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40|回复: 11

[诗歌奖投稿·短诗] 野草(小诗草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00: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雪原兰波 于 2018-6-6 21:46 编辑

1234567890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16 11: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连这种诗都没有伟大的感觉,你的阅读与禽兽何异?良心的说。

唉,这个油头粉面的世界,简直是一场笑话。
发表于 2018-4-16 11: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龟儿子”:内在之气必须延续


有一句俗话叫着:无知者无罪。
我在想,没有素质的呢?
是不是也可以叫着无素质无罪呢?
那天早上,有个领导问我:她没接你电话吗?我说:是的。他又说:为啥子不接电话呢?我无语,继而火起回敬:她就是没接电话嘛!
我又想起了诗歌,比如,现在的所有诗歌作者,都无法内化,更不要说内气不能断裂了。他们就有自己不能内化,而不接受、直至否定内化的真正艺术的权力吗?
我同样无语。
问题是,你们根本无权回答这个问题。
而我又想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们面对我,又不可能回答。
而我们又必须赤裸裸地面对。
更问题是,我们面对了,似乎我们就已经交流了似的。
——在没有交流权力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否决了。
这是什么世道!

晃看天下,所有艺术下的政经文商科教体,无不都是这样。
我真想走到月球上面去打太极拳,而且拳拳都打在自己心上。
再送你们一个NND!

艺者,依内而外吐,对外在的描述或需要,肯定是其次的。那么就说好了,内在始终是第一的。
那么,好说,龟儿子,你的内在始终是第一的吗?
当你没有从内在之气而起,你是内在始终第一吗?
当你不能达到内在之气的时候,你能作自我的反省吗?
当你达不到内在之气的时候,你诬蔑和否定过别人吗?
当你的内在之气不能延续的时候,你竟可以无耻地再跳到外面去表达、去形容、去写意、去才华?
你不是龟儿子,谁是龟儿子?

所以,回到现实的世界。
当无知者无罪成为真理的时候,无素质者无罪是不是就该成为真理呢?
我手抓住空气的墙壁,划拉来的是心缝的血流,不停地,不停地间断。
龟儿子三个字,响彻天宇!

如今,我练书法,才知道内气不断气下的笔划的划拉,才是从本质根源上决定字型、以及字的质量的关键。
因为,笔划不间断的内气的延续,才代表了你的存在的真实性。而内心的整盘化,导致它在字型的世界的代称里得到最好的平衡的实现。这正是书法与诗艺的归根结蒂。
以前,有点内心,便沾沾自喜,是错误的。后来,在内气有点的时候,每每又划到外面去创意,更是卑劣之举!现在我回来了。
“龟儿子”三个字,依然响彻天宇。

发表于 2018-4-16 11: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龟儿子”:内在之气必须延续


有一句俗话叫着:无知者无罪。
我在想,没有素质的呢?
是不是也可以叫着无素质无罪呢?
那天早上,有个领导问我:她没接你电话吗?我说:是的。他又说:为啥子不接电话呢?我无语,继而火起回敬:她就是没接电话嘛!
我又想起了诗歌,比如,现在的所有诗歌作者,都无法内化,更不要说内气不能断裂了。他们就有自己不能内化,而不接受、直至否定内化的真正艺术的权力吗?
我同样无语。
问题是,你们根本无权回答这个问题。
而我又想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们面对我,又不可能回答。
而我们又必须赤裸裸地面对。
更问题是,我们面对了,似乎我们就已经交流了似的。
——在没有交流权力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否决了。
这是什么世道!

晃看天下,所有艺术下的政经文商科教体,无不都是这样。
我真想走到月球上面去打太极拳,而且拳拳都打在自己心上。
再送你们一个NND!

艺者,依内而外吐,对外在的描述或需要,肯定是其次的。那么就说好了,内在始终是第一的。
那么,好说,龟儿子,你的内在始终是第一的吗?
当你没有从内在之气而起,你是内在始终第一吗?
当你不能达到内在之气的时候,你能作自我的反省吗?
当你达不到内在之气的时候,你诬蔑和否定过别人吗?
当你的内在之气不能延续的时候,你竟可以无耻地再跳到外面去表达、去形容、去写意、去才华?
你不是龟儿子,谁是龟儿子?

所以,回到现实的世界。
当无知者无罪成为真理的时候,无素质者无罪是不是就该成为真理呢?
我手抓住空气的墙壁,划拉来的是心缝的血流,不停地,不停地间断。
龟儿子三个字,响彻天宇!

如今,我练书法,才知道内气不断气下的笔划的划拉,才是从本质根源上决定字型、以及字的质量的关键。
因为,笔划不间断的内气的延续,才代表了你的存在的真实性。而内心的整盘化,导致它在字型的世界的代称里得到最好的平衡的实现。这正是书法与诗艺的归根结蒂。
以前,有点内心,便沾沾自喜,是错误的。后来,在内气有点的时候,每每又划到外面去创意,更是卑劣之举!现在我回来了。
“龟儿子”三个字,依然响彻天宇。

发表于 2018-4-16 11: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龟儿子”:内在之气必须延续


有一句俗话叫着:无知者无罪。
我在想,没有素质的呢?
是不是也可以叫着无素质无罪呢?
那天早上,有个领导问我:她没接你电话吗?我说:是的。他又说:为啥子不接电话呢?我无语,继而火起回敬:她就是没接电话嘛!
我又想起了诗歌,比如,现在的所有诗歌作者,都无法内化,更不要说内气不能断裂了。他们就有自己不能内化,而不接受、直至否定内化的真正艺术的权力吗?
我同样无语。
问题是,你们根本无权回答这个问题。
而我又想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们面对我,又不可能回答。
而我们又必须赤裸裸地面对。
更问题是,我们面对了,似乎我们就已经交流了似的。
——在没有交流权力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否决了。
这是什么世道!

晃看天下,所有艺术下的政经文商科教体,无不都是这样。
我真想走到月球上面去打太极拳,而且拳拳都打在自己心上。
再送你们一个NND!

艺者,依内而外吐,对外在的描述或需要,肯定是其次的。那么就说好了,内在始终是第一的。
那么,好说,龟儿子,你的内在始终是第一的吗?
当你没有从内在之气而起,你是内在始终第一吗?
当你不能达到内在之气的时候,你能作自我的反省吗?
当你达不到内在之气的时候,你诬蔑和否定过别人吗?
当你的内在之气不能延续的时候,你竟可以无耻地再跳到外面去表达、去形容、去写意、去才华?
你不是龟儿子,谁是龟儿子?

所以,回到现实的世界。
当无知者无罪成为真理的时候,无素质者无罪是不是就该成为真理呢?
我手抓住空气的墙壁,划拉来的是心缝的血流,不停地,不停地间断。
龟儿子三个字,响彻天宇!

如今,我练书法,才知道内气不断气下的笔划的划拉,才是从本质根源上决定字型、以及字的质量的关键。
因为,笔划不间断的内气的延续,才代表了你的存在的真实性。而内心的整盘化,导致它在字型的世界的代称里得到最好的平衡的实现。这正是书法与诗艺的归根结蒂。
以前,有点内心,便沾沾自喜,是错误的。后来,在内气有点的时候,每每又划到外面去创意,更是卑劣之举!现在我回来了。
“龟儿子”三个字,依然响彻天宇。

发表于 2018-4-16 13: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4-16 11:13
如果连这种诗都没有伟大的感觉,你的阅读与禽兽何异?良心的说。

唉,这个油头粉面的世界,简直是一场笑 ...

不要责怪这个世界
它本来就这样

发表于 2018-4-16 15: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讷木 发表于 2018-4-16 13:41
不要责怪这个世界
它本来就这样

是的。只能这样。当然,包括真假之后的各自承担。所以,北岛卑鄙那句就是无奈的写照。但问题还不这么简单,因为,你是从一个比较直面的角度来说这句话的,但问题这个世界本身给你的并不直面,而是一个混杂体。当你身处一个混杂体时,你还有这个直面的心情来面对这个混杂的世界,从而得到直面的世界吗?所以,斗争与革命是必然的。就像能量,就必须演化一样。光一个看得清而不参与实践,是更大的不直面。有这样的思辨能力,才更能接近本质、接近事实、接近正存在。所以,一个伟大的思想、观念、哲学或情感,可并不简单。
发表于 2018-4-16 15: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伟人更要注意搞好自己的生活。
发表于 2018-4-16 16: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龟儿子”:内在之气必须延续


有一句俗话叫着:无知者无罪。
我在想,没有素质的呢?
是不是也可以叫着无素质无罪呢?
那天早上,有个领导问我:她没接你电话吗?我说:是的。他又说:为啥子不接电话呢?我无语,继而火起回敬:她就是没接电话嘛!
我又想起了诗歌,比如,现在的所有诗歌作者,都无法内化,更不要说内气不能断裂了。他们就有自己不能内化,而不接受、直至否定内化的真正艺术的权力吗?
我同样无语。
问题是,你们根本无权回答这个问题。
而我又想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们面对我,又不可能回答。
而我们又必须赤裸裸地面对。
更问题是,我们面对了,似乎我们就已经交流了似的。
——在没有交流权力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否决了。
这是什么世道!

晃看天下,所有艺术下的政经文商科教体,无不都是这样。
我真想走到月球上面去打太极拳,而且拳拳都打在自己心上。
再送你们一个NND!

艺者,依内而外吐,对外在的描述或需要,肯定是其次的。那么就说好了,内在始终是第一的。
那么,好说,龟儿子,你的内在始终是第一的吗?
当你没有从内在之气而起,你是内在始终第一吗?
当你不能达到内在之气的时候,你能作自我的反省吗?
当你达不到内在之气的时候,你诬蔑和否定过别人吗?
当你的内在之气不能延续的时候,你竟可以无耻地再跳到外面去表达、去形容、去写意、去才华?
你不是龟儿子,谁是龟儿子?

所以,回到现实的世界。
当无知者无罪成为真理的时候,无素质者无罪是不是就该成为真理呢?
我手抓住空气的墙壁,划拉来的是心缝的血流,不停地,不停地间断。
龟儿子三个字,响彻天宇!

如今,我练书法,才知道内气不断气下的笔划的划拉,才是从本质根源上决定字型、以及字的质量的关键。
因为,笔划不间断的内气的延续,才代表了你的存在的真实性。而内心的整盘化,导致它在字型的世界的代称里得到最好的平衡的实现。这正是书法与诗艺的归根结蒂。
以前,有点内心,便沾沾自喜,是错误的。后来,在内气有点的时候,每每又划到外面去创意,更是卑劣之举!现在我回来了。
“龟儿子”三个字,依然响彻天宇。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19: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4-16 11:13
如果连这种诗都没有伟大的感觉,你的阅读与禽兽何异?良心的说。

唉,这个油头粉面的世界,简直是一场笑 ...

写的不很好,于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6 06:09 , Processed in 0.07011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