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4|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组诗] 打开时空之门(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13: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开时空之门(组诗)
●王钻清
1.远见是远方的门

总想读懂远见的霞光
朝霞或晚霞闪耀在远方
地平线拉开远方的门
天门总在海的尽头山的那边
人心的窗帘被远景拉扯
我在阳光下暴晒哲学的困惑
在月光下遥望星空的迷梦
总想读懂远方的风景线
可海浪或天光变幻在眼前


2.多情的山海

串联时空的隧道
把我的情思串联
我追寻隧道洞口
太阳恩赐的一片明亮
群山相拥的幽谷
迎来蔚蓝色的海风
那追随汪洋的溪流与山脊
传送远山的呼唤
当我把肩头与滨海的山头并齐时
沙滩对浪涛说
靠着我的肩头
定会山呼海啸
当我的目光规划海面直逼地平线时
海浪对阳光说
助长我的气焰
水火也能相融


3.走进撒哈拉沙漠

我赤脚踢踏撒哈拉的沙幕
几棵矮小的青草咬痛我心眼
我掏出心窝跟风沙聊天
二千五百万岁的撒哈拉呀
就算人类永生也只能算作童子
你跟南极洲一样生存得极其简单
可你的童心哟容得下整个美国本土

一边海水一边沙漠的红海引诱我
徒步走向隐隐约约高峰状的沙丘
这东撒哈拉的砾沙伸张黑色的眼袋
无奈最充足的阳光将盐滩蒸发得喘息
是否有造物主用海市蜃楼来抚慰

我背离大海朝向大漠深处的游牧部落
让心在细细的黄沙上滑下或冲锋
不小心落脚西撒哈拉的屋脊或睫毛
转身前行只见那日月同时争辉
动静荒漠之上将流沙燃烧得金光灿烂
漫漫沙海任凭风神造型天光修饰
转眼那蓝汪汪的天幕散布星星的飞语流言
星星胜似幼儿明眸尽收大漠连天的姿色
连绵的响沙呼天抢地阻滞人类地侵蚀
撒哈拉沙漠里的岩画回声嘹亮——
山有根哦海有床地球如是才稳定
一方水土啊养一方人哪天地记忆


4、一个智慧而强大的存在

一颗心在神殿的大柱厅攀附神灵
整石凿成的大柱列阵于心地
石柱从心底举手托福擎天
可大柱群构筑的回廊阴影不散
有帝王的阴魂在空气中浪荡
是谁化身太阳神在柱顶飘移
是谁化身土地神随心门斜立
是谁为神而战嵌入褪色的画壁
只闻人神换位影子响应庙宇殿堂
是否有一股灵性自星空回归神庙
是否有一股人气自地心直撞高塔
只闻虫鸣鸟叫自蛮荒的原野飘来
只见人影花容在山重水复间摇曵

我曾在教堂让穹顶中朝圣者的回音洗耳
我曾在寺庙跟神话里绝响的福音交流
然而所有人的心声消失于沉默的宇宙
心宇睁开疲惫的双眼向往变幻的天空
那是亿万年前宇宙大爆炸遗留的星云吗
小心人的头顶不知来路和去路的积雨云
小心人的狂想掉进宇宙迷茫的无底洞
连科技之光也挣不脱黑洞的魔力
当星光很秩序地落入人类的想望
是否有造物主住在大地的圆圈之上
是否有神通那悬在虚空之上的天体
一个智慧而强大的灵体腾空而起
点亮星辰定律轨道轮回大地


5.穿越时空的人心

上帝将天上的水与天下的水分开
让人心在天空自由飞翔
天开日月星辰
光暗交替噢气象万千
受圣灵指引的活性灵魂啊
在水面上运行
这或许是上帝发出的动力

我心中生出发现天体的“眼睛”
长成“耳朵”探听来自太空的撞击声
天地再大也能被人心抓破或染色
我在引力波的传导下穿越时空
心儿有如石头激起时空涟漪
时空的波纹放荡色素丰富的好奇
拉扯人类之爱驱逐缺少色温的孤独
搭载人心的星舰在外太空迷航
随后借助引力波重上星际航线
传送活体微生物至多个宇宙
原来这里头暗藏着
寻找传送活人方法的密码
在心间比基因图谱更幽深
而量子物理学在幽暗处告诉我们
猫同时处于生与死的两种状态时
在两种可能性中可改变生命叠加态
其实死亡是光源的极端或正反两面
是生命过程中刺激云雨的彩虹

心尖在天文台塔尖直视宇宙的无限大
大到人心在星球坐标系里出位或错位
此刻大与小的交集堆花于哲人心地
我们把物质切割得比原子纳米还小
小到跟人体一天排出的亿万精子一样
并使微生物在自由的星际作时间旅行
让一个微生物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此时我们在地球的南极或北极透过望远镜
发现在银河系外有多个我自己的身影
这是穿越时空的杰作,并非克隆人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其实是
其实早就是荒谬的种子
或许人能够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只因光速令同一条河流处于不变的状态
正如暗物质穿梭于人心

人类对空间引力波的探测
跟登月项目一样许是找寻永生的路
弯曲的光线和红移的引力试图避开黑洞
没想到黑洞合并产生的引力波信号
经过十三亿年的漫长旅行抵达地球
被总想摆脱死亡魔掌的人心捕捉
这与太空无线电波一样穿刺野心
让活人在引力波天文学里生造新词
也让爱穿越星系进入伊甸园
或许上帝会开放园子
让我们分享生命树上的果子
分享辨识善恶树的果汁
把我们从小就心怀的恶念丢到星河
随着宇宙大爆炸的“余烬”消失在天际
然而外星人能否跟我们签订平等条约
保障星空的自由和地球人的升华

我心朝着星系磁场的方向
抓住日脚撞伤月亮的背脊
让心跳响应微波背景辐射
找寻引力波留下的印记
让心脏不再像宇宙极早期那样
急剧加速膨胀
让我们利用引力波携带的信息
洞悉没有善意的黑洞
避免填入黑洞的行星所遭遇的宿命
顺利地开启人类探索宇宙的大门
在通往生命的路上不断地复旦

佛光里的人心随着天地交合
盘结地根  顶入天宫
在天地循环中上合天心
让天体的神性疗养病态的人性
或追随自然的灵性下合地理
让灵动的万物随万象而更新
事就这样成了
上帝看这也是好的


6.大设计

来自多个太阳系的光打开我的内宇宙
内宇宙也有一一对应的太阳系
可是这些太阳系里有的竟没有白天和夜晚
在我心里的角落也许有个不发光的太阳神
她在那里以永生黑暗的姿态运行

当我的意识流跟神性之光共振同频时
灵体里量子振动快速到无形难测
那灵性透过我眼神和气息放射光彩
或许在我们身外有多重宇宙定律自然
那自然法则定律多个宇宙的时空演化
叫所有的因与果被多个太阳熔炼如一

我在四维的外时空睁开眼睛
让宇宙万象动荡我头上顶着的灵性世界
我在七维的内空间闭目神游
让大爆炸的光线有如黑客直达黑洞
在黑洞口旋即曲折蜿蜒

当量子常数这神秘的宇宙精灵发生动力时
最微小的次原子如同男性精子射入天宫
受孕的或许有不同星球上的外星人
当量子共振时我眼里的星星低频变高频
运行的星球放大宇宙苍穹旋流我心间
此时我不知何为真实面对果壳中的宇宙
此刻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打开我的生命

尽管神灵在这个场景中已无立足之处
但我还是让神的家族住进我心灵的密室
让外星的UFO生物生活在我们的地球上
让所有动物在不同的星球发出灵异的声音


7.机器人,或互联网

外星人是否收到了你跟手机结婚的信息
你在互联网上演绎蜘蛛织网的生态
这活在网里的人哟是否让心脏体外循环
在人海或实景当中退隐 你让时空互联
你跟古人同台做秀或跟新新人类做爱
你进入虚幻的景区或逃离脚下的场地

你是否想过掌上电脑会消灭手机
会使你全部的生态被万物互联网网住
此时机器人也打开你的生命疆土
你用性爱机器人清理歌德的诗情
让烦恼人生消失在机器人亲吻之时
或让你缕缕孤独的人气被机器人吞噬

此刻若有外星人造访带着外星球的光芒
你会不会燃烧燃烧直到被烧焦
你的心是否会喷出诗性的烈火
不再是来自尘土而归于尘土
倒是来自外星人的人种而回归外星人的领地
随着火箭的烈焰升腾升腾升腾
让无人机合着人心的节拍在云雨之下乱舞
而你进入另一个星球运行的轨道前行
或变轨转身外太空听从外星人的引导
也许那里是天堂或许你将人气融入天气
或许让上帝把天堂的美好洒一点下面
让下面的眼泪被近地或另一个宇宙的亲人传递


8.体内或体外的世界

如今膨胀的人心把肉眼所能看到的
或头脑所能想到的物体植入自己的身体
这万能的灵体自大自高地叫星空漩流
那幻觉有如黑洞吸附星球又喷流星尘
仿佛密集的猛烈狂风将宇宙物体抛射
诗人啊我的身体凭引力纠缠所有量子
让物态的神性在身体的经络里自由穿行

在通往生命的路上找寻时间之门
我们在南极洲被旋转的灰白色烟雾迷路
跌入时光倒流的隧道或随着时光飞速倒流
尽管人类智慧还不足以阻挡时间流逝
但是突破时空屏障可能回到从前的上空
也许时光在这个空间维度有过静止
或我们的身体在时间倒退中失忆

可人类记忆随太空船在重力场中飞行
把重力场的拉力转换成推力
太空船以超光速飞行在时间之内
此时上帝是否在时间之外行进

我们总以为宇宙没有尽头
因为我们是生活在三维空间的生灵
我们吃掉其他的生物将地球变暖
眼睁睁看着冰山融化和海水膨胀
弄大了海洋的肚子抬高了海平面
于是我们睁大眼睛瞅着太空和外太空
当宇宙飞船把人类的野心洒向星空时
我们将二维的视角转换成三维视角
发现绕地球转圈才感到没有尽头
发现家园只是飘浮在空间中的球体
或许我们跳入另一个时空维度打量
会感到四维的角度直刺我们的心眼
多元宇宙以超球体的姿态将人心塌缩
将人类的足迹和想象超音速地打回老家
神是否在量子纠缠中显灵或附着人体
也许诗人的灵肉在多个宇宙中舞动
引来有灵的万物同台上演生态谈判
我们只能低头 低头 低头
谦卑地收敛想象的翅膀回到原点


9.地表人的退守与进攻

火星探测器在深空里发出刺猬的叫声
别让我被火星的热浪熔断筋骨
宇宙飞船在月亮之上稍展英姿
太阳神说你独霸月妹我就不发光
就是地球也会跟我一起无光给你

地球无奈却又惊恐万状
地表人把我啃咬得百孔千疮
小心还有太空流浪者向我袭来
于是人造卫星直逼近地小行星
哦那不是咱地球生命和水体吗
小行星诡异地说我流浪呀流浪
只是擦身而过并未伤害你
你可别过高地估计人类可能的力量

于是人心在星系和星球间飞来撞去
试图找寻太阳系外第二个地球
宇航员在四十光年外的另一个太阳系发呆
没想到七颗地球大小行星无水可吸
于是失落的人心飘荡在系外行星之间
有一个心眼在恒星轨道打滚翻腾
还有无数心眼盯着太空里螺旋状星系
眼含宝石一般的星系绽放绚丽紫色
然而远离海洋的人心只能贴着系外行星的岩面
还被超冷红矮星在旁边笑话打趣


10.新地平线

我们总是以错觉捕获星云
当太阳从地平线上跳起
你是否想到那系外超级地球
拉长一条平行的地平线
线上的外星人起心动念
妄想挣脱引力打乱宇宙秩序
没想到碰撞出的星尘自由飘移
移骨易心哟变种人类呼天抢地

人造飞船从地心引力的掌心逃离
带着失重或失衡的人心野蛮上天
宇航员大叫太空太漂亮呀太漂亮
可惜地表大气层被雾霾抹黑蒙面
不 我们是星尘也会能量守恒
可货运飞船给在轨航天器快递
快递燃油快递人类的野心和天真
只可惜太空牵手也很孤独
地球人哪能看懂斗转星移的剧情
天地对话能否被外星人听到
天地互联网能否网络外星的心声

系外行星以超级地球的姿态抚摸
抚摸新地平线上岩石中那生命纹理
也许那是我们进化前的生命秘码
或许外星人跟我们有心灵感应
他们或在太阳系或在银河系
或在平行的多个宇宙纵声喧闹
背离上帝隐居的天堂坏笑
让引力将月球的那一面偷偷藏起
让引力将宇宙的尘埃和气体有意敲打
让引力将脱轨的人心拽回生命栖息地

回到家园——恒星会给你明亮的安抚
那是行星和恒星的轨道你挤入干吗
小心外星人不答应背后的凶器
或许外星人在星际航行中偷笑怪叫
别打乱和合的时光回你宜人的居所
别扯断地平线顺着万有引力的导航
向着神居住的地方有秩序地通行
所有的十字路口都有神圣的仪式
把你的心轻松地贴着大地星光会照耀你


11.未来启示录

也许我们身体是银河系里的黄金
这通灵的星尘哟竟有无限的暗能量
让抖动的灵魂噢密集无数的暗物质
我们同样是太阳神的汗水和眼泪
是天上掉下来的黄金或流星雨
我们在众生平等的地表称王称霸

或许我们的心灵连接地球里的钻石
连接人与人或人与物或物与物的语音
直通万物互联网,穿越多种生态园
让所有神思冥想都来编织大生态系统
或许人类点石成金会用尽地热和心力
会破坏物质的固相、液相和气相
把我们的体魄拓扑相变成怪兽奇物
让性、暴力和狂欢消耗人体资源
让疯狂的人类把想象的尾巴翘到天上
连刚发现的新大陆第八大洲也不要
或许七情六欲起风暴,神的圣地会坍缩


咦战争机器从地表开到了天空
美俄飞船升空争抢天体空间
中国量子卫星挤进满天卫星部落
还有深空探测器蛮力追星
或尝试太空货运或用天梯连天
或在国家太空实验室造人育种
然而上天的人只能含泪看世界
让重叠的影像在眼里放大或变形
或许太空敲击声会惊扰我们的梦
连自由和平等的太阳核子也会爆炸
地表人或许会拾到这枚光子的自由

人心进入宇宙和人类的平行世界
分享着宇宙四季和时辰四季的平等
可是我们要小心地球杀手小行星
小心他们受到火星或木星的引力摄动而变轨
小心这近地天体直冲地表打脸人类
快来各尽其责跟踪这危险分子
请听那穿越6500万年的恐龙灭绝惨叫
请看那撞击地球的小行星或彗星的坏笑

快来搭载人造太阳能飞机绕地球飞行
或跟随量子卫星直逼量子纠緾的威风
小心那天空的鸟儿会撞瞎飞行器的天眼
不会吧——这深空没有鸟儿,只有影子
这影子洗刷我内心的星球碎片洗尽心灵污秽
让我带着洁净的魂魄守秩序的眼波问候星空


12.梦游的诗神

在原野狂奔 与大风交手 跟外星人谈心
诗神一路走来  山呼海啸  星移斗转
让诗神穿透你的身体
进入你悲悯度最凉的心窝
释放出最暖的气流点燃村里人的疼与痛
冲击城里人的胃口和寒气逼人的巷道
让你心里的血自然地滴落
嘀哒 嘀哒
燎原遍地的枯草枯木还有枯燥的魂灵
让你的诗情诗意诗性泛滥一片诗潮
灌溉乱象丛生的诗林


13.蝙蝠山

蝙蝠山的蝙蝠
习惯于悬崖边翻飞
山洞里栖居
蝙蝠的梦是做新娘子
傍晚是良辰
月亮是媒人
星星围拢来做伴娘
夜色渐浓
成群的蝙蝠翻天覆地
天光渐开
所有的蝙蝠不知去向
只剩下峭壁上那株七茅草翘首以待

习惯让歌声嘹亮于内心的蝙蝠
再次等待黄昏来临
让月亮走入她的视线
让星星缭绕她的心间
让梦披上有如她羽翼的黑衣
周而复始
蝙蝠山是否永远是她诗意的栖息地

一只山猫在山头咪咪咪


14.互联的眼光

别给机器人安上视觉芯片
那是未来之眼
它会将人类灵魂的飘移发现
可防飘移早就在前
如同设计摩天大厦

别给机器人安上神经网络
她或他会模仿人脑运算
算计人类的无法无天
天啊北斗卫星跟谷歌同行
他们要将人类导航何方

别给机器人安上语言数据
它会跟人一样叫床或说谎
会拥有语言天赋翻译语言
会思维敏捷超过人脑
会打开被隐藏的未知地盘
让未来之光在时光隧道口闪亮

机器人索菲亚获得人类公民身份
是否会跟人一样思考或实践
是否为了自由和平等而呼唤
我们的生活叫人跟机器一样
在设定的程序范围内思考
或按人工设定的程序智能受限
反倒被机器人笑话
你是好莱坞电影看多了
瞧训练样本输入人脸图像数据
训练后机器人就会识别人脸

让一切互联的网络张开明眼
是谁在编辑现代人生活的程序
现代人的基因图谱会被编成啥样
人像机器一样思考最让我担心
互联网“加”会减掉服务业饭碗
万物互联网跟机器人做伙伴
天地之间会产生何种景象


15.世界是一张网

渊面一片黑暗
上帝的灵擦亮水面
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光暗影响天地
上帝不在时间之中
穿越了千万年的上帝
和时间一起创造世界
而现代人把卫星和宇宙飞船
塞入上帝的嘴里
上帝只是抿了抿嘴
当人类给上帝戴上眼镜和耳机
上帝只是笑了笑
当今世界呀
空中或海上的航线织成网
宽带或海底光缆织成网
互联网联通每一根神经
网住运动的地壳
移动手机移动多功能媒体
世界在网络之中困顿
地球变成村落
上帝也许走出了人类的心底
而上帝在沉吟
用尽智慧的无知人类啊
地球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你只是大地上的尘埃一粒
来自尘土
仍归于尘土
轮回的网络张扬大自然的底气


16.重叠的世界

当某种射线打开宇宙之眼时
时光断裂的天宇游动灵魂伴侣
在黑洞边界逡巡的新“灰洞”粒子
不小心被我们捕获以量子之力
那或许是逃入黑洞的信息
黑洞丢失的信息活在另一宇宙里

天籁之音从浩瀚宇宙深处传递
双中子星合并的引力波风生水起
电磁信号在我们眼前舞动飘移
人心便顺着光线的弯曲弯向水星金星
掉进天体剧烈活动引起的时空涟漪里
就在引力波与地球邂逅一秘之际
我们发现了占据天区的另一个太阳系
或许星系里有一颗星正闪烁我的心迹

我们在一万光年处聚焦银河系
太阳系就在银河臂上摇晃
然后地表人的毛孔现眼一百微米
一微米后就自觉地进入细胞里
然后再往里就能看到很多微尘
微尘以地球的名义深居人的内宇宙
某种生命居住在人体内在的结构里
此时我们将微尘放大到一纳米
继续放大直到看见原子核外围的电子云
再进十皮米就会看不到任何的形状
而天文望远镜可反动我们感觉的东西
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刚才看到的宇宙太空
此刻另一个我或许在外太空里发痴
此刻另一个我或许将人的灵魂手撕


17.自然的选择
一个神秘的精灵在四维的时空里漫行
这量子常数故意规范所有物体的模型
时光老人放纵或收缩量子振动频率
叫我们的身体显形或责令意识无形
去接受天设地造的个体生命感应

让我们的想象引爆奇点效应
在爆炸发生前的最初三分钟
这零维的点是否按神的旨意运行
那炸出的运行法则和运动规律
在天地之间人体面前隐形或显灵

在爆炸发生后的一秒钟之内
叫宇宙中的大海星辰走兽飞禽
一切的一切任凭自然来选择
让平行宇宙的生命喂养人心
或宇宙的隐维让人们接近神性
天堂与灵魂会不会互为风景
宇宙重生是否选择智能生命


18.生命的边界

昆虫呀你这大众情人
为野生植物授粉百分之八十
你是否还心甘情愿地
成为百分之六十鸟类的良食
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何时
你的种族人丁稀少
三十年总生物量减少百分之七十
啊地球上的生命正在崩溃
崩溃的还有那膨胀的人心

从天而降的宇航员发出警告
当蓝色地球熊熊燃烧时
海枯石烂我们人类如何逃逸
或当小行星这一杀手直冲地球
瞧那条白色光带正沿绿色轨道运行
这是地球哨兵发出警示
近地天体望远镜捕获到太空信息
对地球潜在威胁的近地小行星来袭
哇过了近地点正向着生命线直逼
还有一千多颗小行星也在探试
一颗小行星撞击地球时的能量
相当于三十亿个广岛原子弹威力
还要当心慧星等近地天体生气
我们知道哟恐龙灭绝的原因
就是直径十千米小行星将地球撞击
好惊险小行星与地球擦肩而过
威逼地球生命呀仅隔四万公里

你把脸和心贴着大地
是否抬头把威胁你的小行星注视
我们把目光投向太空里的流浪者
探测深空小行星有如深海探测
发射一颗小行星空间探测器
先选三颗近地小行星伴飞
或落在小行星上面采样分析

让地球人的思想颠三倒四
让近地天体防备战略天花乱坠
重返月球不仅在月球留下脚印
在月球还未撞上地球之时
将人心放纵于月球的潮汐力
检验人类从弱爆期进化为强大生灵
敢于跟外星人叫板或向外太空飘移

或许我们由地球自身孕育
或许我们来自天外的某个星系
外星人是否对我们那么友好
我们先走访太阳系里的天体吧
近日点天体是否可靠
火星靠不住那大气层小气
或气压无能或火星有毒汁
我们飞上火星也得返回地球哩
不过话说回来地球危在旦夕
我们何不尝试宇宙空间的利用价值
采月球之矿或取火星之火
或让外星人教会我们太空技术能力
去寻找灵魂伴侣或幸会造物的灵体


19.永生的灵魂

有一杆称叫量子力学
称我们的精神一点都不偏
称现实将意识的过程还原
称世界拿万事万物的信息
巧妙地转换成新生的能量

比如身体停止了生物钟摆
精气神会被招安似地释放
意识的能量活在量子层面
灵魂随死亡启用无效时间
或升天将活体形式转换

或许生灵在平行宇宙中飘荡
人啊人你还在太空中找啥出路
将移民的野心收回到你的家园
用外星人智慧修复大地的容颜

当量子卫星动用天文物理旋转
想称一称星光和空气的重量
或追踪外星人找寻地球人之根
或许在星际穿越中遇见祖先


20.有序的星空

我是地表的一束光
误入黑洞这时空隧道
洞口星光绚烂
洞底一片黑暗
洞中时光倒流
可我穿越无碍
当阳光针刺我双眼
那天空看不见的星星
是否将时间之门已关

当重力场的拉力转换成推力
以光速运行的太空船
就会入门并叫停时间
将人心在宇宙空间叫响
而星球们仍然忙碌而有序
行星们从容地运行在各自轨道
恒星们坚守在各自的位置上
那暗物质比万有引力还要豪迈
拉扯这个星系又平衡那个星间

当光线经过某处时发生偏转
有一种野性放浪的暗能量
不安分地鼓动宇宙膨胀
膨胀的宇宙是否又要大爆炸
奇点之外是否有另一个灵体操纵
许是这一灵体把控电磁重力光速
以及时空共同演变的伸缩性
让飞船中的我们瞬间跨越恒星际空间
但我们终究要回归大地的怀抱
天花不会乱坠呀星球不会掉入心田
这不是梦幻空花哟不是天使胡言


21.黑洞的背后

我们把思想和情感投入海洋蓝洞
而眼光与思维却掉进了宇宙黑洞
连最快的光和人心也没法逃出
这无底洞呀卷曲时间和空间
在时空终结时喷流星云尘埃
而类星体的核心成就另类黑洞
让你无法找到时空的门前

当黑洞吞没了自己所有的过去
在时空中卷起龙卷风似的涡旋
那旋转的黑洞将附近的恒星吞食
惊现更为瑰丽壮阔的场面
黑洞并不是宇宙孤僻怪异的孩子
它会在星系和宇宙的生命历程中
把那举足轻重的角色扮演

当思想坍缩成呆滞的恒星时
人脑的黑洞是否向内收缩
万有引力在时空漩涡中无力抵抗
面对黑洞四周那纯粹的黑暗
我们还是避开引力 绕过黑洞
黑洞背后的星光会映照心空

我们在黑洞背后抬头观望
星空便以宇宙学尺度放射光芒
光线及光速错误我们的观感
让明亮的星星进入我们的视线
叫月明星稀轮回我们的错觉
使隐秘的星体在圆盘里跳荡

比如太阳燃烧自己的生命
带给我们光和热的同时
还要防止在自身引力下崩溃
比如射电望远镜在那里斜躺
张开庞大而灵异的聪耳明眼
将那来自宇宙太空的声音拾捡


22.回归的灵光

大灵猫白熊眼里起伏连绵的山林
蓝晖山折断垂直照射的缕缕阳光
自此太阳直射点带着神性向南飘移
移动宇宙的心眼和人类的欢喜
你让红嘴相思鸟清唱南北回归线的恋曲
你回归热带的纬线呀为何将温带背离

我在南昆山竹海里顶撞过太阳神的火针
所有动植物和绿风热浪都帮我说话
绿了我的灵魂  绿了天体运动的光茫
我还在西撒哈拉和埃及搜索你的踪迹
你浇灌充足的热量燃烧沙漠的心事


23.在长城聆听宇宙声音

你用五座古天文台问天
模糊的答案惊醒各种观测仪
日晷惊喜地读到太阳的密码
天眼惊讶地偷窥宇宙的神秘
你以印度教打通宇宙的经络
进入宇宙之门听从神的暗示

我在长城聆听环宇的声音
太空和外太空的信息惊爆
叫响我沉闷无语的心房
脉冲星这宇宙中精准的时钟
叫醒我的先知 让我心生万物
上帝走出心间 真主晃动眼帘
四头四臂的梵天敲响耳鼓
佛光普照众生平等的万物

我在春分日迎接外太空的引力波
避开当日直射赤道的阳光
拉拢地球上各种各样的神
有神从莲花上随紫烟升腾
有神自塔尖或穹顶飞向天空
向外星人发出最诚挚的问候
并以洒红的狂欢请求上天赐福

太阳神呼朋引伴送春归来
火星上传来福音穿透大气层
星星们与地上动植物相互勾搭
我心尽收宇宙的奇声妙音
心外真的无物吗可梦游天宇
天宇自然奏响入耳的交响曲


24.大时空入门

我发现天象剧场有规则地启幕
便从市井的围栏前将月光抓捕
追光的心儿飞上了血红的蓝月
相对罕见的圆球呀浸淫俺心血
这微胖的月亮在近地点依附
而地球在她和太阳之间不安
恐怕月球进入自己的阴影处

谁知天狗食月满嘴滴血无助
当地球走到月球和太阳之间的直线时
直射的太阳光哟终于被遮住
而一些阳光不安分地绕过地球边缘
在地球大气层过滤后投射月球上
冷月呀在奇异的红光中清洗出浴
也许我们的人生如是轮回
从初亏、全食转而生光、复圆
地球另一方的人也被这奇观收复

或许过后你会看到火星冲日一幕
一颗奇怪的星星闪着红色光束
他在地球和太阳之间哦好冲动
或许过后你还会被另一幕震住
瞧那天顶斜漂着流星雨
在蓝色天幕上明亮又炫酷
一二三足有一百颗流星噢
将天上仙境刷进我心的窗户
或许过后我们会进入时空叠加态
让多体的叠加态照亮心间暗处
可是这量子纠缠堵得心慌意乱
那我们借日全食坍缩膨胀心路


25.大时空诗

地——我能跑遍南北半球,
天——我却只能飞行东西方上空;
在天上遥望大地,人心终被地心牵引,
当强烈的阳光遮蔽所有星系时,
而我心总会闪现无数夜空的星星。

那是我——在凤凰书院——打开心窗——
让人类文明的流星雨扑打睫毛,
让智慧的点点繁星布满心间黑洞,
让爱的变量以光速的递增治疗心病,
叫爱以地心引力的能量拉近人们的距离!!!

我发现仇恨和贪婪能导致地球毁灭,
于是我到神灵护佑的书院吸取爱的给养,
开动我独立的个体内在里爱的发电机,
用群星的光源和人性的优点制造爱的炸弹——
来彻底摧毁由自私营养壮大的疯魔和贪心!!!


26.一个人的生命色调

人生的调色板上
我有我的色彩搭配
用自己的胆汁和血浆
调出梦中的色系
让世人分享我的色彩盛宴
让来者感受我的色彩冲击
流行色  色迷不了我
但我想引爆流行色
我的色调  我主流

自然在心中
心在自然中
活色生香
香气渐变的灵魂
潮湿了我的心口
心口的声色
涌动对生命的惊喜感
当日光洗亮心灵的窗纱
柔软的心早已轻舞飞扬
在宁静的林荫道上
当繁星点亮时光的隧道
生命之轮早已擦出火花
在滚烫的土石路上

于是 我终于懂得
大地给了我生命
但我不必匍匐于大地
青天离我遥远
但它给了我梦想
心中的天使
引领我飞向天庭
天使向我靠近
我的指纹亲吻她细嫩的肌肤
体内的热血
在阳光炫耀的海面奔流
我的嘴角漾出来自心灵谷底的微笑
眼里的绿光
一如山间雨后飘逸的雾霭升腾
指尖划过她的发丝
周身的筋络
风驰电掣般地颤动
仿佛翼翅轻轻地点破水面
水晕一圈一圈地扩大
直至水际岸边

此时我终于明白
当我们欢娱时
别忘了偷吃禁果的夏娃与亚当
蛇胆也许是我们生命最好的补汁
感谢蛇的引诱
更感谢上帝的惩罚
其实爱是危险的东西
一定的色素可以将爱妆扮甜蜜
一定的色温可以叫爱得以曝光
但爱没有一定
只有极端
在裸体婚礼上
胴体裸露最自然的色泽
反照我们彩妆的面庞




联系人:王钻清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铁岗水库路168号水库管理处
手机:18319991563        邮政编码:51810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5 23:08 , Processed in 0.06061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