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4|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组诗] 细碎和裂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1 19: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细碎和裂痕。


四月一晃而过,如一只醉眼惺忪。五月杂草疯长,
像一杯水四溢。我身体里也塞满青藤。每一刻
都在涌动,如虫子的爬行。
现在长出小小的叶。
我不知道它花是什么样子的,
但每一颗蓓蕾的头都顶一颗露水。
它们挤在一起,像小时候我们在爷爷家,
我和弟弟妹妹在一铺土炕上睡,我们嬉闹,
交头接耳,没有谁能阻止我们沙沙说话,除了困倦。
我总是在想,那时我们真是一堆小虫子在一起啊。
我们说到一只蓝色的鸟。它胆子很大。总是在
我们几乎要触到它翅膀的时候一跃而起,
而另一只红色的总是在一闪而过。
恍若什么倏然从我们体内抽离。我们趴在窗口
听大白杨的叶子沙沙沙。像听那细碎和裂痕的往昔,
在一个又一个的深邃的漩涡里旋转,陷入一只墨色的漏斗


聆听。


我需要这些飘来飘去的日子。我需要清凉的风掠过耳边。
像一只蝙蝠孤独的归航。我需要不断的声波传来
以定位你的位置
你在远处。
在我看不见的密林深处一遍一遍枯萎
又一遍一遍把爱升起。
我的背影在路口
被雨水不断冲刷与漂白。在红与绿的明灭之中
浑浊与清晰
你和雨刷器一次一次地正将我辨认


暮色。


一天之中我最喜黄昏。长长影子提着我
仿佛提着所有人世的空。
男人或就该这样子。倾尽所有或战死沙场的倒下
倒在你怀里。
你的臂弯真温柔,亲爱的。
可我还要继续前行,爬过十万雪山和草地
但我又太疲倦了。我还不想睡去
在你发梢儿上搭建一间茅草屋可好?
我要做一些坏事


内心的花束。


春天,我不在虚无的薄暮里。我在茫茫四野中
我坐在我父亲坐过的田埂上
跟他似的默默吸着旧报纸卷起的旱烟
烟叶、报纸上的铅字和一则总统性丑闻对身体有毒
那使我剧烈咳嗽。像海水倒灌进胸腔。掀翻我的肺叶
我的肺叶它只有一小块了。如一只小船在风暴里
网状的脉管皆已暴露无遗。像一面破碎的旗帜
而只有碎片和瓦砾坚不可摧。贫薄的土地
破土的禾苗还那么小,
像四月的大马士革从废墟上站起来


隐痛。


每遇到雨天我的手就奇痒。像我父亲当年种稻子
在细雨里突突突开了一天拖拉机,做下的病
后来伴随他一生。
但永远他都不知道我们患有的病症如此雷同
那是18岁我等一个女孩落下的。
她的裙裾晃动,上面的小花蓝的要死
她也永远不知道在那雨中我等了她一整天


落水狗或野草莓。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一只落水狗。但不可怜。
挣扎和痛苦都是你自己找的。否则人生多无聊呢
我厌倦井井有条和新修建的街道。走在上面
平坦的使人迷茫又莫名悲伤。无所适从
又多像一只男孩的手,羞涩的不知道放哪儿
四月才开始勾勒一个女孩青涩的胸部
所有的只是一张白纸几根线条。
可谁打起的高墙,谁又不曾落水
洛德法官在孤独的海上
而篱笆那边的野草莓,最红最大的一颗


风铃。


你说你抑郁了。不爱说话,爱忘事儿
其实这不是抑郁症。是衰老的表现。最后
你还要记不起我。
而一直在笑的我呀才是最大的抑郁
看上去像一个男孩一样阳光,
实则是在掩饰内心的孤独和虚空
坐在那里是空的,走路是空的
做爱之后也是空的。
只要敲击,就能听见回响。像风铃被微风轻拂


2018年5月11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9 21:28 , Processed in 0.06281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