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43|回复: 1

[邮箱投稿] 许烟华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15: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歌奖编辑002 于 2018-5-24 16:05 编辑



乡村墓志铭(20首)
                      许烟华

《即将消失的村庄》

谁能告诉我
搭建一个村庄
需要多少岁月接力而行
我只知道
结束一个村庄
和一颗子弹飞行的时间
差不多

谁能告诉我
养大一个村庄
需要耗费多少
日月精华
我只知道
毁灭一个村庄
只需一个人
或几个人挥一挥手

事到如今
我该如何解释
这无法解释的命运
躲得过战乱
躲得过瘟疫
却终将在
一锅温水里溺毙

残阳之下
你听到村庄的哀鸣了吗?
它像一只滴着血
再也爬不动的
绵羊



《拆》

你听!四周不断传来
骨头断裂的声音
那些村庄养大的子孙啊
正对他的母亲
动用着十八种酷刑

刀棍齐下
一切被打回原初的肉身
一切被驱赶着
原路返回

人间那么安静
众多的羚羊在围观
几只狮子撕咬着羚羊

一张张血淋淋的皮
在风中独自招摇
像一面面
无人理睬的旗帜

《钉子户》

当大多数房子跪在地上
俯首称臣

却总有恋家的孩子
不肯挪动半步

远远望去
几间孤零零的屋子
像一扇扇扬起的巴掌

春风扫荡到这里
被狠狠地
打了一下脸

《那些被遗弃的草木》

那些被遗弃的草木
不要怨恨你们的主人
他比你们更加不幸
至少你们还能终老于故乡
而他却不能选择
被移植的命运



《废墟上的花》

再没有人照看她的生活
她依旧开着
她在尘烟弥漫的风里开着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
污浊的美

再没有人安排她的生活
她依旧开着
她在身体断裂的砖瓦上开着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
疼痛的美

再没有人理会她的生活
她依旧开着
她在已经消失的院子里开着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
临终的美

《遇到一只狗》

和那些手持木棒的人不同
和那些半夜偷偷溜进村的人不同
请不要对我保持警惕

请相信我
我也有粉身碎骨的痛
斩草除根的痛
无所皈依的痛

我因疼痛而来
你因疼痛不走
放下你的敌意吧
我们能在这里相遇
足以说明
我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外来人
你是一只有情有义的看家狗



《守护》

叶子从墙上垂下来
这些残余的绿耳朵
即将失聪的绿耳朵
趴在地上
倾听着村庄最后的秘密

再也看不见炊烟
看不见风里出没的女妖精
夕阳从看不见的房顶走下
像一个人孤独地消解余生

风 靠在残垣断壁上呜咽
草在摇摆
无辜而清白

还有一些狗
一些为穷人看家护院的狗
哪怕它们的主人
只剩下一副瘦骨嶙峋的皮囊
从它们的叫声里
你也听不出
丝毫的卑微

《遍地麻雀》

不要以为
所有的敌人已被驱逐
所有的危险已被清除

不要以为你们就可以
放心大胆地
来去自由

不要小瞧我
不要太过张扬
不要以为村里空无一人

我扔过去的石头
可以随时让你们
滚回天上

《一列火车越来越快》

或者自愿 或被挟迫
但别无选择
我们必须跟上它的节奏
必须跟从
早已既定的路线 时速 站点
对 连司机也不例外

作为乘客
你我彼此对视 彼此
寻找着身上的绳索
而后 无奈地依靠着
这排冷冰冰的钢铁骨架

一列火车越来越快
快到人们忘记了过去
又来不及设定前方

而我 越来越想成为
被它抛下的
身外之物

《月亮之下》

你看  今晚的月亮
像一盏好奇的探照灯

荒野之中
只找到一个人
背着身
寻找着 一个洞或一条缝

《一个钉子户消失了》

该如何评判一枚钉子的是非曲直
是意志坚定的革命者还是变节投敌的软骨头

过去 信仰是抵御一切的盾
现在 金钱是攻克一切的矛

《我也是一个盗贼》

行走于废墟之中
有时会听到熟悉的声响
我知道
有人在挖树根
有人在刨石头
有人在捡砖瓦

这些可爱的盗贼
我要感谢你们的仁慈
在我眼里
你们就是来领养
失去了父母的孩子



《村部》

现在 唯有它不必躲躲闪闪
还像一个
倒背着手走路的村干部

它还不能离开
只有任务完成之后
才能最后一个撤出阵地

不知何时
架在树上的大喇叭
被人割了喉
哦  不对
它这一生
就没自己开口说过话



《除夕夜》

远处的鞭炮
此起彼伏
如冲出笼子
四散惊飞的鸟
但丝毫不影响
这里的寂静
高处的烟花
更涂深了此处的黑暗

在四周的爆炸声中
家人平安 祖国平安

像往年一样
他们吃着年夜饭
相互举着杯
小心翼翼地绕过
那些不敢碰触的词语
每个人的心里
都提前经历了
明年此时的黑暗

《指路》

春节前后
老王常常从租住的地方
回到曾经的老屋

我知道
他是想给那些
过节回来的先人
指引回家的路

《春天,遇见那些返乡的野菜》

春天 遇见那些返乡的野菜
作为农民的儿子
我居然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何必自责”
有人安慰我:
“它们也不认识我们了”



《给我点时间》

新鲜的草木
需要枯朽

结实的房屋
需要垮塌

新修的马路
需要长满野草

说不清的仇怨
需要和解

即将离世的老人
需要安葬

已成年的汉子
需要迎娶

小小的少年
身负重任
他需要安顿好
村庄的后事

《起风了》

起风了
空中泛起白色的血沫
恰如不远处
工厂旁边散发着异味的河水
迅速侵入了乡村的肺部

连挖掘机的呼吸
也因此变得沉闷
毫无规则
我看见
它的身子抖动不停
仿佛听到远方
熟悉的呼救之声

风不停
像一个划着桨
来往于与故乡之间的
送信人

《村碑》

何必太过悲伤
草有一生
树有一生
父母有一生
皇帝有一生
连地球也有一生
何况这些低矮的村庄

和人相反
村子活着的时候
就有了碑
黑黑的 壮壮的
神一样守在村口

谁能想到
村碑那么软 那么轻
像一个纸糊的空盒子
背后的风一推就倒了
甚至来不及看清
冒名顶替者的模样

村子没了
一座更高大的碑
把它狠狠碾碎
踩进土里

《幸福新村》

头两个字
我不敢断定
需要时间和别人
做出回答


我承认
确实是件新衣服

最后一个字
我不认可
无法将它与这群
高高的齐整的千篇一律的积木
联系起来




作者:许烟华,1970年出生,山东博兴人,著有诗集《心影暴风》、《烟华》等四部,编有中国第一部单年度诗人作品选《中国诗歌1970》。鲁迅文学院第20届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滨州市作协副主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8-5-25 12: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外有良知的诗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6 08:16 , Processed in 0.05494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