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69|回复: 0

[邮箱投稿] 历年诗歌(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16: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童年梦醒
睡了长长的一个午觉
我醒了
在梦与现实的空隙中
我感到惆怅激灵
“快上课了”
是外婆把我叫醒
妈妈也走了
卖完了小店的棒冰
样样多不称心
而梦中的我可随心所欲
像蝴蝶般在空中飞行
梦中的花儿特别艳丽
梦中的音乐如此动听
我在竭力地捕捉模糊的影音
在回想完整的情形
但这如同隔世
现实和梦中产生的冲突正在无奈中慢慢消停
………………
春天心头莫名的爱
迎着温暖的春风
我像喝醉了酒
像庄周蝴蝶在梦中
瞬间
肚内是喜悦朦胧
耳旁还有音乐飘动
春光荡漾呵
景色融融
物我溶为了一体
我就是阳光我就是风
我就是花草我就是虹
飘飘然中一脚踏空
倏尔我从迷幻中醒来
眼前一树梨花分外浓
雪白的花衬着嫩绿的叶子
此刻我真实的爱在内心集中
啊!梨花
你透露的思想我体会不尽
啊!梨花
我心中的情感难以形容
啊!梨花!!梨花!!!
我不忍离去
春雨
春雨绵绵
丝丝丝 丝丝丝
雨像对大地倾述着爱恋
在洗去它灰色的愁容
神洲又是一个蓬勃的青春年
春雨飘飘
哗哗哗 哗哗哗
雨像一场天籁的交响乐
伴奏着生命的喜悦
万物在竞争生长百般表现
春雨阵阵
滴答滴 滴答滴
雨洒落在水面
盈盈的湖水露出了一个个美丽的笑靥
啊——雨水滋润着我的心田
同学三人游
难得盛情邀,三人同逍遥;
世道多浑浊,倍觉山水好。
白天影不离,摸鱼捉知了;
夜晚长谈心,同学情难消。
玫瑰
玫瑰玫瑰玫瑰
我一看到你心里就有一阵温柔的潜流
激起了难以平息的欲望
是你那微微开启的花瓣
还是缕缕的芬芳
是那娇嫩细腻的体肤
还是那丰满所呈现的力量
我看到你只是一种直觉
玫瑰玫瑰玫瑰
愿你永远永远这样
为何飘零
夏天
一片
落叶
飘向
眼前
滑落
草间
            夏天的树叶
                             为何飘零
赠方树人师傅
(今日与友人又到虎跑游。记得当年读初中的时候,
方师傅在此开设了一个场子,每天清晨教我们功夫,
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尽心尽力丝毫不求回报。)
桂花八月景最清,幽幽思绪喜咏吟;
虎跑泉水流不尽,不及师傅教我情。
离别愁
——记中学毕业活动
野炊在水旁山幽,死灰复燃残灶修;
同学嬉笑得无忧,静静山谷添风流。
我她对视几凝眸,愁愁此景不再有;
清溪日夜淙淙流,桃李年年绿油油。
孤鹤
年年花前作意浓,白鹤亮翅沐春风;
伤心不遇春成空,凄凄孤度绿荫中。
叹息款款蛱蝶远,奇怪飞来白头翁;
脖子虽长无多话,心存高洁唯引吭。
惜别离
匆匆你离去,怅怅我心境;
长叹单顾影,爱恋未及倾;
旧景如云浮,留下处处情;
可堪月下俦?以此问婷婷。
盼望
夏天的西晒太阳
炙烤着干燥的大地
植物都垂下了叶片
吴牛也在喘息
没有一丝流动的空气
万物快要窒息
盼望了一星期的心情
这时格外焦急
毒日毒日快些下去……
入夜
你的幻影随着灯光明灭
你的声音在空旷中遥远
暮色深沉
露水滴上了鼻眼
我这才从迷惘中醒来
看看时间已过了十点
呵——空盼了一星期——七天
我沿着老路又走向那石狮子旁边
物依旧人难见
但见遥远的银河星光点点
梦中凄凄笛声回,断断续续,缠缠绵绵;
现世多少悲欢事,岁岁年年,刹时现前。
游西湖偶感
眼中西湖人不同,只因喜怒哀无穷;
青山无语锁愁烟,绿水恋恋怀抱中。
愁烟一浓一复淡,湖水含辉泪闪闪;
人自有意景无意,多情独自空嗟叹。
过昭庆寺
薄雾蒙蒙推山远,白堤兰灯点玲珑;
可怜辜负好时光,赏心乐事又匆匆。
一张落叶
秋风急急吹过来
落叶在那旷野上
飘来飘去很慌张
像是在寻找
归宿在何方
秋风沙沙吹过来
落叶在那石板路上
清脆地嚓嚓响
像是在感叹
何处无寒凉
秋风阵阵吹过来
落叶跌进了清澈的池塘……
冬至凭吊
日高墓碑低,枯草望天遥;
残陵与败阙,凭吊眼瞳潮。
飞雪
漫天白蝶飞,枝头梨花累;
竹子压弯腰,草卉棉下睡;
犹我起得早,拳头划一回;
只要心头热,何惧寒风吹。
夕阳
看着金黄的夕阳闪烁着粼粼的湖水
明灭游离
一时我忘记了时辰
张张以往的面孔在眼前漂移
漂移在似早晨般充满希望的光辉里
滚圆的夕阳照着秀丽起伏的山峦
渐渐朦胧
回看灰色的山腰却弥留着眼中的浓绿
幻化出了一幅春天的景色
刹那一股欢欣来到心中
光芒漏射的夕阳照着初秋的原野
没有晶莹的露水
没有娇艳的花朵
柔弱的荒草在随风婆娑
一个少女幽困地走过
落日的余晖映照出建筑的轮廓
高高低低
像一曲凝固的交响乐
突奏起壮丽的旋律
这时似一种永恒的感受在心头激活
雨水
雨水从洁净的天空中飞落
她像来寻找欢乐
好个迫不及待急急匆匆
一些落在那花草树木上
一些落在了富有诗意的建筑中
发出着欢快的声响
有的居然粘住了
成了珍珠般的幻象
然而更多地找错了地方
滑到了污泥里
流进了臭水沟
想起那白雪就觉得不一样
显得多么的崇高庄重
各尽各用吧
观望与聆听
久久地从窗棂间望出去
望着灰蓝的天空——
有几个世纪之久了
忽然我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惊喜地回头朝门口看去
希望能再听一听
我静静地聆听着——
可并没有声息
与朋友把酒山中
青山凝激情,碧水溶友心;
又得一知己,狂喜莫能禁。
登高共怀古,野地倾肺腑;
胸襟如日月,山河吾和汝。
小树
我是山野的一棵小树
秋风中叶片离我而去
那在春风里使我欢快的叶子
那曾在夏夜里承露的用器
和我日夜相伴的碧绿
离我而坠落了
不能再续
心已无奈舍弃
但在伤口处渗出了眼泪般的液体
夏天的白杨
夏天的白杨在那灰蒙蒙的校园路旁
稀稀的叶子已遮不住太阳
我想起了童年
蓦然心慌
夏天的白杨
已经衰飒
干枯的枝上
知了鸣响
……
想起了你
虽然只有一条弯曲的小路
放眼是一片裸露的黄土
虽然吹来的是萧瑟的寒风
虽然花草已经干枯
但我今天从这里走过
心里却有一股美好而温暖的情愫
因为这是我俩夏天坐过的地方
想起了你的缘故……
星星之火
“啪”一个雷电
森林突然烈火焰焰
尔后奇怪地被雨水浇灭
留下了焦黑的一片
来年
种子破土而出
阳光灿烂无边……
十年树木
旷野又被盖得实实严严
火——长成的树木心中感谢
Fire——埋藏的种子肚里挂念
朋友
像浮萍在那曲折湍急的河道
河水中冲出了漩涡波涛
漩涡中——浮萍我们聚在一起
成为难舍的相好
不是生活所迫呵
怎会天涯海角
正是相似遭遇呵
我们紧紧拥抱
碰到了你呵把名利远抛
不碰到你呵将成为历史的隐掉
在友情之中忧愁我暂忘了
在真诚之下露出了孩童般美丽的一笑
相聚总是暂短
日后长长寂寥
寂寥寂寥
我们不要
友情
朋友的情谊呵
像西湖水一样满溢
朋友的思想呵
像孤山一样秀丽
心地纯洁呵——
三潭映月
愿友谊长存呵——
如保俶塔永立
作客水乡
湖光先明人起早,问君忧忧何所瞧?
清水青草青石桥,青田青烟青楼小。
探亲回
欸乃一声天将晓,几日他乡又别了;
水草萋萋路迢迢,回首久久人立桥。
胭脂花
粉脸万张映夕阳,娇花含羞绿中藏,
一见暮色才开放,朵朵闻来尽芳香。
灯光
夜深游人已不见,或许进入梦乡甜;
湖边路灯未曾眠,波光弄影星星点。
你像落在绿色草坪上的新鲜花瓣
你像白嫩皮肤中的一块乌青
显示出曾经的蹂躏
你像一个罅裂了的红柿子
你像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
柔软而甜蜜
你是五月的风
你是夏夜的雨
你能无限地满足人的天性
梦回
不知道在哪里
好像有点儿熟悉
帘外冷雨滴滴
我们相偎在一起
唉——失神中你已飞去飞去……
窗外雨凄凄
原来是在睡梦里
多想立刻见到你
……
看看时间已过了早上九点
人儿还不见
雨水久久地冲刷着门外的台阶
树叶也在战抖呜咽
惆怅无限
终日雨潇潇
刻刻心缭绕
缭绕缭绕
你的芬芳和欢笑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分明地在眼前你那柔美而自然的倩影
你在哪里……
清晰地印刻着你那天真无邪的声音
我幻想着能再见到你
希冀着和你永远不分离
昨日重归来啊
时间停留在那里
可我知道已经失去了你
你已经飞天而去
天我的天
我好像被判处了死刑
如果我死了
也会化成一片月光
在夜里陪伴着你
我愿化成一阵和风
在白天拥拂着你
我要化成点点雨滴
敲打着你的门窗玻璃
我要化成一只九头鸟
在天空号泣
酒浇愁
人多欢饮酒,我独更浇愁;
谁解醉后泪,滴滴自心头。
玻璃上的雨花
雨中孤寂地开着车
现实和梦幻交织在了一起
许多情感搅浑成一体
也是这样的气候
也是这样断续的雨
她的手紧紧地搂在我的怀里——
今天我没把雨花刮去
好使分不清是含着的泪还是水滴
好挡住我与现实的真实联系
不要伤悲不能认真——
人生本是一场戏……
也是这样的气候
也是这样的小雨
怎么一颗扯不掉记忆的心
反而变得血淋淋
不能改变这气候的信息
骨子里更添一股寒气
忽而袭来一阵朦胧的醉意
忽而又一阵生命的清晰
我是爱你的……
可又深深地恨你——
我要把一切撞毁——
包括我自己!
峡云
峡云已无迹,唯有长相思;
朝起仰头叹,临睡低头痴。
登玉皇山
今日登山别样,日头迟凝桂香;
我等彳亍一行,微动一丝荡漾。
石上遗字暗淡,老树残碑古墙;
虽起一瞬感伤,有师有友欢畅。
烟——我的伙伴
静静的夜
烟是我的叙友
嗞嗞嗞、嗞嗞嗞
燃烧的声音使我不再寂寞
它支撑着我好把往事回想
难熬的夜
烟是我的灵药
咯啰啰、咯啰啰
辛辣的尼古丁麻痹了我咽下去的痛苦
止住了我喉头要喊出的呻吟
长长的夜
烟是我的伙伴
一支接着一支
殷红的火头颜色是多么鲜润
你使我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点光明
除了苍蝇和太阳
下午醒来的时候
麻木的脑子恢复了清晰
复燃的痛苦更加剧烈
梦中的温情烟消云散
空寂的内心块然一人
我竭力想搜索一点快乐
寻找一丝希望
但除了失去的——
除了一缕阳光照在床上、手臂上
几只苍蝇在飞来飞去
没有任何人
没有任何事
一朵乌花
我躺在草地上
回想着以往
当久久地看着那暗红的夕阳
再不去思量
闭上眼睛
眼前出现了一片纯净的蓝光
瞬间一团交杂的色彩互相感染
渐渐地只留下了使我心慌的老黄
心里袭来一阵未知的感伤
一阵激灵
睁开眼再想看看那落日
但眼前只有一朵漂浮着的乌花
我愿化成蝶
野外
有一对黄色的蝴蝶在自由自在地飞翔
飞过了绿色的草坡
飞过了丛丛的野花
越过了溪沟
翻过了篱墙
没有路途的限制
没有体制的思想
没有世俗的观念
更无财富的欲望
人生啊
使我失望
我愿化成荒野的一只蝴蝶
你的长辫子已经剪去
我骤然看到你
已不敢认你
你的长辫子已经剪去
你孩童时的头发已弄成水波涟漪
然而你的眼神还是那么熟悉
你天真的鼻子依旧微微翘起
我看到你内心依然那么炽烈
可你为什么显得三心二意
呵——你袅袅的长辫子已经剪去
一切化成了伤心的回忆
残留的春雪
从一天疲惫的奋斗中醒来
才发觉都融化了——晶莹的白雪
也倏尔消失了早晨雪景遗留在心头的欢乐
大地上露出了一块块难涉的泥泞
只在阴暗的角落里
留下了一点点——像腐烂后的肉体
没有了满树的柳絮梨花
而尽是指向天空枯朽的枝杈
没有了琼楼玉砌
傍晚死灰的建筑比原来更加失望
早上我曾踏着柔嫩的白雪
在没人走过的地方印出了一串洁净的脚印
啊像被雕琢的无瑕的白玉
心头有一种珍惜
                                 我没再走过去
可她却转眼消失了
我没来得及滚个雪球
未曾尽情消受
寒冷的黑夜
眼前来临的是模糊的一片
|5 6 1 3|5 6 1 2|2 3 5 4|3 21 5|——|
耳边飘来了无名而又熟悉的音乐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下班了
回家
机械地、习惯地
但我好像不想回家
应该到哪里去
一时又想不起
不知道哪里才有实意……
我走进商店看看
觉得不需买东西
然而又不想离去
游移中我又走到了马路旁
一辆辆的车子从眼前驶过
一辆、一辆、一辆、又一辆
人们认识的东西很少有美好的含义
还是在朝家走去
哦——某某针织厂
认识几个字又有什么用
只不过像动物认识自己的窝一样
只是符号标记
走过去——走过去
接目的是一幢幢沉重而膨胀的楼房
一二三四五——五楼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楼
我忽然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
和数数目一样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一二三四五六七……
我终于不想走了
产生了一种爱好和欲望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一二三四五六七……
我想永远这样数下去
夜晚——天花板
夜晚
看着平平的天花板
又茫茫地把你缅怀
在想着你的笑容你的眼睛
可形象并未来
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熟悉的天花板
竭力地追寻着往日的情感
在想着你的吻你的芳香
可味道是越来越淡
点上一支烟
看着白白的天花板
这里缺了一块
那里一个旧疤
角落上还有一只壁虎
“爱情是永恒的”
闭上眼再想想吧
还有声音肉体
突然心里来了一个感触
往事啊往事——一切都将成为往事
忙睁开眼看看——还是天花板
天花板、壁虎、烟雾
看着烟雾在飘散
眼前模糊了又清楚
清楚了更模糊……
秋夜
明月照荒草,重露湿裤脚;
前途暗淡淡,四下秋虫叫。
黑暗中
这是黑
立体的严实的黑恶
我不知道身旁的声音是人还是野兽
前进一步是草地还是深壑
我一时想听天由命
我又想发狂地奔出这黑暗之作
但往哪里去呢
这里没有石头没有河
忽然我看到了前面黑暗中
一点柔和而暗蓝的光波
渴水
为了人生可悲的事业
受了名利奇怪的诱惑
我走进了沙漠
没有水喝
我的嘴里心里是多么地干渴
虽然我在鼓励自己黄金就在前头
虽然我也相信不远就有绿洲
可我的心已显得衰弱
啊水!清澈的泉水快流进我的心河
我的眼前出现了海市蜃楼
啊水!洁净的雨水快洗去我眼前的雾障
我的嘴唇干枯欲裂
水!快充进我每一个细胞膜
水啊——以前我是多么地不珍惜她
现在才品出了她甜润的滋味
才觉得她非同小可
我还在挣扎
走了没几步就摔倒在了地上
天在旋转地在动荡
心中只有了绝望
忽而从天边吹来了一阵风
从云中飞下几滴雨水落在我嘴旁……
孤鸿
我是一只受伤的鸿雁
沦落在那荒岛上面
没有伙伴失尽信念
从黑夜到白天
只有日月陪我在哗哗的海浪前
阴暗的地面还有蛇蝎
天空中飞过了一群群的候鸟
它们并未留恋
尔后飘过的是朵朵云烟
……
一天
飞来了一只洁白的海燕
啊多么希望你永远和我相伴
你说你愿
我的心里是多么的甜
以后我们一起看那太阳浴出海面
一起游玩这天国般的花园
黑夜里脸贴着脸
一起听那天然的音乐
……
一日你的踪影忽然不见
我到海滨呼唤你
我在山上呼唤你
我走进丛林呼唤你
我向着天空呼喊着你
哦——哦——哦——
梅花谢了
我已走过了孤山
看到了北高峰的雾岚
这才从梦中醒来
想起要把梅花看看
孤山的梅花开始谢了
骨朵儿都已开完
她那坍塌的花瓣
已经慢慢焦烂
追想以前美好的景致
使我更加伤感
我环顾四周人影阑珊
呵——已是年初一的十二点半……
她的确已离我而去
我要往哪儿赶
感到茫然
夜半
梦中墙角有鬼叫,一团青光久不去;
惊醒远听有人哭,夜猫嗷嗷学人语。
断线的氢气球
系我人生最后的一丝线断了
飞黄着我的思想
像荷花浴出了淤泥
从地狱运升到天堂
极地闪闪有上帝的光芒
仙境忽尔眼前明朗
“哈利路亚”
永生的花朵终将开放
我凄苦的心情带上欢畅——
还有上帝爱着我
将抚平我受伤的心房
行行复行行
走出车站
没赶上班船
我踽踽地走在农村的小路
一路留恋的景物总在流逝
想思考一点有滋味的东西却无头绪
麻雀在路旁欢拾着稻穗
青蛙在暗处鸣叫跳水
又走过了一个村落
似熟悉而又生疏的去处
看见了几张卑怯枯槁的脸
和油润的桑树一片
我久久地走在河边的小路
迷惘中忽然想起了许多
想起幼儿时为要妈妈
外婆背着我沿着十多公里的石子路走向农场
想起母亲带着我去做客
牵着我的手走在那开满紫色草籽花的田埂上
想起与同学
在落日的余晖中远足回家
而今为了生计
我独自走在农村的小路
从下午一直走到了傍晚
从傍晚一直走到了黑暗
伴随着不知过去还是现在的心情
我像去会见情人一样心切
像永远离开了亲人一样伤感
我想早一点到达目的地
但又充满了走下去的好奇
似从现在走到了未来
似从雨天走到了晴天
似从现在回到了过去
似从现实走进了梦境
遥望是幽暗的林木
静听有鸟在啼咕
我看不清方向
迈不开脚步
难道我碰到了鬼打墙
迷失了道路
我希望在黑暗中突然升起太阳
绿色的梦
今天怎么看不到你的踪影
眼前是一片深深的绿色
今天怎么听不到你的声音
眼前是一片迷惘的绿色
青鸟已不知飞向哪里
难道是绿色的梦幻
突然我发觉——
它已被猎手打下
它张开的小嘴引起我永远的失望
它无神的眼珠使我仇恨对美的感想
一片绿色只留下了一片
纯净的悲伤
落叶
萧瑟的秋风吹落了张张黄叶
它迟迟在树根边翻飞留恋
然后默默地飘向荒野
覆盖在含芽的幼草上面
严霜残酷
北风凛冽
白日空漠
夜晚凄切
……
终于也有春天
幼草蓬勃生长
大地添了一些绿颜
可是落叶已经腐烂
春草的肥力又有增添
原草青青心里只有爱
谁再会有点儿悯怜
祭节
这喉咙里的一刀
只不过有点酸楚
好像还不够痛快
那粘稠而发热的血泉水般涌出
冲进了瓷碗的清水里
色彩比欢笑着的她的嘴唇还鲜艳
筷子打着血浆
像音乐的节奏
真是快乐而遥远
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
像喝醉了酒而入睡
一阵僵持后
是浑身的松弛
在慢慢地解脱沉重的躯壳
哦——
还有……
游黄龙洞
黄龙暂断水,时属夏月早;
斑竹含珠泪,大丽寂寞娇;
树拥势如倾,岩石乱糟糟;
何必相与争,芳草一块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22 16:13 , Processed in 0.19161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