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31|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陶船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0 16: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陶船,江西南昌人。70后诗人、画家,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入围诗人。主要作品:诗集《漂流瓶》《鹏程公司》,长篇小说《万有引力》《我的宰相生涯》,评论集《诗歌复兴》,长诗《药》《地铁》《屠宰场的弹簧》等十余部。画展:群展(入展)15次,个展2次。获奖:第四届中外散文诗歌奖一等奖、中国杯诗歌奖等8次奖项。香港《凤凰网》的报道,称之为"中国画的革新者”。

精品展读
   
●药
 ——总结我的单身生活

来自深圳的一项调查显示:三个人中有一个是精神病倾向……

在这里,我尝试为时代作一次临时诊断……



结婚以后,产生了对单身生活
进行总结的冲动。也许是为了摆脱
生活中不着边际的无聊。我和王江搬到一块住了
也许,唉,“是为了——

使共同的日子不落窼臼”——这是张萍的话
“你仍然不知进退,不修边幅,不知所措
不学无术……如同苏醒于花天酒地之夜后的早晨”

唉,我并不想重蹈覆辙。每年重阳登高时
才重温旧梦,重新坠入抽水马桶之上的岁月
又一次恐惧得重足而立,四肢和脸面都抽搐起来
——不妨称之为“抽象抽风”



生活——道貌岸然——不是道听途说的纛。说到底
对于太年轻的我,日子是断断续续的:断简残篇
细想一下,也许只有到耄耋之年才能明白盗亦有道
不可能一下子就茅塞顿开——泖——年轻的象征

缘此,我不明白恋爱也应量力为出,量体裁衣
回想与李芬在一起的岁月,真是太挥霍无度了
感情好比一杯水可以用于解渴,但切忌
一口气喝干它。美好的时光也是一样。在残酷尚未露出
獠牙之前,你不能带着心病,提前进入疗养院

想起来,真是令人大吃一惊,我竟然与李芬说了那么多的
废话,其价值仅在于一定程度上,抓住了时光的寿礼



李芬去了另一个城市。炎热的夏天不再成为“燃眉之急”
之后。我轻而易举地与《染缸》相遇。这本
厚如砖块的书从一开始就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月后
它彻底掏空了我,也怪我当时体内空空
也许一直就期盼“一个世界”把我的空心填充?唉
这本书“非情节化的情节和非叙述性的叙述”深深
吸引了我。主人公罗影始终染指于生活,却又不能深入其中
只剩一双干涸的眼睛——上面沾满记忆(意识)的
碎片。我就是罗影——一度这样认为——索性彻底
这样认为——《染缸》后来完全“融化”了我。有一段时间
我很想去舟山群岛或西沙群岛度过一生,就像
罗影一样,终于没有成行——确凿无误的记忆是
我模仿罗影去了一趟沙漠。我留起了长发,脑后
扎了一条马尾似的长辫——“你飞奔时如一匹马
更像一个女孩子”李芬的话使我暗自窃喜
哦,我是多么喜悦!此前,一个行踪不定的月老
把李芬介绍给我,她的男性化装束
使我一见如故(我好像有点晕头转向?)
在李芬终于答应称呼我为罗影之后。我带她
去了一趟赟岛(地心引力导致的房事)



鬼使神差,我把《染缸》寄给了远在南部沿海的
王江。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大约半年后
他写信告知我,他患了“缺乏高薪综合症”
我不知道得了这个病意味着什么。为此
我翻阅有关资料得知这是一种绝症
但短期(30年)内不会丧命。几个月后他又来了信
一反上回的悲观、绝望,变得异常兴奋——

“前不久,我如愿以偿患上‘文学病’,它在治疗
我的综合症上有奇效,以毒攻毒嘛……”

他的来信冗长、晦涩。长达三万余字。使我一头雾水
不知为什么,我一连数周做了恶梦
有一段时间。我对照镜子上了瘾。好在
不堪忍受的母亲一气之下把家中所有的镜子
击成了碎片。许多时候手捧王江的来书
端坐于灵应湖畔或秋水河边发呆——
信中的一半内容使我百思不得其解,并逐渐
导致一种癫狂。就表面症状来看,它和失恋
有几分相似。但仅是表象,我已经很久没跟
女孩子接触了。现在的难度在于,很难
再爱上一个人,甚至很难拥有一个说得过去的
爱好,我似乎对什么都产生不了良好的兴致



王江把我骂得狗血喷头。却令他自己吐血了
我给他吃了一棵定心丸竟然歪打正着,使他
重新站了起来。在蒲公英公园,烈日炎炎的假山后面
有时候我会对他谈起李芬(不再有她的任何消息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大迁徙时代嘛。问题在于
她怎么撇得下一度拥有的全部生活?直到很久以后我才适应
李芬作为一种遥远的记忆而存在。时间会使一切疑窦水落石出
我逐渐适应了生活中水性的一面。我不再为远行者送行
因为很可能类似于送终。我忽然想到,李芬不叫李芬
她是另一个名字,我称她为李芬是陷入了罗影的遭遇,还有王江
甚至王江的“原型“根本没给我写过信,天呐,这才是真正的廋!)

问题出来了。不仅是因为一本书那么简单。也许
还应注意到,我在这个城市生活得太久了。一个惊人发现
证明了这一点。我走在街上,发现来来往往的人都像
在哪儿见过。我经常在路上认错人,后来发展到无以复加的
程度。不仅给我带来很多麻烦,而且还出了几桩事。一度
令我心灰意冷。够了!生活!……生活!够了!……



每天服用定心丸,一日三次,一次五粒
三年后这种主治“填充心室空洞”的良药
对我失效了。我猜测体内可能产生了抗体
奇怪的是没有产生药物依赖。这正是令人
伤心欲绝的。此外,我还产生了“间歇性
障碍性反弹性色盲”。也就是说,世界并不
总是多姿多彩的。它不完全来自于所谓的
心理作用。我酸溜溜地称自己为“感觉素食主义者”
张萍劝我“缩头缩脑缩手缩脚过日子”,因为这样
可以减缓“后现代工业气压”的摧残
——我未置可否(摘自《染缸》)

张萍的财富因为股市下跌而大为缩水,我
建议她也来一次“四缩”政策,她竟然
气得脸蛋通红。谈到钱她容易激动,一直如此
见怪不怪。这个“异性挣钱机器”只要亏了钱
就会来找我“蝶泳”——如果她
长时间不来找我的双人床,我就知道
她“牛市”着。受我的影响
她也在服食新一代定心丸

我父母非常喜欢张萍,称她为
“有为青年”,号召我向她学习
还逼迫我娶她。我未加思索就同意了
父母为此高兴了一整天。母亲开始联系购买新家具
父亲费尽心机弄到一张可以打8折的
婚纱摄影优惠劵。我想对他们哭一场
结果却笑了。之后我坐下来给远在
西藏的王江写信,此信要点如下——

1 粉墨登场的“宠物”市场鳞次栉比,我临渊羡鱼
2 融入媒体虚拟的“时代脉搏”,我指的是那些“六神有主”的人
3 马革裹尸者看见幸运儿搞的“新垄断主义”气得站了起来
4 一次轰轰列列的敲锣打鼓意味着另外一些人遭殃
5 轮流坐庄,伦理学究紧随量刑标准的变更,马不停蹄的落差
6 磨嘴皮子的纠缠者(推销者无所不销)和磨洋工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7 我把公寓装扮成一个洞穴,我是终日蜷缩其中的“爬行动物”
8 我不敢出门,电话购物帮了我大忙,电话万岁!
9 这个城市随时都可能下雨(染上性病);神经衰落和失眠互为因果
10 他们送来我朝思暮想的防弹衣,我在睡洞中付了款
11 破坏狂盛行,如雨后春笋,却打不着预防针
12 他们有时不是为了你的钱包,只因为酒足饭饱
13 警犬般警觉,仍应付不了飞来飞去的虐待狂和受虐狂
14 新一代定心丸上市了,我购买了一盒,疗效不显著
15 到处都是陷阱,那些陷阱使人忘记悬崖,赆
16 因为怕脏经常反复洗手,不能控制自己,常有不安全感
17 缺乏信心,神经过敏,对某些事物特殊惧怕
18 犹疑不决,忧郁症,信息错乱症,便秘性多动症,“空亡”边缘
19 厌恶食物,反复洗涤后仍怀疑有细菌,独自发笑
20 阅读巨著《漏》,有一度以为艺术能拯救发生幻觉和狂想的症状
21 艾建军去了越南做生意,一举治愈了他的思想、感情和行为不协调
22 以挣钱的名义消磨时光,父母庆幸我走上了正途,甘苦自知
23 豪华装修导致精致的非人生活,波霸吃香,护肤王脱销
24 妹妹搞起了传销,父母亲友紧随其后,我年迈的父母重焕青春
25 无事空忙,无忓的失业生涯,每日乔装改扮应付敲门者。百忙
26 在我认识的人中,数吴鸟根的野心最大。他企图为时代把脉。他的诊断结论是“次生障碍性贫血”——他现任市民间笑话收集站长(副厅级)。他自称是“非肉体性独身主义者”



思念王江和遥想他的“随心所欲的生活”成了我唯一的
精神寄托。物欲已经蒙上了时代的眼睛,私愤的我
缺乏对象。王江,你曾说过我如“一个思凡却又
冲不出寺墙的和尚”。冬天我在莲塘推销定心丸,没想到
购买的人那么多。我发了点小财。幸亏这些年有了一点钱
才有闲暇泂酌其它,譬如对“内心巨大黑洞”的观望和窥视
说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靠推销定心丸为生
幸好“需要填补内心空洞”的人多如夏季蚊虫。实际上
早就不相信电视广告中,定心丸的自我吹嘘——

世上无难事
只要定心丸
填补心中洞
唯我定心丸

说到底,定心丸只是一味治标不治本的药,它有
极大的副作用。人们只是万般无奈之下才使用它
那种“无肉体的痛苦”折磨得患者死去活来,旁人无计可施
定心丸趁虚而入,他只是暂时止了痛,却在不知不觉中让你
上了瘾。从此你得连续不间断地服用它,它像
短效止疼药。明知有那么多的副作用,你却不得不使用它
恰如我们面临的生活。我简称“空而未亡”。唉,这
抽水马桶之上的岁月,何时是尽头?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啊,我多么想你!我闻到了咸甜的海风……我多想拥抱你!……



父母一度以为径情直遂:因为我答应
娶张萍。后来他们终于不抱任何希望。母亲
常常看着我发呆,眼中噙着泪水。父亲
更加沉默了,他常常一整天一言不发,看见我
偶尔会痉挛。直到他们同时迷上邪教,大约
两个月后,他们向我宣称:他们不再是凡人。从此
他们不再过问我的生活。照理,我应该感到解脱了

我收到了王江从黒龙江中俄边境寄来的长信
他自称已经过上向往已久的
“拥有救生圈”的“可靠生活”
——我大惑不解



有一天,我正在阅读“形式主义革命”巨著《漏》
(现在这本书取代《染缸》成为我的精神食粮和日常生活兴奋剂)
——王江来了
正是夏季,蝉在梧桐院中声嘶力竭,水泥路面被烈日晒得冒烟
——王江来了
他忽然出现在院门口的梧桐树下,他背着一只破破烂烂的
麻袋。我坐在窗前把埋在《漏》中的头抬起时
一眼就看见了他。他憔悴了很多,依然帅得令人无法抗拒

然后,我们前往咖啡馆长谈——
莎士比亚、文坛的“政治局常委”等等——
夜里头枕《漏》同床睡到天亮——
翌日醒来发觉:我们都离不开对方——

然后,我们开始筹备我们的婚礼。我粉刷了房子
购置了一套古典式家具。当然
我必须向父母亲友隐瞒真相。我想
在30年以内,父母不会赞同我们,也
不能理解我们的幸福所在。王江借助
《万年历》挑选了一个吉日,这天阳光明媚(气温偏高)
我们举行了隆重而秘密的婚礼

告别了“抽象抽风”,我们开始了笔直的
没有疯狗纠缠的幸福生活

●魔镜

(上)三世张生:放生、洞房和掘坟

这样庞大的南昌城,几百万人
被大雨横扫,饮弹而归或落荒而逃

我不知道该逃向何处。折入
路边的一家美容院,前台——
绝色的你正在照镜、描眉

从你手中那面魔镜中,我看见一千年前
你是深山中的一只银狐
我从猎人手中把你救出,你奄奄一息
掬一捧山泉给你,你才苏醒过来,临别时
你仔细看了我一眼

八百年前我是进京赶考的张生,带着
一点盘缠、几本圣贤之书,背着
一把祖传的宝剑,在一个荒村投宿
走进一座被你由荒冢幻变的豪华宅院,和一个由狐穴
幻变的花香四溢的闺房,我们共度了一个洞房花烛夜

但那一世我福薄,第二天就不幸夭亡
这一幕被法海的一个师兄看见,怨你恩将仇报,愤而替天行道
把你镇压在一张黄纸符咒下,足足一百年

战乱和饥荒的五百年前,人民朝不保夕
你是荒野上的一具女尸,被占山为王的强盗杀害
还扒走了遮羞的衣裙,第一个男人路过
看见你,漠然走开——他这一世是住在我家楼上的
老王,生生世世与你陌路,互不相干;第二个男人看见你
捡了几张荷叶为你遮羞,盖住了你的身子
为了报答,这一世你和他谈了一场恋爱
他就是住在我家楼下的小李
此时正因与你分手而想不通
第三个打你身边路过的人是我
我就地挖了一个坟,把你深深掩埋

(下)千年银狐:山泉、符咒和勾引

你知道吗?张生,你完全没有注意到
死去的我,在入土的一刻,流着感激的泪水

今春这场雨为什么下了足足一个月?那是我向龙王
恳求,当你出门时雨总是特别大,为了令你
到我的小店避雨,让你看见我娇美的容颜
今生我在你家附近开了一家美容院,日日夜夜为你揽镜画眉
为了让你惊艳

恩公,把魔镜借给住在你家楼下的小李看看,这些天
他天天哭天抹泪,他曾经用莲叶为我遮羞
所以我和他谈了一场恋爱,但也仅此而已
属于他的女孩三年后会来,不是他的何必强求

我曾经变成一棵银杏,在你家门前守了五百年
这一世,只为和你相遇,把你深深迷住
与你白头携老,满心欢喜

●屠宰场的弹簧

1)空壳

有个富翁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是资质鲁钝又笨拙的弱智儿,富翁非常担忧。一天,有个道人来他家化缘,看见富翁的儿子便摸摸他的头说:“好一个相貌堂堂的孩子,可惜杀业太重,无法开窍啊!”富翁听了,觉得很害怕,难道杀生真的会有这么大的业报?于是通令全家,以后不要再买动物来宰杀煮食。某日,富翁在路上看见有个乞丐抓了一条花蛇,因为身上没有带钱,就劝一个熟识的布行老板买蛇放生。那天晚上,富翁梦见有个花衣人来向他道谢说:“今日承蒙您的搭救,为了报恩,我特别来帮助您的公子考取功名。”第二天,他的儿子突然从口中吐出数斗的黑水,脑袋也跟着变得灵光了。后来经过一番苦读,果然不负众望地考取了进士。

沉重的淤泥
塞满了
船舱。像小鱼小虾的
痛苦
无人清理。

海边的沙子
一如别处
被波浪裹挟。

这世界
没有
想去的地方。

爬过峡谷的
螺蛳
如今只剩一个空壳。

2)脸庞

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初悟道时,有一段日子身穿俗人的衣服,混居于猎人队中生活。由于他不愿随着猎人们外出狩猎,因此猎人们经常要他帮忙看守猎网,然而慧能大师每每看见有兔子之类的小动物误入猎网,都会冒着被杀的危险放了它们,就这样子过了十六年。后来他终于见性成佛,广度众生。
回廊上贴满了脸庞。

被污染的水库
喂养
卑微的藤蔓。

老妇人
填平了
心酸的鱼尾纹。

在某个时刻
蟋蟀踩响了
疼痛的马达。

那场雨淋得
毫不值得。

对桑叶着迷
毫不值得。

为一次咀嚼
神经质
毫不值得。
  
3)荒凉

有个修行人名叫无畏三藏,他平日虽然饮食不净、言行粗俗,但是心地却十分光明。因此他的师父很疼爱他,只可惜他的行为不洁净,乃命他睡在门外。某日夜里,他的师父抓了一只虱子丢在地上,无畏便在门外大喊:“跌杀佛子啊!”师父听了很惊讶,便叫他进来问。无畏回答:“凡是生物皆为佛子,皆具佛性,就算是微小的虫子,也有生命,他们的一举一动也都有声音。我们凡夫愚昧,由于无法辨认而任意残害。殊不知他们在喊救命时,诸佛菩萨都听得很清楚,而且很不高兴呢!因此这样杀生的果报和残害佛门龙象无异啊!我们对各种生物有聪明或愚痴的分别,但在诸佛菩萨眼中是一律平等的,对他们的慈悲心也是一样的。刚才您所丢的那只虱子,已经摔断了左边第三只脚而痛得大声地呼喊,却只有我听到而已。”大家听了都不相信,便拿烛火来,仔细一看,果然看见虱子左边的第三只脚已经折损了,因此都惊讶得面面相觑!从此以后,僧人们都互相告诫千万不可杀害小虫。由此可知,想要修行证悟,对万物的慈悲心是很重要的。

窗外
属于马的世界那么荒凉。

老虎
称王
仅仅是一瞬间。


灿烂的烟花
找不到
一点
熄灭的线索。
  
我哭泣的时候
桂树还在
赞美月光。

这不值得——
海平面会上升
浮桥将在火焰中断裂。

这不值得——
青蛙喝着雨水
幸福中
化为灰尘。

4)孤岛

永明延寿禅师,丹阳人。他原本是余杭县的官吏,由于时常取用库钱买物放生,把公款都用尽了。后来被人发现他监守自盗,因此被判斩首死罪。当时的吴越王钱镠,听说过他放生之事,便嘱咐行刑者注意观察他的辞色,再回来报告。到了要用刑时,他一点也没有哀戚的样子,还对人说:“我曾经救过数以万计的生命,今天就要到西方去了,真是高兴啊!”吴越王听到他的话,就将他释放了。后来他便舍俗出家为僧。曾经梦见观音大士以甘露为他灌口,后来智能日开,著有《镜宗录》、《万善同归集》等书数百卷,九十八岁才在永明寺坐化往生。

我——
是谁的港湾?

曾在委屈中
吞下多少
生锈的铁钉。

在一个熟视无睹的孤岛
度过一个个
枯败的枫叶点缀的
梦中的黄昏。

我吐出
猩红的舌头。

5)豆腐

有一位祥峰和尚,初出家时住在香积寺。他生性爱好生灵,每次经过一家门口放着一缸活鳝的面店,总是徘徊不去,口中还说着:“打杀、打杀。”店主不了解意思,还以为他是疯子。某日他又来到这家店前,忽然大叫:“打杀也,顾不得了!”店主看惯了,也没理他。这时,和尚突然抱起水缸往河边跑,不一会就把鳝鱼都倒回河里去了。店主看了非常生气,便把他殴打了一顿,围观的人都说:“打了也没用,叫他赔钱!”后来和尚突然开悟,此后若有人生病,让和尚以手抚按,病就会痊愈了。

沉重的果子
在地上滚动
像你的手。

春天抵达杭州
给你写了
一张便条。

走吧……
一年前在青岛搁浅的
鲸鱼重返岸边。

有一种声音
穿过幽深的湖面。

老人在厨房
费劲地吃一块
豆腐。

天空……
是褐色的。

一只红苹果
滚落
在一块肉色大理石上。
  
6)流浪

有一年,巢城这个地方的江水暴涨,不久江中有一条重达万斤的大鱼浮出江面,盘旋三日而死,全城人都争着抢食这条大鱼。只有一个老婆婆不忍心吃这条大鱼的肉。一天,她忽然遇到一位老人告诉她说:“这是我的儿子,不幸遇难,唯有您怜悯不食,我会好好报答您的。如果您看到东门石龟眼睛变红,就赶快出城,因为此时城就快要塌陷下去了。”老婆婆因此每天都前往东门看石龟。有个小孩对老婆婆每天来看石龟的行为感到奇怪,就追问原因,老婆婆就把实情告诉了他。这个小孩想戏弄老婆婆,于是就偷偷用红色涂料将石龟的眼睛抹红。这一天,老婆婆来看石龟,见到石龟的眼睛红了,就急忙出城,途中遇到一个青衣童子说:“我是龙子,请随我来。”于是,带着老人登上附近的高山,此时城果然塌陷下去,渐渐成为一个大湖。

时钟
在墙上
在原地流浪。

一把剪刀
飞向黑暗的墓穴。
葡萄的手臂缠绕
在阳光的夹层。
湖水给薰衣草
留下了溺水的隔离带。
在一首诗中消瘦
或有意义。
一只麻雀的绞刑架
竟然是一堆
未干的沥青。

我曾经存在
在一张唱片的细纹中。
黑天鹅的疼痛
在黑色的羽毛下面。
金融家的走私船
被艺术家描绘得格外
诱人。
有人在杀猪后的
冻结的血盆中
捞出了一个地球仪。

7)拐杖

金陵的朱之蕃,在考试前,梦见神对他说:“今年的状元本来应当是镇江的徐希孟,但是他与一女子私奔,因此除名。按照顺序,应当轮到你来做状元。但是,徐希孟家三代不吃牛肉,尚有阴德,而你父子都尚未戒除吃牛肉,如果能悔过发誓不吃牛肉,还来得及。”醒后,朱之蕃将这个梦告诉了父亲,父亲不信。这天晚上,父亲也做了同样一个梦,于是大惊失色,全家发誓再也不吃牛肉。那一年,朱之蕃果然中了状元,而徐希孟只考了个二甲第三名。


埋葬了路人的
拐杖。
一个神父
在一件红衣下面
剧烈抖动。
摄影师不善于
使用毛笔
却划亮了中世纪的火柴。

我存在于
一台油迹斑斑的车床中。
在文献中意外
获得
斯大林清洗对手留下的匕首。

我毫无价值
像导盲犬
颈脖上的铃铛。

在一个庞大的宫殿中
放置着记载生平的
私人图册;
青铜的巨人
在瞭望台上
快速翻阅。

8)弹簧

富阳这个地方有一个叫董昭之的人,过钱塘江时,看见一只蚂蚁在水中芦苇上爬行,董昭之想要把这只蚂蚁救上船来,船上人害怕蚂蚁上船之后繁殖,咬坏木船,都不同意。于是,董昭之就用绳子把芦苇系在船尾,让船拖着芦苇前行,通过这种方法芦苇上的蚂蚁渡到了岸上。夜里,他梦见一个穿黑衣服的人感谢他说:“我是蚁王,不慎落江,蒙您救渡。您以后如果有急难,可来告我。”过了十多年,董昭之因为被诬陷为盗贼而入狱,眼看就要被处死。他在狱中痛苦万分,忽然想起蚁王的梦,但不知怎么送信。有人对他说:“为什么不从地上取两三只蚂蚁,放在手掌中告诉他们呢?”董昭之就这样做了。夜里果然梦见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对他说:“快逃到余杭山中,可免难。”董昭之醒来之后,就想办法越狱逃跑,躲到了余杭山中。不久之后,遇赦得以免罪。

给老人一杯水
趁着屠宰场
片刻的停歇。
给孩子一个笑容
趁着罪恶的弹簧
尚未伸展。

无聊的人
解剖着卷发。
一位病人流下
疼痛的血水。

给生者一本生死簿
在观众习惯了
剧场的黑暗之后。

风吹向高空
一朵冻伤的花瓣
落在一颗镀金的螺丝钉上。
一只蚂蚁
划定它的领地。
蝴蝶不是
为花而枯萎。

9)祸殃

程氏夫妇平素喜吃鳖肉。有一次偶然买回一只大鳖,吩咐厨婢宰割烹煮,当时夫妇有事暂时外出。厨婢心想:“由我亲手宰杀的鳖命,已经不可计数。今日我决定要释放这只大鳖,甘愿挨受鞭打,不忍心再宰杀了。”于是偷偷地将鳖放生于池中。主人回来索取鳖肉,厨婢禀告说:“刚才不留意,竟被它走失了。”主人非常愤怒,执起鞭子狠狠地毒打厨婢,直到气消才罢休。可怜厨婢,遍体鳞伤,始终忍痛不说。后来有一次,厨婢感染瘟疫,发高烧,病得奄奄一息,主人怕她死在屋里,就把她抬到池中水阁里,等待命终。当晚,忽然有一动物从池中爬出,身上负有湿泥,在厨婢身上涂敷,使她顿觉凉爽,高烧因而解退,于是疾病痊愈。主人惊奇她病得如此沉重,没有吃药,竟能好转。厨婢便将事实经过相告。主人不信,到了晚上,隐藏暗处偷看,果然是从前失踪的那只大鳖来救她。全家惊奇感叹,从此不吃鳖肉了。

长长的河流
后面
一只鸡招致祸殃
毫无缘由。
蜜蜂趟过沸水
毫无缘由。
老虎突然咬断舌头
毫无缘由。
牧师拾起一张假币
毫无缘由。

一座空心的塑像
横贯在我们的头颅上。
骏马咀嚼着
牵引它的绳索。
冰雪覆盖的白熊
拾起麋鹿
丢弃的长袍。
鸟琢食着鸟。
天黑
像生物相互残杀后
死寂的荒野。
果实在大河对岸。
树叶点燃树叶
燃烧后
只留下灰烬。

10)潮水

晋朝毛宝尚未成名时,有一次在途中遇见渔夫带一只大白龟出售,毛宝心生怜悯,将它买来,放生江中。后来毛宝当大将军,镇守邾城。敌将石季龙率兵数万,大肆围攻,毛宝领兵对战大败,士卒六千人纷纷四散逃跑,部分投江,都被溺死,唯独毛宝披甲投江时,好象觉得堕在一块大石头上,水中有物承托着他行走,因此免得溺死。等到达对岸时,仔细一看,原来承托着他的,竟是从前所放生的那只大白龟。

赶在潮水到来之前
停止越狱的幻想。

海水拍醒熟睡的
岩石——
沙的偶像
在岛屿看来
像不幸的蛆。

一群鱼在缝补
古老的渔网。
没有自由的
奴隶
加固着高大的围墙。

冗长的餐桌上
一匹马心痛
被践踏的草。

叮嘱罂粟
勿唱哀歌。

11)羽翼

大名医孙思邈,是唐朝京兆华原人,七岁就学,便能日诵千余字,弱冠时善谈庄老及百家学说兼好释典,精于阴阳推步医药之学。后来隐居太白山修道家功夫,练气养神,专精探究医药,济世救人。当他成为名医之前,有一次外出遇见村童,捕捉一蛇,殴打戏弄,蛇身出血将死。孙思邈怜悯蛇无辜遭受伤害,便向村童买回,用药敷治救活,然后放生于草泽中。经过月余,孙思邈在静坐间,见一位青衣少年前来邀请,孙思邈跟随着,到了世人称羡的水晶宫,见头戴合帽,身穿绛衣的龙王出来迎接,延请上座并说:“小儿前日出游,被人所伤,幸遇道人拯救,不胜感激。”即召青衣小官出来,再三拜谢,并殷勤设宴款待,留住三天,临行拿出奇珍异宝赠送,以表谢意。孙思邈坚持不受说道:“久闻龙宫甚多医病秘方,愿能传我,以救世人,远胜金玉。”龙王为感激救子之情,便赠送玉笈三十六方。命仆护送孙思邈到家。经过屡次试验均有灵效,于是编入千金方中传世。孙思邈从此医术更加精通,行医救人无数。后来活到一百二十岁,到了唐高宗永徽三年二月十五日早上起床,沐浴更衣,遗下形体,仙化而去。经过月余,形体颜貌不变,举尸入棺,轻如空衣,时人都惊奇赞叹!

共同的烈日
像静默的往事。

米仓中的米虫
疼痛
只在一瞬间。

乌鸦收拢
羽翼
返回鳄鱼统治的青山。

灵芝的别离
辗转
只是为了一颗糖。
蛇在搬运
仇恨
间或细数榆树的年轮。

对岸的梅岭
喝着发酸的雨水。
飞蛾拾起
一根幸运的弯刀。
浓雾涂改着
城市
一辆辆伤痕累累的
战车
凶猛
如归。

在我们伤口的上空
月亮红艳。

12)滑翔

有一个叫李景文的人,经常买鱼放生。后因服食丹石药,积热成疾,背上发了很多毒疽,医生束手无策。有一天,李景文在昏寐中感到好像有很多鱼在吞吃他背上的毒,并且觉得很清凉,过后,背上的毒疽立即就消失了。

万物
滑翔。

青蛙的白肚皮上
小飞虫
滑翔。
帝国的废墟中
国王在内室
滑翔。
一个玩弹弓的孩子
在城北拖着鼻涕
滑翔。

摇摇欲坠的宿舍
一群学生
在鬼故事中
滑翔。
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在漫长的峥嵘岁月中
滑翔。

一头水牛
在自己的尾巴上
滑翔。

13)行囊

永州有个张居士,原来从事屠宰业,是个屠户。他每日杀猪的工作,都是听到附近寺庙的钟声后才开始的。有一天钟却没有响,他便到寺里去看个究竟。结果僧人说:“因为前日梦见有十一个人来求救,说今日不要打钟就可以帮助他们度过灾厄。”回到家后,他发现本来预定今天要杀的猪,正好生下了十一只小猪。若是先前将母猪杀了,这些小猪大概也就跟着难逃一死!因为这次事件,他突然感悟因果轮回的道理,于是就放弃了杀猪的工作。从此他便皈依佛法,恭敬专一地诵经念佛十多年。后来修炼到能知过去未来之事,自己决定死日,坐化之后身体也不毁坏。他往生之后,当地居民便以他的肉身建庙祭拜,据说前来祈求之人,都能得到灵验的感应。

空空的行囊。

老苍蝇
折断了翅膀。
荷花
在凉风中
错乱。
白猪狂奔
追逐
落日后的树荫。
老人从故乡带回
一声声
犬吠。
千年龟
忍着痛活到了最后。

空空的行囊。
蒙面人的水塘
少了一只鸭子。
万众瞩目的灯笼
装满了
频死的飞蛾。

空空的行囊。
城墙用足印写着
黄鼠狼的
哀歌。
春天的燕子
在别墅的暗影中
排下粪便。
长脚的胡蜂
从油锅出来后
背着
空空的行囊。

瓢虫
是一只
空空的行囊。

●莲塘

人头攒动的
街市:高速旋转的
蜂巢。

装满喜怒哀乐的
房屋,在雨中
奔跑。

哀嚎的蝉
将寄居一夏的树
视作怨敌。

滑翔的云彩,桥的影子
在江水的梦中
颤栗。

烟囱依旧
在生长,为了挑落
月亮。

老人在鸟笼中
被一只绿毛斑鸠
圈养。

千疮百孔的
假山,风过后
满头白发。

穿校服的学生,玩得
很快活,一边喝着
母亲的血。

●鹰潭

我们
在一个装满鲜血的
巨碗中
翩翩起舞。
书本从图书馆飞出
引领
心脏向教堂深处跳动。
生活停留在
快速旋转的方向盘上。

至于早晨飞舞的
扑鼻油墨香的蝴蝶。
苦难来自
自身的翅膀。

灵魂的记录簿上
海水咸涩。
至于从天空
撕下的几张面具
中午打着饱嗝。

夜的森林
有一种令人惊悚的
嘈杂。

●远方
——题杨佴旻国画《远方》

1

在光的映衬下
葡萄们
如引人探究的典故。

我时常忘记
它们身后
尸体堆砌的墙。

2

去远方。
通过一整夜铁皮
黑屋的囚禁
来到天安门旁。

它只是冷酷石头
垒成的看台。人世间
还有什么
值得眺望。

3

午夜的地铁车厢:一个
睡姿博物馆。

偶乃克的
王府井。三十年辛酸打碎
在一只酸奶瓶中。

面具们在葡萄藤上
晃动
像蒸发的露珠。

——疾驰的列车
如躲在一旁的命运。
将把我
掷向何方?

●湖畔

东湖:一张流泪的脸
时刻变换表情。我试图读懂

——如同星的微光
丈量宇宙。柳树用春风梳理长发
日夜垂向湖水。它绿意盎然的宗教。

——梦使人安宁。凉亭用尖顶刺破天空
花是绽放的血。小路飞奔——

向密林深处。鸟儿追随
——它们没有远方,没有故乡。

●在这座子宫般的南方小城

1

“长城是一副假牙
秦始皇在上面吃人
孟姜女在下面吐血”

长城
太远。在这座子宫般的南方小城
孕育了太多不幸

暴风雨
席卷拖鞋、浴袍
把天空撕成
一张张惨白的石膏

2

不安的街道
在紧张地撤退
暴行
辨认着尸体
盘旋在空中。

不安的词
帝国的收税员
在缓缓上升的烟卷中
骨架
缠绕。

流星
试图揭示
黑暗。却消逝于
黑暗。疲倦的
乘客
又一次未通过检票。

3

沉浸于
橱窗、胡须和行李
品尝着
心脏、胆汁

拖轮
箭镞般划破河流。唯有
一小片树林
逃避了蒸发。光线
暗淡。向往

即奢侈。纸鸢
陶醉于飞翔

●悲歌

生活是一只轮子,不
我是蒙面驴推着磨盘滚滚向前。
在一条皮鞭下面。在原地打转。

轮子与大地摩擦产生的尘土飞扬
像泡沫般的荣耀在日光下闪着光。
它使我激动。为苍老的日子涂上口红。

我必须相信一些概念
在命运的笼中。被一只巨手推动
参与翻新习俗,缓慢又迅速。

人头攒动——发酵的广场
为嘴端上空空的酒杯,为主席台上几只头羊
系上领带,人群像风中的麦子整齐地弯腰起舞。

逃回家中。家具们在惊吓中喘息。
吊扇是天花板伸出的哀求,低沉的呻吟。

●黄山光明顶即兴口占

黑夜举起月亮。大风焚烧
花丛。苍老山路
在接近星空的地方
怀念行囊。

峰顶有松涛
有神穿行。满目
春天喷涌的
浓绿相思。无限渴望
长此安住。

坐化的水仙:
“我爱这离泥土越来越近的脸庞。”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8 03:07 , Processed in 0.12521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