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09|回复: 2

[诗论随笔] 油与熟:这是怎样的畸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 08: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4-2 09:34 编辑

书法实际上是通过对内容的无限熟悉,让自己完全通过这面镜子而照耀到自己,只不过这个镜子是内容、载体和用笔,这个自己是精神。

但你想过没有,要让镜子照耀到自己,这个镜子可不是一般的镜子所能完成的,它必须具有无限的深度、起合度和饱和度。要使之完全照映,这不是一个侥幸,而必须有这个注入,才可能实现。

人是通过内在而找到形式的,而不是通过形式进入了内在。所以,不同的人找到不同的形式,不同的人经过不同的形式在进入自己的状态。

而作为庸俗的普罗大众,他们所找到的形式,也就是通过进入的形式,却是很表面的,并没有深层次的对应,没有做到应和、归打、铁实、兼容、一体,所以并不是对内容的熟悉,而只是一叶障目的某些单层次的油滑而已,不同的是,他们乐于彼此单层次的角度不同而已。

普罗大众,永远不同一体和融合,问题是他们也在追求,关键是奇怪于他们面前明摆着别人已经做到的一体化作品,而他们还视而不见。

这是怎样的畸徒!

书法中,我发觉要想压住四周,那种以笔为中心的笔势写法,是永远做不到,至少永远不能自然做到这样。这就意味着,真有书法上的自我实在精神的书者,一定会改变这点庸俗的状态。用周边与中心都随时处于平行,且以这个圆为笔的人,才能做到真正的笔的精神的气势,才能真正把人——自己打开。这点真诚,即真假书家天壤之别也。

当然我也会想,若果让庸人也学习这样做会怎样?他能变成一个真人或伟人吗?首先答案是否定的。但究竟是什么必然的因素让他们望而却步呢?我想,大致只能是这种运气力的方式让他“无实可放”。空有其壳,也不得其形,这就是临摹的“难处”。

从现在看来,这样才唯一可能与精神挂起勾来——我不知道那些以笔为中心的人是怎样忍受书写了一辈子,而且好意思冒充书家的?不能与精神挂起勾,那就一定还没有真正开始,也就是没有开始,也就是还没有开始。就这样“创作”了一辈子——这恰恰就是普罗大众干的事,油滑了一辈子。

油滑的东西,表面上漂亮、尖端、积极,实际上虚伪、虚弱、虚假。

所谓油光可鉴,那样子漂亮极了——美术体书法、诗歌、绘画、音乐、舞蹈、雕塑、小说、散文等一切文学艺术!哈哈哈哈哈。……响彻天宇没有?

那些做表面工作的人,实切遭人可恨,欺世盗名,恨不得斩尽杀绝!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16: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能把思想从表面上的极致,翻覆到此在的极致,以致无限变通下去,这是最高智慧的显示。而这,才是造就艺术高级思维的唯一源泉。

比如买一套房子,你就可以说:痛啊痛啊痛啊痛啊、难啊难啊难啊难啊、拿啊拿啊拿啊拿啊、钱啊钱啊钱啊钱啊钱啊,似乎从感觉已到实在的极致了,发出这样的感叹似乎已到头了。但对于天才来说,仍然可以翻覆下去:感觉啊感觉啊感觉啊感觉啊……可以说一直可以这样不断质地递增,无穷无尽,最后又回到最初的痛啊痛啊痛啊痛啊痛啊,甚至发生其它的转折。

这样的心理感觉、思维状态和情感交织,是一个人极性训练、享受和乐道的一种习惯。

这对于真艺术而言,——“总能从表面的极致翻覆到此地中来”,只要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么说明你的表达已经“立”了起来,你走出了内容之外!

我想,天才以上的人都有强烈的这样的感悟,不然,他就不可能是一个伟大的天才——最真的正常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6 06:16 , Processed in 0.09091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