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69|回复: 0

[邮箱投稿] 蒋华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15: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归程

落幕后刀光剑影,不可复制
我的清瘦和衰老
还是还原不了一部《故乡》
铅字把它的卵产在纸上
土地、村庄
不就是终身依靠么
哦,农民工
如果立秋不能推迟
让我成为晚秋最后的一个
我寂寞的时候来
也寂寞的时候走
#
烧诗

木姜子警告我
扬言把那些
赠送诗集和头勋
有中国籍常出版在刊
获各种奖项大小诗人的佳作
通通烧掉
他说我庆幸
二十年落笔竟无几首
到现在还是草民一介加一介
我听得有些紧张
紧张是没有一首诗
能在大火中涅槃
从活一次
#
山中会友

细雨荡涤园山,雾里看花
豌豆佐酒,内心浑厚
你我席地而坐,茶水重塑造形
气蒸体泽,自然无损召唤的神力
都在此刻升腾
我在豆中获得奇观
不因他的出现而迷失
仍将拥有万般水花
#
几朵云

几朵云
挽不住
一匹奔跑的马
急走在江湖
为拾起朵朵轻生而扬蹄
她的花谢了
崖上赤松子回家
让风送去黄昏的殿堂
我们亦如此
#
途中

一定会到达任何地方,顺着心
守住清贫,还有身上
使不完的力气
树仍是树,路还有路
我会到达洞穴似的村庄,细说归期
掩面父母、朋友、亲戚和自己
语言是随意的语言,风雨穿
行各自的身心。你在其中
我还会到达把自己挂在的山口,像叶子
对阳光的痴迷,日夜都没停止的痴迷
耀出坝子的天地,梦照样搬进来
很多痴迷,我不确信是不是一种病
#
马峦山

野花杂草集结于此。阿波罗的光辉,在暮色之途影没
却未能留住太阳的肉体殒灭。缓缓降落的良夜,多少人失声于咆哮
夕阳落下,自恋升起。黄昏的颜色几近褪尽骨质的石头
坪山压低了靠住松枝的平面,灯火映出波澜壮阔的光弧
马峦山重重帷幕暗下
#

兄弟

酒中邂逅成为我不可
缺少的人间经历
客家小镇是夕阳下的鹰眼
在杯饮中对谈
      
火车从身旁的密林响应
剑兰将黝黑眸子放进
放在他繁忙的工地时光里
直到生命的质量越来越高
他总是逼近一个无法拥抱的真理

在酒和诗歌之间
在少华的丰硕和我的零碎之间
这些远远不及他孤独的身姿
他酒花般微笑胜过夏日的骄阳
不管他是否拥有鹰的气势
#

寻梅马峦山

这是马峦山
这是坪山的源

当梅花初绽
新区落成
在绚烂中
没有芬芳不可抵达
没有抒情不可唱吟

千万个心愿里
波澜壮阔的迎新辞旧

多少骨朵振撼荒野
多少欢笑陶醉秋夜
大道并非眼见可底
蜿蜒于山于幽的河
被数点小梅嫁接在
马峦山下
#

自由行
     
列车带走摇喊的西行残缺
我获得雪域唯有宁静
俘虏帝王的天空  
一尘不染
自由转载朝圣者脚上  
他放下所以天涯
整个藏区只需无人的高原
来放任你的牛羊和野马
我抓不紧一丝洞察先机的鞭儿
握不住整个山巅颤抖的缰绳  
它自由含义  
要多少生灵托起
这影入苍茫的绵羊
#

觉巴村

踏上土台看
房子还是房子
觉巴村非常矮小  
装不下它三个字
跑不动的檐口满嘴世界
雪飘着,渗透出冷清
我们很累
眼前只有这个村
丰富了述说的事实
村后的杂树用墨迹颤抖
回应公路的泥泞嘲笑
天色微暗,略带绝情
远山在远方垂立,不等于
骨肉难分的眷顾
觉巴村位置
在大地上体现出来
使滇藏线添加旅行的凄美
#
作者简历
子毅,原名蒋华,重庆梁平人。男,汉族,70后。广东青工作协会员。有作品在《芳草》、《宝安日报》、《深圳文学》、《群文》、《乌鲁木齐晚报》、《红棉》、《南方诗人》、《中外文艺》、《中国诗人》上发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1 08:41 , Processed in 0.05602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