

一些话

原本,一些话
只要从心里出发


可我的心里没有欧洲红酒、日本牛肉
没有摩天大厦、五星级酒楼
没有七匹狼、奥索卡、夏奈尔一类的名牌
我羞于见体面的人



惭愧

漫天漫天的霓虹
满街滿街的香浓
一根桅杆没有指向天空


昨夜,我紧紧跟随那场暴雨
今晨,我站在雨点汇聚的河川旁
倾听山洪愤怒的咆哮声


我惭愧
我惭愧我不能为那些浪涛
清除挟带许多垃圾的污秽和沉重

回音

我并不在意
不在意你听不出我给你的声音
我只在意,只在意我的声音
在那座幽深的山谷里,是不是
是不是有一串真切的——
回音


夹竹桃
春天的时候
你种下一棵夹竹桃
你说它美丽妖娆



夏天到了
我如约而至
捧着一颗心走近它
它的笑让我打了一个寒噤



蒲公英狗尾草们赶来
和我说悄悄话

l今晚

今晚,一切如常
月亮挂在天上
星星披上银装
远近楼宇,依旧燃起昨夜的灯光
我不再思慕
不再思慕百货商场里
那件时髦的衣裳  

擦拭

若,只怀心中苦楚
像耶鲁沙冷哭墙下
把个人哀怨的小纸片塞到石缝里
然后,祈盼上帝悲悯拯救
古刹钟声,青烟缭绕
谁为你擦拭去
擦拭去纠缠在额角的
斑点?



当新硅谷的浪涛在天空喧响
坚硬的黑铁正在生锈
你惭愧,你不能为火焰和光
献出你的智慧和心灵
甚至血液与心脏



你徜徉依恋在积雪的村庄
寻觅雪上绽放的光芒
你不再为霓虹灯下的夜之味怅惘
你不再惦记那件还没买到的衣裳
心灵尽头的棕榈树上
听那只长着金色羽毛的鸟——
婉转歌唱


希望
从那位慈善家的手里
我接过一个精致的盒子
他说,里面是串外黑内红的乌木珠
很贵重——造化千万年的乌木



傍晚,坐在台灯前打开
转瞬又赶紧关上
连同开启时的那点希望
火一样的希望



我责怪,责怪怠慢了老家门前
那排老榆树



六月低语

当我逃出我的深渊
接受与一些告别后的洗礼
去倾听流水、森林和风
他们说我变了
变得如此没落和低迷


习惯愚钝和卑微
对那些显达和聪慧容易忘记
且缺乏上流的教养
与街市的全部浪漫——
高贵、高雅和怪诞的渴望陌生
甚至对一流的歌舞和宠物
了无情趣


褪了色的希望在风中低诉
在弥散着霓虹和香气的天空里
我为自己笑
我为自己哭
我只配做——
只配做山野荒漠上的
一滴雨



重生

所谓看岁月静好
其实是让我们
将那些休憩时的微笑
和一滴噙在眼角的泪
都化作一汪澄澈宁静
粼粼荡漾的湖泊
湖泊的名字——
叫重生
file:///C:\Users\apple\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2D7.tmp.jpg              

l善恶树下

漫天雾霾吞了太阳吞了云
渐渐,淹没了城市乡村和植物
还有道路房屋山川与河流
我们在路上行走
或栖在一间屋子里
此时,远近已没有意义
我们只能看见卑弱的自己


当然,我们不再责怪——
是又丑陋又干瘦的七头母牛
吃尽了又肥壮又美好的七头母牛
我们不再嗔怨——
是七个又细又弱的被风吹焦了的麦穗

吞了七个又肥又大又饱满的麦穗

我们往往忽略
忽略了我们身体里很小很小的
庸常里怎么也看不见的那脉超弦
当我们站在善恶树下
摘下智慧的果实
迷醉万般甜蜜的时候




绝不会

离开你的华城
去砸碎我的堡垒
我知道,我的拳头并不硬
但我绝不会
绝不会仅依赖——
三月的暖风






无论如何

甚至可以同情
可以同情听任吆喝在皮鞭下发出痉挛
可以同情瘀陷泥沼安于宁静
可以同情因为某种善意追求,盲目跪拜迷失自我
可以同情相信只有警察才是见证道德与否的依托



但是,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都不忍看
不忍看光环闪耀背后的卑鄙念头
像真菌一样潜伏、繁衍、爬行
且在许多地方避开所有人的眼
直到最后整个身躯
腐烂、发霉、萎缩



不忍看,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


l你并不在意

当银杏叶慢慢老去
一阵风把它们从树上剥离
屋子里渐渐染上凉
我的身体依旧有伤,有忧怨和泪滴


太阳早已偏离
我必须忍住叹息
悄悄的,把所有伤痛、 忧怨和泪滴都酿成微笑
然后,一点一点给你
轻轻地给你,统统都给你
在每一个晨夕


不问你是否明白
或,你并不在意
并不在意





残雪春歌

悄悄的, 一缕新鲜的风
吹散了墙角最后几抹残雪
在惊蛰前夜,没有雷声
只留下地面泪痕依依,绰影斑驳



自庭院向甬路两旁
草儿一片一片泛黄
雪的泪渍正润泽它们身上
而迎面走来的那位身着红衣的少妇
正牵着她心爱的狗狗,风姿绰约
哼着她醉心的
春歌


逃离


雷声起,阴云曀曀
风中,园子里所有的花草树木
一齐摇曳身姿
乐滋滋,迎接刚刚到来的雨
甬路上来去的人们
正举着伞,披着雨衣
急匆匆——
逃离


你聚集冬天所有的思绪
历练天地的圣洁和静谧
在山岗田野,在街巷庭院
有他,也有我的欢喜


而在人世纷繁的颂辞里
你一半用来洗礼
另一半是包容和遮蔽
我又常常顾怜
顾怜你的疼痛





当然,可以肯定

当然,可以肯定
可以肯定我的灵魂
不会浸在沸腾的沥青里
不会饱受臭雨冰雹的侵袭
不会变成树林被怪鸟夏比撕咬


但,日复一日
我仍徘徊在山与海相接的岸边
变得疲惫迷离,肉身沉重
而在继续行进的阶梯上
若让看守山门的天使
抹去纠缠在额角的斑点,一级一级
让自己的脚步越来越轻盈
越来越接近头上闪耀的群星
终究,终究要靠自己
靠自己为自己点燃一盏灯
一盏照亮自己
也温暖别人的

倘若


倘若,做不成一朵云
一朵会降雨滋润万物的云
是一粒微尘融进晚霞也好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
那下面拥照着繁华的城市、美丽的乡村
还有,还有岸边正沉浸在欢乐中的
人们



喃喃自语

是的,我必须承认
必须承认即使蜕去七乘七十张皮
也难说出真正的自己
我必须不断为自己做出本质的证据

像雨中的凝视和舍弃
像阳光下的握手和别离
像那抹记忆和遗忘
像那些书籍和笔迹


还要不断叩问
叩问迄今为止
你真正爱过什么
到底哪些曾振奋过你的灵魂
且心灵和作为曾益于过别人


我站在生命的桥上
喃喃自语



l不必多想
我没有城池
我的骨头不怕焚成灰
心中若有火
谁说非要三分水

做些辛苦事,不必多想
不必多想耶和华山上
必有预备




发表于 2018-8-2 21: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景荒芜了夏日
在一处杨树下
你接待了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5 02:07 , Processed in 0.06728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