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08|回复: 2

[原创贴诗] 蓝紫的诗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11: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紫 于 2018-6-3 13:58 编辑

蓝紫的诗



与君别

此刻我扶着栏杆,克制体内的宿醉
往事闪闪发光。此后,我们将以虚无相拥

面对同一个月亮传递体温,以不能述说的
秘密相互慰藉,躲在相同的孤独里嘲弄生活

时光匆匆,但我还不愿意老去
黑暗始终存在。我们以彼此的爱

拨开生命的雾霾。隔着山脉与河流
行走的背影正温暖一个人的梦境


指纹

它盘锯在五指之上,自成山峰
在未知的日子里,布下看不见的
迷宫。它隐藏身体里的秘密和沟壑
诱使我
徒劳地穿过田野,穿过树林
发梢上沾满露水,仍然不能到达

这缠绕一生的纹路,让我埋下
身体内的潮汛,拴住不安的魂魄
浮萍的身世,以及在人间沉溺的艰难
不足以唤醒沉睡的上帝

我们最终成为了什么?
桃花盛开,枝头成为牢笼
我也是其中一瓣,在广阔的人世
不停地下坠和降落,紧握手中深刻的纹路


钟楼,或一个人的千年

楼上的钟表兀自走着,从不在意脚下奔忙的人群
日与月轮流从楼顶经过
在斑驳的墙面上留下时间的伤

多年以来,我的脚步就如那钟摆
出发只是为了能够回来
多年以来,我的心仍关在童年的茅草屋里
指针每向前移动一步,我便离自己又远了一分

对一个四处漂泊的人,故乡就在眼前
却永不能抵达。钟表用不停的摆动告诉我
没有什么可以挽留,时间本就是用来流逝的
没有一棵青草能忆起前世
夕阳一次次挂在船舷上离开我们
留下这个辽阔的世界,暮色中浮动的一张张黯淡的脸


暗疾

为此我剪下浓密的长发
让发卡上的蝴蝶在晨光中苏醒

为此我潜入幽深的树林
寻找那隐秘的灵魂的雷霆

为此我从喧嚣和虚空中抽身
在黑房子里独自吞咽一个人的清冷

为此我绕过故乡的山水
在异乡的马路上耗完颓废的一生

为此我学习清静之道
默默地安于此生的命运


夜色

黑夜尤如一场幻术,让嘈杂的世界
慢慢变得虚无
斑斓的街道是长满病菌的经络
一条条,在夜色下黯淡

纷乱的尘世,每一天都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每当想起年迈的父母,滑下脸颊的泪水
远比流星落得更快
灯光在高处展示它耀眼的孤独
并将它们薄薄地披在我的身上
蚊虫在头顶缠绕,这些细小的生灵
任由风驾驭它的命运。它们在耳边嗡嗡飞舞
仿佛我也成为它们中的一只
在大地上飞翔或行走
都是为了更快地消失


演奏者

八十八根琴键之上
她搬来阳光、雨水
鸟语和花香,昆虫的鸣叫声
她的手指挥舞,释放出体内
快乐或忧伤的精灵

这些活波的精灵
与台下每一个人的灵魂共舞
黑暗中她的手指透过音符,抚摸
颤抖的心脏,密布的血管
并拂去上面的尘埃
把我们带向林中的无人之境

音律剥去了伪装,我们赤条条的
仿佛来到创世纪之初
并慢慢褪化,先是一只鸟
然后是一只猩猩,一只猴子……
最后,是一粒尘埃
附着在音乐大厅的座椅上


在时光宁静的花瓣中

在时光宁静的花瓣中,云层
缓缓飞过头顶。能想起来的事物
都很轻,千里之外
是童年的村庄,我在记忆里
不断改变它的样子,也不断
接受新的自己

在时光宁静的花瓣中,山脉
起伏。广袤的天空
低低地压在胸口
火车驶过铁轨,花朵摇摆
空荡荡的风里
一切可触摸的都将远去


仿佛


仿佛这就是全部。一条河流,有它
全部的辽阔和喧嚣;一棵树
也有它自己的前世和今生
甚至一朵小花,一株小草,一粒尘埃
它们卑微而顽强的身体,常常
让我羞赧和悲戚。鸟声消隐的地方
柔和的风,蜿蜒着吹向旷野
我站在这里,内心安宁
仿佛在漫长的一生中
得到了暂时的宽恕


平静

也许生命之前,路就已经存在
远在风吹起之前,尘埃就已飘零
我们行走,终将会听到鸟儿的鸣叫
会看到露珠在黑夜中到来
在早晨的阳光中透彻
我们站在土地上
踩着人类和庄稼的骨灰
把手够得着的地方都叫做天空

我们接受手心里深刻而悲恸的纹路
安于这种命运
继续走向土地和夜晚的低处
就像树木一样平静


感遇

1

我从哪里走来?身后的山村
已成模糊的画面,距此地二千公里之外
这些年,努力挽留的事物
在陆续离开,容不得不舍
春兰葳蕤,桂花皎洁
与少女的心情多么合拍
那时我们坐在林荫里,抬头望月
星空在眼神中幻灭

我向哪里走去?身后的脚步
携带着荒原。如果衰老意味着失去
梦想是搁浅的破舟,波纹即使荡漾
也是徒劳。你看,岸边的
桃花、樱花被风吹起
草地上滚动着那么多色彩鲜艳的头颅

2

是否该回到树林深处?把魂灵从体内取出
迎风悬挂,抖落积聚的愁虑
或者将躯体风干,挤出多余的水分
呼吸因寂静而空灵,让体内
长出新的心肺和肠胃
鸟儿在高空鸣叫,传达尘世未了的情意
树木默默生长
满地花草,装饰一个又一个春天

鱼儿遨游深池,飞鸟栖息高枝
蜉蝣薨薨成群,一生的凄美只供留恋
你经过街道、超市、酒楼
境遇似乎并不比蜉蝣更幸运

3

于无眠之夜,睁眼看着
韶华流水,将手抚上额头
光阴随手肘流动,却抓不着
侧耳倾听
仿佛传来久远山村夏夜的蛙鸣
我们追逐萤火虫,至池塘之外
双脚踩着旧时的风水

从星空灿烂,到雪地空茫
路上的麦秸、稻穗、稗草和菜锅
是时光藏身的地方,它们即将放弃我
想起杨朱子“徒然泣路岐*”,惶恐之中
我想追上去
双脚根本不听使唤

4

我将在哪里遇上另一个我?天际的孤鸿
掠过海面的波涛,把自己嫁给天空
翠鸟身披彩色羽毛,独自站立于一截木桩
尖嘴上挂着一片鱼鳞,并不惧怕
暗处的猎枪
它有没有感觉到危险和孤独?

如果来一壶酒呢,是否可以找到
隐藏的另一个?酒气缠绕躯体,长出
更多的枝叶,你越来越柔软
捂着耳朵蹲在墙外
把自己俯向尘埃

5

另一个你在梦里重现,抱着自己的影子
隐身于黑夜
远处的山村如今空无一人
人们在迷雾般的命运里,成为自己的过客
他们脚步匆忙,听不见彼此的叹息
他们醉倒在异乡的马路上,不愿意醒来
可我还得继续往前走
前方,罂粟花用妖艳诱惑我
鼓动双翼,犯下过错

我又是否爱上这体内的困倦?这阴霾
笼罩的世界,锈蚀身边的城墙
也附带锈蚀了我
这随时间而病残的手、足、躯干
我能反抗什么?除了安心地承受
未知的终点,何时抵达?
风暴从远处滚来,我无从躲避

6

我准备重新出发,于畴昔之夜
无论向前或向后,都不是归途
万物在阳光下生长,悄悄走向它们的死亡
光线经过枝叶,地上满是亮斑
周围歧路遍布,会有谁带我穿过丛林?
我该借哪一颗光斑,照亮路途的幽暗?

旷野沉默,仿佛这是一个人的星球
我所谓的出发,难道更像逃离?
我已洗静心扉,并不在意虫蚁与蚊蝇
林木茂盛,仿佛藏着谁的前世
那白雾之中,有长头发的女巫
要到我的躯体里找寻白骨



黑鸟

1

它拍打着翅膀,飞翔的身影
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搬动一小块黑暗
在旷野上回旋、跃升,进入云层,再降落于
一杆老树的穹枝,它呱呱叫着
仿佛从乌云中带回了古老的预言

它收拢黑色的羽毛
快如疾风的魅影似乎与枯干的枝桠
融为一体。它的声音嘶哑像在呼喊
向着身后逐渐弥漫的夜

2

在黑暗中,它偶尔抖动身体
以分清自己与夜的界限
丛林空旷,它内心的孤独
浪费了星光。闭上眼睛,收敛起
天地间奇妙的幻影

——这世间的秘密它尽收眼底
却只用“呱呱”的叫声来传递
并不在意会有谁能听懂

3

小时候我常看着停在门前老树上的黑鸟
它那么黑,仿佛集聚了
世间所有的墨水。那时,我多想
让它也带走我,与它一起栖身树林
吃桨果喝雨露,无论白天黑夜
都可以御风飞行

想象并不足以喂养现实,但自此
它留驻在我心中,盘旋不去
平日里潜伏,当面对黑暗与想起死亡时
惊醒,翅膀在小小的心房中扑腾
仿佛要把我带往它的应许之地

4

唢呐声悠扬,像在挽留亡灵
黑色的棺木在头缠白色麻布的人群中
簇拥着走向山脊,我跟在人群之后
看见一只黑鸟飞过头顶
随即隐入丛林,转瞬消失不见
像一粒黑色的尘埃。它是否
也会与我们一样
将被无边的荒野召回?

5

我看见它飞过田野,森林
飞过高楼、桥梁、坟场,飞入
钢筋水泥之地。然后
不知飞往了何处

我看见它偶尔经过我的窗台
黑亮的眼睛有凛冽的光芒,盯住我
我想呼唤它,声音却被大风刮走

我看见它停在废墟上,疲惫地
伸展着翅膀,那么小,那么黑
仿若一个即将溺死的梦幻
它从哪里来?
是否甜蜜地越过谷浪?
是否蹒跚地行走过铁轨?
是否喝过虫豸们的骨血?
它迷茫孤单的身影多像此刻的我

6

看见它,我的忧伤突然无处可藏
仿佛我们曾一起飞越千山万水
一同跌落在废墟上
仿佛它走过的曲折历程
就是我潦草的一生
现在,我与它一样,浑身长满
锈迹斑斑的黑暗
在纷乱的尘世里互为知已



黑丝绸

1

她的眼睛睁开时,四野静寂
云层在天边潮涌,月亮
还挂在树梢。她像躺在浮云中
慵懒使身躯状若无物,被黑丝绸
包裹,是泛滥的情欲
此时,除了潮涌的身心
这个世界空无一物

她伸手触摸到的,难道是一个幻象?
他轮廓分明、肌肤光滑、像水流
掠过指尖。越想抓住真实,越是变得虚无
莫测的命运,不会通过风声
传递暗语。因为欲望,她心中的深渊
要比夜更深些许。她裹紧黑丝绸
睡衣,企图将自己隐身于夜幕

2

她对着镜子起舞,幻觉中
她在旋转,宽大的裙裾
飞舞成一只只黑色的蝴蝶
紧接着是四肢、躯干、头发……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
想在这一堆飞舞的灰烬中
找寻来历和去途
而夜提前赶来,将一切
封存在未知中

她也在等待。她看着他的
照片,像看着一个未解的谜
时间沉寂,希望在沉寂中
退避,偶尔有风声
摇响窗棂,仿佛
一堆跳动的音符,让她眼中
倏忽升起的火苗,又无声地
黯淡下去。

3

她抱着自己的双臂,慢慢适应
黑暗中的孤独。始终有一声叹息
停留在门的缝隙之中
她关起自己,穿着黑丝绸
睡衣,不停地在卧室与客厅之间
游走,披散着头发
令身边的桌椅,都能感受到
无名的失落

能拉开距离的,不是遗忘
冷漠,才是最好的秘决。无眠
使夜显得更为孤寂
唯有窗外昆虫的鸣声,陪伴她
空虚的心。她还未曾想过
若希望破灭,她该如何走出
这月夜之下的沼泽?

4

他的嘴巴张合,吐出的气息
令人沉迷。所谓深情,短不过
一个夜晚。所谓爱,来不及
有一个亲吻。她叹口气
藏起心中暗红的碳火,喝下一杯
冰凉的水,碳火变成灰烬

深藏的泪水,寻觅得不到回音
的呼唤。她的心中,有七十二条
河流奔涌,但面容平静
尘世浮躁,心中郁结
并不需要倾诉

5

她开始探索另一种可能:挽起
霞光,将用旧的日子擦洗,将灵魂
从躯体中取出,命名为过客
此后,任由肉体
衰老、腐烂、死亡……
此后,也没有什么
可以让她感到快乐

高大的细叶榕托举
虚空的天幕,她站在阳台上
的身影,因虚空更显孤独
轻声的叹息,不会使
时光倒流。她孤独的身影
更适合这寂静的长夜
只有漫天的星辰
将她照亮,将她守护



献祭

1

粢盛、果疏与牛羊豕三牲,在供桌上
度过最后的时光,三支香炉举过头顶
烟雾缭绕中,你走下灶台
清点一年的收获,企图
带领我们走出贫穷
炊烟太重,熏黑了你的面庞
你聆听我们的赞颂,吃下
甜糯的麦芽,开始出发
向上的道路布满星辰

从中而生的词语成群蜂涌
通过树叶传颂这不死的传说
狂风抓住枝头,在空中荡涤成绝笔
世界通体透亮,从此
大地成为圣洁的祭台
我们,是行走的祭品

你,天神中的哪一位
女娲?如来?或者都不是
站在遥远的天边
头顶的光线是灿烂的神恩

2

而地球已转了几亿年
山水几度枯竭,从未留下遗言
宇宙骤然缩小,只在方寸之间
我是你几生几世的魂灵?
我曾经是树?是鸟?是云?还是流水?
轮回之中,有多少事情可供追忆?

而树在低语,鱼儿走上海岸
长出翅膀,鸟雀回到地上,变成恐龙
流水与石头纵情欢爱
大地之上三丈红尘,被你守护
从此我们开始繁衍、生息、漫游
从远古一直走到今天

而我坐在列车上,奔赴
终点的死亡。一件件卸下手脚、心肺
献祭给这看不见,却紧密跟随的
命运,途经的地方落满黄叶

3

洁白的纸花围绕灵堂
乐声哀婉,从屋顶的横梁斜溢而出
她躺着,在黑暗的废墟中
扯起的经幡翻动昨夜
飘荡的纸灰回旋,仿佛留恋
她,我的祖母
一粒尘世飘荡八十几载的灰尘
如今,回归泥土

你收走她体内曾经茂盛的花园
逐渐长大的孤独和血液里的红
而我们跪着,哭我们的生死
透过泪眼,我望向天空,看见
你的手指抚过云朵,把它变黑
降下雨水,洗净山野

桌上竹木塑成的神灵,身段丰腴
那是你隐居的替身?
他们陪伴我,阻挡绝望
原谅流失的时间
此后,人世间奔走的未亡人
将彻底忘掉生之苦痛
为更快地找到回家的路
我点燃了面前的烛火

4

乌鹊将叫声付与山林
雨后的小路长满青苔,把我们引向林中
祖辈的安歇之处
这代代相传的仪式,于这一天开始
我们锄草、插柳、焚纸
纸钱飞舞,三米黄土之下
难道真是生之彼岸?
他们长眠,只听清风的耳语

墓碑前的酒樽斟满牵挂
一尊石头之外,有多少不舍
和未了的心愿?
你的气息神秘而幽远
你孕育万千精灵,让他们生
也让他们死
并不顾及他们所虑

亡灵的世界听不见生者的哭泣
青山无语,绿色的草地蔓延
山脚下,只有一池悠悠的清水

5

我又一次进入黑暗
这光的祭祀场
光线哺育的万物,最终都祭献给火
流水浸入土地
祭献给树苗、根茎、草甸
雨不停地下,涤亮的植物们簇拥
仿佛新生

我们出入超市、菜市场
买下无数果疏,祭给肠胃
这身体里的五脏庙
随手撕下一页页日历
将青春祭给衰老

大地仿佛一片龟甲
你手握命运的卜卦
雷电是唱出的卜辞
你是谁?躲在遥远天际
独自安排我们尘世的生活
我到哪里,才能看见你面无表情的脸?

风声是哀婉的音乐,飘向四野
山峰回响不绝。古老的信仰
并没有使我们重生
而我在守望,直至风声停息
四野沉默,陷入无边的寂静


落花落

不是爱花即欲死,只恐花尽老相催。
                           ——杜甫

1

昨夜的风雨提前到来,你从枝头
沦陷。呵!这不是凋谢
是花朵被风掐住了咽喉
是命运呈现它本来的嘴脸

你开放之时,正值皓月当空
城市因清凉而显空旷
你寄身其间,先是凤凰*
而后是紫荆*,还有许多不知名的
它们有红色、黄色、粉色的掩体
你是所有花魂中的一个,也是千万个

2

何时,你化身故乡老屋前的梨花
随祖母去到天涯
我记得她踮着小脚走路的样子
像风吹着一根稗草,带着颤巍
她坐在梨树下纳鞋底,我看着她
脸上的皱纹一年比一年更深
梨树上有鸟雀停落
白色的花瓣随翅膀飞舞

后来,梨树被砍,祖母被送上山头
你也消失无踪
这些年,我离开了稻田与池塘
你是否看见?
我在异乡苍老,临近酒和绝望
你是否看见?

3

一片翠绿中,细小的橘花耀眼
那是你穿的又一件隐身衣?
它们长在我童年的窗户面前
清晨的雾气,在厚实的叶片间聚合
洁白的花蕊之中
仿佛住着天使

这样的情景今又重现
仿佛回到山村里的田野
大地春回,桃李含芳
飞回的燕子噙来百花
我们走在田埂上的脚步充满弹性
少年不更事的欢乐恍若潮水

4

当花朵成为果实,是灵魂的出走
还是命运使然?
若结果就是宿命
谁懂得一朵花蕊的过往与辛酸?
微风吹过,疯长的
只是人类心中的欲望
而这时,你在哪里?

你在的时候,世界姹紫嫣红
你不在的时候,旷野一片荒芜
这些年来,我想找到你
并把你嵌入身体
给我激情、动力,以及活下去的欲望

5

我知道你喜欢春天、雨水
阳光是终生的情人
穿越记忆的薄雾,金黄的油菜地里
孩子们用铃铛般的笑声
追逐你的身影
踢踏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他们经过的地方,黄色的花瓣四溅
一些挂在发梢,一些跌落泥土
蜜蜂飞舞的嗡嗡声,平息不了
土地深处的萌动

在乡间,成片的油菜花
是村庄的书签,被夹在
春天的扉页
流水将它的唇印吻遍每一棵
秧苗,为期待秋初的稻穗
原野上,你的气息飘忽,在草叶与
花蕊之间,静止或流荡
我想找到你,倾诉我的困倦与孤独
然而并未如愿

6

然而你就在身边,尽管看不见
出没阳光和雨水之间
也滚落在冬季的稻田,长出体态轻盈的青苗
有人叫你红花草,有人唤作紫云英
我还记得,那一大块一大块紫红色的云朵
贴着地面在视野里绵延
当我回过神来,你消失得却比风还快

你也混迹人群之中,栖身于
百合、玫瑰、茉莉……
你如此轻盈,灵魂之中
盛装了太多丽色。而我日渐感到
肉身的沉重、苍白
疲倦地行走江边,河岸上的时光
从未老去,青草丛里
藏有未知的轮回,我抬头望去
一眼便看见未来

7

未来,蝴蝶用它的舞姿划破冥想
芦苇的头颅倒向西方。那些亲近过的
粮食、花朵、爱人,正慢慢远离
落日的余光,正是虚幻本身
我学习平息爱、冲动和愤怒
我仿佛看见了你
在一挂瀑布的前川
身后烟霞轻拢,双目流盼
用游荡的风儿梳理发丝
所有的植物都朝向你
而你最后的踪迹永不为人所知

*分别是凤凰花和紫荆花,在我国南方城市的街道或公园,作为观赏树或行道树栽种颇盛。)



作者简介:
蓝紫,湖南邵阳人,现居广东东莞,已出版《别处》、《低入尘埃》等4部诗集及诗论集《疼痛诗学》《绝壁上的攀援》。

诗观:诗歌是灵魂在肉体之外的有形游走。


发表于 2018-8-4 09: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暗疾

为此我剪下浓密的长发
让发卡上的蝴蝶在晨光中苏醒

为此我潜入幽深的树林
寻找那隐秘的灵魂的雷霆

为此我从喧嚣和虚空中抽身
在黑房子里独自吞咽一个人的清冷

为此我绕过故乡的山水
在异乡的马路上耗完颓废的一生

为此我学习清静之道
默默地安于此生的命运


为此,我提提这个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6 16:39 , Processed in 0.06756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