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78|回复: 10

[诗歌奖投稿·组诗] 最后的故乡(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21: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曾瀑 于 2018-5-24 21:54 编辑

  最后的故乡(组诗)
        曾瀑

    父亲的牙齿


小时候,他曾经用牙齿
咬下土匪的食指。年轻时,他曾经用牙齿
咬破了豹子的胆

他还以牙还牙,咬断过一条
毒蛇的七寸。甚至,他还咬死过一个
上门索命的鬼

父亲一辈子最大的功劳
就是用毕生的力气,咬下了老房子
背后的半座山

然而,他却未能咬碎天降的悲伤
女儿病死在怀中的那一年,一夜白了头
牙齿,一颗接一颗掉了下来

后来,他用仅剩的三颗牙齿
把我送到了遥远的青海。它们返乡的途中
全走散了,再也没有回到他的牙床

当我再次见到父亲的时候
只见他的嘴里空空荡荡,已嚼不烂一滴泪珠
咬不住最后一寸光阴

  父亲的烟斗

这是命运
不小心落在他手里的
唯一把柄

在床沿轻轻一搕
就会咳嗽、哮喘,咯出鲜血
咯出一团永不熄灭的火

如果用力再搕,就会咯出
暴风雪。被豹子咬断脖颈的牛
堆积如山的石头

可是,我不敢再继续下去
不忍看插在他心上的那把刀
三座小小的坟茔

一截半尺长的青铜
替他吞下了生活的全部

     弯刀

每一次来看你,手里都要拿着这把弯刀
总是将它磨了又磨,直到磨疼、磨出血、磨见骨头

从北京回到乌蒙山,现在只需一天
从山坡下的玉米地到你的居所,却隔了整整二十五年

上次我回来才砍开的小路
又被铺天盖地的树丛和荒草淹没了。连岩石都在疯长

父亲,这树丛和荒草为何越砍越多
通向你的路,为何越走越陡峭,越走越遥远

漫天风雪中吻别你的那一刻起,我变得坚强
世界上,再没有别的什么事情能够让我悲伤

然而,我却无法安慰你留下的这把弯刀
无法阻止它和一块石头相拥而泣,哭出一地的铁锈

     黑与白

何时开始,你不再憎恨黑夜
不再和它耍心眼、较劲、对骂、扭扁担、掰手腕、摔跤、打架
相互妥协。摆龙门阵,抽山烟,喝闷烧酒

你曾经抱怨,夜晚太长,白天太短
天地如石磨,未等转满一圈,黑暗就降落下来
你不停地敲打自己,在暮色中迸出耀眼的火光
你说,等攒足了路费,就把儿子送出大山
远方,一定有着更多的白天

你可曾知道,平原上的乌鸦,比山里的还要黑
父亲,当我亲吻着你的照片,说真的好想你,真的好想家
这才意识到,我已经弄丢了回乡的路
你不再拄着拐杖,在屋檐下久久眺望
开始埋怨黑夜太短,装不下一幕接一幕的剧情
常常一觉醒来,为一个失败的梦落泪,大发雷霆
怪我不配合,没能及时出场。说为见到儿子,宁愿长睡不起

你不再修理石磨。牙齿一颗接一颗脱落
像一个烟锅巴,不停地咳嗽着,一口接一口抽空自己
眼皮那么一耷拉,天就塌了下来
你终于如愿以偿,大肆挥霍、享受着
这无尽的黑夜

      尘世

又一次离开你之前,儿子所能做的
就是为你打扫一遍房间。一辈子含辛茹苦
耄耋之年,你膝下只有鸡鸭

生下我的老房子,拄断了拐杖
岁月仿佛同你一道老去,满屋子光阴
转眼就变成厚厚尘埃

蚊帐,笼罩着洗涤不尽的寂寞
落满床头、靠椅、衣柜和窗棂的
是拂不去的陈年往事

炉盖上,有装死的煤烟
我千里迢迢的牵挂和担心,黢黑、滚烫
塞满了烟筒的拐角处

门槛内,是铲不完的牵脚泥
寿木上那蠢蠢欲动的一层,是从老坟山上
偷偷跑下来的黄土

母亲,纵使我化作一块泪流满面的抹布
也无法擦去你一脸的老人斑
和头顶铺天盖地的霜雪

    最后的菜园

回到乡下的那一年,你的脸上杂草丛生
眼泪叭嗒一声掉下来,砸断了进城的路

你说,自己亲手种出来的菜才叫菜
你说,不会让自己的余生再抛荒了

你的儿女,都是从这个园子里长出来的
因为它,奄奄一息的炊烟总是能活过来

父亲死后,这园子再没有更换过一根栅栏
再没有谁,能够为你扶起那些累倒的时光

园子里除了秧苗,只剩下你和你的影子
还是那样忙碌,精心打理着自己的晚年

每一次回家,我都看到园子又消瘦了一些
你头上的白发,像山顶的积雪又厚了一些

无边的荒芜包围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园子
仿佛随时都会将这一片绿色的日子淹没

那些瓜瓜菜菜,争先恐后生长着
仿佛再不抓紧时间,就来不及了

母亲,昨晚我梦见自己又回到了你的身边
我的双脚,却再也没有力气迈向那片菜园

     最后的故乡

我的故乡就是我血脉相连的亲人
他们就是那割舍不掉的远山近水、村落炊烟

一个亲人伤天害理,故乡就有罪了
一个亲人误会我,回乡的某一段路就堵塞了
一个亲人咳嗽,就是故乡感冒了
一个亲人流泪,就是故乡伤心了
一个亲人摔倒,故乡的膝盖就流血了
一个亲人打工失去双腿,故乡就矮了
一个亲人夭折,故乡就少了

而今,我的故乡正无可挽回地老去
腰弯背驼,耳聋眼花,白发苍苍
比远方的游子还要孤独

母亲,如果有一天你突然离开人世
我就彻底地没有故乡了,我就真的成了丧家之犬了
只有刨开那一片黄土,才能找到家门了

    乳白色

乌蒙山中,一位年轻的母亲
面色苍白,步履沉重地来到大火地
一个阴森森的溶洞边

她俯下身,将几件婴儿的衣物
投进深不见底的恶梦中。雨点般的泪珠
在冰凉的岩石上迸出火星

一只美丽的蝴蝶,扑楞着翅膀
追赶着那个稚嫩的背影。地狱尽头
传来揪心的啼哭

她一把扯开衣襟,掏出胀痛的双乳
将奶汁挤进大地饥饿的嘴。岩壁颤抖着
发出吞咽的声音

震撼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洞口
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娘,随后向上一蹿
紧紧衔住了她的乳头

晨雾,从幽暗的洞穴中
冉冉升起,弥漫了山野、天空
世界,一片乳白色

  故乡的樱桃花

那些说着场坝方言的樱桃花
都是我的妹妹。她们是世上最洁白的花
那种白,是发自骨子里的

她们是大山的面子,更是里子
房前屋后,田边地头,山坡上
随处都能看见她们窈窕的身影

她们眼含泪水站在高处
目送着男人们走向远方
含辛茹苦,守护着白发苍苍的故乡

她们咽下了整整一个冬天的雪
憋在心里的那支山歌刚一出口
满山遍野都白了

那些唱着乌蒙山歌的樱桃花
都是我的妹妹。她们会生下一山坡红孩儿
在压弯的枝头叫我舅舅

   如果我回到故乡

如果我回到故乡
我要将自己彻底清空、拆洗
爬到长满苦丁茶的高山上
找到那个手拿镰刀,坐在白云边的孩子
看他一手托腮,默默地望着远山
为一只鸟儿消逝在天边而忧伤

孩子,你是幸福的。我无法告诉你
我这一生最大的悲哀,就是到了你曾经幻想到的地方
进了你曾经幻想进去的那道门
见了你曾经幻想见到的那个人
请原谅,我未能给你捎来那部童话的第二集
我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只想对你说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除此之外
什么也没有

我要用树叶遮住身上的伤痕
在他的面前,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隐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一生都在刨

先是刨自己
刨自己的腿,自己的脸,自己的肉
刨出虚张声势的眼泪、血和最不要脸的哭声
直到刨到自己想要的那种风格的母亲
还能刨出糖果,皮球,风筝,花蝴蝶
姨娘家的新衣裳,腊肉,猪儿粑
狼外婆,七仙女,梁山伯与祝英台
偶尔也会刨到一顿胖揍

后来是刨人生
刨开泥土,救出清瘦的日子
刨开冰雪,救出冻僵的羊群
救出一小片岩石、草地、庄稼和童话
救出池塘、蛙声、涟漪和半死不活的倒影
救出一些零零星星的春天
刨开云雾,救出远方
刨开书本,救出成群的文字、谜底
刨开泛滥成灾的词语、隐喻、象征,救出诗
刨开披着的羊皮,救出凶猛的真相
刨开层层叠叠的衣裳,救出情人
刨开躯壳,救出骨头和灵魂
刨开我,救出另一个我

人生的终点,是一个刨了一生的坑

     乡关谁边

第一次回故乡,李老舅公、向大伯没了
第二次回故乡,二姨爹、王四伯娘、郑二舅没了
第三次回故乡,外婆没了
第四次回故乡,父亲没了
后来,二伯没了。四叔没了。三舅没了
再后来,一块长大的曾正香、郑绍财没了……

每一次回到故乡
熟悉的面孔总是愈来愈少
山上的新坟总是愈来愈多

我的每一分刻骨铭心的思念,成了深深的伤害
故乡,即将被我消耗殆尽

现在,我的面前有两个故乡
一个在山下,住着活着的人,我对它愈来愈陌生
一个在山上,住着死去的人,却是我活着的记忆

我无力咯出堵塞在心底的那两个字
我不知道哪一边才是我真正的故乡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9 12: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瀑《第七首诗》

今年的第七首诗,是岛屿状的
与前一首隔着一道浅浅的海峡
今年的第七首诗,是被一阵风送上岸的
用蔚蓝色的大海作语境
今年的第七首诗,标题高过婷婷玉立的椰子树
第一行就伸入茫茫的热带雨林
根系发达,结满了陌生化的果实
今年的第七首诗,每一行都有源头
都很清澈,可以漂流,敢夸一下海口
今年的第七首诗,是从漫长的冬季偷跑出来的
没有阴霾,不用戴口罩
每一个字都大口地呼吸,肺里很干净
今年的第七首诗,每一行都采光
没有阴暗面,温暖的事物多得用不完
今年的第七首诗,一按回车又重返北方
我准备将它置顶在寒冷的博客
兴许能融化旧作里的一些冰雪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6 01:27: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的终点,是一个刨了一生的坑

问候,夜读佳作~
发表于 2018-5-26 22: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学习曾瀑,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07: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钻石兄鼓励,问好,祝夏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8: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色色001 发表于 2018-5-29 12:51
曾瀑《第七首诗》

今年的第七首诗,是岛屿状的

谢谢,问好,祝夏安!
发表于 2018-6-7 13: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品,一组亲情、乡情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16: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5-26 01:27
人生的终点,是一个刨了一生的坑

问候,夜读佳作~

谢谢雅赏,祝夏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6: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雅赏,问好小草帽,祝夏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5 15:32 , Processed in 0.28987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