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09|回复: 1

[诗歌奖投稿·短诗] 王居明的二十二首启蒙系列选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1 22: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居明的启蒙系列选读

                           王居明

   冬至启蒙


寒冷,冻不住黑夜的降临
那怕你的骨头再坚硬
白鸽早都飞了!
对于被拉长的时间
那坚硬的骨头,正好喂狗!
照古照今的月亮,才有足够的勇气
走在人的前面,毫不掩饰
那磨灭的经秋历夏。暗示上帝的口谕:
信神敬鬼,不如堂堂正正地做个自己
万岁在坟墓里依旧万岁!
这种知识的明亮,难道
还要请示太阳!慌唐的是
批斗更像把流氓洗成正像
所以纸做的老虎,都送到坟地烧成灰!
讽刺的是:安卓系统
正运行一种国产的命名
正好把金贴在佛爷的脸上
更好的把庙门的旗吹起!
皇帝,哪个不爱新装?!
写在祠堂墙壁的
“打倒帝国主义”的白色大字
上学的村里娃,用识字的方式
教读我墙上的书写。墙和字没有打
就在时间里倒塌!幸好上帝没有看见
落一场雪最好,用圣洁装饰这破败
不然这种发展,万一上帝笑了呢?!
谁会顾得上把佛爷的脸盖住!

          2017.12.20.

            鬼脸启蒙


上帝笑与不笑,面子都是建筑
大棒有着美丽的行为
那画好的开屏,腐朽了行为艺术!
这个世界,爱心用狗唤醒!
还能找到我们在人的行列?
蓝天,停工令撕扯出的鬼脸
上帝笑与不笑,天很蓝!
太阳没有温度,那句高温的比喻
走不进冬天的心里,更好地询问:
谁是太阳里的灰烬?!
这个冬天,时令不好
正好修饰,停工的工地像个坟地
路途遥远的梁老二像个守坟的人!
望着冰冷的蓝天,惧怕手机的铃声:
父亲说拆除炭炉,家里冷!
媳妇说,孩子的呼吸道感染了挂着吊针
真实地确定:我们
是住在月亮背面的人!
冰冷的他,望着蓝天的太阳
似乎在参加上帝的追悼会
月亮是张纸牌,不会被翻开!?
只有冷风凌乱了他的头发
暗示那句高温的比喻
只不过是沉在水里多年的饵料

            2017.12.13.

栓马桩启蒙


生命就是权力。
只有交错的蛛丝,才会粗暴地切割。
云上的世界和土地间的距离
早已被漠视,我怀疑这样的神!
我们贫弱地站立,仰望和摸索中
不是国家的机器!时时
恰逢一场道德的摆布
谁会藏起袖口被绑的绳索?
摸着的石头
你的经验在哪里?
喋喋不休的,高台之上
都是一处大戏!
寒冷,比所有的清醒冷静
或者说正在续凝伟大的力量
最好的腐朽,成就最好的盛开!
预留的网窗,能不对太阳感慨?
比喻是个儿童,所以太阳有几份可爱
可爱到不能用年轮衡量它的衰老
人类的道,它一直在背叛逍遥
成人,憔悴在光明和黑暗的比重中!
可恨的是,经验处处遭遇改写!
强拆,更能书写天地的精彩!
“地上本没有路,
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什么时候私通
“谎言重复一百遍就会成为真理”!
蓝天下,墙和监狱是等同的建筑
错觉了的民主,有意的让我们去揣摩
佛爷的手脚!
被驴踢了一脚的,无非是在警告:
你已摸到老虎的屁股!
监狱,没有开放日!
最好的存在,也不失了精致
人,没有栓马桩做的更好!

         2017.12.22.

                 辫子启蒙


人,要生活,活着的人
更要生活。喜鹊的巢
用马尾禁锢!清洗,完美地绑架
风起雨落,都有守垒的鬼魂
很多的寄望和热情,贫弱的眼睛
干裂出一道温柔,这种奢侈
只有鲜血的滴落。
杨改兰和雷阳相继死去
只是证明死亡有多种艺术的途径
都具惊艳和奇葩!
所有的口径,都在使用一个圆心
这种必须,正经的饰粉
帝王将相天子章的半径,锋利的刀刃
有了无限的蛮劲挥舞。
头门上的秦琼和敬德
挨家挨户地打问,谁是李世民
只有盗墓者有盗洞自由的出进,卖弄
那段光阴的尘封。不付钱,没有早餐!
自己的饥饿自己知道!
光阴在夜以继日地埋葬活着的痛苦
只有记忆一次次地划深痛苦
多尔衮称不称帝,剃头的法令
砍落高昂的人头。总有中流砥柱的人
总要把那段历史说清,用油
光艳地梳着自己的小辫子正身!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穿透所有的光阴!
百姓和人民,似乎已精细出
遥远的距离

            2017.7.1.

      火烧启蒙


从低端人口的这个称谓产生
我的出身,就好像欠他妈三百两黄金!
的确:起的比鸡早
睡的比狗晚!
问我什么是人!
不如叩问什么才是社会的文明!
11•18事件后,
我清楚:烧死的
没有一个永生!
只有奚梦瑶的跌倒,才能触动
爱国心的喋喋不休!
别拿一只鸟说和平!
我是低端人口,看不懂这伟大的隐喻!
这样伟大和辉煌,应该启用
高端的人把守长城!
如果火烧是长生的秘诀
王冠下今天谈笑的,肯定是嬴政!
天堂,一个反意发音的命名!
无口的石头,在选择一个机会
吐出强劲的辨辞!

             2017.11.23.

     棍子启蒙

一直在想,棍子何时有了
敏感的神经。无非
确定自己是赵姓的血亲!
洗净的遮羞布,标签着人血
血洗的标签。十字架上的上帝
眨眼间,就是自己!
造神,比神更为高尚
正大光明的独裁,光辉地享用G点!
兴奋淹没了:作为带刺的植物
两种颜色的玫瑰
哪一种不是把根须植入土地!
道德,绑匪体面的衣裳
裸露:道德即偏见!
塑造的英雄,摆不上绝对的平台
幸运地窃取了利益的花开
洗牌之后,只是换了一种新的嗓音
语境的暴力,只有奴隶
乐于忌讳敏感的词语,换取
生命的延续!只有受贿的庸众
相信话语权,一如傲游太空的放行
秋水,泥捏的眼睛
都会望穿!没有一个奴隶的生命
重过词语之轻!棍
更多的时候,用作搅屎用
所以后夜的梦中,你绝对是自己的英雄
老鼠的儿子,最终
还是从事打洞!那怕
父卖葱,儿卖蒜!
        2018.1.11.

     斤斤计较启蒙


沉默是最华贵的坟墓。吊诡的是
洗过之后,就认定这是最好的归宿!
所以死亡,永远都是鲜活的结局
有着几分得意和满足!
咬合的齿轮,是父辈的骨头和躯体拨动
血的润滑,斤斤计较地盛开
一场场文明的花朵
秤杆上的斤斤两两
从不含糊你的人生!
太阳下,鸟声压住了人声
我不相信殉葬的人
会没有本能的抗争!
无形的绑架,中蛊的退让
只有地狱,没有天堂
人的准则,大街上的你我不像人
更像产品!以至时光的截面
适应任何的角度
王冠下的面孔,更有人形!
我是农民的子孙,在绑架中生存
强奸的确认,除了勇气,根基于觉醒!
勤快的洗地或添菊,还真不少
比沉默更可怕的是,这么冷的冬天
还有舌头露在外面!
比姓赵的人威风!


        2017.12.8

           狗年启蒙


所有的骨头,都留下啃咬的痕迹
你的大公,成就了猫的
牙尖齿利,唇枪舌剑
荒诞的是,发誓依然指天!
白日里的黑夜,巧妙地
打通遥远的通途,读出秦始皇
所有的破绽,性感的早餐
从不供应史实的多余!绕梁的余音
超越了年的味道。你的人生
从未远行!黑夜即胃
研磨走过的光阴,咀嚼
白日和黑夜。扭拧着
是非的余生,已所剩无几
翻滚的油锅里,榨干岁月的水份
佛陀的地狱,谁是油锅烧火的小鬼?
奇葩的是,祝福
要学几声狗叫!好端端的人
逃不出狗的戏弄!
难道,只因是个狗年!

           2018.2.26.

     风的启蒙


在光阴里,找个人真难!
结束总把开始出售!
这个世界,一不小心就会碰见或禽或兽
要比绣在帽子上或衣服上动态万千
用作燃料的材料很多
煤,木头,秸秆,枯草
油脂,天燃气,可燃冰
都能烧出一桌好饭!
被烙红的没有就的填充中
你的唯一,压碎了你的课班桌椅
可笑的是,还在大谈脊梁!
这是多么深的坑呢!
要花多久的光阴回填!
屈原的《天问》,谁续写了他的下文
大地热心枕于沉睡!
小李子自由地出入皇宫内院
不就是没枪没弹么!在活着的掌控中
你的完美是一堆孤冢或会烬
苏格拉底之后,还有谁在谈研究!
鲜亮的衣着,就成了飞天的神毯
那些鸡犬,都有一套人语人言
汉奸,还用得着我告诉你吗?!
都是些喜欢阳具插入的怪物
不信,你听那兴奋的叫喊
能把青山红染!毕加索手绘的鸽子
没有复活被火烧死的年青人!
红烧肉的厨艺,一直延续
朱门的酒肉,还用得着杜甫说臭
鼻子烂得失去嗅觉的本能!
我的手指,从来没有按下红色的指印!
奴隶,从来就被当做财富的工具!
没有骨骼和有着骨骼的摇晃
伪命题里都是冠冕堂皇人的模样
嘴角流出的口水,成了时髦的诗句
这种中风的预兆,都在为红蹦跳!
不知道笛卡尔是否走到北极星
寒露种下的麦,七天就露针



        2017.10.26.

              烟客启蒙


黑夜咽下,黑夜的深处
岁月挤破的脓血!
洁净的冷清如夜,
投影一场隆重的寂寞!
保湿的呼吸
确信生命的绿色,等待
一个时机。成熟
穿越风雨的茎杆,成长着
希望的画布,喜庆地盖住
生命孤身向死亡挺进的行程!
心在,爱存!
早安!笑脸面对太阳,
就笑脸面对死亡!
哦,逃不脱的红太阳!
多么残忍的暗语:
画饼的天堂,囚禁饥饿的犯人!
滑稽地沦陷:社会即监狱!
撕破红烧肉的菜名,锅里炖着的
是鲜活的人肉!猫的叫声
依旧着,硕鼠
没有咬破那纸作的老虎!
瘾君子,腾云驾雾的嘴瘾
正有效地调教二手的烟民!

          2018.3.2.

鸟瞰启蒙
                 

繁华的掠过,一场
雨后的清洗,这个世界
不是你的!比游街的囚徒
多了宽大的牢笼。那一双眼睛
鸟瞰这些臣民!还是在大街上
多了行走的自由空间,游街
有了浪漫的调味!
所有的辛劳,只为诗意地
安居在大地上!在鲜血和烈火中
铁锤的锻打,镰刀的收割
变形和收获,奥斯维辛
不缺整齐画一的动作和喊声
看不到的烟囱里,冒着
适者生存的歌声!烧死的
再也没有回来!只有那些机器
兴奋地摸着自己的G点!
那喝着血,红的通透
白骨的塔尖的权杖,能
撑起太阳?太阳是自焚的。
诡异的是,所有的骨灰
都是别人的!神死了
人活着!人死了
神活着!人和神都死了
鬼就成了世界的精彩!
佛陀的世界,没有散去的鬼魂!
哦,钟馗,没用的
早已碰死在大殿之上!

              2018.3.23.

            渭河索桥启蒙



一上去,柔软成新婚的床
解渴的是,东边民国的尘迹
水充沛地流进碗里!养生
比放生更能拽住生命的中枢神经
那喊叫的主义,比黄尘黄尘!
西边的新建,大桥宽阔成阳刚的少年
庆幸人生的机会,再次拓展
在南北上,不谈东西
往来的尘世,除了缘份
你虔诚的脚步能否多于神灵的提示
感动的是,拉长的刚性
从修行的支点,深入时间的洞里
棱角分明,敌不过
柔软的人性!所以晃悠的
新鲜到渭河,都成了
能够轻撩的人生!脚步
敲打木板,回声里
木头的世界,深藏着
久已失踪的安宁!
摇晃中,梦
我们只不过在风景中
修辞风景!

             2018.3.28.      


            春游渭河画廊即景启蒙

热起来,不是老婆子拌醋!
抚摸的走秀,醉了现场的眼睛
想多啦,和宠物比
你真的没有那么好的命!
上帝还没起床,早有神经
灵醒地摸到,青草的尖叫
比喜鹊的叫声还早!
角角落落的装修,眼光艺术的
阴角或塌陷,都是牛走过的蹄印
有了闪光的金!以至于
压下人生的堵注,买一手
不是熊屁股的窝!油葫芦
才不在意谁是元首呢
翻上翻下,抖一抖身上的水珠
得意的超出人的机灵!
有充盈的时间留给你
去盘算谁是水里的皇后
所有的门,都有连接的路
零散的行走,会是高雅的游人!
而高层刺耳的锯声
正在作一场不非的装修
如果没有足够的近视
都会看到那新立的牌坊!
草里无害的野菜
忽地就享受了特供的优待
傻眼到:上帝和我们同在!

         2018.3.28.

注:
油葫芦,油鸭等。学名,鸊鷉。一种水鸟。


   叙利亚的战火启蒙


石头的眼睛,烧脑
大脑的天际线,都不会开裂!
手淫比意淫,更具有效的操作
直接让G点回到原始的平定!
伸进暗箱的手,猜
大胆的猜,到底押下多少赌注?
买定离手的高喊中,收不回的手
一盘豆芽菜拌粉丝,里勾外连的
擦枪走火!穿上羊皮
都以牧师的虔诚,念念有辞的
鳄鱼的眼泪,最能赢得
吃瓜者的赞美!导弹点燃的夜空
上帝包庇了罪恶的元凶!
高高举起的手臂,修女的假肢
早把血腥压到肛门,等待
一个有效的时机!拉出去
满满的人道,掩盖
一场欠下的血债!
巴沙尔,超级大厨
烧制出叙利亚牌的蛋糕!
只有大马士革的寻常百姓
用白骨和鲜血教徒般地
翻译张养浩的诗句: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2018.4.15.

  被药酒了的凉城启蒙


春风不到的地方,纯洁的寒冷
有着骚腥的口味!风情的:
穿大半个中国去抓你!
轻薄的剧本,被钱砸痛后
手淫都是历史的正剧!
哦!鸿茅
没有白喝的功效!
被窝里的猫,喜好的:
咬球不抓老鼠!
钓鱼岛正隔海遥望
把手指充当阴茎
操翻那些草命的尖草!
红茅之下,岂有
阳痿的英雄!

               2018.4.20.

风吹下,草正颤栗的激情赞歌启蒙
               

阳光透明的勇敢,依然有
翻不过去的墙!上帝
暗地筑下不朽的长城!
出墙的红杏
把生命说的足够透彻
这点星光,上帝
还是没有翻开最后的底牌!
神秘的诱惑,虔诚的血
染了的《圣经》,赞歌
屈膝弯腰,用生命
买来新的船票,乘坐
旧的渡船!沉沙的官服
绣满,鲜艳的禽兽
不沾一粒尘埃!佛祖
恐惧一场风雨化了泥身
忙着镀自己的金身!
摊贩和乞丐,生命的钢针
死死地插在,城管走后的空隙
弥补红尘更像红尘!牌坊上
雕梁画栋的容颜,涂满
赞美的歌!这层油漆
时时都在补漆!光艳的
丧钟,都敲出了瑰丽的赞颂!
厉害了,我地神!
      
               2018.4.25

花季里花朵启蒙


推到山顶的石头,上帝的鼓
旁征博引地敲响在欧洲。暗示
神话的西西弗斯,不是神话:
上帝死了!王化的精妙
演义:嬴政插在山顶的旗杆
刘邦,拔下后插上自己的大旗!
人的世界,龙吃着龙
一地的白骨:人活着
出生就欠兽的命!石头
总是他人搬起,砸自己的脚:
吸睛的,美国校园的枪杀!
吃瓜的一副津津有味地乐道:
大谈着道!
读不懂上帝的明喻:
多余到花季里的花开
倒下十九朵花朵,关天
关地的,是高层里
高脚杯的细腰紧握,灯火辉煌
上帝活着!
被上帝临幸的喉舌
酒杯上挂红,才是真品!
米脂,沉沙折戟,铁未销: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美人和钢刀,一直修炼血缘!
沙漠,遗忘的学名!
再深究,我们的神会动怒!
被血染红的《圣经》,正义的正法
杀了那位凶手昭告,挨刀的
死者或幸存者!
神的世界,神活着!
头顶三尺,倒下
十九朵花朵,比铁
能沉入河底!
八旗的子女,玩着笼和鸟
太阳,真好八九点钟!

         201.5.2.

杀鸟启蒙


英明的太阳,总有向荣的祭献:
新鲜的,眼镜常常跌破!
陈胜的鸿鹄,是只鸟!
被鸟人了的,神功的
杀鸟,用的是声音:
鹄死浩手,最小的kiss!
用典的是:
用的是太祖的刀!
飞机的
被血染红的马,骑上去
虔诚地手刃
阿斯克利匹亚斯的公鸡!
宣誓:没有血腥就没有伟大!
反叛人类的:满身是毛的人
都是“寡人无疾”的神明!
露出的暗线,比
王母娘娘的月经还红!
历程的,裸奔久远:
三尺冻土,火红的资本
忠贞的只为一场临幸!
导游的高喊不减,插在山顶的大旗
告诫:风,你要看清!
吃瓜的人们,上吧
峨眉山的猴子,一个字:
耍!耍!耍!

               2018.5.8.

围墙内的大旗启蒙


太阳晒不出新鲜的事!
墙外花开墙内香!
《圣经》,举在头顶的墙内
不晒,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情
挂在高杆的旗,比围墙高!
大个子,也高不过
旗杆的地基!以至于
人生,空白的要用无头的苍蝇
轰碎空白的恐惧!
雕塑,正在构思
如何才是一个合格的
大门守卫!狗
早已成为宠物!
共室共床的,人和仁的距离
只有裙带的长度!
白昼和黑夜,风雨和雷电
旗,正在叫板隐身的上帝
实物的民主
自由地飘扬着自由!
惯例的宣誓,真情的
参百分之百的虚假,浪涛
沉默的只想活着!或者
只为儿女有个好的出路!
防贼的狗叫声,撕破
围墙内挂在高杆上的大旗!
稳定的安静,生机的
人,才是世界的尺度!
那位高雅的舔菊人
比姓赵的有精神和神气几分!

                   2018.5.10

废墟,掩埋了所有的哭泣启蒙
                     ——悼5.12汶川大地震


高超的技艺,编出精美的藩篱
圆桌上享用的盛宴,玲珑剔透的
都是他人的汗水!
太阳一昭告,上帝就笑了!
赤裸裸的影子,真实到
变形,才能确保
触摸到真相的真身!
汶川的废墟,掩埋的生命
火焰,越低层越孤独!
他们的呐喊,是你我的呐喊
群体的,被上帝私心的暗藏!
所有的生命,都归自然
毫无疑问,狗心
百分百都是肉长的!
你我的呐喊,就是他们的呐喊
有足够的废墟,安放幸存!
汶川,汶川
喊魂的,已整整十年
废墟掩埋的人声,上帝
珍藏的,不肯回放
惨淡虚构的人间!
死,生命最高的安置
极端的,废墟上,季节盛开!
鸟一直在林子里歌唱,耳朵
正掩埋一切哭声!繁荣
涂改液里,已被季节悄悄进行!
5.12,锁定的历史,那痛
会不会越埋越深,或朽的
已无法搭载火焰的神经!
“活着真好!”由衷的
谁会花时间打探
这是哪路神仙的禅语


                 2018.5.13.

钢筋工启蒙


地平下长出的肋骨,都卷进
一张张蓝图!看不到
一丝的连泥带水!
锈迹和不修边幅的衣衫,丈量
分开天地线的距离!只有味蕾
才触摸到盐建造的高度!
汗水,燃烧的火,四季炖煮的:
寒冷打通心的隧道,不再
有前心和后心的区分!以至于
太阳,谎都撒的差点丢失信任!
除了相信,还是相信!
世界好像是个恍惚:所有的鸟
再美丽,都飞走啦!
酷暑里蒸笼的考验,唐僧都回避
修行的诚心!荒诞的
我们才刚刚捡到活着的真经!
欣喜的皮肤,用破裂深究:
这是真皮的原装?!
人生的,所有书本
都回归原浆!香火的
重新谋划新的去向!
命运的,时间
拿捏着所有的能力!
铁和铁的交错与碰撞,丝线
力量和柔情中,挽出裙带最美的结
幸福的笑脸,忏悔的
上帝都觉得,自己
应该死在十字架上!
作嫁衣裳,古老的技艺
没有荒废地传承和延续!

                2018.5.18.

烈日中,美是一场荒诞启蒙


白色的风红色的风黑色的风
黄色的风蓝色的风紫色的风
不吹,不叫风!
所有的摇摆,高潮的
宣誓:用生命效忠!
风雨不动安如山的
都是伟大的建筑!
机器人都说着人话!
鸟,见缝插针的赞美
怎么听都是鸟鸣!喜鹊
喜报的,人怎么才能绕开
那只鹦鹉!福音
教徒的合唱声,怎么唱
都和农民的庄稼隔着一条河!
上帝是否该忏悔:
太阳底下,真的只能说说
说说三国,说说李家天下
说说满清的前因后果!
医生是不是真的救人?
方孔兄的家里,住满了
各路的元凶!谭医生
道谦了!烈日下
没风,也疯!

               2018.5.20.
发表于 2018-5-22 19: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琳琅满目的佳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4 06:30 , Processed in 0.05431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