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74|回复: 0

[诗论随笔] 书法:诉求才是真正的结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9 08: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好像没有“胸颊”这个说法。实际上我就有这个明显的感觉。其实,我一说,大家也知道。指肩两头与胸心的内夹角。

我的书法已达到了需要打开胸颊的这个程度了。

当书法的全身心的操控度达到较为敏感,有点自如的时候,你会感到,从左至右发力不够、软弱无力,严重阻碍了自己的自由度。在初期的时候,你不会觉得,还可能四处去寻找各种可能性。其实,随着精敏度不断提高,你会发觉“全打开”是你唯一的归宿。

这不仅是因为自由,还有两个重点。
一个是全身心与书法的映合关系。只有这个关系的临界的突破,才可能使你从内容的奴隶转化为自我的至上的独立自在性。当然,这与一个人的“能够诉求”与自我习惯有关。
另一个是,只有“全打开”,它不仅给你带来的是某一种角度的完成式。一是让每一个角度都不失偏角,二是让全笔划都发力到位,三是让整个字幅的书法都能够提跃到一个真正自由自在的发力的可能性。为心身合一提供了准备,或者走向完成它之前的一个预备结果。

打开胸颊后,身体不再是自由心的障碍,而是帮手,从机器变为翅膀。
这一切都来自于自己融入字的程度而定。
这也说明我的书法进入自我智能时代。
也就是说,我一旦胸颊打开之后,就是自我智能的展示了。当然,胸颊打开,表面上是一个生理上的问题,又绝对是一个心理同时成长介入的过程。

随着自己的胸颊打开之后,一个人的智能有多高,就使多大的感智力,可以站在字面之上?那是智能本身的同一造化了。
这时,你已摆脱的机械的限制,但同时,也是失去了机械制约价值的可能性了。靠工匠价值就会失去意义。
你有多大智能,不可能高于,也不可能低于。
高于止于舒适,低于濒临失感。

也当然,不是你的能力就能上升到这个问题的,也就是可能几乎所有的人都意识不到“打开胸颊”这个问题,因为,他的“智放感”还达不到这个诉求。

达不到这个诉求!——像诗歌一样。

可见,诉求才是真正的结果!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7 13:24 , Processed in 0.05272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