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69|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诗歌奖投稿·组诗-书信第三十七至四十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11: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信第三十七至四十五
卢文悦



书信三十七

要是你在和你相撞的灾难里
获得了一份飞来的痛苦
你会看见星尘崩溃的方式
坟墓里拼凑的完整
要是你承认这是一次冒险事故
抛弃的肉体换回肉体
那些留下的声音驱走枯黄
走过来的陌生新绿
要是你爱上了你和你的分裂
瞳孔里深渊两个自己
这无人的寂静掠夺寂静的无人
零星的灯火允许继续孤独
要是它们都是活过的真相
还养活过自私的不朽
手指撬开的门缝闯进数九的寒冷
你隔着一条细小冰隙叫狗
要是你呼喊着从你内心深处
奔赴而来的拯救
你认出那是你的他者
以仓皇急促焦虑单薄的形式
要是你的一生都不成立
鬼魂们就会夹道欢迎你
这个虚构的东西终于回到了组织


书信三十八

那些古希腊人总是先于他者
敏感一块敞开的空地
后来他们给那些不愿去不敢去这里的人
诊断出是广场恐惧症
这个空间形态最初还没有装进意识
只是比马路宽大点为了好做生意
当人们想到它还可以用来交流辩论沟通围观
一个声音的中心从此诞生
你不能把它比喻为人的腹部还是脊背
它确实成了一个放大的掌心
东方用五行的金木水火土堆起五个山丘
好让这块小小地方天人合一
当罗马市政广场有了雕像改变了人们的视角
天空向下弯成了穹顶
超出25米以内仍能认出熟人的面部表情
国家的年龄性别行动有了公共景深
它的四肢展开通道边缘区域节点标志
人们为一个事件而聚为一个消息而散
像路过这个世界的河流小溪
更多的是被一个集中的声音从高处按下脑袋
这已突破百米外辨人体的距离
这个巨兽般的尺度在东方帝国
缩小到砍头的街口


书信三十九

走于皮肉间的疼痛
点着阿拉丁的神灯
麦子的光芒迷茫于储存的黑暗
阿伦特曾被一个巨大的念头困扰
那个关键词直到一本书最后
才在获得了某种真相后出庭
它的确是一个流亡者见证人幸存者
平庸如人们不得不呼吸的乙醚
这还不能简单地归属奥登美术馆弥漫的气息
缓释的坍塌比雪崩更加可怕
堤坝里布满了暴动的巢
五十年后一位无名诗人在一部最现实主义
电视连续剧里突然灵感降临
发现了埋没在小人物身上的平民之恶
它不同于玛丽莲·梦露波普
也不是套版印刷某个伟人铺天盖地的肖像
那是砍下的两颗头颅扔进筐子里的围观
枪决罗曼诺夫全家的乌拉
平庸平民并不混淆文明灿烂还是暗淡的背景
它们更像模糊数学投影出两个撒旦
澄清蒙蔽的惶惶世界
尽管天空飞扫把的天使
屏幕里的游戏不断升级换代


书信四十

它们递进一种危险关系
颜色的表面无声走进毁灭的内部
有石头时它们就有了火星也被染得通红
淬过的青铜并没有提高多少免疫
就是地底下的黑与暗剔除干净
精致的毛刷拂去残留血腥
铁以一种血统传递给不锈钢的胎记
易碎的陶瓷钦印
人们往往看不见打鸣的公鸡喉咙里会喷出
一个号手吹出的血丝
假如一个浪漫主义者恰好路过
天空顿时飞舞无数的死魂灵
所有雪花高音
直到寂静的夜听到腐锈锉噬的声音
修路采伐开垦挖矿耕田饲养
蒸汽机活动着巨大臂力开进冒烟的宿命
这是人类更漫长的战争
镀锌党涂料党都不是防锈防腐的救星
1980年某日一位英国诗人爬上自由女神像准备抗议
他发现无数弹孔样的小洞布满她的全身
那是铜皮与铁龙骨间腐蚀塌陷的结果
1967年某日一位领袖说他们到处搞什么我的塑像
要我站岗要我放哨


书信四

当人类不能用共和统一的时候
既是敌人也是朋友
就像人民既是主人又是奴仆
的理解面一堵斧凿的崖壁
那里藏着苟且英雄虚伪光荣梦想正确
藏着彻头无尾的故事罂粟阳光马刺蓟玫瑰的传奇
那些盔甲银器棺椁珠宝泥土里的宫殿洞穴
骨头上留下的谋杀胃里面保存的秘密
颌骨的张开与紧闭
甚至生殖器干瘪的弹性
是一个不能认真听取的汇报
许多造句必须用糊涂填缝
更多的词试探观察揣测辗转失眠起来坐下
黑夜必须接住白昼的不安
选择绝对紧张恐惧梦游分裂癫狂
死亡提醒活着不要触碰死亡
就像那颗小小心脏堵住高音喇叭的枪眼
如果还有回家团聚拥抱痛哭想爱笑了
晚霞的迷惑比晨曦的红色看起来只是暗下一些
升起的太阳挥舞一只巨手
以两半的你旋转
一面朗诵石头上凹陷的文字
一面背朝坐下


书信四十二

可有可无尚在可是可非
混沌的人们处在清醒的时间之外
旷野的呼告不在一株蒲公英里跳伞
而是驾着细脖子长腿的三色之鹤云游不死
鞠躬不是对再也起不来的人的敬重
而是那个蒙面死神必须敬畏
死神威加海内却不一定四方飞扬
船底板翻过来就是一张吃喝的桌面
写错变好压低抬高抓紧煮熟哭肿踢坏做完
洗干净说清楚改成听懂学会拿走
推倒抹掉打死拉住撞翻叫醒
走进流入取回跑去送来到交给贴紧脱下换掉
蹲下去爬起来扔过去伸出来缩回去
结果程度趋向可能状态数量目的
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不定式现在分词过去分词
补充与被补充说明与被说明
等了三十年走了半个世纪犹豫了半天坐了三分钟
讲得眉飞色舞高兴得眼泪流出
恨得上气不接下气怕得说不出话来
坏透了憋得慌讨厌死了乐坏了舒服多了极了
少一些了一点慢了一些心安一点
发生在今天等到昨天写于80年初期生于50年代
你看见你的脸在水里


书信四十三

一位诗人刚写下死是人类不死的暴君
一个生物学家在飞机坠毁前留下上帝是真的遗言
一位建筑师用大数据测得巴别塔的准确高度
一位爆破专家计算出炸毁蚁穴至少用三克炸药
一个算命先生证实癌症有三世
一个经济学家拔牙时一下子发现了货币的疼痛原理
一位农民在自家的地里挖出一件国宝赝品
一个失业者中了一个亿的彩票
一位政治家准备宣布权力的消亡就是世界的灾难
一个女子突然来了例假停下脚步
一位科学家醒酒时惊叹看见了宇宙倾斜的角度
一位瘫在床上的老人刚刚换好成人纸尿裤
一个外科医生正要取出人体里一颗血肉模糊的子弹
一个男人在梦中被两个女人同时推醒
一位心理学家得出一个卵子里面有无数卵子
一个乞丐对施舍给他的每个人都说谢谢我是国王
一位画家从色彩皱褶里闻到宇宙烧烤的糊味
一位昆虫学家在苍蝇的复眼里下载A
一个语言学家就要到语言的终结演讲尾
一位保安走上讲台微笑着说我要辞职
一个快递员抱着一大摞盒子还没有摁下电梯按钮
一个总统睁开眼的第一个念头是我必须连任
一个婴儿的头在母亲的努力声中撑开宫口


书信四十四

换肤的过程拒绝手术刀
这完全可以用想象的残酷推理
然后是恐惧的演绎
预约一种思想
就像取消一种黏液的精神
它必须经过赤裸这道关口
每个部位都要解密
美容专家从面部表情
论证了审美结论
又说对于整体与完美的关系
不能抛开五官的狭隘
解剖学家运用深层次逻辑
考证了皮肤的成长史
衰老已是所有褶皱无法掩盖的规律
心理大师启动量子模式
从灵魂与肉体的角度阐释了它们之间
撕扯大于扰动影响人类的终极
物理学家说凡是小于零的都是最大的暗物质
社会学家经济学家达成共识
提交给政治家报告
换肤不过是对原有身体的一次隆重抚摸
上帝最后发言
看起来这还得重新吹入空气


书信四十五

从三色堇的逻辑
到小径分叉的语法
忍冬花葳蕤的修辞
装饰一把小提琴
弱音器弱音
路边的车前子
认出音符里的数字
它们都是简谱
几何学开始于测地术
好寻找洪水模糊的界限
神走过的痕迹
那也是连接星座的曲线
它们太迷人了
不仅帮助人们免于迷失海的神秘
还耳语世间的祸福
土地水里人身上有的它们都有
你想获得某种灿烂
就像想从黄道里找到一个吉日
茎叶与果实在137.5的角度
能获取最多的阳光雨水
人性的长河
革命只是跃入的一个瞬间
没有带走黑暗

2017-201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3 04:25 , Processed in 0.0710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