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99|回复: 1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潘黎明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9 08: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歌奖编辑002 于 2018-3-29 09:00 编辑



潘黎明,笔名云楼七狼。福建湄洲岛我的艺术馆策划人。民刊《湍流》编委。入围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诗歌奖终评诗人。
精品展读
   
●飞蛾

不只是凤凰于飞
阵亡的飞蛾
欣快地出殡

这个夜晚就这样停下来
当我从地上掬起那么多

晕眩的静点,忽然想起
诗人之死

没有对话的,必死的世界
是什么让我们丧失了拯救的可能

这个夏天,真是个危险的边峰
我悲欣的泪水在永恒的赠礼中
敏感如虎贝:“诗之镭,裸蹈于火焰。”

天,越来越黑。夜,越来越深
飞蛾暴恶的激情
让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这个夜晚,每一个孔穴
都在期待回声。”

●菩萨戏

像台上的主角一样,他们似乎
不带着耳朵来。

只带着长木椅
幕布与道具都是干净的。刀也是。

刀鞘,带着倾听的意愿,
一浪高过一浪的菊花,

在他们怀里上升。台上的杀戮
没有秩序,没有等级,训练有素。

菊,盛开如我母亲的凝视。菩萨
拥抱她。擦拭她眼角的花朵。

带刀剖腹的人,一再落入宿命。
菊花,抵死灿烂

我的母亲,在刀光前
也变得热烈。

●战地探戈
        
那一朵。探戈。

在我肩膀的上方。它火裂的姿态
像风一样
耸立。

大海凝固着死去。一个孩子,在沙滩上
保持着俯冲的模样。

一块礁石。一尊触目的雕像。流水
没有回头。
一个哑默的世界。仿佛一尾鱼
弓曲着
下落。

静止。与满眼的红相对应。一朵,只是一朵的

停留。

大海,以光的速度定格。那只小鸟
在我的手上方,凝定
仿佛被一个魔咒

喝住。

2015.9.18

●省部长做客中央台  

现在,请上省部长,以及他们的少年

“非寄托不入,专寄托不出”。少年如天涯狂客
引经据典容易让看家动容
扬声器里,不朽的秉烛者弹着棉花

——山岳似一段钢丝,镜子的反光正镶着羔雁
少年啸叫,黄金必须姓党,悲怆必须姓党,雨雹冰风必须姓党
此时此刻,声音记录中国

有悦耳的婴啼穿破屏幕。少年,披着一头红头发
升起。
他的手势,似一部史论结合的专著,雕凿新闻的断层

背景是北京。是人民大会堂。是领袖勘察过的遗址。
“密西西比河此刻风雨”。少年正弯身鱼贯在镫亮的宫堡
他牵动,他纺织,他手持话筒从玻璃层里透出泥土的气息

——伟大的中国梦至今仍渗着绿色的血。少年的头发冒烟
他身后的镜屏像正午沙漠的平面。辕马必须姓党,麦草必须姓党
中邪发病的铁,必须姓党

未曾生育的佛胎必须姓党。山岳不容退缩啊,万州,汉源
死亡是唯一的武器吗?少年终于憋出一句回答——
“我终于活了下来。”

现在,请上省部长,以及他们的青年

那些黄金变黑了。
悲怆如履带。
北京的街头终于看到一条火的河流。

●与僧侣交合的色欲

将一份斑驳逸出,那英语的海浪,高声骂娘的
兜售者——
在这首诗中,我如何说起北京,说起王府井大街,说起霾物中劳动的大军。
当我在长城上扬花,秦王们都已在叶子上
暴动。他们极不友好啊,
当我怀着羞耻之心,踏入故宫,那些巨大的
家族纷纷躲避,
而那些活在自己的命里的长工,
是他们选择了戴上口罩,甚或戴上避孕套——
更加直接地别离,或更加直接地
抽插。

●论某个人的膀胱



一个失去自我的人
我对他的身体
及至他身体的某个部位
失去兴趣



或是我也老了
脆弱地理解了祖国
对逝世与死亡的命名



仰望星空,钓鱼的人,潦草,迷惘
“革命者”患有疾病,他,他们被追得
无处撒尿
疲竭,黑暗,歇斯底里
从鱼死网破中成功移借器官的
膀胱主义
精于洞察星象与波纹

“吹捧某个个体,那是存心抹杀。”



一个句号。刻骨的阴影
关押着一代人的悲怆
腐朽的膀胱以手抄的形式
写上后制
白色尸骨免于起诉
巨大的声响即刻沉没

我依然仰望星空。北京时间三月十七日
苟且的,暂且的,姑且的
膀胱
用谁的画可以直接为这个新名词做注脚



我真的是老了
我的双脚还在祖国的大地上
一只直哆嗦
一只在舞蹈

●在重庆

在重庆,我经常爬坡上坎,薄了公交
轻了红灯,越界时,相戚时
习惯了投币,大声诵读楚王
从长江升起,汉武士从图书馆
檐角落下,
在木桶浴与水煮活鱼流行的时代,
我也习惯了从身上溢出功德——
地铁口弯腰,投截肢者一别
血车上伸手,投白衣秀士一笑
森林里换下猎装,投火烈鸟
一声唤,唉
在重庆,线装书如装订严密的人心
古籍与盲马都在天鹅桥上游弋
而轻雾,而轻雾,而轻雾每天拢起日头,
我,
我,我
我,我,我,
我,我,我,我
像个仰头落泪的罪人

●虎

一声啸咽,出火的黄铜在燃烧。
钟点远去-----
午夜的流水线牵引地铁与浮肿的k线。
谁能占有钴蓝?又在开启者的视线里
消失。
界限也是献辞吗?铁的流盘,
以壳安魂。
夜归者一似武士,黄金从此伏案。
我以判官的完美,改写俗众的
故乡。

出火的黄铜愈加明亮。我以口水
灼金,
解释时代与衰亡。

故乡如脉搏。诗书微弱。好似虎的萍踪。
这往日的丁香覆盖疼痛啊?有无影的手
打出快马。

“你的故乡,是独臂吊车,正运送森林和神。”

●身体

毛巾已经旧了,药物也旧了,故地的母亲
旧了。
她好像一位急需医治的人,一位散淡的似乎
可以扔掉拐杖的人。
不表白,也不焚香,独处时就在厅堂
坐定,仿佛自身已成了青山之物。而我
是那穿过眼睫和梦境的人,这一天,我不问雨水,也不原谅我的卑微。
这一天,当我和母亲的目光相接。像极了一位历尽沧桑的人啊,我甚至无法原谅
我的执着。此生艰难,一头短发滴着雨水的
母亲,她眼里明快的光线
此时,压弯了寄存的肉体。她那双找寻的手,
像极了藤蔓,像极了神的旨意,
枝条里的苦,我只有交出死与生的
秩序,木地板上的睡眠
才有了上升的芳香。
我纯净的身体,才会像空出来的一小块时间,
除了指认,令我慰藉的是,它即将
抵临大海。

●看,潘黎明已经死了(七行组诗)

1. 历史学解释

而他,在灰烬上飞行。首善之都
有激烈的右派,那颊之美

造反的冷是短寿的。潘黎明,心肺破碎,肩背
破碎——野蛮者开了天眼:

阿多尔诺断臂而行。他,积发如雪
——死,只有一个方向

”共和流产,我们错过了自由立国的时刻?”

2.社会学解释

脂粉,让白骨裸露。你看,他已经
不再开口说话了——

专制和面包几乎就是一场罪行:

”被派定的棍击,令人倾倒。”所有人看不见的
        ——雾气静如青春。年少时,日本的脚

也是我们的脚。年老时,看,日本的飞机
也是我们的飞机啊

3.政治学解释

神灵缺失。而幕云还在昌平闪耀,而所有的
祭师,他们持捶,引来神鹰

看,潘黎明,他已经步入慈悲。火花易碎,而他
凭借诗人之口

打开强光灯,切开心脏,像一个冲浪的


——让心在道上,彷徨,彷徨,彷徨

2016年5月16日  文革五十周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8-4-1 09: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我读出了厚厚的悲怆?仿佛一路踏着浓烟和烈火而来,所有的心绪都化成了浓郁的悲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5 22:11 , Processed in 0.08669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