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29|回复: 1

[诗歌奖投稿] 黄天蒙的诗(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2 18: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黄天蒙,29岁,男,现居上海,在下班路上写诗


1、夜色如常
心像瓦楞纸一样
盛得下云
盛不下月亮
我的眼睛里
闪过一瞬夕阳
夜色如常
2、给朋友的诗
几番泞土索尽
何处是那无名的家
三千世界对折
蓦然一刹桃花
蚀心细语噬谁的魂
春风也遥着冰渣
伸手剖开夜的鼓腹
几滴月光溅上枝桠
别再和你的影子说话
至少有两个犯了冤假
朋友,抬头看吧
天空正一跃而下
3、夜曲2018
暖夜
簌簌的叶
一阵风随车轮碾
霓虹灯盯着归人的眼
无烟
未暗的天
什么都存在黄昏里面
直到漆黑一片
4、一本书
我想写一本书
代替死亡作出回答
开头是如下一句话
我活过,应该是的。
书里有几段暗恋
不曾再见的朋友
没有说出口的话
和篡改悔意的梦
我该怎么刻画老狗
写出母亲肚上的疤
坐在阴影下的父亲
和放学后风中的灰尘
是不是应当倒叙
回忆夹杂着回忆
要用诗一样的语词
还是简洁有力
第三章的题目叫什么
有多少虚构的人
添几段幻想
然后故弄玄虚
我会写一本书
代替死亡作出回答
结尾是这样一句话
我活过,应该是的。
5、致迷茫的人
我总觉得
黑压压的茫茫里
有一点幽微
那是泣不成声的路旁
看见的
仰卧的玫瑰
那是被囚禁的蓝天上
出逃的
云蛇的尾
那是穿越死荫山谷时
邂逅的
失群的萤火虫
那是你还愿意在这里
为无关的微笑
沉醉
每当在黑压压的茫茫里
它总能找到我
那一点幽微
6、黄昏
沉彤里,渗透了金黄
云白沾着晕开的天光
一颗黑痣把浑蓝缀上
万家灯火,夜已明朗
我在车水马龙里趟
渐渐陷入了遥望
为何胜景里嵌刻茫茫
茫茫得如此寻常
7、火光
我骑上天头的云马
撒欢在傲野的大荒
去它的隔海夕阳
快载我向最近的远方
那儿没有繁星和郁金香
每片落叶都败得轩昂
手持金镰的无冕胄王
随手撒下易燃的希望
复活吧,狄俄倪索斯
没有交媾,只须奔放
起皱的密林跳了又唱
这儿的午夜能阻止天亮
火光
火光
火光
真正的狂喜就是死亡
8、哈里森的吉他
哈里森的吉他又在微吟
像走过天空布景时的哨音
我们是每一颗尘埃的投影
普照在所谓大地上的小径
叹息划破脑海里的安宁
穿透那些孤独影子的心
你看到黑暗中繁花似锦
夕阳已是沉寂的恒星
墙角的门通向荒废的庭
水鸟正盯着回眸者的眼睛
为何要与我一路随行
昏黄的脸,腼腆而痴情
9、刹那
他就着尘埃烹茶
她看那火树银花
深夜不会比午后虚假
静止的旋转何时停下
谁会留神这似水年华
在意篝火旁黑影说的话
没有什么永恒
唯有一瞬无瑕
10、心气全无
闪烁其词的玫瑰花语
从F弦扫下的喀麦拉
跟随穿卡其色裤子的叶
拾级而上
与三千个亡魂擦肩
纵去的黄昏正酒后胡言
听见野山每晚都在泣血
冒连坐的险
在地铁里点起一根烟
“桑丘!桑丘!”
“我找不到风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8: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辑失误,未显示分行,分行版如下:


1、夜色如常


心像瓦楞纸一样
盛得下云
盛不下月亮


我的眼睛里
闪过一瞬夕阳
夜色如常


2、给朋友的诗


几番泞土索尽
何处是那无名的家
三千世界对折
蓦然一刹桃花


蚀心细语噬谁的魂
春风也遥着冰渣
伸手剖开夜的鼓腹
几滴月光溅上枝桠


别再和你的影子说话
至少有两个犯了冤假
朋友,抬头看吧
天空正一跃而下


3、夜曲2018


暖夜
簌簌的叶
一阵风随车轮碾
霓虹灯盯着归人的眼


无烟
未暗的天
什么都存在黄昏里面
直到漆黑一片


4、一本书


我想写一本书
代替死亡作出回答
开头是如下一句话
我活过,应该是的。


书里有几段暗恋
不曾再见的朋友
没有说出口的话
和篡改悔意的梦


我该怎么刻画老狗
写出母亲肚上的疤
坐在阴影下的父亲
和放学后风中的灰尘


是不是应当倒叙
回忆夹杂着回忆
要用诗一样的语词
还是简洁有力


第三章的题目叫什么
有多少虚构的人
添几段幻想
然后故弄玄虚


我会写一本书
代替死亡作出回答
结尾是这样一句话
我活过,应该是的。


5、致迷茫的人


我总觉得
黑压压的茫茫里
有一点幽微


那是泣不成声的路旁
看见的
仰卧的玫瑰


那是被囚禁的蓝天上
出逃的
云蛇的尾


那是穿越死荫山谷时
邂逅的
失群的萤火虫


那是你还愿意在这里
为无关的微笑
沉醉


每当在黑压压的茫茫里
它总能找到我
那一点幽微


6、黄昏


沉彤里,渗透了金黄
云白沾着晕开的天光
一颗黑痣把浑蓝缀上
万家灯火,夜已明朗


我在车水马龙里趟
渐渐陷入了遥望
为何胜景里嵌刻茫茫
茫茫得如此寻常


7、火光


我骑上天头的云马
撒欢在傲野的大荒
去它的隔海夕阳
快载我向最近的远方


那儿没有繁星和郁金香
每片落叶都败得轩昂
手持金镰的无冕胄王
随手撒下易燃的希望


复活吧,狄俄倪索斯
没有交媾,只须奔放
起皱的密林跳了又唱
这儿的午夜能阻止天亮


火光
火光
火光
真正的狂喜就是死亡


8、哈里森的吉他


哈里森的吉他又在微吟
像走过天空布景时的哨音
我们是每一颗尘埃的投影
普照在所谓大地上的小径


叹息划破脑海里的安宁
穿透那些孤独影子的心
你看到黑暗中繁花似锦
夕阳已是沉寂的恒星


墙角的门通向荒废的庭
水鸟正盯着回眸者的眼睛
为何要与我一路随行
昏黄的脸,腼腆而痴情


9、刹那


他就着尘埃烹茶
她看那火树银花
深夜不会比午后虚假
静止的旋转何时停下


谁会留神这似水年华
在意篝火旁黑影说的话
没有什么永恒
唯有一瞬无瑕


10、心气全无


闪烁其词的玫瑰花语
从F弦扫下的喀麦拉
跟随穿卡其色裤子的叶
拾级而上
与三千个亡魂擦肩


纵去的黄昏正酒后胡言
听见野山每晚都在泣血
冒连坐的险
在地铁里点起一根烟
“桑丘!桑丘!”
“我找不到风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5 15:36 , Processed in 0.11410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