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04|回复: 6

[原创贴诗] 我们是公开的诗歌和隐忍的诗人(2017短诗4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9 21: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随处春山 于 2018-5-22 17:37 编辑

属于
这首诗,现在以至于永远
都会完全属于我

我将自由出入它,打碎它
拼结它,重建它,爱它,冷落它,恨它
给它生命。我要在它身上浪费许多的言辞

我现在暂时活在这一首诗里
将自己包裹在它的里面
我用它歌唱,活在我低声歌唱的喉咙里
我用它跳舞,活在我腾挪闪转的脚尖上

眼角的泪水,呼吸里的温度,胸腔中的心跳
都在这里。在这里
将它在我的伤口上推来推去
我们不再是这个世上无主之物

我们是快乐的诗人和悲伤的诗
我们是公开的诗歌和隐忍的诗人


河流
很多次
内心涌动,不可遏制
我以为,那里有一首诗

其实。不是
是河流。是一条隐秘的河流
时而清澈见底
时而浊浪汹涌

它正将我与人群分开
将我与另一个我分开

而我看见:我是一块石头

在通往山脚的小路上
不要提醒我
十月即将结束
我指给你看的商陆,青葙,红蓼
这些植物
我并没有特别的爱意。这个秋天
或者更久,我没有异常的欢喜
不便对你说
明年的春天
我会独自再来这里
我只是想长久的凝视群山的轮廓
而没有别的什么

明月低垂,已是今夜的月亮
月亮是我目力所及
最遥远的地方吧

想起昨日山中反复出现的
无数分叉的路径。在山中,那些路
逢山绕山,逢水搭桥

想起独自走到路径的尽头
我的脚印
踏实
必定是踩在别人的脚印之上

在山中,唯有那些路
默默分开树丛,朝向过路人
如同这世上:仍有你亲切的手,伸过来

今夜,明月低垂
我朝着前面一直走……
一直走,明月也朝我走过来

寻找野菊花
是时候了,你藏在哪儿
我去寻找野菊花
我仍然局限于秋天的短暂
天气多变
人群混乱
爱上古老的野菊花,越走越远
直到看见一张黝黑的
脸。那是这块野生土地主人的脸
生活过艰难时世的脸
那是笃定她属于这里的一张脸
饱经风霜
心无旁骛
野菊花开在秋天的旷野
我们要平静的再生活一百年

满月
树木将影子投在如镜的水面
它安稳得如同沉睡

月色朦胧的河边
我有一首心曲,不能用言语倾诉
我歌唱,但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我还是需要透过这丰盈的月光
这满月时,溢出的冰凉
这万物的缄默,在你的注视中
去感受——

天空弯得越来越高
一切的美啊,都在散发着离别的气息

我爱……
如今对岸的那颗树,它和它水中的倒影
在月光下已构成了自足

穿城而过的河流,一些水拥抱着一些水
永远是同一个方向下的安稳
  
只有河边的青青小草
在废墟上需要反复完成对春天的证明

这里是人间,我不能做任何手脚了
它们仿佛能吞噬,又重建一切

河流
一个人
一生
至少,要深爱过一条河流
才能懂得悲伤
眼睛里,才能储满雨水
才能学会安静。慢慢雕琢心中顽劣的石头
跌倒的时候,才能弯腰看见自己
清洗双手
才能沿着它,回到童年
和久别的故乡

我常在一条河流边
独坐。徜徉。和远方隔岸相望
怀抱粼粼波光,一遍遍流淌

看见
我看见了什么,如此欢喜
心如白云,游荡在空中

阳光散成千千万细碎的光斑
万物有不可言说的亲密感

芦苇和野花在风中,白鹭在水中
牛在河滩上吃草,人在田地里耕种

一切都在深深的依赖和信任之中
我的依恋——
获得了澄明而湛蓝的平静

这平静之中
一切都是不可替换的
除了我。除了我……

日夜不息地流淌……
日夜不息地流淌吧,我的河流
替我去往我所不能往的
远方
日夜不息地流淌吧,我的河流
你要带走的
尽悉带走吧
你所留下的
终将会不朽
日夜不息地流淌吧,我的河流
带着你的名字和温度,你的色彩
和味道,身姿和容貌
与天下所有的河流
汇集拥抱

而我将去寻访你的源头
寻找最初的
一滴水
它是我爱到深处的
一滴泪

无火的微烟
你还是一个泪水涟涟的人
还会放声哭泣吗?这是我们最初的勇气

你还会使用三种以上的音调
唱出清脆的歌吗?沉默啊,它在变形与夸张

没有什么不是消耗殆尽
之后,一缕无火的微烟

月亮正在慢慢融化
很多次,我差点就哭出来了

像是忘乎所以。谈情更多的是说爱
真的快要扑进舔血的刀刃

简单的雨
雨下了整整一个上午
我怀里曾有只猫(黑色的)
死去四十年了
雨从青灰色瓦檐往下滴落
很多注定要相遇的人
还在异乡
那些废弃的,我心里的无数的废弃物
生死不明地
活着

而我已历经了三番五次的
起死回生
我是说:一场雨啊,就那么简单

一场雨在简单地下着

秋风至
脚底已经不能感受被尖棱
的石子硌痛
这是一条过份熟悉又正确的往返之路

水洼处的凤眼莲,每一朵花瓣上都长着眼睛
针尖大的小城,所有的石头都长着嘴巴

那些坏的,令人沮丧的
正迎面袭击我,袭入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它嬴弱,但又那般贪婪
仅在一朵花上,它就会生出三种以上的情感

秋风昨天来到了这里
它是从北方吹过来的

有那么一刻:我在原地,想啊
——这儿我来过,那儿我去过
到底意味着什么

九月。梦。兼致今今
每晚,我都有做梦
看不见自己沉睡中的脸
是否满足而平静
总以为自己能驾驭自己的生活
事实上,只是把生活变得更加单调和乏味
我有深藏的恐惧,也有天真的幻想
我以为我的身上应该还有许多闪亮的碎片
像蝴蝶一样
但是,我没有一种振翅欲飞的东西
夜深了,我以加速度进入梦中
我梦见了什么
什么在等待着我

垂怜之物
        ——兼致诗人海饼干
你在那儿仰望着
枝头的果实(石榴上的斑痕)。还有枝蔓上
悬垂的花朵(凌霄花内部的漩涡)

仰望,是要把我们眼中,手中,心中的
某种东西送上去
是要把踩在脚下的沉重的生活
抬高一些

也许,都不是
我们只是在默默赶路的时候
驻足,抬头仰望:

——你我的头顶上,无边的空茫
那空茫之中,必有牵引着
我们盲目跋涉的
垂怜之物

一夜就枯萎了
一夜就枯萎了:是被我强行
插入花瓶的野花
是不能完成
或者,不愿完成《B小调第八交响曲》的
舒伯特。是爱情至死无着落的鱼玄机

一夜的时间很短
31岁,24 岁的生命亦短
一夜就枯萎的东西那么多
我不懂音乐,不懂诗歌,不懂爱情
更不懂死亡与命运……
甚至,活着的人
你我都不确定
如何拥有一个可以完成的人生

一只会
唱歌的鸟
和一棵树之间,有完美的平静
它躲进一棵树温柔的阴影
学会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快乐

为什么是鸟,而不是蝴蝶
蝴蝶斑斓的色彩,是已完成的诗篇

为什么需要一棵树,而不是整个天空
天空什么也没有,树是鸟的替身

鸟的歌声,从不忧伤
生活有最重要的两件事情:欢叫和梳理羽毛

欢叫和梳理羽毛,二者谁更重要
欢叫。直到落光最后一根羽毛

不必向天空抛出诗行
不必大肆赞扬伟大的帝国
不必跟上没有审美观的时代
鸟儿天生一副好嗓子:是美妙的抒情诗
和庄严的颂歌

生活
我们还有纯粹的情欲
我们还有盲目的爱情

有人会一生满怀渴望的
偎依。做梦,歌唱。倔强地活着
并非一场徒劳

寂静的底部
广阔的孤独
万物都还在原地,有所期待
我们也是如此,心中翻腾着爱与渴求

在密执安北部
密执安湖泛起白浪
湖面上的船行走缓慢
但又很快离开

幸福的女仆莉芝.科茨
笼罩在自己的光辉里
男人们将要为该死的大雄鹿干杯

她在盲目的幸福里走来走去
莉芝的腿长得很美
更像一个无比诱人的猎物

她还不确定,从男人那里需要什么
突如其来的拥抱,亲吻,抚摸和侵犯

码头的铁杉木板又硬又冷又粗糙
一切都像是完了
冷雾由港湾上穿过树林正升起来

后来,年轻的海明威决不修改一字
决不修改他赤裸裸的冷酷
也不修改他的哀伤

雨中的猫
雨中到底有没有一只猫
事实上
雨中没有一只猫
没有猫在那鲜绿的桌子下躲雨
也没有一只猫在空荡荡的广场上走来走去

她说:那只猫不见了
我真的很想要那只猫

雨中到底有没有一只猫
亲爱的,你到底要什么

在一列火车上
年轻人浑身散发出
不加掩饰的原始的荷尔蒙
而人们虽有所觉察
这仍是一列非常无聊的开往上海的火车

另一列火车从波尔多开出
1930年,终点站~巴黎
那年她十六岁,告别了中国情人
行为举止还像一个孩子

火车不断提速
是速度,最终演绎着一个时代的故事

战争
隔得那么远
他把笔伸过来。他写他的母国
阿富汗。阿富汗大大小小的战争
隔着沙漠和群山
他写不好。有过这样反复的句子
“一平方英里就有一千种悲剧”
群山肃穆
战争有呼啸不止的声音
他仍有能力:将战争虚化为无声背景
让群山在焦土之上发出爱的呼喊
这需要一些仁慈
需要在某个废弃的古老村庄
让鲁米的诗句出现三次
——“走出对与错的观念,那有一片田野,我将与你在那相会”

躺着。站立着。蜷缩着
下一秒,就要起身
不知疲惫地起身
什么都可以是新的。我们不是

无从消亡
四处游荡
永远在寻找一个歇脚的地方
暴虐,歇斯底里和柔顺
像人一样

不要跟着我啊
不要让我裹挟
我也不知道,在哪里能得到真正的平息

春夜之雨
雨下在哪儿?对于夜半醒来的人
雨仅仅局限在枕边:一小块
世界里
只有这儿在下雨
雨持续地加深着夜的浓度
和重量
我依靠什么,与这彻夜的雨声抗衡
雨,下得不慌不忙。在雨的秩序里,毫无破绽
雨,下得有条不紊。一滴雨与雨的局部
局部的雨与整体的雨交响回应
犹如音乐
雨声淅沥。从雨水到春分
从春分到谷雨
我有一种雕塑般的平静
近乎傲慢的平静
春夜湿透
谁将有一颗干燥的心

六月。总是有一场梅雨
不可能的事情是
穿过集体的沉默,去掀开层层雨帘
一场雨
始终生活在一场雨里。这是局限

两场雨的缝隙,可供我们虚胖的身体
喘息,贪欢,酣醉……
我们还能经受得住阳光的照耀吗?
说祝福的话吧
用杯中的酒

“人生须常醉……
酒中,诗中,道德中,各循其志……”
下一场雨
正在头顶聚集奔涌

湖草
草,应该长在
有风经过的地方
湖草看上去,就像没有什么碰过一样

它顺从着风的样子
一场集体主义的舞蹈
它顺从着风的样子,如同在顺从昨日的流水
带上了一些蒙昧,却又自知的味道

这些草,仿佛从风那里继承了什么
风过之后
一种说不出的宁静
湖水涨上来,它们会再次陷落进水中

等一场雨
等着闪电垂下来
像一根树枝那样。等着咔嚓的
一声断裂
一个信号

应该到处都有细弱的呼叫,因遥远
而无从说起

压迫我的不是乌云和乌云的沉闷
仍是这不朽的时间

现在:雨迷失在路灯的下面
这么久。它一定混杂着腐败
和新鲜的双重气息

云朵堆积
云朵堆积夜空:无数年轻的云朵
不断繁殖的云朵,因拥挤
而膨胀。因膨胀而更加拥挤

云朵堆积夜空
几乎没有留存一丝缝隙
除了云朵,还有什么可以占据这浩翰
无垠。除了此刻万籁俱寂
还有什么,能平复我
除了柔软的,还有什么能够包裹我

我因异象而微微激动
又因夜深无人分享,而郁郁

灯火
灯火沉沉,落入山城
压住那些漂浮的,快速移动的
部分。一切都未失去重量

有三三两两的母亲,等待晚学
归来的孩子。整个山城,闪着幽幽的光
也像是在等待一个人

人世终是温柔的
温柔得如同一盏灯火

我身上最轻浮的东西,如尘埃落定
万家灯火,向我们脸上投来动人的目光
一切,终究向我们敞开着……

深处
寒霜初降的清晨
我聆听空旷的河面上
一只野鸭
低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

我知道:我们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
还没有被摧毁

大海在很远的地方
涌动。昼夜不息

我们以为
我们以为那些轻盈的
事物,是快乐的

你在窗前看一只鲜艳的蓝色松鸡
反复地、上下跳跃
在一根树枝上

还有你,曾独自坐在山巅
看一朵缓慢漂浮的
孤云

我们是否以为那些匍匐在大地的
事物……
更沉重,也更悲伤

窗口
是什么,在牵引目光
是我的心中贮满了丰饶的感性的平静

来到窗口。那是迷人的地方
我知道是什么在打动我的心
是它的样子
是一棵树将阴影铺展后
在风中摇曳的柔情
是一棵树,对季节的敏感
它毫不含混地,清晰地显现它在春天的色彩

再一次看见
年轻的父亲,抱着他乖巧的女儿
从树下走过……
窗外,散发着醉人的气息
让人短暂的眩晕
我想用清晰的声音向一位父亲问好
众多的父亲步入一种抽象的存在

如果:每一次,来到窗口
每一次,凝望一棵树
都能看见树下年轻的父亲,抱着他乖巧的女儿

那将意味着什么
那些我们曾毁掉的东西,某种情感的暴风雨
将在我的体内永远的横行肆虐吗?
还是击溃我,打开一扇透明的窗口

祭坛
人世空旷。无根的人左右晃荡
在茫然,回头
是要找某种支撑的东西吗
一棵树微微向前,倾斜进光里
你发现我的身后是大面积空白
或者团团涌动的黑

不是这样的
我倚靠着一种柔软的物质
它是流动的
被过滤的,篡改的,修饰的
不完全真实的
又是无比丰饶的
是遗骸和遗骸上的花朵混杂重叠
的堆积如山

一个人称之为记忆
一代人称之为历史

人们朝着前方迈开脚步,四季风
唱起的都是哀悼之歌吗
不要迷路啊
是谁在那一动不动
他的箭再次射中了这座祭坛

实验,或者是游戏
蜡烛在透明的玻璃杯罩下
慢慢熄灭
一个关于燃烧的实验
严肃的科学实验。也是一个游戏

孩子们乐此不疲,又将产生厌倦
点燃,熄灭……
熄灭,点燃……
明明灭灭,富有某种特别的乐趣

我们就这样在完全崩溃之前
用科学的精神
玩着百无聊赖的已知游戏
我们抱着一个永远延续永远存活的幻影

一种孤独
那么多,耀眼的光芒
沉睡在没有边际的黑夜里

这是一种孤独:黑暗中的
油菜花田
一片荒芜。荒芜因寂静,神秘
而变得难以琢磨
  
群山的侧影在流动
于是,我把脸靠了上去
夜之寂静,无处不在
月亮已经学会自由自在地生长

我已经无法摆脱这种孤独
沉默不可以
倾诉也不可以

分享
她不与我分享那一枝桂花
他也不与我分享一只馒头

桂花在她手中是耀眼的
馒头在他嘴边是耀眼的

此时此刻,我们三个人
错身而过。眼神呆滞,衣衫褴褛的男人
一瘸一拐的中风的女人
我们分享午后的宁静和阳光

还有我们共同的,抽象的
并非如桂花和馒头那样具体的命运
我们的脸上,没有一丝悲伤

相对运动
相对运动的原理中
藏着我一个隐秘的欢喜
(——河边垂钓,乏味至极
紧盯着流动的河面,瞬间能与流水交换
一会儿是河水悠悠
一会儿是我行如水上)

在静止与运动中
不断交替
在现实与虚幻中,不断游离
你看不见我:穿过了晦暗的泥泞和浩荡的荒野
你看不见河水是否疲惫不堪

我以假乱真
我以虚为实

时间才不会慢得使人厌烦

万有引力
花瓣围着花心快速旋转
我置身其中
一切独立又完整
(万物之间都有相互吸引的力)
你找不到谁是最孤单的样子

星星回到星空
灯火点亮尘世

黑暗并不曾改变万有引力
因为轻薄。因为我一伸手就能触摸到你
你我之间的引力
可以忽略不计
无法改变的是地心给予我的重力

晚安
1
晚安。整个黑夜……
黑夜中不安的人
不安的心

晚安。我的乌托邦
我的道德律

晚安。我爱的这沉沉的混沌的
这短暂的这隐忍的
这不可救药的,放纵的
忏悔的,消失的,再生的
永不枯竭的——
2
晚安。孤独的人
一个练习和自己影子交流的人
晚安。秋水中的白鹭
晚安。自杀者的亡灵

不要无缘无故的活着
不要无缘无故的死去

晚安。被虐待的孩童
晚安。流水线
晚安。出租屋
晚安。所有待宰的羔羊
晚安。坟墓与鲜花

晚安。我下垂的手臂
晚安。我还未生长的翅膀
3
晚安。许志立
……
4
晚安。我的影子
晚安。我的玫瑰

六月,念及荷。与其他……
(一)
荷在一片水域中。在它自身言语中挺拔
又被隐秘的思想淹没了部分
在水面之下

一整个夏天
它必须完全沉浸在这片水域里
它必须满足于语言和思想被水面温和地分割

在时间的水面之上
它有一种天真、轻盈和善意
爱它的人,内心是否涌起波澜

周围必是一派田园的风光
我们要来体验怎样的柔情

唯有黑暗的淤泥深处
那里,才是美的遗产

(二)
荷的统治:在夏天,重现它
温柔的王国

画荷的人
咏荷的人
赏荷的人……
我们世代反复临摹和歌咏
它的美。它在浩渺和空寂之上
制造的喧哗
和喧哗之后归依的宁静

一眼不能望穿……
我们共有的:绿色,娇嫩,蓬勃又肥硕的生活

我们又一次来赏荷
所有被赞美过的,都已得到永恒

(三)
它是离我最近的那一朵
但有什么隔开了我们

明亮的田野,炎热而寂寞
远不是收获的季节
有什么隔开了我们,隔开了

我们高于草木的身体
“我不想成为一朵花,而想成为
它的意义。”荷的意义是什么……

“你要先学会爱上外表”
“你要先学会勇敢的停留在表面”
——像露珠、蜻蜓那样,短暂地驻足么?

岸上,我留下凌乱的脚印
荷与荷叶,敞开着
向更遥远更开阔的地方,铺展过去

(四)
眼前万顷绿波
我还能感受到被净化的幸福

我想:我喜欢的就是这样恣意的
暴力的。热情洋溢的……
但也常常会走到完全对立
矛盾的另一面

一朵荷叶正把微妙的颤栗传递出来
这是我已经消失的能力

我真的爱着那些自己眼中所爱之物吗
如果,我温和而内敛
我又为何总是将它们诉诸于语言

荷在不断扩散……
迷失……

我孜孜不倦地找寻
美丽而完整的一株荷
失落的所有碎片
发表于 2018-5-22 09: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纯粹的情欲,盲目的爱情。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7: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忘 发表于 2018-5-22 09:05
纯粹的情欲,盲目的爱情。好啊!

谢谢来访,谢谢读诗
发表于 2018-8-31 11: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纯粹、从容、优雅,恰到好处,内敛又敞开,这是怎样的诗歌和诗人啊?!
发表于 2018-8-31 12: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空弯得越来越高
一切的美啊,都在散发着离别的气息"     ——理论是灰色的,

"阳光散成千千万细碎的光斑
万物有不可言说的亲密感"                     ——生命之树常青

"我常在一条河流边
独坐。徜徉。和远方隔岸相望
怀抱粼粼波光,一遍遍流淌"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6: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google 发表于 2018-8-31 12:06
"天空弯得越来越高
一切的美啊,都在散发着离别的气息"     ——理论是灰色的,

谢谢诗友来读诗。祝福秋安。读诗快乐
发表于 2018-10-24 21: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流~~·推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12:38 , Processed in 0.08169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