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8|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黎冬(8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1 18: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黎冬
冬天光着脚丫子躺在
夜的床上
冬天的脚丫子冷冰冰
一双厚厚的羊毛袜子
一个夜晚
也捂不暖
十个脚趾头正在商量
怎么办才不会变僵

冬天的头热得发烫
不痛快的性事、新酿的米酒、上一期彩票的中奖号码和一段未知的行程
凑成一堆干柴
燃起一团透明的火
烘着冬天的头

一张春天的被子
盖着冬天的身子
这张被子很轻很薄
给过一具尸体一点暖气
给过一个处女一点朱红
给过一个婴儿一点重

夜的床介介吱吱地响
冬天的脚的冰与冬天的头的热
交换
我掀开张被子
唤醒僵硬的身子
面对窗
向蒙在玻璃上的雾气介绍自己:
我叫黎冬
黎明的黎
冬天的冬
2017.12.13

春雪
从李庄来的人说
他们冻了一整夜
狗也冻了一整夜
狗趴在又冷又硬的土地上
吐舌头
哈出一团又一团背井离乡者的
白色背影
没人在乎这是谁家的狗
因为人都这样说:
“走走走,出了村口就不要回头。”

关于村庄的记忆
一场立春的大雪已买走
雪融化后
东南风发给村里人一张没有数额的支票
好事情
三爷开心极了
他坐下来,倒了满满的两碗烧酒
一碗给自己
一碗给他对桌的空木椅
2017.12.16

野鸽子
一张旧木桌子
一个旧电磁炉
金针菇、生菜、豆腐干、鸭肝鸡肠和鱼丸
在电磁炉里狂欢
这些菜都是从超市买来的
他还想从超市买个女人

和他住在铁皮工棚里的都是男人
或许,他们都有过那种妄想
来自湖南的辣椒酱
刺激他口腔里的一点溃疡
引出他的眼泪
引他说他也想家
他也想用家乡的土话划拳

天冷,男人喝下几杯白酒就睡了
他不,他还没够
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喊给自己听:
“二妹好啊,一定中,六叔公……”
一只孤独的手掌,手指扑腾
在木桌子上投下黯淡的
手影
就像那年
他用气枪打中的那只刚刚离巢的野鸽子
2017.12.18

农妇
夜晚
不敢脱光衣服
害怕空寂的黑暗看见
洁白的身体
只等待
清晨的落叶
捎来一双手
在等待中
洗衣做饭,收稻插秧
每天背着一个崽儿走在田间的小路上

黄昏,那个农妇在田边生了一堆火
在火光的中心,有一张嘴对她说
不要怕
干干脆脆地赤裸裸
夜晚会理解一个农妇的哀伤
无非是生活
无非是泥土
是一张尖瘦的脸
丰厚的唇
贴着湿腻发丝的前额
是一双干枯的手
松垮的肚皮
萎缩的腰背
是一条想下跪的腿脚
嫩黄的月光里
一对霜打的乳房
2012.12.22

故土
我与一个空鸟笼擦肩而过
以一个忧郁者的姿态越过阳台
身负冷和暖
攀爬高楼的外墙
把沉重的呼吸死死固定在冰冷的墙壁上

壁虎人
伏身半空中
我知道
离太阳越近,离家越远
世界很小,就在下面
下面是故土

壁虎人
我知道
只有松开手
我才能和我的影子相聚
才能把风的笑声
还给我的外衣
才能回到
故土
2017.12.26

感恩
这天气真他妈冷
没有风
没有雨
没有雪
有点阳光花
还是冷得要命
路上完全无行人
我躲在一间旧屋子里生起一盆火取暖
顺便烤点玉米和红薯
再来两口烧酒
舒服

我得感谢冷
给了我这漂亮日子
感谢冷把大人都送进了大城市
还替他们照顾留在家里的孩子——
那五个少年日夜流浪
在颤抖中歌唱
某个夜晚
冷把他们抱进一个像摇篮一样的垃圾箱
冷抚摸着少年僵硬的身子
在铁皮垃圾箱上留下一行白色的字:
“请爱护我们共同的家。”
2017.12.27

工蜂
铃音又响起来了
秩序像一根绷直的钢丝
忽然断裂
在断裂处诞生另一种秩序——
一大群蓝色工蜂倾巢而出
嗡嗡嗡,厌烦的情绪震动蜂箱。

我从具有地图形象的蜂群中出走
带着尾巴的伤痛——
我忘了我的蜂针刺入了谁的身体,
是谁收获了我的疼痛而回赠我死亡
别说了,一笔勾销。

我飞入“巷子迷宫”
在迷一样的幽暗中嗡嗡嗡
一个妓女站在风中等待
微弱的光开花

不行,我得找个地方好好死去
最好是妈妈的怀抱
不,就死在那个妓女的口中
带着丧失尖锐的伤痛
带着死之甜蜜。
2018.01.03

劳作
太阳把土地烤了个七成熟
土地有那么点
烤牛肉的香气
“日头太毒了,谁想死谁就出去。”
农民避难似的躲在家里。

太阳落山时
稻田里的水好像一面镜子
映出他们伏身低头的样子
一株株稻苗栽种到他们的水影里——
镜子破碎了。

他们不想再谈论太阳
不想再谈论土地
更不想谈论腰背和膝关节
他们从那破碎的镜子中看见了
那些人,
那些刚刚从工厂走出来的人。
2018.01.0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5 02:12 , Processed in 0.05804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