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83|回复: 2

[诗歌奖投稿·短诗] 张相河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4 20: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见的是从前有的
文/张相河


他牵着我的手
过一座桥,汉白玉的石头
桥下面没有水
显然,树是才栽上的

马上就到繁华的道路了
我在等红绿灯
当然,这时候等不等红绿灯
没关系的
路上没有人

在山上
我站在特别喜欢的石头上
我的心情舒畅
他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他是一张太阳的脸


街区
文/张相河

你不知道的时候
我偷偷地爱过你
街区
都是陌生人
拉车夫
是一个黑粗但是举止优雅的人
他拉车的动作
保持小碎步
女人在他的背部
心思荡漾了下
为了掩饰内心
女人从包里
拿出了一面镜子


水声明亮
文/张相河

 他是一盏灯
天空是他点亮的一一他这样想
走出去几里路程
这段时间
两只野兔受到了惊扰
狗的叫声,隐瞒了什么
蛇盘上树木一一

他回头望
一千个自己跟了上来


上帝来过
文/张相河

我们得知道自己的父亲
我们得将自己的父亲放在合适的房间
我们得在合适的时候听他说话
我们需要他的教导而背叛他
至于他由于固执而造成的隔阂
我们得理解他一一
我们背叛他,但是不能埋葬他
他是一个命令,我们或为蛆虫腐蚀他的身体
我们纪念他,如同杂草。我们是他的头发
或为虱子。一一他用血让我们记住
我们更加渺小
他是废弃在世界角落的一个破落户
盛满磷火的骨头。烂不掉的门栓
他让一伙暴徒恶狠狠地踹开门
以他的名义,行事魔鬼的行为


飞鸟
文/张相河

这个傍晚
我把自己当成一块石头。坐到天黑
喜欢我的肉体发光
就发光了。一一 作为鸟的记忆
在石头里飞着。




边缘
文/张相河

她故意看我,灯光下,她恶狠狠
按了下橘子。橘子不安分地滚落
从桌布的桌子,到木地板的地面
再到我的脚下
她拿着刀子蹲下,围裙上另一枚橘子图案
扭动了下
灯亮起来,完全白炽状态,伴随嗤嗤的响声
她拿起橘子的修长手指与刀子
正好到达我的跟前。


一种解释
文/张相河

日子里我生活在
黑夜之中,将自己的木柴
塞进自己的炉膛
  
我在外边,看我的母亲
把我塞进炉膛。 火炭的光
照耀着我与我的兄弟

火炭的光
照耀着我的白马


钥匙
文张相河

我的老人们从窗户探出头
昨天的事
让这些老人兴趣增加,他们从窗户
摇摆旗帜

昨天一个巨人的路过,带来了这些老人活的印象
巨人拖着沉重的锁链
路过。
老人们望着他的背影,腾空的烟尘在远处
平息。


暮光之城
文/张相河

在雨巷子行走
碰见大的石狮子
我选择抚摸它的发丝。

店铺的门关掉,站在它的门廊下吸烟。
汽车停靠的地方
坟墓一样静谧。

爱的窗口
明亮地照耀着。
然后我像一个小偷,偷走它的一切。


但是我一直在欺骗自己
文/张相河

但是我一直在欺骗自己
我说的话是假的
秋天的落叶与落叶里的小蛐蛐差不多
当然,如果往下翻
就是不会唱歌的蚂蚁了
蚂蚁是球状的
从树上下来过冬
继续往下翻是一块骨头
蚂蚁怎么也啃不动
它存在了好几年
继续往下翻,是瓷片
它记录下年号就碎了
继续往下翻,有可能是我的手指一一
它曾经让一个人看见了星星


简介:张相河,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网名酒哥哥,天长有变,张珂。学习写诗多年,偶有作品发表。
诗歌观:诗歌在路上。


发表于 2018-4-24 23: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酒哥的诗。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一组,来读酒哥哥,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5-24 19:46 , Processed in 0.0731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