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8|回复: 1

[诗歌奖投稿·组诗] 面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0 20: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围围 于 2018-5-13 19:48 编辑

面壁


我行万里路,共用二十一个小时。
我刷上班卡,卡钟显示三个头像。
我上凤凰山,听百鸟争鸣,看百鸟皆凤。
我修别墅城,拆我的祖房,挖我的祖坟。

我在上海遇见华尔街,在垄西遇见埃塞俄比亚。
我在百度里发现老子有一个新身份:海外侨胞。
我在研究汉字时看到一个事实:一水为水,二水为冰。
我在送孩子上幼儿园时发现:幼儿园的隔壁是孤儿院。

我有红玫瑰,花的红和刺的红是同一种红。
我有相思鸟,双食双宿双飞,双双唱相思。
我有婚礼帖:乌鸦和喜鹊定于明天中午举行婚宴。
我有金腰带:游戏规则是一个美女伺候一个通宵。

我是诗人,投一次稿盖一个公章。
我是画家,不抵达陵寝不会写生。
我是歌唱家,我把假声唱法视为美声唱法。
我是魔术师,不暴露真相是我的职业道德。

我游华清池,观杨贵妃雕像,袭过她的胸。
我路过黄河,朝着它撒过一泡著名的骚尿。
我登上长城,吐过它不止十次的口水。
我吮吸母亲奶水,狠狠咬过她的乳头。

啊,二十我不知孤立只是旗杆没有旗帜,
三十我不知彷徨只是旗帜在等待一阵风,
四十我不知无助只是那一阵风暂时困顿于峡谷,
五十我不知苦闷只是不知峡谷及其出口在哪里。

而今我栽树苗,刮了泥菩萨一盆土。
我浇花,铲了喜马拉雅五十公斤雪。
我种草,挖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两株卷柏。
我养鸟,捉了神农架雪山十二只白乌鸦。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7: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围围 于 2018-5-13 19:51 编辑

修改一下:

面壁

我行万里路,共用二十一个小时。
我刷上班卡,卡钟显示三个头像。
我上凤凰山,听百鸟争鸣,看百鸟皆凤。
我修别墅城,拆我的祖房,挖我的祖坟。

我在上海遇见华尔街,在垄西遇见埃塞俄比亚。
我在百度里发现老子有一个新身份:海外侨胞。
我在研究汉字时看到一个事实:一水为水,二水为冰。
我在送孩子上幼儿园时发现:幼儿园的隔壁是孤儿院。

我有红玫瑰,花的红和刺的红是同一种红。
我有相思鸟,双食双宿双飞,双双唱相思。
我有婚礼帖:乌鸦和喜鹊定于明天中午举行婚宴。
我有金腰带:游戏规则是一个美女伺候一个通宵。

我是诗人,投一次稿盖一个公章。
我是画家,不抵达陵寝不会写生。
我是歌唱家,我把假声唱法视为美声唱法。
我是魔术师,不暴露真相是我的职业道德。

我游华清池,观杨贵妃雕像,袭过她的胸。
我路过黄河,朝着它撒过一泡著名的骚尿。
我登上长城,吐过它不止十次的口水。
我吮吸母亲奶水,狠狠咬过她的乳头。

啊,二十我不知孤立只是旗杆没有旗帜,
三十我不知彷徨只是旗帜在等待一阵风,
四十我不知无助只是那一阵风暂时困顿于峡谷,
五十我不知苦闷只是不知峡谷及其出口在哪里。

而今我栽树苗,刮了泥菩萨一盆土。
我浇花,铲了喜马拉雅五十公斤雪。
我种草,挖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两株卷柏。
我养鸟,捉了神农架雪山十二只白乌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4 18:35 , Processed in 0.05721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