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98|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邮箱投稿】阿沛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7 16: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季歌

   
燕子衔起了第一口春泥
麻雀便在电线谱上
奏响了乡间的小调
车公庙,驾辕的白胡子车公
又拉出了云游的凤辇
吆喝着人们跟着他
春天,噢春天
我耽于斯蒂文生远足的文章

荷塘开满了洁白的花朵
金娘子在花蕊间端坐
放风筝的小孩
摇着介公宫子推的手臂
要爷爷帮他拽一朵云回家
夏天,噢夏天
我来到终南山
寻觅阮籍,嵇康的行迹
簑衣鹤飞过金色的田野
奈不住寂寞的水牛在泥墙上刨蹄
哞哞呼唤一茎牵牛花带它到旷野
五谷娘娘又忙于盘点丰收的五谷
秋天,噢秋天
我让理发师为我收割
蓄了三个月的胡子和头发

榆钱的叶子如冬社的冥币落满了山谷
道士做着穰鬼的呢喃
当炊烟被大野的风拉直
灶神便驾临贴着新符的灶台
冬天,噢冬天
我想邀司命君来作一场
关乎命运的密谈

朝天门所见

哪瞎子乞丐
携着一把洞箫
从江面的趸船
一步一叩首
爬上
朝天门
九九八十一级
台阶
我发现
凛冽的江风
正猛烈地吹奏着他
身体的七孔



         
被风吹着
被浪涌着
浮浅的根系
凭怎么努力
也伸不进立足的泥土里

一生都在漂泊的旅次中
每条河都叫无定河
何处是家?
何处非家?

哪个与萍同名的女子
来到水边
掬起一茎浮萍
又放下

她似是对萍说话
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不相信江湖有避风的港湾
更不相信世上有哪个男人
可供凭靠的臂膀




   
甭管妻管严
甭管烟草公司的忠告

唏嘘间将往事吐成烟云
或于烟云里追摹往事

任烟棒于指间
做接力赛
任肺叶的鼓风炉
激活小小的头山口

将时间烧成灰烬
即便在夜里独坐
闪亮的烟头
定将夜幕灼出一个个小洞

让弹出的烟屁股
划出流星的轨迹

隐隐的发觉已经上瘾了

这恰好给无端的咳嗽有了理论的依据
在这怵然的静谧里
总要弄出些声音来
即便是自己给自己壮胆

况我不咳嗽
谁来咳嗽
狠狠地将心中的块垒
吐在侯门的玉阶
或时代的粉脸

这也是一种过瘾
且隐隐觉得
遂人氏不为发明无继而发愁
普罗米修斯
也无需再去天堂行窃

甭管气管炎
甭管烟草公司的忠告

无聊日记

     
  早晨
洗脸时逮住了一根白发
拔下,夹进〈满江红〉书页
权当一枚悲辛的书签

  中午
读唐诗三百首
一只手指无意间
从脸上,抠出一颗疑似青春豆
红红的,竟如唐诗的南国生
于是独自落寞地发笑
青春早已不再了
时下并无相思的缘由

  傍晚
照例挥舞刮脸刀
对胡子们的杀戮
在这棘心的胶着战里
发现败北的是一叠叠刀片

  深夜
被窝里胡乱扪到的
一把寂寞
深秋的向日葵

   
所有呈给我的赞美
都仅限于我的花季

蜂蝶们都如此
就连梵 .高的彩笔也不例外

热闹过后
退尽了铅华的我
成为深秋大地的守候者
梗着患颈椎病的脖子
我的头已经无力向太阳转

塔然垂落的头颅
是丰收的见证
也是对生育大地深深的鞠躬

回首一生
狂热过,追随过,绽放过
重要的是经历过
思想过

硕果累累的季节
谁会顾忌
架到脖子上
收刈的镰刀

移栽的仙人掌

      
打遥远的沙漠
带回城市的一株仙人掌
被我种在窗台的花盆

她成为我倚窗凭栏的理由
诉说心事的知已

天涯的孤客哟

缘着某种近似的际遇
你我栽到一处来
在这闹市陌生的居地
接受钢铁永日的轰鸣

在这模拟的沃土
兀立于缺少月光纤维的窗口
接受霓虹灯彻夜的照视

离群的你是寂寞的
而我又何曾没有寄生的怯意

我想,你便是我的
抑或我便是你的
狂狷而不羁的形态
与生惧来带刺的荒谬形象

纵有表达的欲望
同样是孤掌难鸣

现在,我又一次靠近你
用我的手掌
与你的手掌高擎成
一种表决的姿势

既是默契的认同了
也是心照不喧哟
朋友

木炭

     
(乌黑的怨恨与金煌的爱情与我无关,而对于生命的挂怀和幸运的热盼,已由潇箫初坠的秋叶,告知我应确信的一切一一艾青)

施我无情斧斤
断我山野绿的梦
年轮已被定格
那参天入云的夙愿
为梁做栋的构想
随斧斤沉落而告息

历经地窑的烟熏火燎
我终被薰成这般模样
表里如一的黑
纯粹的黑

现在,即便浇我以仙露
概无法长芽
即便有鲁班之再世
也无力雕塑我成什么花样

万念俱灰
身同心死

神啊,倘若容我选择
我愿在某个寂廖的寒夜
投入她身边
伴她夜读的小暖炉
愿在最后形消骨殒的燃烧中
能给她带来些微的暖意
便满足了

至于燃烧中迸发的
哔啪的小火花
请她不要
误当什么讯号了

领头羊

以前,羊群下山剪毛
都由一只领头羊
带领着走进剪毛厂
完了
还由领头羊带领
回到山顶草场

现在,山上这群羊都老了
领头羊也老了
身上再没有
多少羊毛可剪
但羊肉比羊毛珍贵

这次下山时
依然是同一只
领头羊带的路
不同的是
带进了屠宰场

独木桥

站着
是一棵树
被锯倒了
安葬于荒村断涧中
而成一座

   独
   木
   桥

不期然而成一渡者
此岸渡过彼岸,彼岸渡向此岸
彼此互换的


而我不分头尾不辨东西
牲蓄也罢人也罢
欣欣然接受蹄子与脚板
从我身上踩过踏过
让他人少走些弯路
也就知足了

纵使内心的孤独索影随形
纵使俯向流水中的影子
瘦同清秋


个人简介:阿沛,男,60后,现居广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9 23:29 , Processed in 0.0978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