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02|回复: 1

[诗集奖投稿] 一个脑子里还有弹片的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0 13: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风静:1983年生人。现居江苏无锡,曾用笔名石菩提、印石菩提。1998年开始诗歌创作。
通联:无锡市惠山区前洲镇新洲家园六期202-502  赵风静(收)
手机:13861814633
EMAIL:xkhxx@163.com


■ 一个脑子里还有弹片的人

他把手指塞进枪管
体味那些开花的螺旋——它们无比确定
这个人,曾是多么独立而真实!

2016.12.7



■ 暮

孩子去抠母亲嘴巴里的腥味
越抠越多
夕晖正好,昏黄一片

腥味越来越浓,母亲笑容越来越浓
夕光正好,弯曲她的腰背,落下:
“好吧……好吧……”

天空多么广阔,合拢如一座大墓

2016.12.26



■ 金丹

“如果没有了死,生还有什么滋味?”
我们从身体里掏出金属和芯片,互相调了调:“哦!原来你也选了这一款!”
昨天的那个人,今天变成了两个(明天还会更多)
我们把昨天丢进垃圾箱
他将被送往另一颗星球,例如:金星
金星是个埋人的好地方,因为,人并不存在

“这是一株,植物!这是它的基因图
哦!看!换个角度,它多像一枚:性器!”

2016.12.9

注:金星,又称启明星或长庚星,八大行星之一,它有时是晨星,黎明前出现在东方天空,被称为“启明”;有时是昏星,黄昏后出现在西方天空,被称为"长庚"。《诗·小雅·大东》:“东有启明,西有长庚。”



■ 甜父

我有一枚甜父
种在园中
时常的,女儿们会用竹竿
敲打下几枚果子
看,甜父取之不尽
我把视线从父亲脸上挪开
他脸上的干枣
越来越接近枣核
我知道,他越来越甜
我也同样如此
许多年后
孩子们在我身边玩耍
不时敲打下几枚枣子
那是甜父,在和孩子们嬉戏

2016.12.15



■ 月或即景

为什么他或她
两脚尖尖,思绪圆圆

红杉将霜气抖落
渐渐,壮大了自身的黑暗

2016.12.7




■ 肺泡子弹和霾兽

黑暗在水边
弯曲它的脖颈
“完美!”
猎枪击中一只叫禽兽的气球
“禽兽禽兽
你不通艺术,不晓科技,茹毛饮血……”
禽兽“砰”地爆炸了
砰地!一只气球
我玩了一整天的,气球
薄薄地,洒在水面
在苇管边弯曲地飘漾
像随口吐出的浓痰
在脖颈处打了个转
一不留神
不见了
孩童时我为我爆炸了的气球难过了三分钟
现在我为我弯曲的嘴难过
起码得五分钟,因为
我的肺里
满是烟雾缭绕的子弹
满满一肺匣

2016.12.28



■ 电动艾玛

艾玛在楼下等我
纤细、柔美
不声不响
提裤穿衣,吹两声口哨
“biubiu…biubiu…biu……”
天晴气朗,阳光正好,够我击中几块玻璃
手儿藏进裤兜滑下楼梯
嘿!明暗处的音乐多情
骚动可爱的灰尘
……
但艾玛在楼下等我
等我跨上她的纤细腰肢
冲——刺——
冲刺但温柔地——向前,直到一面
巨大的广告牌
这时我走进人群
留艾玛孤独地在那行字下:“艾玛!艾玛!
你金发的艾玛!”

2016.12.21



■ 吗哪

我的大脑是复杂的
是管状结构
空气和水
在对峙和流动
开心时我说:气泡
不开心时我说:泡沫
好在尚有些绿的藻类
可以
医治我太空的饥饿

注:吗哪,“他(耶和华)却吩咐天空,又敞开天上的门,降吗哪,像雨给他们吃,将天上的粮食赐给他们。各人吃大能者(或译‘天使’)的食物;他赐下粮食,使他们饱足。”
摩西曾跟以色列人一起吃吗哪;他在自己执笔的圣经书里描述这种异乎寻常的食物说,到了晚上,“露水消散了以后,就见野地上、有细小鳞状的东西、细小像白霜在地上。以色列人看见,不知道是什么,就彼此对问说:‘这是什么?’”这句话在希伯来语是“曼胡?”,吗哪一词很可能是来自这句话。以色列人后来把这种食物叫做“吗哪”。摩西说,吗哪“像芫荽子,白色;它的滋味如同搀蜜的薄饼”。——《出埃及记》

2016.12.20



■ 面具猴

“我有一个猴儿面具
戴上它,我就无比自由!”

耍猴人牵我讲述他悲惨的境地
没关系,看我戴上
我的猴儿面具

我是一只面具猴,我神勇自由!
“什么刀枪剑棍
什么哼哼哈嘿……”

我牵着猴儿四海为家
离不开他的猴儿面具
“嘿!这个耍猴人,有张猴儿脸”

他戴上了它的猴儿面具
他就无比自由

“我们牵着猴儿面具
我们说‘走!’”
人们左手拍右手,说
“再来一个猴儿面具”

那么多面具猴,辛福地散去

2016.12.19



■ 走两里路去吃碗馄饨

走两里路去吃碗馄饨
挺好,我陪着我的伞,以及
伞上粒粒雨声

并肩之人留在往日,盲道上还有些花土的泥
在我闭眼时略微打滑
其下的:人家、葡萄园、荒地……
皆覆上水泥——
这条道有二里,够我为吃食行走一次

一路无啥人声
只偶尔汽车飞驰
在路灯下,和着伞上的雨,溅我一靴泥

2017.1.5



■ Something

有一条路我走了许久
我还得往下走
有一个人我早已见不着
我们还会遇见
有一件事我常常想起
想起我就笑
傍晚时云霞变换着天空
而太阳正落入黑暗

2017.1.20



■ 雨中

草叶上柔软的尸体在反光
绿正消散萎黄
昏暗空冥,渐返明亮

晦暗的云去往浑浊的安眠
浑浊的
每家每院 (显现。雨
稍纵即逝
浑浊地 活在院中……

旗杆上空无一物,雨在落

2017.2



■ 大法

大头上画小头
优于
小嘴上面套大嘴
作为一名建筑工,我习惯于搬砖
我的邻居是一座寺院
他每天起来看看下面的一群小头
就很开心,就把嘴裂得大大的
一口咬住
一座青楼或红楼
但我是一名建筑工
我只习惯于:搬砖!直到
搬不动,直到
我儿子,他撬开我邻居家的大门搬回
大大大大的一座金佛
我就很开心
我就裂着嘴笑
我想起年轻时我妈妈,她大着嗓门吆喝:
“孙子诶!好好读书!长大后考状元,当官!”
我就可以逛青楼,我就可以逛红楼,我就可以
埋在我邻居家的后院
天天顶着一群小头

2017.2.6



■ 卡吧

卡吧,拟声词
折断
某个事物
某个清脆的早晨或傍晚
某段硬朗的时光
某颗不妥协的头颅
某个迟钝的老人
卡吧
一生中最痛苦的事
不黏糊!不柔软!
可以使它生锈但不能
令它弯曲
卡吧!它占有你并构成
分秒里的刺

2017.2.17



■ 有关吃脸的调查报告

吃脸不是吃面!有时脸面是不一样的
例如演员,一次次吃掉
自己的脸!大家都说好吃好吃
大家和大家也是不同的
有的代表群众,有的代表权威
群众和权威是不一样的!例如他们一起吃面
有的会放点辣,有的会放点笑
同样流泪,但各自酸甜
我偶尔夜里起来吃脸
黑乎乎地摸出一张面皮
也不敢细看!细看也看不明白
也嚼不出啥味道,更不知裹着啥
只喉咙里咕噜一声,摸摸肚皮,就很满足
就安心地睡觉
直到第二天洗洗脸上的碎屑
认认自己的样子,生怕
一不小心丢在了人群里,再也找不回

2017.2.19



■ 雨水日

一只小象
在玩
它的鼻子,越拧越长
越长越像
一朵灰色的,欲哭无泪的花
腐殖土里爬出来
冲着日头
像一个个老祖宗
守着巴掌大的地
用以遮住
两只大眼,一只叫:
“左叶!”
一只叫:“右叶!”
沿着我的烟肺
爬到
动物园的
围墙上
看小象洗澡,以及

老虎吃人
——春天动物园就是这样
门票
死贵
因为投资商投资失败
因为心情不好
因为鼻子越拧越长
越长越像
一把钩子
钩在
老祖宗们的耳朵根上
“嗯!嗯!”“好吧!好吧!”
两片肥大的叶子
遮住
泥味儿
在雨水里不断
打结
就像谁家主坟
不停地
在冒青烟儿
小象的牙齿,更痒
白花花地
闪光

2017.2.19



■ 被吃掉一半的动物在碰头

被吃掉一半的动物在碰头
碰清脆的酒器
转动其上的复眼:

(无头人一个个流影其间,杯盏尽欢)

肢体碧绿,吃掉一半
草地上围成一圈
口舌相对,开出花朵瓣瓣

(来!且以肃穆,回味其璀璨)

2017.3.13



■ 食草

我常常夜里起来食草
一把一把
一簇一簇
我的头接近草根
我弓身在那
我咀嚼
沙沙沙沙的味道
我就流泪了

草抬我进入沙中
草抱我在草根
草一把一把
一簇一簇
草咀嚼我
草尖碧绿地晃动,承着
黎明的露

啊!看草尖碧绿地
晃动,是我,是我珍贵的来日

2017.3.21


■ 我写诗的朋友们

我写诗的朋友们
不必
给诗下定义
因为你的

错误的
我的才是
真理
真理在我这儿已经待了
三天三夜
现在它要出门
休息一会儿
它是诗
它周游列国
它不以某人为准绳
但某人可以偶尔
模画下它的
影子
并且也可,为之
窃喜不已

2017.3.1



■ 玩牛奶的小孩

教育家们画一只大大的乳房
并自我膨大
他牵它去奶牛场
罩住一方

艺术引领并占有,黑白的色块
且哞哞地
洒下奶来

2017.3.12



■ 维纳斯和蛇

维纳斯丢失了她的蛇
现在,她半裸
是无臂人

美可以行走,甚至不朽
但无法
托举任何事物

就是这样,蛇匍匐着
摘下一枚果子
并钻入,你的遮掩之处

2017.3.11



■ 这条街

这条街的扛把子
初二(2)班张小强
昨天遇见
山上下来的光头佬
“小逼崽子得瑟!”
张小强哭了,随后用小刀
捅了
光头佬的腰眼
真真!可惜了一条好汉

2017.3.15


■ 斗地主

领导
马屁
提拔


蚁人ABCDE
公安
首长
靠!过
拆迁
补偿
钉子户
再补偿
再钉
流氓
靠!继续过
招商引资
老板
衙内
人民币
日!过
再招商引资
集团
晕!党
你牛!过

顺从
再法
再顺从
违法
太好了!举报
登记表

等消息



算了!过
反腐
鼓掌
反贪
鼓掌
反党
啊?404

和谐
做梦

汗!过

2013.3.23



■ 红楼

骂人是不对的,为此
我用粗糙的手指
触一触它的羞涩
一只大蜗牛,以及,一只
小龟头
春天里,国家在原野上撒金子
一滩一滩围成花园
例如:惠风小区、怀德苑
例如:黄金海岸
例如春暖花开
花开得如此烂漫
你何必,在围墙外,咬牙切齿
削尖个脑袋,那么粗糙地
往里钻
像只随写随擦的铅笔
你瞄下的蓝图,全是虚设
虚设,虚设,虚设
那么虚地坐在
园前的石狮子旁

2013.3.26



■ 魔方或我们固有的黑暗

下雨的夜晚我们去看海
我们。伞。黑色的
没在堤岸

人们淹没我
人们,海!下雨的夜晚
以伞为堤
为遮盖或渡船
错开我们的脑、手、亲吻的嘴唇或

交换彼此的肉身
四散而去

在下雨的,漆黑的,海的夜晚
我们固有
假设的堤岸,我们去看

2017.3.12



■ 即兴:去食堂糊口

在雨中,我看见食堂张开嘴
吞掉,一队队
缩着脖子的人
它也吞掉,一头头猪,一只只鸡
一箱箱
萝卜
有些我看见了
有些我再也没有看见

2017.4.10



■ 人民的名义

为什么我的鞋子越晒越臭?
因为我的脚总穿它

2017.4.13



■ 卡顿或公开

因为我卡顿,所以我羞涩

我把自己放在
猫眼上,让你


尽情地看

一团不大不小的黑

2017.4.19



■ 长大

她唯一的乐趣
是生洞
生一个小洞,在人们头顶
越长越大

2017.4.21



■ 我的胃

我的胃已习惯了食堂
就像人民习惯了党

2017.4.5



■ 高高挂起的金丹

“我有金丹一枚
可得长生!”
或许,我们可以成群结队
入那方便之门

我把枝条,抽绿了挂在鞭子上
驱赶化工厂的工人们
走进长生

飞机场的四周
需要摊平村庄七座
坟场三堆

“可得长生?!”
飞机带走村庄和鬼魂
驱走四周的灰暗

这时高高和在上走了进来

2017.4.4



■ 养猪食堂

我的胃已习惯了食堂
就像人民习惯了党
我幸福地
挑起快肥肉丢在地上
又挑起块瘦肉
再丢一块
再丢一块
我听到猪在吆喝:“你到底要肥要瘦?”
我不理睬
我把我的筷子夹在猪耳朵上
夹在猪脑袋上
夹在嗷嗷叫的猪嘴巴上
真让人厌恶!
我甩了甩手
把饭碗扔到酣水中
让猪去吃吧!我想着,想着,想着
一头栽进了养猪食堂

2017.4.5



■ 今天我打了我妈妈

今天我打了我妈妈,你们肯定
相信(以下忽略……
……
以上忽略……)你们肯定
也相信我(……)
看!我们的脑中塞满了正确

有时我看见雨在击打着昆虫
有时我看见屠夫在宰杀着牛
有时我看见孩子在桥上乞讨
有时我看见镜头在新闻里微笑
有时我看见报纸上的秘密
有时我看见我们自己
软弱得不值一提
我们在为我们失去的一切哭的昏天暗地
我们的嘴唇被扯着
拖到广阔的人群里

多么赤裸,我们穿着衣服
多么羞耻,我们看见我们自己
我们去打我们的妈妈
我们相信我们不是故意的
我们也相信,我们多么冲动
啊!但是,但是啊!妈妈会原谅我们!

2017.4.7



■ 描摹:小英雄雨来

大雨来了
雨滴打在蚂蚁挺动的头上
打在蒲公英撕坠的白伞球上
打在蟾蜍的眼皮
打在蚱蜢,它紧紧抓拢着的绿草叶
大雨淋着高壮的大榕树
从它沉默晃动的叶板上倾泄下来
耀光角蝉,黄掠蚁,榕小蜂………
天牛,独角仙……
蛾子,蚜虫,金龟子……
紧贴树干,保持静默
听从大大的雨声
听雨声捶击着的世界
等待一切安定下来
等待积水里不可置信的澄澈天空
等待喧嚣重新占领寂静
重新吃草,捕猎,求欢,啃食树叶
捡拾断翅的蜻蜓和蝗虫大腿
等待一只瞭望的螳螂,以及身后的雌性

2017.4.13



■ 魔术师

我的工作是给魔术师表演魔术
一束鲜花
       一只白鸽
               一只:装我的盒子
          魔术师抖了抖他的眼角
好吧!我们各自据有半截

我的钱在迟到、早退、和房子里
       恋恋不舍,需要我工作养活
我朋友来看我
魔术师朋友!
       坐我的椅子,我的餐桌,我身上
       让我陪他一起工作
我朋友变一束鲜花
              一只白鸽
              一只盒子——我们坐在
里面
呆呆地!被锯作两截

2017.4.14



■ 黄色校车

黄色校车每天
将孩子们带到学校
为什么?(假设:我要离开温暖的被窝)
每天
将孩子们带回家
为什么?(我要看父母的脸色。假设)
生命一天天——长大?
在离开和回家间困惑
黄色校车,且,永不疲倦
将它的轮子和光献给孩子们
来吧,孩子!进来!你有短暂的旅程
可以看看窗外的景色……
但请不要
打扰司机叔叔!

2017.4.14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我朋友,一个圆头圆脑的家伙
向我倾诉他一管一管的
蓝黑墨水
我感觉我的白衬衫正一点一点地
想沿着我夹紧的腋窝假装
我看不见它
好吧!我的确看不见
我把这只已经忘记了牌子的水笔
放在我的借口簿上——
明天我必须认识:我朋友的朋友
为此,我愿意在我朋友的水管下
保持同情和微笑
且假装:我看不见他

2017.4.18



■ 小孩儿

小孩儿团起一个乳房又打碎
一个乳房

小孩儿的妈妈
将土堆
拱了


似乎还能挤出血来

2017.4.18



■ 动物的卵

煮鸡蛋比煮鸭蛋好吃
但咸鸭蛋比咸鸡蛋好吃
有时我们吃毛蛋
看着恶心但味道挺好
吃狗肉的人鄙视爱狗的人
杀牛的人鄙视吃牛的人
事物在嘴上变换它们的形态
在时间里改变它们的寓意
飞鸟的自由是食物和不成食物
洞穴的使命绝不是栖息地那么复杂或简单
有时我们食着鱼子酱
这味道和我们死去的味道没有什么不同
星星们同样如此
只是被拉长或者扯远
一切的本质是没有一切
宇宙在我们身边,存在并且不存在

2017.5.8



■ 林间

我的狗儿十三岁了
我牵着它在林间
它的行动迟缓
再不能围着我撒欢
我们把时间拉长时
一天就是一生
我们把时间缩短时
一生就是一天
我牵着我的狗儿在林间
早晨的露水早已不见
蜘蛛的琴弦绷得更紧
阳光捕猎蚱蜢、飞蛾。以及
林间的树叶
我脚下的路被打扫得干净
(总有人比我们更早
也总有人比我们更晚)
我的狗儿浑身打颤
在林间的靠椅处停步不前
正午的阳光炽烈
它却已看到了傍晚
我还可以陪它再走一会儿
在我们都还,不舍以前
我的狗儿十三岁了
这天多么漫长而又短暂

2017.6.5



■ 气球贩

诗歌中的理想主义
当前状态

起风了,天欲下雨
我的脚踏车后面栓着
喜羊羊,灰太狼,丑小鸭,米老鼠
奥特曼……
它们现在和平共处
不再,为逗孩子而精疲力竭
也不再
牵我走街串巷
起风了,天黑了下来
让所有想飞的,都飞起来。想躲的
都躲窟窿里

6.12



■ 牛粪赞或仁义礼智歌

土路边的牛粪胜过
草坪上的狗屎
牛粪比它大,比它粗,比它糙
磨盘大一坨
在野花间,一眼就能看见
我收回脚
不忍破坏,这一脸的草色和
粗燥
养狗的人胸怀天下
且以爱犬,驱动轮轴
迟钝的老牛,报以磨盘大一坨

2017.6.20



■ 关于机械表面的医学汇报

从表面看
我是对称的:左眼、右眼,左手、右手
左鼻孔、右鼻孔,左乳、右乳
左睾丸、右睾丸,左唇、右唇
……
正因如此,我常为不曾跳动的右胸膛而
担心
那空空之处,藏着什么?

我们仿佛无比清晰地知晓自己:
我们的课本告诉我们,我们皮肤下的相同和不同
我们被打开、拆解、组合
多么神奇,我们还活着!

我们认识自己的过程缓慢而又迅捷
我们哭,然后笑,然后又哭
我们长大、衰老。缩小又膨胀
我们今天和昨天没有什么不同
昨天与明天、出生与死亡
没有什么不同。但
又截然不同:这个肺黑了
这颗心坏了
这片嘴唇在颤动
这条舌头已僵直
耳聋
喉哑
这个女人让我们兴致勃发
那个男人令我们作呕
冷漠、谄媚
拥抱、热吻、性交、繁殖
我们抗拒又不抗拒
靠近又不靠近
我们说:活着,更好地活着
什么是活?什么是好?
我们在内里塞上——我们的期望
望。朝内望
沉沉的,飘飘的,空空的
我们死,我们坏

然而我依然为我不曾跳动的右胸而担心
为此我常常梦见自己
在夜里或安眠之时

2017.6.27



■ 关于洞的历史学和繁殖论

关于“洞”,年轻人总是想钻
老人总是想逃
你虚握着拳头
在打一个曲折的比方

我们的手指能屈能伸
我指着你,瞄准你,我得意万分
你被我指着,瞄着,你攥紧拳头
你攥得那么紧你多么无力

现在,让我们研究下“洞”
它曲曲折折地,开一条小缝
你朝里看看:哇!好黑,好好奇
而老人们争先恐后地
从洞里逃出来
垂着头:“一脸怂相!”你说

好吧,这就是历史
这就是人类不断繁衍和进化的过程

2017.6.29



■ 关于香蕉国里的大蕉梦

香蕉们聚在一起讨论大象和猴子
它们触摸了下相似性
然后闭上眼继续做梦
黄色的皮肤下它们藏着甜和腻,对嘴儿产生
小小的向往和恐惧。剥开皮
它们是中性的
撑不过
三日
因而它们万分惧怕某些固定的时日
例如国庆,例如丰饶
大象甩了甩它的长鼻,猴子锤了锤胸
然后将长牙捅入
焉巴巴、红润润的,唇

2017.6.12



生命立场 (组诗)
■ 战斗部队:伞兵

战斗部队。伞兵出击!

乘人不注意,他小心地,在母腹
抠。一个洞

我是狙击手,完毕

我把这些,爱飞翔的
坠落者
送入
漆黑死沉的大地深处

亲爱的祖父,下辈子
愿你,是我唇边轻轻的蒲公英一束



■ 战斗部队:装甲兵

战斗部队:坦克兵出击!

前进,前进,前进
他躲在,厚实的棺材里,前进

我是起瓶器,完毕

我把这些,拥挤的沙丁鱼
送入,花中
多么灿烂而又漫长

让我们点支烟
惬意地,看看这人世广阔



■ 战斗部队:特种兵

战斗部队:特种兵出击!

技能树ABCDE
无所不能,所向无敌

我是指挥员,我命令

安心地去往,再不可归的
故乡

他无所不能他所向无敌
然而我是,指挥员

完毕!

2017.6.28



■ 癌

你有小小的癌
它是你,不可分割的细胞
你可以思忆并缓缓告别
——你亲爱的一切
多么辛福
不必在冰冷的院中忍受
针筒和刀片的折磨
它在你身体里,像一粒憨憨的土豆
无需切除

2017.7.27




■ 大海中的游泳圈和星程大海

说时迟那时快
不大不小
瓷片儿

就从轮胎里滚了出来,滚。滚。滚
轮胎就喷气了
喷得像只
要从瓷片儿飞行团中突围出去的
大飞碟
瓷片儿拿出手机
咔嚓咔嚓
就捉住了这些外星人
晒他们到朋友圈,用火柴棍戳啊戳
“叫你来我们太阳系
叫你们高科技
叫你们看不起,我们历史悠久,我们
瓷片儿人”
说时迟那时快
我们左躲右闪,我们就击中了大轮胎,那枚
大海中的游泳圈

2017.8.5



■ 坟地平了才可以造高楼

最近古建筑十分盛行
我们有必要
平整平整土地
把村公所二层小楼推平
把电灯电话撤下
在原址重新盖上一座大墓
要富丽些,堂皇些
我们是华夏苗裔,汉室嫡传
把后山的坟地平了
全部起上别墅
三太公私藏的金丝楠木棺材让他挖出来
给他重新戴上高帽
就放酒店门口
我们说话算话,有错必改
人们喜欢的,就是我们拥护的
村口的旧拱桥必须拆
建一架玻璃天桥
鲤鱼们,才能看清龙门的形态
我们的破院子
才能承包出去
我们就可以住高楼,玩科技,吃转基因
最近古建筑十分流行
所以我们要早点出手
把它们统统卖给有钱人

2017.8.14



■ 婚姻相或夫妻蜡像馆

那里不是人待的地方
我团了团你的乳房
使她们不至于
因过于耷拉而遮住下面的心脏
我的肋骨不够分明
因为我为自己团了大块胸肌
听着,不是团购
它有力地刻画了我的肥胖
好吧!又不是初次
我摊在底座上,像刚激情后的蜡
我为什么要以你想要的样子活着?
难道就因为当初我符合你的期望
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挺好
看,乳房坚挺
眉目含情
我有高超的手艺
当然,你的手艺同样不差
我捡起胸肌覆在心口
像个战神
别扯我蜡的本质,你不也同样如此?
现在,趁还热乎
让我们伸出我们的蜡手
捏一个你的模样,捏一个我的模样
多好的一对蜡像
透过橱窗讨论我们的模样

2017.8.18



■ 夫妻经过停尸房

夫妻经过停尸房
决定
合作抬走昨天的旧梦
它骨头松脆
肌肉蓬松
像只瓜水母
好吧,我瞎说的
停尸台上仅仅一匹,白布
覆住像玩一个魔术
“看,什么也没有
你并不期望
变出我们的模样,对吧?”
多么羞涩
他们抡起四条腿
像匹母马
“刷”地抬走了此刻

2017.8.18



■ 有关流泪的调查报告

流泪有一定的目的性
有突发性、常规性、必然性以及
偶然性
流泪导致某种期待的丧失和新生,掩饰或表达了某种失落或者无奈
流泪具有并强化存在感
流泪代表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价值观
流泪符合万有引力,契合物质和能量守恒
流泪有充分的可描述性能适当推动情节发展——流泪是大事件,对于流泪者而言
流泪就是这样,像一场雨水(季节和地理对它有一定的调控性)
流泪汇集和分散,有些归入大海,有些则
于沙漠中自然断流
流泪孕育或者酝酿出文明大于流血或流汗
流泪在性别上有差异性但本质不变
流泪对光暗的交替和高科技产品有应激反应
流泪适当可延长寿命,但适当是相对形容词因人而异
是的,因人而异,流泪同样如此
但此报告应该有一定的意义其必然或
偶然导致
流泪本身的出示——流泪本至于此

2017.8.20



■ 伞兵打飞机

你有高射炮,我有大盖帽
          ——印石菩提《雷》

去机场接人路过某某店
打一发飞机
隔着宽边帽,哀悼死去的孩子
夜色晦暗
红灯璀璨
路过某某店看一会儿电视
略显曲折有着良好的剪辑
继续打一发飞机
机场的路有些延迟
几点霉斑射上墙壁
钢筋水泥优秀的质地
去机场的路有些延迟
一次空中奇妙的,飞行
伞兵们纷纷,脚踏了实地
优质混凝土型。掩体

2017.8.21



■ 安的假日

我怀抱婴孩,也有了他的形态
他的笑,他的烦恼
来接待
每位过路之人
——我享受婴孩的祝福
戴着,婴孩的形貌
精疲力竭,在一堆成人中间

2017.8.8



■ 在隋朝

在隋朝,我也想走一走,看一看
挖一条运河,晃晃悠悠,抓住两岸
分段施工,分组到班
设立劳动模范
在累死者碑下,掉几滴血泪和虚汗
多难兴邦,为了大隋梦想
也给树们穿上衣衫,根于人民
植于人民,想人民所想,思人民所思
给人民上进的机会,寒门取士
科举立国,多方引导
在隋朝,要与时俱进,调整国策
不与人民争利,打击贪腐
监管言论,对于十八子,李花开
杨花落等言行,要整顿,要屏蔽
大爱无疆,大音希声,讲究方法
(让它们通通404……)在隋朝
关于高丽问题,搁置争议
共同开发,建立和完善对话机制
提升本国人民幸福感
物质条件或许尚还欠缺
但要实现精神富有,多方对比
爱我天朝,鼓励百姓齐唱xxx之歌
允许调侃,但适当“和谐”
在隋朝,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2017.10.9



■ 火柴棍串联乳房自行车被衰草带动
连钱都没有,我们活着有啥意思?
——题记

衰草又开始蹬
这辆自行车——它的链条有点紧
模糊了
今年与去年……去年与前年——
我做了几个引体向上,从单杠上下来
驼着背
把白须藏到剃刀里
早年冬天,火柴扔得满野都是
现在,我假装不是饮食男女
我玩我的轮子——今年和去年,或者去年与前年
——它们流下乳汁,像两只乳房——永不褪色的
橡胶乳房
衰草又开始蹬它的自行车,它的链条
真的很紧
绞下这么多,干瘪瘪的希望
哦!挤。松。哦!挤。松

2017.12.18



■ 光阴书

豪车司机出发去约会爱情
他撞上的夫妇
携手走完了一生

2017.12.31



■蓝色烟囱和雀向天空发射云朵落下清澈鸟鸣

蓝色烟囱和雀向天空发射云朵落下清澈鸟鸣
我的风筝沾满童年电线使我梦中犹豫不决
爱的别动队深入港湾码头上野花一片
催眠人的车子贴在玻璃仿佛两片叶子夹糖
绿色樊篱上蚂蚁向星空表达渴望(小心而弯曲。茎)
无线电还原地球磁场(看不见的不,存在)
我一本正经说胡话的样子最可爱(怎能不入你心间)
蜻蜓剃光它的脑壳假装成复眼(必须
对世界的认知从上到下)
你是美的你爱我很好谢谢!飞行器在两只恒星间安眠

2017.12.19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3: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提一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0:14 , Processed in 0.05504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