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66|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古冈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16: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歌奖编辑002 于 2018-5-4 16:49 编辑




古冈,诗人,祖居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六点分社文学编辑。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初评委员会委员(第四届)。著有诗集《古冈短诗选》(香港银河出版社)、《尘世的重负——1987—2011诗选》(美国Red Hen出版社)。在《书城》等报刊杂志发表随笔文论等。曾获美国DJS艺术基金会诗集奖(2012),首届上海国际诗歌节诗歌创作大赛奖(2016),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2016)。

精品展读
   
●冷暖

出地铁站,潮湿、带棕榈
散淡的南方味。热的毛孔。

遇着冷的街气,
打烊店铺铐的环形锁。

上班不是自己的身,
莫名、厌倦的套话。

钱和糊口,
使得休假成了自欺。

割了脐带的痛,
绕紧儒家的器官。
  
●屋檐下

细的根绳,它断时悬住
像他以往,街巷那么多,腿及人烟在
屋前或瓦后探头。
老虎窗一扇,三角返着光,停了的云
留半刻时日,半晌
旧人头没了,在晾衣的,竹篙向上,
少女胖成一圈,下岗的,还在老。
事实好似躲角外,一屋檐
人面依旧往下,沿着锈迹滴,或落下的黏回状。

●坐姿

床从身体下抽出
滑走的是另一条甬道
店铺如林
我们的目光所及之处

遭遇

我们赤裸的肌肤干渴
像面镜子
踏上软绵绵土地

我们眼前
这确实是支笔
一枚红色太阳
光滑无比的桌面

整个下午
被滑走的是我的坐椅

我的手臂提着的这只手

●被囚禁的红太阳
  ——献给何旸画作《雨后的中国》

它蹲在平面上,看历史软塌下来
一点点扭曲了比例。
街通向屋子,没红旗的阁楼
领袖伸出头,他张望,只是
一种张望的姿态:为全人类
他们叫嚷着侵吞空气中
剩余的小孩。头,个个暴涨
嘲弄着身子不谐和的肢体。

画面一侧,谁能走进,早已
身在其中,下着虚无的棋子。
单薄、无助的嘴角,一丝神秘
笑容,聚成公共的笑,标识着
不同湿度:革命的苔藓
布满画中遗忘的一角。
此时追剿逃窜的天空下
校友们一败涂地的理想。

大革命的街巷汹涌、流通
人群的嫡系,窥探他们的
血管谱系:道德的流向光滑呵!
空中云不动,黑暗女神
呆在画顶端,邪恶地笑了。兼职的
文字阴谋家,他镰刀的手,下手处
找到纲领般雪白表皮。断了的颈在
他们原配的身体,天然地唱一支
没唱完的歌。起义的神话,系在
无表情的纪律上,
她们成了他们的遗孀。

片片坠落:纪念铸成
风中像章,佩戴的臣民们呵,成群结队
整个街区向左,向太阳反面,镜像一体。
于是,我们见到朝阳,高高升起,最高的
红,流满整个人间。天堂啊,只有此时,
我们肉体所来的地方,我们一辈子的钥匙
开启着,永远不会再开的门。一刹那
全都打开了脸上的光芒:囚禁意味着解放,
哦!在那放风的灿烂,谜一般的街道尽头。
  
●今早,或今世

醒来看窗,天阴,
不落雨,温度低七八度。

温存的东西咯噔,
善意在它嘴边。

飞走几个叽喳的鸟,
集体地俯视,自在啄食。

罩在笼中的机关,
我们打湿了翅膀。

明朝是周日,下雨,
一天天捱的种族链。

泡杯茶,窗外高架,
淡汁云絮,露白光。

想着扮演和即将
抽搐的肌肉,脸儿诡秘的笑。

一会儿我就站起,
低斜掠过这阴空。

●早上的灰

又在桌前,宿命的脚
一早跑开了:
下楼,开锁
穿街,凿穿胸口的肺。
黑压压人流,自行车
钢圈、铃、井然的
星期一。邻居一大早
挂眼屎,闷了一晚
喷出恶臭,声音却是:
早,你好!
问候的文雅。
哦!为什么你要醒
却一直醒着,睡了一觉
醒了一世,狂奔的双脚
40年转一边,它看你
像盘曲的蚊香,烧完
一碰,变细软的灰。

日头在上,云遮住
钢筋楼
一间官僚的窝。
通讯讲起废话,联起
这座废了的城。
一开口,我们便掉下去
滑溜溜一块
太阳的赘肉。
嘿!说吧,绕地球
一根烟能撑住吗?

这矮女人,残废改变了
魅力的躯干。
她只蹲着,两只眼窝
望巨人王国,一大早
成堆的烟升起,她走过
外八字的回廊,
回避同事,看上去
空气中还在发育。
好啊!领导开会
觅食,利润的药膏
层层涂下来。
不够吗?我只是一员
空空吊起
脚底下地板,地板
下的球:奔啊!

一天,之后的天国
二天,取消了脚的大地
三天,无人的眼,看什么呢?

早上的灰,看不见啊!
  
●职员的晨曦

沉浮的升降梯,
门合拢来,隔音
徐徐地吊起。
吱地塞进文件柜
每格分类、剔除,
每人被罩上
铁栅。铃
突入心里
喧响的源文件和水笔。

内壁隔层,楼当中
被竖起一条
通天的钢绳。
增值,延年
树状图和钱漂白
白领成就的衣襟。
你用它造房,放下身段
冷的朝阳,碎玻璃窜溢。

小区光灿灿地
小孩子的天光,
一日之晨在于此。
新活力,煎蛋的平底锅,
润滑楼道一梯
多门洞,通地基的
穿梭感,阴森
小边门。盘旋着上路,
蚁群穿人现实的制服。

口音和遗骨
奇特的手势,盛情在。
寒风空刮穿堂,过街,
预案里,他们想抓
往日笑靥的团队。

亲戚躲着安睡,说门扉中
梦话连篇的一声,似敲门,
响了却无音,无人在。

●下岗

上班的伦理支配私家车
失灵的红灯乱亮,乱闯车间和主任室。
私营化挪用工会会费,集体犯的病
戴高效口罩,人人礼貌口臭
容不得辩解的残羹和条纹工装裤。

太干净的账目和健康
像上进一般可疑。文凭
秃头的名牌效应,加体面。
我们游弋的年终奖和定额钢丝球
免不了擦去私欲的启蒙和小心眼。

他盘点工龄空饷
他噎住前辈的副科级。
企业文化的钢筋呵欠,
上岗随即病退。

硬档工矿随你挑,城隅
街道生产组,脸皮拧干
绽开的幸运意味退休金
注入新鲜的年岁不干胶。
榨取的承包工头顶着董事少白头
股东的腰围多积水,空手
递来星星的肥肠、空腹便便。

昔日大马路活像开膛的洋肚皮
淫气和地租浇柏油。他成了
她下半辈国统的开裆裤
囤积的不平等溃疡化开。

厂子看门的能上哪儿夜游?
我们顶替父母的老茧和盐汽水
顶着车床咆哮的指标和异化机油。
抹黑的指尖,像是赶赴行刑的资产。
每一个下岗工人后背
被哄着拖一个产业墓地。

缺钙的理想教育,成了副科级
嚼舌的负资产。一下子老了
夕阳红落下像糖纸片。
钱生出钱的创可贴,四溅的
刨床屑和欲望扳手直愣愣地
下岗,下岗,腐肉生现钱。

●尘世的重负

这城,老模样但洋气。

穿巷的人带我,或街头的气
席卷我们。

甜甜的快感,些微不安,
也就一会儿。

醒来:自己觉得
天光未亮,帘边泛的微白。

喧嚣像头顶直升机,
渐渐地来,你不觉
习惯后的声响更响。
当整个轰鸣朝东移,
我们被抽空的干躯。

我们的海不远,就在那儿,
肌肤浮些光,那上边崖洞。

意义不会自己生辉,发了芽的菱角。

我暗想,我仅半径里
绕一瞬,摆那儿。

街坊如横竖堆的积木。

游戏时,觉得小,
身体内,或隐秘发育的痛。

现在大了,老的心更小,
梦一城的东西,全摆那儿。
  
●出走

日日忙的同事和机关
上级的上级,吐纳像花蕾的屎。

落下或鸟儿飞过,
我不用“驶”的美意,它无损花之脆。

比之钢筋水泥,
摞他们的置放地,安抚的深睡。

起而奔走,夜是我们白日,
飞着,儿戏颠倒的事业心。

小巧官僚的
会议桌的方寸世界。

铝合金窗紧闭,
偶尔是我坐那儿。

飘的星云,点亮了骨磷,
趁我们身体的时差出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8 03:06 , Processed in 0.11412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