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4|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高鹏程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0 15: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鹏程,男,宁夏人,现居浙东。写诗兼及其他文字。中国作协会员。浙江青年文学之星。22届青春诗会成员。21届鲁院高研班学员。曾获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第三届人民文学新人奖、第四届全国红高粱诗歌奖,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一等奖等奖项。著有诗集《海边书》《风暴眼》《退潮》《县城》《江南:时光考古学》《萧关古道:边地与还乡》,随笔集《低声部》等。

精品展读
   
●河流

霜降后,一条河流开始变得平缓、水量稳定
一些事物沉淀下来,另一些
逐渐露出真相,拐弯处
它看见自己的上游——
啊,必须对岸表达敬意
它温柔的暴力,犹如一场冷静的叙述
使我过剩的抒情获得了节制
而下游开阔,
大海似乎已经开始闪光
一条河流的掌纹逐渐变得清晰
它专注于对自己流速和方向的控制——
必须原谅河床底部的石块
必要的冲刷、磨砺,保持了体内的火焰
必须继续感谢冷空气 搬来冰层
将我的身体压得低些,再低些
最后,要感谢那个呆在岸边的人
他柔软的手指,拉动我进入他的身体
回旋、上升
成为时间、命运和众多词语的隐喻……


●疲倦

一只多么乏味的词 像疲倦本身
流行的疾病
我浅尝生活的欢愉——

亲爱的,当我们从一场疲惫中摆脱
我注意到你的乳房又下垂了一些——
生活中的美,又在哪里坍塌了一点?

我们多么疲倦
我们脸上不再有前途、命运和股票的表情

亲爱的,就像你不再为日益塌陷的乳房担忧
我不再为渐渐隆起的肚皮苦恼——
躺在床上,索性让它变成一面鼓
一肚皮的不合时宜
随着女儿小添添兴奋的拍打
轻轻发泄


●生活

这么快
好象昨天,我们还在为满屋子散发的甲醛
大伤脑筋
我放在衣橱里的柚子皮
已经干了 上面长满了霉菌
亲爱的——
我们的日子,不再光鲜
却像一件旧衣服
有了温情的底子和让人踏实的质感
房间里樟脑的味道
让人有些怀旧
窗台上的油漆被雨淋得起了壳
生活
发出了烂木头的气味
亲爱的,当我试图清除它的时候
手指触到了尖锐的疼痛——
它下面的一枚锈铁钉
闪出了一星狡黠的光芒
  

●石浦教堂

目前,它肯定不在
坐标的中心。它尖顶上的十字架,和上帝的位置
稍稍有些偏离。而它弧形的穹顶和我们
黑压压的头颅
多么接近。它粗大的拱柱正在努力支撑我们生活
缺失的部分
在教堂空阔的大厅,我遇到一位在早市上卖鱼的妇女
她和别人争抢鱼货时象一头发怒的母狮
而现在,她打开体内自带的小教堂
红肿的手指捧着一本皱巴巴的《圣经》大声祷告
并且,泪流满面


●钟声博物馆

钟声,住在钟里面。
一小团火,住在一盏青灯里。
一个枯寂的人住在自己身体的寺庙里。
一根黄昏或黎明的光线反复撞击着
肉体的殿堂。肋骨的穹顶以及
心脏里的铭文
一个沉默的人。有泥质,封印的嘴唇
他不会让钟声泄露
他耐心地收集着来自生活的撞击
那么多的暗伤。那么多
无处倾诉的悲苦
在他的内部
回旋、奔突,但它
不会腐烂,时间久了,它会变成固体的光
沉淀下来
偶尔,它渗出体外,在一张脸上
幻化出
异样的光泽
更多的时候,它像埋在我们腹中的一粒
药丸。在发炎的溃疡面
逐渐缓释的胶囊


●乌云

举重若轻。
只有它,把成吨的雨水,和灰尘
成功地悬浮在了半空。

胸藏大恶。或者大善
这取决于
由此造成的后果
它本身,并不构成道德的判断。

乌云在堆积。在我们
达不到的高处,独自承受摩擦和
撕裂的痛苦

而我们只是听到了雷声
并且借助
撕开它的刺目的光,荡涤胸中的阴影和积垢

乌云在堆积
它宽大的衣袖里,究竟藏着多少阴霾和
心酸的雨水
而云端之上的人,无动于衷
保持着隔岸观火的心态

乌云在堆积
遇冷下沉。遇热上升。
这使我确信,是人间冷暖,构成了对它有效的支撑。


●鸟

它在海天之间翻飞
它在一个人忧郁的眼睛里翻飞
因为是白色的
它很容易地被我描述成了孤独
因为上下翻飞,
它被我想象成一枚
捏在谁手中的针,缝合着古与今,天与海
上下眼睑之间的裂隙
  
  
●在大港头谈论乡愁

一个宁静的小镇。
一条江水穿镇而过。

村口,几个闲散的人。一棵古树。一个埠头。流水
晃动着一些古老或者
新鲜的光阴

伊甸说,这个村口,符合中国人
乡愁的理念
我扭头看江面,看山气。又看村口。然后
点头称是

这乡愁忽焉似有。但很快会转浓。如果有人从这里走出。
很多年
如果山岚转淡,江面上的雾气
能散去一些,如果那艘来接我的船已经抵达埠头

当然这乡愁也可能会更浓一些,如果上面的第三
到第四行诗是这样:一些新鲜的日子正在老去,
或者
已经古老

如果这乡愁要刻骨铭心,那么上面的第一到第二行诗
要这样写:埠头下的船
已经走远
江水继续流淌。村口,只有一棵老树。已
没有人


●灯塔博物馆

需要积聚多少光芒,才不至迷失于
自身的雾霾

需要吞吃多少暗夜里的黑,才会成为遥远海面上
一个人眼中的
一星光亮?

我曾仔细观察过它的成分:一种特殊的燃料
混合着热爱、绝望和漫长的煎熬
终于,在又一个黎明到来之前
燃烧殆尽

之后,是更加漫长的寂寞。
它是光燃烧后的灰烬
作为
自身的遗址和废墟

现在, 它是灯塔。灯塔本身
握在上帝(大海)手中废弃的
手电筒。被雨水用旧的信仰  


●黄河石

我的书桌上压着一块石头。一小截
凝固的黄河。

它来自它的上游。或者更远的地方。一次雷击之后
山体的崩塌。
然后带着粗砺、尖锐的棱角,一路泥沙俱下。

多少流水的冲击
多少年代的歌哭成就了它现在的沉默。

那些凹痕、斑点,多像是沿途
它曾经过的那些村庄、码头、驿站
亮过又熄灭的渔火。
那些神秘的纹路又来自哪里
那些浪花一样,曾在长河里出现又在长河里消失的事物?

现在,它静伏在桌面上。冰凉,光滑,通体黝黑。
它在纸上旅行。侧面的褶皱里,依旧压着无数
欲说还休的涛声。

它未曾经历过完整的黄河。像一颗
不死之心。
依旧有一条河流在它的内部川流不息
幽暗的水面下,依旧有一盏期待被点燃的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5 22:13 , Processed in 0.08850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