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51|回复: 0

[邮箱投稿] 懒人如也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16: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歌奖编辑002 于 2018-5-24 16:12 编辑

沉默的孩子


邻居龙哥爱喷香水

说话有点娘娘腔

常叫我去他家喝酒

他单身,几乎不见女性来家

结婚也是事后

见到他媳妇才知

“在深圳打工,”龙哥介绍

开始,一月还碰上他媳妇几次

后来越来越少见

她工作忙,龙哥说

他们的孩子出生在龙哥的老家

一直由奶奶带



再后来

他媳妇来珠海的日子

一年掰着手指头能数清

龙哥的屋里

渐渐有他的哥们夜聚

某个清晨

又瞧见一年轻男子

从龙哥家出来

我也习以为常



龙哥的女儿回珠海

上幼儿园了

她好像怕龙哥

看爸爸的眼神都是哑的

这令我想起那个大眼睛的

失学女童的广告图片(“我要读书”)

我没有留下

这孩子跟妈妈玩的印象

就搬家去城市的另一边住了



2017-6-26






我从苏马荡

海拔1500米的家

飞落到海拔15米的

珠海的家



假设他们在同一根轴线上

我忽上忽下的眺望

远方走来的你



从高处看见你身影

是现在

低处的家

同一时间是看不见你的

还是未来

等你消失在另一端

成为低处家

的过去

我站在高处的家里

仍然看得清

你的背影

还是很长很长的一段

现在


2017-10-13





心祭



我妈去世前的两个月

不准我到医院

她被肝癌折磨得没了人形

担心吓着我

那年我八岁

而今我也记不得

(正在外面疯玩的我

被拽到病床前)

白床单覆盖下的

母亲的遗容了


我已过了母亲的生年

一些陈旧的哀伤

缠绕时,都化成具体的病痛

吃药的日子渐多,生趣变少

我说不清

怕不怕死

只是在深夜,我会盯着天花板

说,和我妈比起来

现在每一天

都是赚



我盯着天花板

我老是盯着天花板

我还是盯着天花板

像延时摄影

树叶绿了又被

秋风吹落



我看到母亲独坐病床

玩扑克牌

一种叫接龙的游戏

七列牌并置

一张压一张,要把背面的

全部翻开才算“通了”

(运气就好!)

她就这么一遍一遍地

翻牌,洗牌,发牌,再翻牌……



夏日余晖从窗口进来

母亲身后的蚊帐

变得透亮


2017-3-17

韩四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2 14:13 , Processed in 0.05269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