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4|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马累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7 16: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累,原名张东,1973年4月生于山东淄博。参加27届“青春诗会”。入围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诗歌奖终评诗人。出版诗集《纸上的安静》、《在人间》等。主要作品有《鲁中平原》、《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大地》等。认为诗歌首先要干净、安静,其次要表达出内心的爱与罪愆。

精品展读
   
●黄河

你不用计数多少嘶哑的嘴巴  
而尽知生命和民族。如今这条渊源的
河流,象那饥饿本身的动荡,
和奄奄一息之后,发出的咆哮更来势凶猛。
  
仿佛一个人遥远地看着真理在生长,
经过毁灭、死亡的过程,
竖直了身躯,是黑暗中唯一的神灵,

逼迫着洞察。难道你会担心,
盲目曾经失去一切,一滴水也孕含过
半坡、秦长城和八年战争的胜利!

宛如可分辨的历史。通过艺术忧郁的预兆,
这两岸的的脊梁灼灼发光,
为迎接黎明,她耗尽所有,拒绝哀愁。

1989.10
  
●1989年3月26日,献给海子

死亡不会毁了他。或者曾把本身体验过,
留下众多的食物将别人养活,
心中却盛不下赞美。这个纪念碑的夜晚,
伏在一个观赏者的国家的背上停留。
盲目或者晦暗。
当他熟悉本质却拒绝做在尽头徘徊的人,               
他成为边缘。
一个民族内心的痛苦也亲手建筑,
和时间匆忙的真理,
一点点离开古老,
此刻,所有荣耀的奴隶,
在荣誉中被终结。

1990.3.26

●青春

有一条小路的走向我已经忘了
它长长的身躯穿越了
大半个鲁中平原,它让我的回忆
固定在这青春的一刻

二十五年来,什么东西值得铭记
大片梦一样的沧桑,平原深处
由远及近的马车铃声
犹如童年母亲的呼喊

青春呵,在某个遥远的城市
我守着它的浮躁和喧哗
百无聊赖的回忆着
我感到有风吹动青春的肉体

从手掌间落下宿命的种子
谁说这不是暗示的神谴?
我知道是眼瞳里平静的故土
容忍了我青春的生活

1996.2

●淄博的冬天

真的能留下厚重的文字?
不是交待,是一个遥远的心中祖国
清晰的面孔,也不是召唤
是推不掉的约会,你伸出手
挡住了灯影,有一个黑暗中
注定的未来

北方,寒冷的故乡,你思索得
太长,直到鼻梁上渗出了汗珠
直到背上的柴禾垛,压弯了
母亲的腰,母亲,这个冬天
太长。你一直在想,

真的能留下真理
让一个人宁愿痛苦也要死去?
有一个词让你感到温暖,祖国
是的,包含着多少宿命
当你,当你喃喃说出,
你说,面对着那本母语的词典
垂下的头颅也无力掀动

1997.1

●关于摄影家陈某

你好,我的罗圈腿影像,
在一张怀旧的黑白照片里,
你拍下了几个孩子,奔跑的风筝,
大片的田野——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童话,
一年一度,谁能忘记尘世的烦恼,
谁不是在颂扬声里迅速消亡?
就像眼含热泪的人,未必就是内心害怕的人。
就像这一次,你构思了
解构的画面和在暮晚的水中
奔跃的少年恋人——
“我初见洛丽塔时,
她穿行在喧哗的闹市中,
披着漂亮的外套,
走路的姿势,
像莲上的仙子,
给了我巨大的安慰、鼓舞和情欲”
就像——,现在,我们困了,也能
感觉到那就是洛丽塔,或者忧郁的
安娜,我们少年时代追寻的
影像,在田野中,在鲁中平原上,
一声声的呼唤——,我们
听不见的声音。

1998.10

●三个秋天

这是一年中经历的第三个秋天
真象你想得一样,这荒诞的虚无
又将重现童年的回忆:
鲁中平原的晨雾,酽酽的
明明抓着母亲的衣襟,却
看不清她缓慢的身影。
但也是美的,能呼吸到遥远的马车铃声
虽然那时还小,不懂得长大了要忘记
不懂得长大了
一个人该懂得他应懂得的事情
比方说,空洞的时代,流泪的理由
黯淡的真理。还有一些
是要说给女儿听的:
好女儿,夜深了,天亮了
高梁的根正死死地抓着黑暗的土地呢!
多少年以后,我也会那样
深入平原的内部
象深入我的罪
我体面的虚无和白日梦

1999.6

●五一桥

我对它的记忆仅仅来自童年
那时候,每天从桥上走过
或者趴在水泥栏杆上
看落日中的河床和宁静、认命的羊群
那时候,还有公社
我牵着弟弟的手快乐地迎接
每一个革命的白天
我甚至在栏杆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想和桥下的泥草一起不朽
但一切很快就消逝了
因为后来,即使是有水的时候
我再也没有趴在栏杆上
看自己的倒影和倒影中安祥的世界
去年五一,我最后一次看见它
在村头的老槐树下,我看见
村里的哑巴结婚了
他牵着瘸腿的新娘从桥上走过
脸上挂满幸福的泪水

1999.9

●乡村中学

我回来看望父亲,在他的
乡村中学,窗台上晾晒着昨天
喝过的茶叶。看门人吸烟
打水,黄昏沉默寡言。
院子里种着密匝匝的菜,
像我遗忘在童年的小尸体。

如今,我是一个容易悲伤的人,
而父亲正逐渐衰老。在我的
记忆里,时光永远比茶叶更苦涩,
适合这乡村。当你把自己钉在
十字架上,你就会看见钟声,
学生们像蝗虫,拥挤在尘嚣的路上。

我坐了半个小时汽车,走了
十分钟土路,那随地
堆放的玉米杆让我饥肠辘辘。
因为一缕淡淡的炊烟,
一个悲伤的人重新喜欢上了傍晚,
乡村的红色诗篇。

2000.3
  
●我知道秋天……

我知道秋天容纳我们,
就像大地容纳每一个人的善恶。
我看见夜空投到水中的影子,
当我在祖国的语言上行走,
我把落到水中的星星当作灵魂,
我把映现灵魂的地方叫做故乡。

我构想过许多美丽的猜测,
在这个世界,在大地上,
我写下了爱和承受着爱的
万物的安静。当夕阳西下的
时候,我就坐在心灵故乡的树下,
沐浴着秋风,看天边云彩
安详的从树间穿过,
我清心寡欲,永远活着,
做一个写下大地之诗的大地诗人。

2001.10
  
●在人间

那应该是去年冬天的一个傍晚,
我和女儿来到乡下父母家,
我记得那个夜晚晴朗、寒冷,
虽然风雪吹断了村里的电线,
但借着满天的星斗,我们依然
能够看到村庄里透出的点点烛火。
我们就站在村北的土山上,
呼吸着清醇的空气,看着
黑暗里的村庄,直到
风吹麻了我们的脸颊。
那些微弱的光像从天上掉下来的
星星,更像是我们曾经思念的
一些人的眼睛,我们相互看着。
我对女儿说,那就是人间。  
         
2003.6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19 15:02 , Processed in 0.08888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