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6|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雪迪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9 08: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歌奖编辑002 于 2018-3-29 09:00 编辑



雪迪,原名李冰,生于北京。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1990年应美国布朗大学邀请任驻校作家、访问学者,现在布朗大学工作。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

英文诗集《普通的一天》荣获Jane Kenyon诗歌奖。荣获布朗大学Artemis A. Joukowsky文学创作奖,纽约Bard学院的国际奖学金和艺术学院奖,兰南基金会的文学创作奖。

精品展读
   
亮处的风景

雪迪诗十首
  

家园
偿还
困难中的爱
词的清亮
新年
雪季
亮处的风景
时刻
领悟

●脸

在你停止思想、恐惧时
脸像一张被烤过的皮
向内卷着。这会儿时间
像一群老鼠从顶层的横木上跑过
你听见那种小心翼翼
快速的声音。你的脸
寂静中衰老。你感到身体里
一些东西小心翼翼
快速地跑过
感觉犹如,兽皮
在火焰之中慢慢向里卷
把光和事物的弯曲
带走。我在四周的黑暗
肉体的宁静中看见人类的脸
在100年之内向外翻卷
像树皮从树干剥落
由于干燥和树汁的火焰
人类的脸在曲折和迷惘中
与生物的精神剥离
暴力创造生存的寂静
寂静中心一层层弯卷着的
恐怖。一些东西快速
小心翼翼地从人类的记忆中跑过
带着火焰燃烧的灼热
事物消逝的哀婉的情绪

这是当你停止思考、恐惧时
感到的。清晨
你正躺在床上。阳光一点一点
向床头移动。房间越来越亮
你听见事物不可逆转地弯曲时
的叫嚷

●家园

当我朝向,暮色
环绕的家的地带行走
背后是离家出走的人群
他们唱着劳动的歌
带着双手像带着钱币
无忧无虑,从不问去往哪里
当我告别青春
每天都在陌生人身上
看见自己的日子。我曾
因为善变歌唱
激情带来幸福。每天
是一行诗。为了
我在追求、诅咒的事物

当我走上
在野生植物的簇拥中
空荡寂静的道路
河流,在周围发亮
我曾进入挥霍过的
世界,轻轻、甜蜜
摇动在我的心中
我在宁静的狂喜中触摸大地
事物环绕在我的身边
在他们自己的跳跃中歌唱
第一次,我把自己向上举
在那样的光芒中不用语言
表示我的感恩
青春熟透了,如同果实
在果核和果皮之间涨得满满的
诗歌,排成圆形
围绕我的心
他们朴素,深情
在诗歌与心灵之间
是一个痛苦的人
一生的梦想和劳动

当我在充满了光
一切的物体都在消逝
再次出现,转换
意识的原野上行走
我感觉到‘家’
在身体里面
那些疼痛和理想
都在同一个家中住过
属於不同的世纪
生命。我看见家
在我的血里。我的血
环绕光组成的
房子流动。我的心
持续不停地拍打
放射纯白的光束的:
      房屋

●偿还

童年在恶梦和恐怖中
结束。我那时很小
像一件缩了水的衣服
父母,他们失败的婚姻
裹在我的身上。童年
是被他们撕开,分手时
各自执在手中的一张纸
纸上写明我将有什么样的青春
对于生活,什么样的热爱
憎恨,使我每天行走
带着被从生命中
抽去幸福的表情

当我徒步穿过青春
这块到处是潮湿的泥土的
土地。鸟群沿着南方向北
我脸孔阴晦。有时
我停一下,写一首诗
像你在森林中迷路时
在树干上划下记号
然后向前走
感到童年的伤痛
总是把你领向歧路
感到青春,像
中国北部的野林子
树杈生长的方式那么蛮横
阴森森的。这种活的方式
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坐在成年干躁的地方
35岁之后
生命中到处都是尘土
爱和孤独
是唯一值得
你向此生索要的
年龄,一块下了水的布
绷得紧紧的,比早些时候
结实多了。读着
你写下的那些诗
那么容易地回到
你一开始动身的地方
童年,仍旧在老地方
仍旧,充满梦魇、痛苦
只是当你回到那儿
你带着那样的温柔
被深深感动着的心情

●困难中的爱

和解的时候
我感到接近源头
我被诗歌长长的篮子
摇着。我的手在另一个现实里
写出散发植物香气的诗句
我的肉体在困难的时刻
享受那些诗句,使在
意识中的此生获得拯救
接近源头。那是
不带有自我强烈意识的
喜悦。生命是液体
摇晃着,传送出美妙的
自在进行着的赞美
那时诗歌的篮子
就在这片明净的摇荡的
水中,上上下下
活着的人们感到爱和被爱:
清澈宁静的幸福

在困难中的爱,是我的诗
在另一个现实完整的一节
结束。新的一节诞生
还未显现出来。我摸索
返回时迷失。感到生命
在内在的自我中哭喊
感到写出第一句,就
和整个生命连接起来的艰难
此生的艰难,使此生
在另一个现实中
无阻碍地滑动。越多的爱
使我们的返回、困惑、受难
降到最少的次数。那只
诗歌的篮子
最终满满地盛着水
在此生的最后日子里
向上升。水连接水
水拉着水向上
在诗歌的清澈宁静里
为仍旧有许多次生命的人们
在自己的完整的爱中
为他们祝福

●词的清亮

如果土地生长
太阳是一只含金的钟
我们想着爱,在疲倦中
走动。如果太阳

是只钟,纯金的钟
河流是回家的犟孩子
我们每天等家人的信
数着年头。如果河流

是犯拧的孩子
在不是家园的泥土里
较劲的一群孩子
我凝视上升的黄瘦的月亮

银下面转弯的麦田
听见对称的钟声
远处的大地,在黑暗里
朝向我,突然一跃

●新年

雪把旧日子盖住。

孩子们藏在雪里像三只松鼠
紧跟着穿过树与树干间的公路。

喇叭吹着嘴。夸张地
惊喜地;情人的焦虑
祝福,像一座搬光机器的工厂

在一年最冷的雨中。提琴
划动,像一只节日中的大鸟。
羽毛,是母亲最喜爱的孩子

在异国,那些旧日子
比羽毛更轻。父亲是一杆笔

油墨将尽的笔,被最大的
走得最远的孩子攥着。
流亡中的孩子,孤单的

满含灵性的孩子。疼的次数
最多。想的最多。
那是深刻、痛楚的爱中

变硬的肉。像一个小型港口
渔轮准时到达那里,
旅行者,观看被成吨

卸下的海水。然后是帆桅
尖尖地前倾。节日外面的鸟
沿着海洋的轴向北飞。

雪把被用小的日子
严密地盖住。透过窗户
我看见新年,在变暗的日光中,

在新英格兰
一座安静的小镇子里。
新年: 是遥远的家

在新时期的暴风雪中发冷。

●雪季
  
雪线下面睡满失恋的人群

当天空像一个接近完成的鸟巢
谎言和雏鸟沿着傍晚
深红的性感的壁向上升

狗群像天鹅绒一样
在风中倾斜。当异国
宁静的小城在粗野无礼的

潮湿的雪季缩小。店与店
相连,像诅咒的锁
和丢失在黑夜的钥匙

我看见情侣,在一块冬天
深绿的草坪上接吻
背后是医院洁白的建筑

在病人的愿望中打开
各种机器响着;床单
堆叠像在主治医师的记忆中

那片朝北的遇难的水面
提琴手在粉碎的音乐中飞起
进入他的黑暗。我们的

记忆。长者在水中穿着丧服
幻觉中的巨轮载着一生
最亲爱的,离开我们的生活:

毫无想象力的、纯粹操作的
港口。货物和帐单
海洋把脏物冲到这里

丢弃的锡皮罐。不治的病毒
涨潮时经过成批生产的物质
进入海水。每天的暴力、疲倦

重复。我们在寒冷中走出的道路

●亮处的风景

大家庭里的人叫他雪
回忆中成熟的孩子
看云、望水
在风里斜着身子
在暖和的地方修改旧作
持续的写作改变他的性格
和本地人的爱,像一条河
拐弯的样子。他的脸
充满灵性时更瘦
双眼凝视象两只鹿
往高处跑。倾听的人在草地上
比一阵鸟啼更安静
比远处的山峰更暗

叫雪,转身时
最新的创作含蓄黑暗
人群分布在纸上
是一首诗涂抹修改的部分
那些黑斑,使教授历史的人
活的不幸福;国家在哀叹自己的
绘图员笔下消失。公马群轻松
移动。左边的山谷在单独的观景者
记忆中一截一截消失

初次见面的人叫他雪
忧郁是被闲置的马廊的形状
最小的母马带着古典的美
在隐居者垒起的一串草垛间
山猫在林子边缘出现时
徒步人感到深深的孤独
向高处走,想到路分岔时
他能达到的成熟的状态

●时刻

一本书使孤独中的人
感谢孤独。微垂下头
树木漫不经心地成长
黄鼬拖着孤立的影子
流动的水,使
温暖、智慧的句子
印记在散乱地
分布在大地上的知恩
含爱的心中。一本书
使一个温良悲悯的人
认识一个感恩的人
看见常人看不见的光
孩子唱着歌,乐音
振动;忙乱、群居的人们
听不见歌声。幸福
感激的心情,和地平线
在一起;和一颗树,火
安静、无人打扰的夜晚
那时你会遇见善良
智慧的先人。更多的书
带着树林的味道
和尘土的重量
你感动的流泪,看见
自己站在光亮之中
知道你,你的认知
在使另一些人感动
古老、困惑的大地
多一点爱。分散的
思索者,感到鼓舞
他们在孤独、遥远的
角落,领知天意
爱着。我们看见流水
山岩;识别粮食
看见更多的人
朝着相反的方向活着

●领悟



刚开始是意识体验到晕眩
曾经能做的模糊了
身体一截一截的变慢
慢到操作者感到恐惧
那么多的不能
理解的人。一切都很快
很具体的恐怖。当身体
和意识分离,仅剩下意识
和速度,和黑暗里的弯道
和从后面来的很多人
在黑暗中显得很亮的光
第一次感到光,那么多光
也可以使一个虚弱的人
感到恐怖。一切开始于爱
爱是许诺者,保证
在爱中的人安全
具有献身精神的人
要保持高度的注意力
要承受他人的恐惧

当身体比平时慢
意识更锐利,更鲜艳
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信念
智慧能使弯道变得直一些
不能使黑暗里的
距离缩短。那时
爱中的人,完全依靠爱
一个出口接着一个出口
最后返回家园

听我们最爱听的歌曲
想起天黑之前
我们祝贺抵达时的样子
身体发凉之前的状态
我们跟着我们的感觉
很平常,也没有恐惧
我们感到在里面的光
相爱着,远道旅行
当光从后面
显得具进攻性
连身体里面都是黑的
在意识里是没完没了的弯道
心怀叵测的旅行者
在右边,靠我们很近的行走
说些我们最困难时
会说的那些话
感受到我们在一起的原因
两个变慢的身体在一起
就坚强一些;就从
当地的单行道上
返回大路。不仅仅是理解
是承受,代替另一个体验
一切都是可能的
当一个人,保证
对爱许下的诺言



为了还愿。当你使身体
变得很慢,长喙的鸟
低低地贴着湿沙子飞
海浪在潜意识里
一层一层地向前涌
白色是你唯一看见的颜色
那里的护路人说,往里走
这是回家的方向。还愿
在到这里之前,我们
没干完的,干糟了的
也许真爱过,被爱得
很深,使我们
在那时变得暴躁
使此时居住的地带
多雨;风总是卷起尘沙
狐狸,还有短腿的狼
在多树的镇子里
追捕女人们宠爱的家猫

那也是学习的过程
失去那些刚开始喜爱的
懂得的,哀伤和
怨愤,还有我们已深深
陷入的,不仅仅是和人
也和物。磨得漂亮的木头
羽毛弯成很美的角度
那些令我们大哭一场的东西
朋友和亲人,由于他们
那些人开始仇恨

在美的后面,应该是更美的
理解的后面,是更多理解
然后是顿悟。一个人的顿悟
是在云和云之间的落日
观景人赞赏云层的瑰丽
那也是我们
在日常生活中的迷惑
我们一次一次地返回
学习爱,体验那些困惑的
成为美的,价值无比的
然后观景人叠起椅子
 在暮色中消逝

完成没有完成的,走的
离家近了一些
在具体的、充满细节的事件中
懂得什么是爱;责任
是逼真的、客观的疼痛
一些坏念头,使回家的路
变得长了些,并且多回来一次
澄清后果;看见更多的自然景致
看见更多的人,糟踏自然
他们的脸一片模糊
他们将吃好几碴苦,受好几碴罪
这是中国老一辈人的说法

为了用具体的感觉
认知抽象的能
他驱使浪涛
向有人的地带靠近
使山豹在躁热里往低处走
使山一寸一寸长高,然后
在大地震里塌陷
一个婴孩,哭叫着诞生
那个母亲流了许多血
然后是女儿的,然后
是从我们称为“心”的地点
一切都是为了懂得爱
给予爱。一切仅仅是开始



那里是我们最终要去的地方
不再回来。许多生
一截一截连上的回家的路
有时是在岔道上;有时
纯粹是向下沉。在暗处
在我们还不知怎样看见的地方
我们始终被保护着
被象征性地指引
和异性一起的日子里
一层一层地了解自身
一次爱是一个角度
足够的角度,形成圆
那时我们知道怎样离开身体
使身体仅是一支锚
抛在人海;思想带着白光飞翔
拜访其它的思想;使花
在某个瞬间,比其它时刻鲜艳
某个地带,比众多的其它地方
更具有人性

那时我们经过做人,也许
别的什么,将具体的疼
饥饿;涉过一条河时的寒冷
沮丧,仇恨;濒死的不同的
情景;我们同意回来
渐渐地,体验到爱
然后身体不好使了
我们接近完整地意识自己
一个非常独立的“一个”
这儿还有那一个,那一个
全为对方存在
对方因为对方存在
圆的外面是更大的圆
更大的圆;持续下去
如同我们在一个雨天离开
在某个节日返回。我们
把最难忘的片断连在一起
“能”出现;爱在最后一世
是安静的,不强求表现的
是所有美好事物最后完成时
伴随的那种深深的宁静
思想被提炼成形,是球状的
我们经过做人,还有别的
就是为了把思想从无数世中
提取出来。用具体的肉身感觉
经历转换的过程。从暗到亮
从焦躁到宁静;从人到自然
到人。精神离开他需要的
最后一具肉体,那是大爱
是纯粹的能,耀眼,似光
有缘、有福份的人
感觉他的颤动,在热和光中
然后他升入比最后一次来时
要远、要高的地方
只有爱,能使我们持续
一次比一次睿智;无尽地
施善。只有爱是具体的
能领着我们,走过穿透
无数生、众生的那条通道
越走越亮,就越真实
美就在其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5 02:23 , Processed in 0.10114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