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17|回复: 4

[诗歌奖投稿·组诗] 与神为邻 (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6 22: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神为邻 (组诗)

      
    上篇


献辞  


天上有诸多的神,有时不知道信哪个,
但我能感受到救赎,
感受到阳光,空气和果实的恩典,
雨水在清洗我们的罪过,
高处的方言听不懂,其实我连人间的事都没弄明白,
一切都是途说,
敬天敬地,即使是空的,
我也信,
来自天空的谕旨,有怜爱,有祈福,有开启,
神在头顶上看着我们,
燃炷香,划十字架,美好的仪式感,
让神变得那么具体。
我预定下许多幸福的大日子,
宜出行,宜动土,宜开市,
我的眼睛亮了,花儿开了,心也有了去处。


天道

不想很远的事情,
羊群发呆,在山坡上云朵一样安静,
听话才是最白的。
草吃完还有,我也有吃草的经验,
喜欢鼠目寸光的感觉,苦难不必提前去理解,
抱怨没有用,神还不认识我,
我学会的挣扎和逃脱,
又熟练了些,格桑花怀揣照耀之心,
在荒山弹出小额的幸福。
四野无人,躲进经书中的兔子惊慌地支起耳朵,
巡山的狮子为何又少了些。


闰月

昨天被用得一点不剩,
菩萨心肠好,又追加一个月的福利。
多好啊,花儿抱着大礼包,
又可以再开一次,
河流松绑,趁势给自己放个小长假,
万物都有了喘息的机会。
那漫山遍野的草木,
有资本懒散,不努力,泥土也给予丰厚的回报。
时光宽阔,蝴蝶荡漾着,
带着灵魂散步,这些古老的物种,
像一群带着阳光气息的人,
若有空闲,就把生存转化为善良的美。


赶路

寺庙赶了很远的路,从不说累,
看上去有些荒凉,
略显颓废,但也不能说成空的,
虫鸣落地生根,一砖一木都带着灵性,
流落在民间的菩萨,
带着前瞻性,领着一代代人,
闯过各种烽烟和灾害,再穷也没断过香火。
如今终于搬进了风景区,
古刹庄严,殿阁嵯峨,是经过苦修得来的,
淳朴的乡亲们都很高兴,
他们从不反对,菩萨提前先过上好日子。

皈依

堂叔生不起病,皈依以后,
疼痛被减免,偶有不适,哄哄也就好了。
有次进城去开元寺,
头一回见到真正的大菩萨,
当时就吓傻了,旁边的人鲜衣怒马,
他像个在大殿上受审的泥腿子,
幸好神没看见。
堂叔还是喜欢村头的土地庙,
爱给泥菩萨磕头,下跪时也不知要什么,
神给与不给他都喜欢。


修行的山道


一条山道,把神殿推向峰顶,
回头把众生送下山坡,
有限的半径,不足以给人间搭脉,天高地远的事,知道的更少。
冈底斯山或西奈山,有着相同的遥远和亲近,
上帝和菩萨的话都喜欢听。
多少年了,迎来送往没说过一句话,
像神殿延伸出来的一部分,
它在尘世之外,
殿门之外,不乞求更多,不给神添乱,
慈悲在弯曲中略有盈余。

转经筒

这一生因辽阔而贫瘠,
跋涉找不到尽头。如果登上玛布日山,
就感觉距目的地近了许多。

风吹着人世间的美,
周围的草木、石头带着向心力,
那些磕长头的人,每一次匍匐都能得到好消息。

脱尘脱俗,布达拉宫站在雪山顶上,
脱下人间灯火的痕迹。
转经筒带着闪闪发光的语言,
我一转再转,一圈圈
给自己松绑,仿佛一转身就甩掉天下所有的路。


    下篇


求佛


和十字架上的耶稣一样,
菩萨也吃过苦,独自在深山修炼千年,
从不找别人帮忙,
经历了刀砍斧凿才修成正果,
所以被信奉,被礼拜。
念经祈祷,作为人求援的一种方式,
下跪带着极强的目的性,
像顽童跟大人索取,单纯的孩子,得一颗糖而欢天喜地。
而众生不依不饶,
求财,求福,求老天爷从天上扔馅饼,
简单一跪,除了天堂,还要轮回中来世今生的美好,
狮子大开口,神未必给得起。


不明飞行物

必须承认,许多不明飞行物在头顶上,
以不同方式操控生命,
那些空头支票都成了真的,
似有似无的鞭子,劈头盖脸往下落,
吓得我们起立,敬礼,
焚香下跪,对着空气祷告,感受来自高处的力量。
一些从未见过的事物,深深烙在脑海里,
逼迫我们拉关系,
找靠山,求老天爷保佑,
经书里虫声具体,烧香的在无意中,
给不烧香的制造了难题。
同事老王有些眼花,以为真主就在身边,
不管灵不灵,
见人就拜,
他深知,下跪的人肯定会获得更多机会。


抱佛脚

世上有数不清的路,
烧香拜佛,无疑是较为稳妥的一条。
许多人关注着香火的疗效,
以及祈祷的回报率。
急中生智者,把临时抱佛脚当做技巧,
进入庙门方知菩萨威武,
一转身就忘掉。依赖神,却不听神的话,
听神的话,又不按神的旨意去做,
以为烧几炷香就能消罪,
以为磕几个头,就能收获更多,
其实菩萨也很忙,临时求救的信号是可以忽略的。


以神的名义

庙宇越来越多,教堂越建越华丽,
有人带着上天入地的本领,
以主的名义,替神发声,替我们听见,
以语言证明语言,
大胆给神定位,加工后的神话,带着人的基因,
多种派别,让神长出不一样的脸。
他们在狂热中争吵,
制造魔和黑暗,鼓动一种神打败另一种,
傲慢与偏见均已构成天意,
他们从不割自己的头,只用动物的血献祭。
难怪有人要与天斗,与地斗,
我也时常担心圣徒们
译错经文,或漏掉某些重要章节。


神在天上

寺庙的门槛,未必能挡住灰尘。
坏蛋祈求保佑时,
比好人更心诚,甚至舍得下血本,
为神塑金身,以为有钱,
就能洗清自己,就可以和神称兄道弟,
他们真的做到了。

鱼虾推下河塘,狼虫虎豹赶进深山,
世间的事由人来做主,
一些人借神的光环,
指鹿为马,枯枝当权杖,构成新秩序。
天空干净,云朵洁白,连吹带捧,直接把神哄到天上。


红与黑
   
都拿自己当好人,不知道坏事谁干的,
吵架的人那么多,
错那么多,
错了,就得碎。
茶杯碎了,板凳桌子碎了,家和国,整个民族跟着碎,
枪炮声激烈,蓝天下的和平鸽,
飞不高,也飞不远,
有人带着整编师作筹码,和上帝合伙做生意,
给这个世界放点儿药,放点儿泪,
天堂的路不算远,
你若信了,圣经里放下所有的罪,
都可以赦免。凯旋者行走在真理反向的路上,
道理只说给乖的人听。


读山记

世界上最高的山峰,耸立在信仰里,
有时菩萨,有时上帝,
扛着原始森林的山峦略低一些。
神仙们在民间四处游走,
像忙碌的买卖人,
传教,布施,设代办点,收集亡灵和香火,
唯有孤独的大兴安岭,在平原尽头,天上打雷接得住,
未来的空间、定位和走势纹丝不动,
它是物质的,
坐西朝东,绵延两千公里,
草木欣欣向荣,山坡上跪着的石头纹丝不动。


神往

心疼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流血受罪,
足以让人类羞愧。

东方磕长头的路上,连滚带爬的人那么累。

缺失信仰是痛苦的,
众神在上,我憧憬另一处并不太伟大的天空,
不要有恩赐,
也无苦求,让我欢欢喜喜跪下去。



发表于 2018-6-8 15: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附一段我为成小二另一组诗写的短评。感觉像是同一个系列。】
“神还是农村户口”(《额滴神》),这反讽的一笔道出了今日中国生存的困境:甚至连神明都无法逃脱体制的束缚,也只能陷在城乡差异的沟渠中。这一句也代表了《低音区》整组诗适度的诙谐调性,以此迫近当今现实的普遍荒诞和无奈。《额滴神》的标题本身就是用具有喜剧感的网络语言所作的时代性感叹。在《闲棋》里,诗人重新安置了古典诗学意境,把辛弃疾的“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重写为“与青山对弈”的棋局,甚至这种棋局表面上“远到尘世之外”的闲情也无法掩盖“我有被风撕裂的危险,/每一步都可能破局”的险情。这组诗的确常常将古典诗意嫁接在当代现实感中,比如“喜欢你把春天穿在身上,在羞怯怯的枝头,回眸一笑,/分期付息的甜蜜,次第打开”(《碎花裙子》),形成了古今之间互相解构的特殊意趣。而“星星沦陷在夜色的圈套里,/月光拉满弓,为沧桑拔掉毛刺”(《低音区》)这样的想象力则又超越了传统的自然书写,尽管我们仍可体会到“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的古典诗学法则。《低音区》这组诗拓展了语言喜感与经验痛感之间的必要关联,可以说是近年来鲜见的既有探索性,又具相当成熟度的作品。
发表于 2018-6-8 20: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棒的一组,喜欢,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23: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小滨 发表于 2018-6-8 15:12
【附一段我为成小二另一组诗写的短评。感觉像是同一个系列。】
“神还是农村户口”(《额滴神》),这反讽 ...

上次老师的分析和点评,还没有机会说道谢,今天在这里一并谢谢, 也谢谢老师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23: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周谷穗 发表于 2018-6-8 20:08
非常棒的一组,喜欢,学习了

谢谢老师来读,多指点,也非常喜欢你的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1 20:06 , Processed in 0.06281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