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10|回复: 2

[诗论随笔] 从书法再看艺术的可塑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7 10: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5-17 10:54 编辑

                             从书法再看艺术的可塑性



      以前我是谈过这个问题的。
      现在我书法遇到瓶颈了,又引出了这个问题。

      我记得上一次书法遇到巨大瓶颈的时候,后来我无意中换了用墨的渠道,自从用上了正宗的一得阁之后,我的瓶颈一下子打开许多。现在,我又遇到瓶颈了,上次不忘下次之  师,于是我意识是否与纸笔墨有关。我就把这三十多元的笔换成了一百多无了笔,果然笔尖细长而有力,尤其是笔尖的腰部更能挺得住,供我在书写时能够充分体现自己的意图,不像以前用力笔尖中间就弯了。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功力倘浅,但一改之后差效全无,虽然我的功力还不足,但足以体现现在既以的功力,如此下去,我就能够更进一步去挥发自己的意图,这枝笔给我提供了进一步的活动基础,幸莫大焉。

      对于书法当然是这样,因为书法的工具或载体肯定是在大脑里面的构划的意识,但这个意识必须通过纸笔墨太体现。它由上好的纸笔墨提借了更高的解析度,于是让我的作为有了更大的可塑性,作为工具的它们便具备的真正的“呈现”功能。但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在功力倘差的时候,其实这种可塑性要求是不高的,大家都懂得起,因为没有那个能力的意识。相反,倘差的时候,可塑性差点反而有利于模模糊糊地搪塞过去吧,但也正因为这个“搪塞”使自己得不到观者角度的认可,自不待其中矣。

      文学其实也是这样。小说是情节的编排,这个不说了,我也没进入过写小说,太麻烦,太缓慢,我是个急性子,还没啥兴趣。就拿写诗来说吧,那个文字实际上就相当于书法的纸笔墨,好的文字,它是每一个字都在临时写作的时候现编排的,不是他吃饱了,是因为他需要这样细到无微不至的根上的效果的保证,以确保无限可能的可塑性的发生。所以,真正的伟大的诗歌,它绝不会人云亦云、习惯性地、挪用既以的词汇,这里说的包括任何词汇,包括“你”“我”“的”等最基本最常用的词汇,他的每个词汇哪怕字面上是一样的,也必须在“意识上重新过一遍、重新组织一遍、重新定位一遍”,所以伟大的诗歌他的每一个词汇在不同的位置其意味总是不尽相同的。你只有体会到这个味道,或者能够从这个味道上去体会,或者能够以这样的角度去要求自己,你才能够懂得一个伟大的诗歌真正的精华之所在——不是要浮造一些花天酒地,石头里面的房屋之类的小脚女人的蹩脚笑话,而是能够兢兢业业地塑造自己的塑造,精不在多,味不在呈,而一切在于内中坦然也。所以,伟大的诗歌,它强调的是整体里面凝结起来的“胶味”,而不是贴在浮泥上的金泊。

      我以前写诗歌,我就知道人们糊涂地可以漠视提真诗歌里面的“整体的胶味”,而放纵于自己声色犬马的骄燥的浮光掠影式的表面才华。违疾忌医,他们主观上是不愿意承认真艺术的要求的性向,而只在于自己的糊弄的成功与虚荣的荣耀。即便给他们提示出来,他们有了忽视的大环境,也不会打开细切的内心小窗来忏悔自己失却的承认的。加之,诗歌作为语言,它的抽象完全有这种“忽视”的功能,尽在一群浅薄得妄想自欺欺人的发霉的人的眼里。而作为书法,我则尽可以由里向上升通浮之笔端,那时你不想承认都不好意思了,只少从场面上不好看。也之所以,我后来从事书法并且遽起呈现不良之指的自我强图了。

      但愿有那么一天,我会站在地球上,告诉每一个身边的人,指着他们的鼻子正中央朝着眉宇的地方:你,对,就是你,一个大大的蠢货!

      

            坐镇宇宙  即日          2018-5-17
发表于 2018-5-18 01: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自中正,得中庸,故可更上一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8: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原兰波 发表于 2018-5-18 01:11
笔自中正,得中庸,故可更上一层。

切矣。

工具不能改变本质,但需要它能保证本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8 06:43 , Processed in 0.05950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