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25|回复: 16

[诗歌奖投稿·短诗] 【诗擂台】《荒芜》(43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9 20: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8-4-23 12:56 编辑

《荒芜》

乌云滚滚的天空,又开始呕吐了
我走在滂沱大雨里,开始呼叫自己
另一个自己越走越远,我害怕他出事

几十年如一日,时光的箭
射中你的心,你打开你的心
心上杂草丛生,没有稻谷玉米小麦向日葵
只有蛇在杂草丛中钻来钻去

好久没有去图书馆了
起早贪黑,追赶钞票,认钱不认人
吃喝玩乐,得意忘形,肥胖成一个个球
我原以为,我是一株安份守己的庄稼
我现在才知道,我不过是一根蛮横无理的杂草
这么多人,也不过是杂草
杂草丛生的时代,庄稼在哪里

心灵荒芜,感觉身体也像废墟
这不好的感觉刺激我失眠,喊叫
我踉跄在月光中,与一个女鬼相撞,搂抱
我只不过是一个玩笑,泪如雨下
旭日东升,照亮一亩亩荒田,农民逃向了哪里
一条条毒蛇在荒田里活动,让人望而却步


《我摇头》

悲哀向大地播种,血液传来鸟的鸣叫声
栀子花模仿白昼,大海是多少人的音箱
前进怎么枯萎?别墅露出阎王的面孔
小轿车像飞跑的棺材,撞击街边的树

我跪在父亲的坟前,听父亲不朽的声音
穿越尘世。恶劣的天气,庄稼像一名名战士
拥护我成为生长的首领。沙尘暴来了
从城市刮进众心,年复一年,没有结局

夜色已深,失眠开花,月光洗人
多年的胃病,像一个妖怪,藏在身体里
我盯着小孩玩玩具,生怕自己
就是命运的玩具,我摇头,使劲地摇头


《夜色》

夜色吃万物
万物成黑色
夜色吃我
我也成为黑色
夜色吃你
你不见了
我好想你
夜色吃心
心不见了
只剩下会行走的尸体

夜色
漫长的夜色
成为一座无边无际的监狱
也成为一所名牌大学
我什么时候毕业呢


《你的姓名》

你的姓名
在一张白纸上出现
像星星闪烁

你的姓名追赶我
拦住我的去路
然后你的姓名开始吃我
我成为你的姓名的食物

你的姓名会说话
你的姓名成为迷我的歌曲
让我忍不住又看见
你一个人在我的心里散步

你的姓名
像鲜花绽放
好香呀
芬芳岁月


《我是否爱你》

栀子花戴在你的头顶上,像灯一样亮着
我闭上双眼,发现你在我的心里洗衣裳
几只麻雀在你的身旁叽叽喳喳
蜜柚树桔子树梨子树看着你,绿给你看

在寒冷的大街上,你问我,我是否爱你
我看见头顶上的街灯正照着你和我
我指着街灯对你说,我的心就像这盏街灯
把你照明,无怨无悔,胜过千言万语


《枕头》

我盯着床上的枕头
床上的枕头没有腿
也不需要腿
它不会逃跑
它安安静静地等我回家
等我向它靠近
等我枕着它入睡

我也想成为一个枕头
让你枕着我
入睡


《栀子花》

不爱热情似火的九十九朵玫瑰花
偏爱邻居送给我的几朵栀子花
每一朵栀子花
都像一个小小的白昼
充满香气的小小的白昼

手捧一朵栀子花
这个小小的白昼
就在我的手心里晃动
又白又香
像世外桃源在向我招手
有一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纠缠我

九十九朵玫瑰花多么畅销啊
它们真的有资格代表爱情吗
我觉得真正的爱情
应该像一朵栀子花盛开
又白又香
让你一边呼吸
一边享受这个小小的白昼
带给你的源源不断的香味

洁白的爱情
到哪里寻找呢
如果有一位女孩子
像一朵栀子花盛开在人群里
她注定是无数男子汉
向往和追求的乐园

当你花时间盯着手中的一朵栀子花
你不要以为是在浪费时光
一朵栀子花正在救你啊
你明白吗


《棉花糖》

棉花糖像一朵美丽的白云
擦亮我的双眼
让我以为进入仙境进入童话
让我的心又成为了一个婴儿

盯着棉花糖
我什么也不想干
因为一朵美丽的白云
被我掌控在手中
仿佛时间也洁白起来

盯着棉花糖
就是想让棉花糖
把我这个凡夫俗子打扫
让我能够像棉花糖一样白
像棉花糖一样甜

吃掉一团棉花糖
等于一朵美丽的白云
进入我的身体里
我有救了
我终于有救了
一朵美丽的白云
进入我的身体里
让我的未来洁白起来
让我的双眼涌出了泪花


《站在荆州古城上》

站在荆州古城上
我是刘备吗
我是关羽吗
我是张飞吗
我是诸葛亮吗
我只是我自己罢了
做好自己
最重要
自己认识自己
挺好
自己不认识自己
危险了

荆州古城墙
伤痕累累
活着的人
也是伤痕累累
地球啊
也是伤痕累累
荆州古城还在
地球还在
我还在
我们的良知
还在吗
我们的良心呢
失踪了吗
铮铮铁骨
在哪里
忠良贤士
在哪里

从荆州古城上跳下去
我会死吗
我是一个好人
我应该好好活着呀
努力工作
逗全家人笑起来


《树林》

一个人走进树林里
格外老实
没有防备之心
敞开自己
把自己交给一片树林
与每一棵树成为好朋友
抚摸树
让自己也长成一棵树
多好

树林里的鸟儿
才是真正的歌手
它们的鸣叫声
免费为我洗澡
把我洗得干干净净

我哭了
哭现在才热爱这一片树林


《落叶》

这么多落叶乱飞
它们在寻找前程吗
烂入泥土
肥沃泥土
就是它们的前程

我摇摇晃晃在异乡的大街上
认识自己也是一片落叶
落叶也有呼吸
落叶也有心跳
我告诉自己
别踩着落叶
给落叶们让路


《被褥》

我想表扬盖着我的被褥
它不让寒冷欺负我
它包裹着我
让我享受被褥里的春天

亲爱的
爱情应该是一床被褥
婚姻应该是一床被褥
家庭应该是一床被褥
如果不是
就是垃圾

活着
不必惊天动地
学一床默默无闻的被褥
足矣


《母亲睡得香》

陪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着,看着
她就睡着了
她睡得很香,很香
不忍心叫醒她
我轻轻关掉电视机
上楼写诗去了

下楼的时候
母亲仍躺在沙发上睡着
七十四岁的她
睡得好香


《阳光照进寂寞的身体》

阳光照进寂寞的身体
我的身体
也是一座城堡

风吹身体
风吹心
在风中寻找
自己


《绿着就是快乐》

活着
看见坏人得意
我闭上双眼
看见好人流泪
我也流泪
我该如何生存
成为脑中问号

做一个好人
就是我要的快乐呀
即使我在流泪
心安理得
仍让我舒服着

学车前草吧
任凭无数车辆
从车前草身上行驶过
车前草仍绿着
仿佛绿着
就是快乐


《把倒霉当作一所名牌大学》

走投无路的感觉
像流氓手中的刀
砍向我们
我不怕四周嘲笑我
因为我
心安理得
因为我
清清白白
像农民手中的棉花

我这个好人
越活越倒霉了
把倒霉
当作一所名牌大学
我会风风光光毕业


《人心》

人心开成鲜花
日子香

当人心
看不见
摸不着
我就望着月亮——
月亮是一颗无法收买的心
让黑夜束手无策
让我忍不住
朝它笑起来


《诗人作家们该干活了》

春节过完了
诗人作家们该干活了
走到劳苦大众中去
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们
同呼吸共命运
写出无愧于时代
无愧于人民的有效作品
为广大读者构造与时俱进的
精神房屋感情房屋心灵房屋


《文学创作》

我是这个世界的一扇窗户
我把自己打开
你们会看到很多秘密很多真相
当这些秘密这些真相变成文字时
它们抵达心灵
保存


《泪水陪我们地老天荒》

灭亡成为数也数不清的坟墓
江山倒在饮酒作乐的怀中
贪官污吏像蚊子乱飞乱咬
统治芸芸众生还不够
还要统治整个宇宙

我的脑袋成为秦始皇的皇宫
我的身体装满青蛙的叫声
一无所有刺激我
浑身长满刺
歌唱一只只蚂蚁
在皮鞋的踩踏下一声不吭

雪在梦中下着,下着
我们思念雪的表情不朽
思念雪的颜色不输
满脸泪水
陪我们地老天荒
寻找衣裳褴褛的幸福


《前方》

前方是一个大笑话
前方有老虎的嘴巴已经张开
你不理睬前方
你开始吸毒
你吸毒的时候
看见了嫦娥
我为你挖好一个坟坑
请你跳进去
好好休息


《蚊子乱飞》

这是一群蚊子追求自由民主的时代
吸血成为终身职业
讲良心的人有气无力东倒西歪
蚊子们乱飞乱咬
多么勤快
一只蚊子像一架微型战斗机
栖在我的皮肤上
可爱之极
吸我的血吧
我已经习惯了
你这只蚊子不吸我的血
我反而瞧不起你
我就是这么贱
命令你赶快吸我的血
让我找到流泪的理由
流泪
就是我活在人间时
得到的幸福


《青蛙癞蛤蟆不见了》

回到瓦池村
找不到青蛙了
青蛙跳进菜盘子里
跳进人类的胃里成为无名烈士
癞蛤蟆也不见了
癞蛤蟆长得好恐怖啊
什么时候
也成为人类的美食
也成为无名烈士

我也跳进一个菜盘子里
你也跳进一个菜盘子里
我们在一个菜盘子里拥抱
相见恨晚
想跟我结婚吗
可以的
让我们争分夺秒
举行一场刑场上的婚礼


《这样挺好》

波澜壮阔的人生,我不需要
我只需要和你拥抱
把你的体温
当作春天
我只需要和你手牵手
踩响坎坷人生路
我只需要和你每天粗茶淡饭生儿育女
我只需要和你一起观旭日望月亮逛公园
我只需要和你吃水果嗑瓜子看电视

亲爱的
我有皱纹了
你也有皱纹了
亲爱的
你有白发了
我也有白发了
这样挺好


《我羡慕母亲》

我羡慕母亲,从未离开过公安县
她不知道中印边境对峙
她只知道西红柿红了
西红柿炒鸡蛋
她的儿子爱吃

我羡慕母亲,从未离开过公安县
她不知道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
她不知道霸权主义
也不知道一带一路
但她知道车前草
知道向日葵追求太阳



《和珅是病毒》

把买官卖官的生意
做得非常红火
乾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喜欢和珅
弄来的
很多很多
银子

清朝
生病了
从和珅开始
买官卖官
再也无法
停止


《岁月如刀》

岁月如刀,砍着我们的心
我喊疼,你喊疼
却找不到证据
我只好坐在一块石头上
观旭日东升
认为崭新的一天
会出现
崭新的自己


《谈失去》

失去太阳
还会得到太阳
失去月亮
还会得到月亮

失去你
不可以
我需要你的目光
抚摸
我的余生


《你说有没有上帝》

你说有没有上帝
我说当然有
街边这棵枝繁叶茂的树
从不请假
从不逃跑
绿着你
绿着我
让我觉得
它就是
上帝



《依靠一棵树》

走近一棵树,这棵树是我的亲人
我的泪光嫁给这棵树,仿佛这棵树
藏着我的未来。心太乱
必须依靠这棵树,享受安静的时光
必须找到安静的自己,让安静的自己
成为自己的上帝。泪水渐渐消失
我感觉自己慢慢透明,如一个毫不起眼的玻璃杯
树啊树啊,多么安静的树。一片片树叶
在阳光下绿着,像灵丹妙药



《三根小草》
  
做不了一根金条,做一根小草不错
与另一根小草结婚,再生一根小草
一家三口,三根小草
枯枯绿绿,习以为常



《弯腰》

向谁弯腰
向你这位局长弯腰吗
对不起
你是人
我也是人
我不应该
向你弯腰的

向大地弯腰
学勤劳的母亲
向一亩亩生机勃勃的庄稼
弯腰
流汗
微笑


《落叶梦》

无聊成为另一种毒品
季节轮回,请认识你自己

这短暂的交流,我依然觉得
我一无所有,轻飘飘的
像无家可归的一片落叶

行走在风里,把风当作一笔笔财富
梦想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
屋顶和四壁


《啃骨头》

你在月光下啃骨头
那是谁的骨头
没有答案

时间静静地流淌着
啃骨头的你
看见不远处
有一只老虎
暗恋你

你的骨头
被命运啃着
像秒针
不肯休息


《今夜失眠》

深更半夜,你热爱零食,热爱灯光
失眠是灾难,还是乐园
在月光下散步
看见鬼,你不怕
看见梦想,像一件漂亮的衣裳,在风中飘着
你抓不着它,你只能抓住泪水
用泪水建筑你的余生

好好爱自己,自己却是一件玩具
好好爱别人,别人如一阵阵风
风追赶风,没有结局


《命运爱我》

走近垃圾筒,发现垃圾筒好饿呀
垃圾在垃圾筒外
表演,让我叹息

学会挣扎,挣扎只是一种本能
渺小认识渺小,卑微与卑微干杯
几只空啤酒瓶子滴泪,没有观众

再过一万年,地球会是什么样子
古人的呼吸,古人的心跳,在文字里存活
命运爱我,用一阵阵刺骨的北风,爱我


《两只麻雀》
  
我看见两只麻雀
栖在我家二楼的窗口
叽叽喳喳
它们到底是一对恋人
还是一对夫妻呢
  
两只麻雀
多么干净
让我觉得自己
有一些脏了
还没有资格
成为
一只麻雀
  
两只麻雀
像两把扫帚
打扫着我


《刺醒时间》

你的知识流着血,鲜花凋谢
几棵苹果树恹恹欲睡,丝绸飘舞
栖在河面上,无声的刺激

我的笑容像一个仓库,往事如一群羊
低着头吃草,一把刀正在羊的背上睡觉

给黑夜一斤蜂蜜,给白天层层包装
几匹马踩在我的脸上,我终于成为证据,成为高手

那名害羞的少女,击中我,让我找到久违的风光
喝着一口口家乡水,身体里充满了一条小溪

从天降下一块陨石,砸中了一座教堂
我背着一个人的江山,追赶商品房
梦想被几只老虎吃光,剩下渺小和卑微
成为一只只刺猬,刺醒时间


《虚构》

风吹走自己,风又吹来自己
寂静的夜,灯光的真诚,抵上一万句
老虎的嘴巴张开,欢迎进入
雪在下,雪在说话,认真看,认真听
石油开花,月亮上种植万棵树,火星上跳广场舞
遭遇街上的一条流浪狗,它到底是火焰,还是出口
今夜空荡荡,命运虚无,弯月多么锋利

胡言乱语,刺激双耳,惊扰空气
挣扎的形状,在蜘蛛网上,表演节目
泪水学会奔跑,从天涯跑到海角,收获奖牌奖杯
白云爱我,我爱白云,没有什么要求
我养小猫,小猫叫叫叫,小猫追追追,让我高兴极了
树上的鸟窝,一动不动,像我眼中的别墅


《来到海边》

活着,遇到困难,来到海边
品尝海阔天空。大海的胸膛
借给我,让我笑对万事万物

大海演讲,打湿光阴的笑脸
我踩着大海的波涛,走来走去
让散步的心情,开花结果

有一位美丽的少女,日夜行走在海面上
行走了很多年,她看见了我
我看见了她,她会成为我的春天吗

大海隐藏着康庄大道,必须寻找
我拥有一个平民的身体,必须装下大海
把大海带在身上,走向未来


《好朋友》

日子空虚无聊,
到街上瞎逛,
我朝一只肮脏的流浪狗看了看,
它也朝我看了看,
仿佛我和它前生就认识似的。
我应该到附近的商店买点东西给它吃,
又不好意思这么做,
只是朝它笑了笑,
仿佛笑就是食物。

瞎逛了一个多小时,
回到出租屋,
坐在电脑前的时候,
发现街上那只肮脏的流浪狗
又出现在我的心上,
与我成为好朋友。


《我来到父亲的坟前》

鬼使神差,
我来到父亲的坟前,
听父亲说话。
父亲不是死了吗?
还会说话吗?
对,
父亲还在说话,
他的话像风
吹来吹去。

父亲啊,
我代替你
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的呼吸
就是你的呼吸,
我的笑容
就是你的笑容,
我的眼泪
就是你的眼泪。

我趴在父亲的坟头,
像一个孩子
在认真地聆听。



《台灯亮了》

台灯亮了,
等于一颗良心亮了,
我盯着它,
像盯着无价之宝。

不敢关掉台灯,
怕黑暗吃我。
我恨自己,
恨自己不是一盏台灯。
我问自己,
我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有多少人
盯着台灯,
思考人生。

台灯让我安静下来,
安静成了一座流泪的岛。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mxz318@163.com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  转  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为真相良知写作,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湖南诗人》
《诗潮杂志》《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29 22: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31 11: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的震撼,仍然如此真实的可爱。

真与假是两条路上的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

除了进化,谁也说服不了蠢货。
发表于 2018-3-31 14: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雪原兰波 于 2018-3-31 14:59 编辑

存在的真理。好诗。有生命有理念。其它的诗人的诗只缺一样——没生命。
发表于 2018-3-31 15: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原兰波 发表于 2018-3-31 14:57
存在的真理。好诗。有生命有理念。其它的诗人的诗只缺一样——没生命。

对。。。。。。。。。。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0: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3-31 11:46
简单的震撼,仍然如此真实的可爱。

真与假是两条路上的人。

谢诗友点评鼓励,写就要写真诗,写有生命力的诗,拒绝写假诗,欺骗读者,浪费读者的时间!
发表于 2018-4-3 15: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写得比较自在,自然而不刻意。这就很好.诗人就得自由自在地表达。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8: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8-4-3 19:00 编辑

你湘西刁民真是一个心胸狭窄没有素质的家伙,
你湘西刁民跟孟大诗人在北京文艺网论坛上结怨也有两年多了吧,
北京文艺网论坛上的很多诗友们都知道我们两个人结怨到现在。

但你面对孟大诗人参赛的这43首真诗好诗力作时,
你湘西刁民竟然如此大不敬,
发一张极不文明的照片在我这个参赛诗帖子里,
你的心太肮脏太狠毒了,
你会遭到天遣的。

强烈要求管理员处理在论坛上公报私仇的湘西刁民,
湘西刁民发一张极不文明的照片在孟大诗人的这个参赛诗帖子里,
这样没素质的人还有资格在论坛上当版主吗?!






发表于 2018-4-3 19: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雪原兰波 于 2018-4-3 19:08 编辑

太不像话了。恶俗!
发表于 2018-4-4 10: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4-4 10:23 编辑
孟祥忠 发表于 2018-4-3 18:53
你湘西刁民真是一个心胸狭窄没有素质的家伙,
你湘西刁民跟孟大诗人在北京文艺网论坛上结怨也有两年多了吧 ...

那种写假诗的人,道德是过不了关的。
或者反过来说更自然些:那些道德过不了关的人,才会写假诗。
说的更直捷一些就是:那些道德不过关的人,才会写假诗。
说的更直白一些的是:那些道德不过关的人,只有写假诗了!
看吧,事实就是如此,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概念一统天,地下全归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6 06:17 , Processed in 0.13520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