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94|回复: 0

||资讯||第三届栗山诗会在湘举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09: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届栗山诗会于2018年4月5日至6日在湖南湘阴县举办。“2017年度批评家奖”授予诗人批评家谭克修,“2017年度诗人奖”授予诗人李不嫁,同时将第三届“卡丘•沃伦诗歌奖”授予诗人、译者莫笑愚。
  诗会发起人周瑟瑟、诗人路云、黄明祥、杨厚均都谈到了当代诗歌与人类精神生活,尤其是与故乡紧密的人文关系。

附录:

“2017年度批评家奖”谭克修授奖辞

  他的诗歌批评鲜活生动,是少数没有学究气的诗人批评。有话直说,言之在理,从而使其言论有效,能发出来自诗歌现场的有力声音。他以地方主义诗学主张,较为系统地阐述了一种重要的诗歌写作,与他结合自身写作实践的城市诗学研究一样,具有现实意义和远见。鉴于此,现将“2017年度批评家奖”授予谭克修先生。

“2017年度诗人奖”李不嫁授奖辞

  他是近年闯入诗坛的一匹黑马,或许是年届五十的缘故,他的诗作并不晦涩,却能够以中年智慧,游走于社会现实与历史事件中,他像手执长矛的唐吉可德,凭一己之勇力,重返历史的场域,追寻真相,唤醒麻木,因而在娱乐至上、伪抒情泛滥的诗歌现场,这种独立思考与坚守,更显得弥足珍贵。他自成一格,独领风骚。鉴于此,现将“2017年度诗人奖”授予李不嫁先生。

第三届“卡丘•沃伦诗歌奖”授奖辞

  她以中英双语写作潜伏于人群之外,她出没于农业经济学与诗人田野调查之间,她以《该死!完美》《凌迟十二月》《越来越黑的夜》等诗篇引人注目。她的诗歌构建了一条通向生与死的秘密通道,“是诗歌让我找到了生命的新的意义”,她的语言因为思辩而坚硬,因为爱而柔软。她的诗就是她敏感而悲悯的心,鉴于此,现将第三届“卡丘•沃伦诗歌奖”授予莫笑愚女士。

湖南理工学院文学院
《卡丘》诗刊
2018年4月5日

获奖诗人、批评家简介

  谭克修:1971年生于湖南隆回古同村。八十年代末开始写诗。2004年获得“中国年度诗歌奖”,2005年获得“民间巨匠奖”,2013获得“十月诗歌奖”,2016年获得“首届昌耀诗歌奖”,2017年获得“中国独立诗歌奖特别大奖”。谭克修是地方主义诗学的提出者和践行者,也是城市诗学的研究者和践行者。现居长沙。
  李不嫁:男性公民,六零后湘人,《诗歌周刊》2016年度诗人,因其诗作的特立独行而被称为湖南的老诗骨。
  莫笑愚:诗人,译者,农业经济学博士,旅居美国,现为某国际机构驻中国代表处高级专家,美国康奈尔大学汉弗莱访问学者。2016年参与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北京宋庄与岳阳洞庭湖行动,并参与编选《新世纪中国诗选》。著有诗集《穿过那片发光的海》。
   

谭克修的受奖辞
不会批评的建筑师不是好诗人
  有人正在把最好的批评家帽子送给诗人。一般而言,诗人难以胜任最好的批评家角色。他的诗学文章才华横溢,对诗的见解语惊四座,但诗人的批评,难免中自身写作经验和审美惯性的毒,不够宽容。要说,纯粹的诗人,拥有狭隘的视野,有其天然合理性。诗人完全可以只从自身诗歌的生成逻辑谈论诗。但前提是,他首先得是真正的大诗人。从诗歌史来看,但丁,席勒,歌德,华兹华斯,波德莱尔,马拉美,艾略特等大诗人,也是杰出的诗歌理论家。他们的诗学,主要是建立在自己开一代诗风的写作实践之上的,诗歌和理论合为一体,相得益彰。而对当代诗人而言,主要工作不再是在去重新探险,发现新的源头,而是把有限的源头之水,加入自己和同道的力量,变成滔滔江河,汇入大海。所以,在当代诗人里,米沃什,帕斯,布罗茨基,希尼等诗人的批评家形象,不是建立在对自身写作观念的阐释上,而是建立在广阔的诗学观察之上,一起形成磅礴之力。基于以上认识,我谈论别人的诗时,需要抛开自己的诗人身份,才能开嘴。不然,难免像某些诗人在背后发表的口头评论一样,把诗学异己者视为狗屎。那么,这明显违背了我为诗歌辩护的初衷。
  主办方说要颁发2017年度批评家奖项给我时,我申请了半天时间考虑。对一个诗人来说,这个奖与此前拿的诗歌奖相比,更让我不安。我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获得这个奖。我没有做一个优秀批评家的野心,评论没形成体系,基本上是指哪说哪,以即兴发言为主。我说话比较率真,虽然也顾及到诗人的友谊,但谈论问题时,难免带有建筑师的那种较真劲,不如另一些评论者婉转。为此得罪过一些诗人,包括曾经的朋友。我也反思,这几年,我写的关于诗的文字,不过是凭自己对诗的有限认知和写作经验,以一个诗人的本能,为当代诗做一些辩护,从没想到去伤害任何人。我在考虑,以后还要不要写诗歌批评文字?但现在还获了奖?好在,我接受这个奖,并不意味着我多了一个身份。我觉得在自己的诗面前,那些批评文字真的算不上什么。朋友喜欢读我的评论,主要还是评论文字的好坏比较容易辨识吧。而对诗歌成色的辨识是一项更具挑战性的工作。不妨借用一位诗人的判断,每一位真正优秀的诗人,首先应该是一位优秀的批评家。所以,谢谢主办方,从另一种方向,给我带来了荣誉,给我的写作带来了自信。     

               
李不嫁的受奖辞
我们来严肃地谈谈诗歌这项严肃的事业
  首先,写诗的人本身已经不严肃了。诗歌圈内,各种闹剧、喜剧轮番上演,当我们轻易地自己作践自己时,读者正嘲笑着呢。君不见,在很多场合,人们以嘲弄的口吻提到诗人。这多伤自尊啊,诗人。
  其次,我们写的诗也不严肃了。俯拾即是的是小情怀,小资化,整体精神无处可寻;微信时代,大家又迎来了一场狂欢,放弃自我,随波逐流,怎么讨读者的欢心就怎么来;至于深度与难度的写作,在许多文本里不见踪迹。这些分行的文字,不被读者抛弃才怪呢?这多伤自尊啊,诗人。
  所以,我们严肃点,来谈谈诗歌吧。
  首先,我是一个新闻人。我做职业新闻人已经20年了,我有过热血奔腾的新闻理想:理性、建设、良善,我也有过为职业而自豪的二十世纪初的奋斗,经历并且投身于不为鬼神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的辉煌的、都市媒体大行其道的年代。而当纸媒体衰落,真正的新闻死去,我转身于诗歌写作。我期望我的文字,一如既往地,换一种形式,多一些理性,以良善之心,建设我们的人文理想。
  其次,真正的诗歌,应该是这个年代的前哨:警惕着过去,也看守着现在,仰望着未来。我在栗山,在诗人周瑟瑟家乡的这座小山上,任春风拂面,还是严肃地说起诗歌——这是我一生严肃的事业!        

莫笑愚的受奖辞
在生命的幽冥处击缶而歌
  这是我写诗以来获得的第一个诗歌奖项,这样的荣誉令我讶异又惊喜。老实说,我写诗,从未追求过发表,更没有想过要获得什么奖项。八年来与诗为伴,现在因为诗歌站到了领奖台上,真是意外的惊喜。
  我感激能有这样的机会,获得卡丘•沃伦诗歌奖这样的奖项。我从心底十分珍惜这个荣誉。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荣誉,也是陪着我一路走来的亲人、诗友、不多但是却真挚地喜欢我的诗歌的朋友们的荣誉,是你们使我的人生焕发光彩,是诗歌使我的生命变得完整。所以我更应该感谢诗歌,感谢在每一个幽暗的日子里从诗歌的一笔一划中透过来的光亮,这光让平凡的日子充盈人性博大的爱和慈悲,使人有着向死而生的勇气。
  在这个清明节的下午,我和你们,我的兄弟姐妹们在一起,在我的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土地上,在埋着将军(如左宗棠)和诗人(如屈原)的湘北大地,我们因为诗歌结缘,成为亲人,我也希望,我们会在今后的日子,为诗歌的明天一起迎接风雨霓虹。像我们的祖先一样,面向青山,击缶而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2 02:35 , Processed in 0.05185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