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16|回复: 3

[原创贴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1 14: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建 于 2018-5-21 17:11 编辑

(18首)


海南海

海南到直到不再连绵
海南到直到天空垂下湛蓝的口哨
作为狂暴的代名词
你对孩子的亲近让人怀疑
当然,有一天他会想清楚
是灯塔在向起伏勃起
而你对这种人造的诱惑不感兴趣
冬日了,你在北半球行骗
并在海底,不断的磨碎经血、跖骨、誓言
让新鲜的盐长出来,攀上气泡
途径口舌呆滞的海马时便按下暂停

海上月

现在,她是杯子
或者平静池塘的眼神
她的一生被月亮收集,这干燥的时间、时间
……卸下更多的银屑
让明亮,稀薄在铁的事实与新鲜的现实之间
她曾经要求你不要打扰,她没有新标准
现在,一阵风、一声汽笛
货轮一如既往切割着,她的百褶裙
而月亮,试图用凝视为她的果冻嘴唇加冕

海下夜

同样,你更习惯别的说话方式
在硅胶的边防线上
你说那不是你,在用精密轮番的控诉

这有些像战争,你展示过裙脚的宫殿
但我熟悉树
嗡嗡叫的蜜蜂,挺着木枪的陆地斥候

可能是提前受伤的缘故
我打算为夜晚的响动付一次账
以修饰起身时的涟漪并不是一场算术运动

海边晨

在观赏会开始之前,落座的是风、是光
还有略齁的显性气体
谁从多肉的夜晚将我喊醒的
是我后来才理解的事情
但现在,她裸露的一部分:丑陋、泥泞
似乎这是最后的让步
观众一直在这里,预装了大量欢呼
如同他们不知道新模特是谁
我本来不想离开……光在烫伤蓝色皮肤
我突然介意这种事情

海前雨

远方的景色争执玻璃的颜色
还有一些响动的空气,无休止的碰着玻璃
……让人迷惑的坚持
当然,这不是亲密的问题,空气,
我们也有。而雨在经过人行道
如同穿着法律的黑白条纹裤
它不喜欢词语里的浑水
它有自己的正直:
这些微小的湿润足以使他们忧郁不已。
对此我完全同意,譬如染上微信中的静电
海平面上的灰绒也会扬起满脸粉刺

海旁沙

战列舰吃了好多沙子
它把未来的自己打扮成一位张牙舞爪的新娘
但此时它假装在埋头吃饭
像真实的事情

孩子们就在沙滩上,拟定游戏的原则
他们反复了很久
直到我想起思考正把我和他们分开
而夜色正多于神学

海边树

你允许了孩子们的挖掘
直到阳光将明亮裁成整齐的方队
开始向荫凉的防御线透析
风也不例外,经过这些下刺的长矛时
沾走了果酱一样的光斑
……这种直视让我有些虚弱
卧倒吧!我近乎喃喃:别冲锋!
但你不会听,沙滩上的汽车模仿了你的举止
它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形,它本身,
是块不停打着响鼻的烙铁。
而海的态度暧昧,蓝色的城墙上时不时垂下地毯

海上燕

孩子醒来,在雨天,但他唯独听见了鸣叫
我一直没给他介绍过这位大海的化妆师
它的体形,它的硬度,
它在海面上时不时嘬一口,过着烟瘾
然后,很有计划的转身,活下去
它的理想主义,在上个世纪的开幕式上出现过,
非常提神
后来,面包、潜艇、以及同样圆滚滚的漂流瓶
反复嘲讽着它……
但孩子闹着出门,要去看它
看它在卷浪的刘海前斜刺,一丝不苟的修着头发

桶装海

我没给你说起过海水,那些整齐抬升的飞地
又重新落回缎面,一脸玉碎的不满意
但我解释过和她偷偷亲嘴的陆地
像人字拖,也可能是台球桌
国王们围绕着,品鉴着兴奋剂,想起了就来一下
当然这不会让她痛
她的痛,就是塑料桶中我为你带回的海水
总掺着蓝色的沙子,不停撩动着皮肤……
你打算用桶中的海填满沙坑,我想这是可能的:
她链条一样垂落,
仿佛始终知道所有撒手的快乐

海边路

她有太清晰的神志,她的口气
是完整的风以及尚未完全消化的冰川
我靠着她,抽着烟,沿着公路
假装她略有心事的朋友
并且熟知柏油状浪花下所有的往事:
珊瑚仍在叠加,一个漂亮的邮递员正在敲门,
落下的灰尘在阳光中游着艇、透着明……
你依然靠着火山喝茶,没有什么伤害
至于所有的公路,都满脸倾慕的延伸,又到海边截止
一副跟你无关的样子

海石花

你紫色,像大海多余的舌苔
你在沙滩上埋得太久,无人理会
日子也许在耐心中计量过
你服用的颜色,使你在无限制的浪潮中
醒目,拉仇恨
不像陆地上的她们,盛开、交尾、繁殖,将自身
投影到更多的拷贝里,你爱上骨折
病理的部分被吐在沙滩
作为死亡的物证与修辞,仅仅弥留着:
那次她穿花格子衬衣
大海深处的暴雨,一直提着裙子追逐她的躲闪

海螺音

我猜风暴的诱因,是耳朵过于接近你
你的抗拒,不同于电影里
人们总用你的尸体号令着什么
其实你喜欢的平静是雾,什么也看不见
雪花蹑手蹑脚落在海底……有时像雪白的沙子
不似现在,陈列架上,被世界这么解释着:
这不是战争游戏,裴波那契数列只是让科学咳血
而螺旋本身,是历史一路小跑的倩影
我也这么认为过,这怪你太含混的方言
让我想不起是痛让你扭着,是沙上的塔
让他们梦着

泳在海

你的脸色超过衣服是在夏天
这意味着友谊的结束和
可控的交流,在你面前
我不得不把我从衣服里摘出来
雷同一次你所发明的颜色
而近处,人们圈养在安全带里击水
如同在某个保护套中寻欢作乐        
我翻过了浮漂,海慢慢变冷,不停咬合着
这是你黑色的弹性牙床,像碾压机,像叼起
我们有多么低劣的未来啊
却不影响你刻意的美
在呼喊里,在比我更为悲伤的意志里

海的色

你在我的纸上,白色的海正缓缓涨来
你可能涨成一块玉,翡翠肌绷得紧紧的
又使劲的砸下,让我听到了一声巨响
也可能是反复的巨响连接成的空旷
无论如何,这时的你,裙下满是化开的煤烟、松脂
适宜勾勒几棵树的倩影,几块石头的情绪
当我要和你玩一个湿身游戏
你从纸上褪去,像风、最后像风干的潮水
而此时的落日……假如这就是世界想要的
你必然身着贴满金箔纸的走秀装

海的灰

如果你没见过灰色的海那是你没见过海的骨灰
正常的是沙滩,金黄、有时像时光的芥末
类似我们一生受到的刺激
但在海底,闪电是她银色的手链
伴着夜色轻轻吞吐,也可能是电火花
焊接着我们时代的楷模
但这,不构成海的骨灰,人们经常说那是焊渣
最直接的现实是:大海吞没了你的口音
她变成晦涩的灰色,难以亲近
如同退潮时,伟力挟裹的难言微粒

海平面

有时候,你眼睛中出现的黑色
刚好符合了地图上的海平面
我是这样想的:就假设这是夜晚吧
这和我的牙床一样,窗户开着,
风压迫来铁船的腥味
而海,经历了多次修平
她累赘,甚至迟钝,无动于衷的躺着
云层在上面表演相互抹奶油的喜剧
夜空的咖啡里漏着星星……一副西方语录的造影
那么东方的海,她平、她又似乎总在挺
如果你有足够的痛,她也有缓慢的浑圆

海的信

大海刚刚清洗了我们修辞好的部分
靠近她时
她满牙床雪白的泡沫,还有海盐的清气
你呆站着
相信大海能容忍的就是你的多余
一天过去
当你向她表达一种传统的倾慕
写信给她
说:没有什么比用大来比拟我更可耻的了
她在阅读
纤细灯塔随时改变的主意
这个孩子
衔着个小灯泡试图吞下光和流体
你没制止
只是浪花突然声音大了些,像是期待
我的幼稚
我把双脚装进沙子假装问你为什么
你在远方
在海底,双手交叠,似乎仕女礼:
明天你好!
明天你再来!

海的诗

你被时间定锚的那一刻
视窗正接近黯淡
海水漫过蓝色,伟力的胜利正逐渐变黑
我划动着手臂,在光和影之间褶皱着慢动作
水比清晨清醒,也比黄昏光滑
又有些像晚风,吹在我冰凉的壳体上
性急的是月亮,她很快填补了天空中无法修辞的部分
形成一生中最明亮的想法
但你,继续向大海充盈着最直接的耐心
像我,这次慢慢为你在物质表面写成的信
未来的一天,它们会雷同于老去的思想
而你依然是大海
依然反复从海里衔起一片薄薄的月亮
开始仰着脖子吹气球
这是未成年人类的礼物
我知道,你发丝旁突然的大雨,也知道

陈建   2017.2~2017.8   



发表于 2018-5-31 11: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探询语言可及的维度,呈现为异质之海。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4: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菲绝唱 发表于 2018-5-31 11:43
探询语言可及的维度,呈现为异质之海。

谢谢孙大哥!
发表于 2018-7-9 19: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深邃的《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19 08:05 , Processed in 0.0656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