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33|回复: 0

[邮箱投稿] 田斌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16: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祭父亲(50首)



田 斌



每次去父亲坟前祭奠

我都要放鞭炮,烧纸钱

磕头



我在他坟前放鞭炮

是想把他唤醒

大声说出——

我想他



我在他坟前烧纸钱

是想告诉他

我谨记——

不干净的钱

烫手



我在他坟前磕头

是忏悔

也是祈愿

我知道——

他是我心中

活着的神





《我坐在了首席上》



年收紧了手中的线

把漂泊在外的游子

放风筝似的,一一拉回家



年夜饭,我坐在了首席上

还没说话

泪水就模糊了双眼

嗓子已哽咽



“爸走了快一年了”

一家人都发出了感叹

“你今天有点像老爸”

妻子无不调侃地说

“万事都有交接”

我在内心暗自嘀咕



我们碰杯的声音依旧像往年

只是今年我代替了老爸

坐在了首席上





《走在通往山坡的小路上》



走在通往山坡的小路上

不用指

这路我熟

那么多坟墓挨着坟墓

不用指

那坟我熟

路边的油菜花金黄

小草青青,随风摇曳

我无心留意这些

每年清明我都要来这里

偷偷地下场雨

我要把墓碑上的字看一遍

把墓碑上的人看一遍

好像这样

我才能安心





《清明雨》



天空飘落的雨丝

像是心中扯不断的思念



在母亲安息的坟头

雨声盖过了我的哭声

仿佛要把整个世界的悲痛

倾倒而尽



那溅落在大地上的雨滴

凝满一声声断魂的叹息

开出朵朵惨白的花





《杀年猪》



一提起杀年猪

我就想起那把

捅进猪喉咙的刀子

刀子一拔

血一喷

猪的那一声惨叫

让人,心一惊



心一惊,我就觉得

人怎么那么狠,那么毒

为了自己的一己之利

竟活生生的

要了猪的命



这也许是上天的法则

人把猪养得胖胖的

然后,杀了它

还要用它来

祭天,祭地,祭祖先

猪带给人的

是福,是美味,是习俗





《茶》



你知道为什么

开水一泡茶脸就红

那是沸腾的青春

触碰了采茶姑娘

敏感的神经



你知道为什么

茶水多少有点苦涩

那是如梦的年华

留下了初恋情怀

柔嫩的记忆



我有嗜茶的坏毛病

在流逝的时光里

啜饮人生的滋味

有时浓,有时淡





《花生》



当别人家的花生才下种

我们家覆薄膜的花生已开花



黄黄的

像一群早恋的少男少女



等别人家的花生才开花

我们家的花生就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



我们家的花生,像早当家的爸妈

人勤春早,不负好时光





《白了我一下》



周末到菜市场买菜

听说鸽子汤养人

我就买了一只



这白色的小精灵

咕咕咕

仿佛在与我说话



可就在它被摊主拧断脖子的一刹那

它一双怒睁着的眼睛

白了我一下





《庄稼》



他刚从城里看病回家

嘴里就一直不停地唠叨田地里的庄稼

他让我陪他到田地里转转

他看庄稼的眼神

好像一下子陌生了许多

他找了一块草地坐下

他抚摸庄稼的神情

像抚摸阔别已久的亲人

那样专注,那样深情

我知道,庄稼在他心里的分量

——重过他的身体,他的命





《麦子》



我难忘,小南风一吹

就把温暖吹出了汗滴

就把绿丛里一闪一闪的

麦穗吹黄了

就把田野里毛绒绒的

麦芒吹黄了



我难忘,童年

总与某根麦穗

结怨不浅

田埂边,顺手一拽

学邻家的姐姐

用手一搓

那麦粒就散发出

浓郁的芬芳

仿若谁的体香



我难忘,麦子的怪脾气

倔强得像老父亲

纵使成熟了,老了

那刺向天空的锋芒

也不肯弯腰,低首





《树桩》



每到黄昏,站在村口大槐树下的母亲

就像树桩一样

她呼唤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是磁性的,也是急切的



直到她开骂了

我们才应声

有时我们在小河里摸鱼

有时我们在稻田里捉青蛙

有时我们在树枝上捕知了

有时我们在屋檐下抓石子

有时我们与幺妹过家家



这老槐树下的童年

每一个黄昏都迷人

一颗贪玩的心

直到母亲开骂

才觉醒





《粽子》



端午节,乡下的亲戚们

给我送了一大堆粽子

他们说,有蜜枣馅的

板栗馅的,腊肉馅的,

绿豆馅的,红豆馅的……

可它们被蓼叶包着

我怎能看出它们是什么馅的

这让我想起身边形形色色的人

他们看起来很熟

可谁怎猜得出

他们安得是什么心





《黄昏的菜园地》



黄瓜吹着喇叭花

茄子敲着小鼓锤

豇豆垂挂着飞帘

辣椒燃放着鞭炮

蜜蜂像快乐的新郎

沉醉地歌唱



黄昏葱茏的菜园地

被暮色笼罩

被寂静笼罩

浇完菜地的母亲

水桶一摇一晃

装满星星回家





《露珠》



是夜晚悄悄爬上草尖的梦

晶莹,圆润,闪烁

灿如星河

清醒一个沉睡的世界



风吹

它也不肯滑落

它眷恋这个干净而透亮的人间



直到太阳热得晃眼

它才悄然隐去





《树莓》



在故乡熟悉的山林中

一片片树莓的叶子

像亲人张开的手掌

捧出了鲜红欲滴的果珍



每次见她

我都像个饥渴难耐的孩子

一头扑进母亲的怀里

吮吸她腥红的乳头

蜜汁涌入心田





《杜鹃花》



我在去山里的路上

看见一丛丛杜鹃花盛开在山崖上

山坡上的茶园,一大片,一大片

采茶的姑娘漂浮在碧波里

也不知道,哪儿是人,哪儿是花



这简直是太美了

风在吹,整座山在飘

阳光在闪烁,山林在闪烁

那只在蓝天中翱翔的鹰

托着白云飞,它用俯视的目光

巡视山川,河流

也把我牵入画中



像是流动的风景

杜鹃花三五成群地跳出来

把走在盘山路上的我

小溪,拱桥和山村

簇拥着,欢呼着

与春天一起开怀





《寻找野兰花》



你怎么就那么难找,躲在深山里

越来越稀奇,珍贵

我总爱在这三月的春风里

嗅着你的气息

踏遍群山

寻你



爱上你

是我由来已久的坏毛病

你这深闺里的野丫头

总捉迷藏似的

躲在岩缝里

吐着雀舌

做鬼脸似

让我心旌摇曳

爱不释手





《麦香》



田野里的小麦闪着金光

风一吹,麦浪翻滚

一浪接着一浪

多像妹妹浣洗的手

掀起绸缎一样

妹妹弯着腰,一手握镰

一手拢麦,她把刀子贴近地面

一刀子下去,割倒一片

间隙,她伸直腰

扯一株麦穗在手里搓

在嘴里嚼——那情景

那股熟悉而浓烈的麦香

像情感的引线,一下子

把我拉回饥饿的童年

往事电影一样

眼前闪现





《垂柳》



江南的池塘边,湖边

春天最美的是垂柳

它沿着池塘走,围着湖转

它有风的飘逸,云的蓬松

它倒映在水面,那美

如丝,如浪,如扣

它把根扎在泥土里

伸进池塘里,湖里

胡须似的沧桑

展露生命的不屈与顽强

风一吹,它就飘

把绿色的旗帜舒展在

春天里,晴空下

晨露与风雨中

它挂着晶莹的泪

凝满爱与思的执着





《春讯》



在乡间,万木的枝条

似乎要从房舍的四周摆起手来



戏水的鸭子

电线上的小燕子,以及桥上的行人

一幅幅的画,勾勒出

多少情感的闪电



杨柳摇曳如丝

这醒目的清新柔嫩

在晨光中唤起生命的觉醒

它以鲜亮的光

涂抹这世界



我们终于感觉到了

大地怦然的心跳

瞧,田野中的油菜花蕾攥紧的小拳头

擂响了春讯震天的花鼓





《放风筝的孩子》



天空蔚蓝如洗,白云飘

春风鼓荡它如影随形的翅膀

芬芳的草地

敞开它清新、辽阔与激越的胸怀

阳光温暖的这人间三月



一个苹果红的孩子,在放风筝

爷爷在一旁指手,观望

一只在天空中飞翔的鸟

仿佛牵引着风筝

把孩子在草地上拉得

脚步飞奔

美得就像

一幅飞升天空的童话



这个草地上飞奔的孩子

仿佛就是飞奔着的快乐与幸福

仿佛爷爷手中捧着的

含在嘴里甜在心里的一块糖





《遇见》



薄暮时分,一只白鹭

单腿站立在河边

把头埋进羽翼里

一动不动

只有偶尔吹过的风

掀动它的羽毛

闪烁着美

如果我不是闲逛

来到这河边

如果不是在这落日的余晖里

拥有这寂静

我就无法遇见

这令人心动的美

就像那个蓦然闯进我心中的女孩

我也是在无意中

遇见的





《在竹海里穿行》



我在竹海里穿行,四望

风在竹海里穿行,摇曳

阳光在竹海里穿行,闪烁,迷离

轻雾在竹海里穿行,缭绕,漫涌

小鸟在竹海里穿行,鸣叫,蹦跳

溪流在竹海里穿行,清澈,晶莹

几户人家在竹海里飘

不经意间,我嗅到兰花的幽香

像是谁的轻唤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

那个与我一起搬笋子

叫花的姑娘

她的美,她的纯,她的笑

印在我的脑海里

一辈子忘不掉





《阳光下的爱》



春天的草地上,下午四点钟的时光

天多么蓝,地多么暖

我躺在向阳的山坡上

草地像婚床

被大地深情地拥抱

我像个贪恋的孩子

躺在母亲的怀里

被阳光热吻

酥软了我的呼吸

满脸流淌的汗滴

仿佛我使尽了浑身的力

魂牵梦绕中

我看见阳光的手

高高将我托举

扬帆在爱的海洋

纵享安逸、幸福







《雨后荷塘》



天空乌云闹腾的脸

被上帝用闪电的鞭子

抽打得

嚎啕大哭



仿若儿时淘气的我

被父亲粗糙的手抽打

被母亲心疼的话语呵护

转眼

又是笑逐颜开



像阳光驱散乌云

照在凝满珍珠的玉盘上

晶莹、闪烁、迷离

风像弹拨玉盘的琴弦

一滴水珠滑落,一阵水珠滑落

像阳光在波动,在歌咏

你陷在温润里,陷在花香里

让人沉醉得忘乎所以



直到一只煽情的青蛙

像跳水运动员

它潜入的身姿溅起的水花

波动了

平仄摇曳的荷韵





《蚂蚁搬家》



蚂蚁搬家

要下雨

它那么小

怎知道天大的事



是上天垂怜

还是人类猜测

犹如春江水暖

鸭先知



蚂蚁搬家的队伍

多像红军长征

跋山涉水

心中该怀揣怎样的希冀



乌云像一张闹腾的鬼脸

上帝用闪电的鞭子

抽得它

嚎啕大哭



蚂蚁也不知躲到哪去了

等雨过天晴

它们又以爬行的低姿态

与我们照面





《惊魂》



黑夜的小路上

一节绳子

吓我一跳



不是一节绳子

吓我一跳

而是我心中的疑惑

吓我一跳



难忘小时候

昏暗的月光下

我误把一条蛇

当作一节绳子

当我捡起它的时候

它的冰凉,扭动

吓我一身冷汗

我一下子

把它扔得老远



呆在那

我愣了半天

没缓过神来





《春到桃花潭》



一树树绽放的桃花

像是精心编排

春风拂琴

桃花挥舞着一条条彩带

载歌载舞

老远地,迎我



我在桃花潭边小憩

像是依在春的怀里

桃花漫溢的缕缕芬芳

仿佛谁熟悉而迷人的体香



我是不是真的入梦

迷上桃花潭

心中沉醉的快慰

像桃花一样绽放





《初春的桃花》



初春的阳光有点暖,用明媚

打开了一枝醒目的桃花



我既惊喜,又兴奋

春光里,仿佛有人

把爱挂在枝头,用花说事

花煮的酒,沸腾了我的血液



这初春里的桃花,像是前世的缘

一定在这等了我很久,期盼了我很久

不然我的初见,为何这般迷恋

它唤醒了我心中沉睡的蝴蝶

翩然的翅膀纵情在山水间



枝头上的一朵朵桃花,纵着火

我灼烧的目光凝满爱

想起年少时那个会撒娇的小姑娘

我心的底片上活脱脱地

跃出了一个会说话的小凤仙





《手捧飘落的桃花》



我喜欢用手捧着飘落的桃花

它的飘落,像飞逝的青春

在我的掌心里,像是谁的脸

唤起回忆



我喜欢用手捧着飘落的桃花

它轻轻地飘落在我的手心里

不躲,也不闪

像是谁的脸,在轻轻地

轻轻地让我靠近

我手心里的暖,捧着了爱的蜜



在春天,我喜欢伸出手

去迎接那纷纷飘落的桃花

这春天里的桃花雨,桃花雪

浪漫的让人有点眩晕

我在手捧桃花的那一瞬间

仿佛看到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

渴望另一双眼睛深情的目光





《蒲公英》



扯一株蒲公英

仰面朝天

吸口气,吹

那么多爱的种子

小精灵般,飞



风给它插上飞翔的翅膀

那么多飘飞的小精灵

飞呀,飞

多像童年的小伙伴

在如茵的草地上飞奔、四散



这把我带回到童年

故乡葱郁的草地上

星星一样闪烁着

一朵朵晶莹的小百花





《荷花盛开》



不知道是谁,在晨光里

端着一盘盘珍珠闪烁的碧玉

那一朵朵攥着拳头的心

打开了夏天火热的胸怀



蛙鸣,不过是早晨一记难忘的标点

蜻蜓才是那个高蹈的舞者

高出水面的,那些微笑着的菩萨

出落的像青春瑰丽的新娘



你是一阵风,吹过去

你是一缕光,照过去

她用摇曳的舞姿

灼烧了你闪电的双眸





《幸福的水鸟》



湖边黄昏的余晖里,芦苇荡

水鸟唱着歌,飞翔

我是诗人,别怪我瞎想



水鸟是会飞的孩子

喜欢在水里滑翔

它扇动的翅膀溅起波浪

它想飞就飞,想唱就唱

只要有这片葱郁的芦苇荡

那就是它幸福的天堂



在鸟的王国里,鸟语花香

在这不被惊扰的世界

就算是在草丛里,爱的巢

也注满星星,注满月光





《栀子花》



一朵朵含苞凝脂的乳

在清晨的枝头盈露,在阳光下闪烁

鲜亮爱恋者的目光



那个弯腰嗅香的人

着一袭白裙

宛如盛开的花



知子莫如娘

她在花丛中沉思

那过往的时光

如风



她牵裙移步的姿态依旧迷人

刹那间,勾起了

我如烟的往事与感慨





《在竹海里穿行》



我在竹海里穿行,四望

风在竹海里穿行,摇曳

阳光在竹海里穿行,闪烁,迷离

轻雾在竹海里穿行,缭绕,漫涌

小鸟在竹海里穿行,鸣叫,蹦跳

溪流在竹海里穿行,清澈,晶莹

几户人家在竹海里飘

不经意间,我嗅到兰花的幽香

像是谁的轻唤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

那个与我一起搬笋子

叫花的姑娘

她的美,她的纯,她的笑

印在我的脑海里

一辈子忘不掉





《阳光下的爱》



春天的草地上,下午四点钟的时光

天多么蓝,地多么暖

我躺在向阳的山坡上

草地像婚床

被大地深情地拥抱

我像个贪恋的孩子

躺在母亲的怀里

被阳光热吻

酥软了我的呼吸

满脸流淌的汗滴

仿佛我使尽了浑身的力

魂牵梦绕中

我看见阳光的手

高高将我托举

扬帆在爱的海洋

纵享安逸、幸福





《阳光路上》



阳光路上

路面像镜子一样闪亮

我驱车行驶在路上

心中满怀着炽热的希望

阳光路上



这路上

走过马车、汽车、油罐车和集装箱

走过谷物,走过牛羊

走过瓷器、丝绸、珠宝和石油

在长途跋涉中

空旷、遥远与寂寞交织

但阳光在闪烁、在灼烧

这路上



路边的旅馆

鳞次栉比,家一样

带给我宾至如归的享受

我曾梦想,出门在外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他们周到得就像亲人一样

抚平我奔波的创伤

阳光路上





《景文石》



怎那么逼真,那么美

一块石头从图景中捧出惊叹



它被发现时,呈现的

是一场山洪后无边的空旷与沉寂



它所包裹的,一定是

山洪翻涌奔泻后

暂时的宁静与淡泊



每一次被赞赏的目光

像梦境

清晰而游龙般,沿着石头

舒展美,凝满诗



但有一种白,是最明了不过的

值得珍藏与鉴赏

这些被大山遗弃了的石头

记录了时光与岁月

一次次的变迁与流逝



这些经历被不断地打磨

才露出石头内心所隐藏的

唯美,稀奇与珍贵





《躺在青草地》



上午十点钟,清风拂面

阳光和煦,露水已干

青翠芳香的草地,像绒毯

我躺在上面,像躺在爱的婚床

被爱覆盖



太阳正暖,草正香

虫鸟儿在歌唱

躺在春天的怀抱

一个慵懒之人

占尽悠闲



我躺在青草地

可以随意伸展四肢

这自由之乐

驾驶着时光之船



仰望天空,云白,天蓝

一切都显得寂静而虚无

只有上帝的话语在我的内心

娓娓道来



一个人躺在青草地

像躺在母亲的怀里

拥有无尽的爱

新生儿般肆意与娇惯





《倒挂丁钩》



一棵树在绝壁上玩杂耍

——倒挂丁钩

它就不怕掉进深渊里

它就不怕石头一松手

让它栽跟头

它向下俯冲的样子

像只鹰

它活得多么不易

多像吊在幕墙上的蜘蛛工



它给绝壁增色

薄雾里像一位披着轻纱的飞天

它让风有了飞舞的姿态

它开着花,像吐露的心思

迷恋了多少赞美与钟爱的目光



美总让人执着与追求

它纵身处绝壁

也有蜜蜂和蝴蝶影子

在它温柔馥郁的怀里

荡秋千





《飞翔的蝈蝈》



是雕琢的一块翡翠,在飞

是一道绿色的闪电

一闪,拂动茵茵草地



是一种簇新的想象,在飞

飞翔的梦

承载多少祈望



唧,唧,唧。琴弦弹拨的声音

在飞。飞过阳光,飞过草地

那稳都稳不住身体的草茎

在晃



在翻飞的思绪里

芬芳在弥漫,在四溢

那只飞翔的蝈蝈

牵着我的目光与心

神驰,沉醉在茵茵草地





《枕头里装满粗糠》



枕头里装满粗糠

垫被底下铺满稻草

小时候我们睡上去

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但柔软、温暖

黑夜里

我们枕着稻香入梦

看见春天的秧苗一行行

看见秋天的谷穗翻金浪

童年的乡村情难忘





《用心良苦》



隆冬,儿子带乡下来的母亲

去商场买棉大衣

儿子问服务员

“这件大衣怎卖”

“二千八”

母亲拽拽儿子,“太贵”

换一处,儿子又问服务员

“这件怎卖”,“八百”

母亲又拽拽儿子,“太贵”

服务员说,便宜的那边有处理价

儿子问服务员,“这件怎卖”

“二百八”

母亲拽拽儿子,“还是贵”

“贵,那边有特价的”

儿子问,“这件特价怎卖”

“一百二,真想买一百”

母亲试着,满意地说“这件暖和”



他们走后,服务员叹服道

“这儿子真是用心良苦

那件大衣是全商场最贵的

——八千八”





《回故乡,我都要把乡下的穷亲戚走一遍》



小路你好,田埂你好,沟渠的流水多么欢畅

小草你好,野花你好,扬花的水稻吐露芬芳



向日葵你好,南瓜花你好,蜂蝶围着舞蹈

小狗你好,小猫你好,逗得鸡鸭扑棱着翅膀



蝉鸣你好,虫鸣你好,屋檐的蜘蛛张着网

炊烟你好,夕阳你好,柴扉的门口依着娘



每次回故乡,我都要沾节气的光

把乡下的穷亲戚一家一家走一遍





《背着手走路的人》



背着手走路的人

该是何等悠闲

他把晚饭后的时光

交给风和夕阳



背着手走路的人

他是否也在盘算

到了知天命的年龄

该把一切看淡



背着手走路的人

他是否也在怀想

面对天空的星星和月亮

沉浸在快乐的童年时光



背着手走路的人

表情何等安详

他用心定神闲的步履

弹奏出祖国和时代的乐章





《插秧》



春天的水田是一面偌大的镜子

映照着太阳、白云、蓝天和燕子

弯腰的父亲,把秧苗

插在太阳上,插在白云上

插在蓝天上,被燕子衔在嘴里,飞



插完秧的田,像筛子

筛着太阳,筛着月亮,筛着星星

筛着白云,筛着燕子,筛着时光

那阵吹过来的风

吹动了秧苗,筛子晃了晃





《焐红薯》



两个人坐在火盆前烤火

他俩心知肚明

他俩在火盆里焐红薯

他俩沉默着不说话

任热气在屋里蒸腾

雪在屋外飘落



在我打盹醒来的那会儿

火盆里散发出红薯的焦香

他用火钳夹出红薯

在地上敲掉了灰尘

一股焦香顿时弥漫了整个屋子

让我垂涎欲滴



他说你先吃吧

我拿着那个还有点烫手的红薯

在手里搓了搓

撕掉皮,一口咬下去

那股香甜的味道

和那个人的爱

我一辈子忘不掉





《挑担子赶路的人》



月上树梢

夜晚张开撒满星星的网

捕捞这人间华灯初上的

宁静与温馨



一个挑担子的人

在赶路

小路像被月光洗涤的飘带

白得发亮

在村庄与村庄间缠绕

那个挑担子赶路的人

像弹琴,仗着他的步履

琴声在夜晚无尽的天地间飘荡

急切而悠扬



这让你仿佛觉得

他才是这个夜晚的歌者

他挑着的担子

盛满了生活的沉重与富足







《飘窗》



这是我的龙床

房间阳台上的飘窗

这是快乐者的发明,幸福者的摇篮

阳光是这里的常客

不请自来的造访

在我的地盘里

唯有文字受宠

它伴我寸步不离

也是我抱在怀里的

浸入血脉骨髓里的思与爱

偶有鸟鸣蝉声奏乐

风雨摇窗

最喜冬天里的阳光拥着暖

我躺在它怀里

静享爱的抚慰与照耀

在时光与岁月里飘





《退休帖》



退休了,没事干了

我们怎么办

没什么,亲爱的

我带你回老家,到乡下去

那儿有爸妈留给我们的老屋

还有屋后面的一块菜园地      

老屋大着呢,有厨房,有堂屋,有卧室

屋外还有一个小院子

没事,我们就坐在屋里看电视,唠嗑

或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乘凉都行

屋后的那块菜园地

你想种什么种什么

种萝卜,种白菜都依你

现在的农村可好了

都处都是水泥路

到处都是惹人喜爱的庄稼

到处都绿树成荫

你要是愿意

我就陪你到小路上走走

或是在小河边钓鱼

山谷里赏野花

要是在夜晚

我陪你看月亮,数星星

没准还能找回我们初恋的感觉

我们这样相伴终生

这就够了

如果我死了

你也不要流泪

你就挨着爸妈的坟墓

把我埋了

等到有一天

你也死了

我们就在泥土里圆梦

你挨着我,我挨着你

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再也不分离







简介:田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宣城市作协副主席,宣州区文联主席。在《人民日报》、《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青年文学》、《解放军文艺》、《十月》、《清明》等报刊发诗千余首。有诗入选《中学生朗诵诗100首》、《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6部。获《人民日报》“暖家”全国诗赛一等奖,“赛里木湖”主题诗赛一等奖等多种奖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7 06:35 , Processed in 0.05009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