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7|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向以鲜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9 08: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歌奖编辑002 于 2018-3-29 08:50 编辑



向以鲜,属兔,四川万源人,现居成都。诗人、四川大学教授。有诗集及著述多种,获诗歌和学术嘉奖多次。八十年代与同仁先后创立《王朝》《红旗》《象罔》等民间诗刊。

精品展读
   
●割玻璃的人

手中的钻石刀
就那么轻轻一划
看不见的伤口
纤细又深入
如一粒金屑
突然嵌入指尖
你感到如此清晰
疼痛  是一种词汇
而血则是虚无的意义

清脆的悦耳的断裂
在空旷的黄昏撒落
却没有回声
声音的影子似乎
遁入雕花的石头
这是你最喜爱的声音
纯粹、尖锐而节制
午夜的钟或雪花
可能发出这种声音
那时你会醒来
并且精心数罗

你是极端忠诚的人
几何的尖端常常针对你
准确的边缘很蓝
你感到一阵阵柔情四起
那是对天空的回忆
设想一只鸟
如何飞进水晶或琥珀
鸟的羽毛会不会扇起隐秘的
风浪,让夜晚闪闪发亮?

当浩大无边的玻璃
变成碎片
你想起汹涌的海洋
想起所有的目光、植物
都在你手中纷纷落下

●柳树下的铁匠

除此之外再无景色可以玄览
四月的柳烟,七月流火
再加上两个伟大的灵魂
一堆黑煤半部诗卷

擦响广陵散的迷茫手指
攥住巨锤,恶狠狠砸下去
像惊雷砸碎晴空
沉闷的钢铁龙蛇狂舞

还有,亲爱的子期
我鼓风而歌的同门祖先
请用庄子秋水那样干净的
喉咙,那样辽阔的肺叶
鼓亮炉膛

来!一起来柳树下打铁
吃饱了没事撑着打
饿死之前拼命打
这痛苦又浮华的时代

唯有无情的锻炼才能解恨
你打铁来我打铁
往深山翻卷如柳绦散发
打了干将打莫邪
向无尽江河淬取繁星

世上还有什么更犀利的
火舌在暗中跳跃
在血液里沸腾尖叫,好兄弟
火候恰到好处,请拭锋以待

[注]竹林七贤之向秀(子期)妙解《庄子》,与嵇康相善。二人常于嵇门柳树下打铁,嵇康执锤,向秀鼓风。唐房玄龄《晋书》卷四九:(嵇康)性绝巧而好锻。宅中有一柳树甚茂,乃激水圜之,每夏月,居其下以锻。同书又载:初,康居贫,尝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以自赡给。

●八刀蝉

第一刀:来自最下面的才关键
不仅黑暗而且凶狠
比大匠攻玉还要利索

第二刀:刻入寂静的头颅
几场雪落又霜降
大地隐藏思想的秘密

第三刀:别触及梦境
那会让许多事物发疯
众生皆知发疯的卵
是无所畏惧的

第四刀:唉!
谁能抵抗春天
谁能抵抗春柳滴落的甘甜

第五刀:传神写照的翅膀
反倒可有可无
我的灵魂早已跃上碧空

第六刀:如果钝了生锈了
就迎向黄雀的细吻
磨得风快又要命

第七刀:毎次吟唱都发出悲伤
音调,一叶搖落
满世界为之瑟瑟发抖

第八刀:把短暂的盔甲
金色羽衣挂在高枝
镜中小小的羚羊
脱掉凡胎也换掉了道骨
一纵身就是归途

●手影者

把自己想像成黑暗幸存者
想像成光明的扼杀者
其实都是一回事儿
心思叵测棉藏在掌握里

多少灿烂的青春或野心
被暗地修枝删叶,被活生生
剪除怒放的羽翼和戈戟
现在,就只剩下这些

胡狼、山羊、灰兔、狂蠎以及雄鹰的
躯壳!它们在强光中变薄
比剪纸和秋霜还要薄
再粘贴到暮色与西窗上去

秋风一吹就会立即烂掉
所有幻化的黑,霎那的黑暗轮廓
均来自于同一个源头
维妙维肖的影子催生婆

掌上升明月,倒映着爱恨
反转着万种风尘
恍惚之际傀儡露了真容
影子派对还真是别开生面

夜幕呼啦啦炸开一角
华灯未亮,指间峰峦如点墨
出神的影子来来又去去
那些,掌控万物的谜底何时破晓

●棉花匠

迄今为止,我仍然以为
这是世上最接近虚空
最接近抒情本质的劳动
并非由于雪白,亦非源于
漫无边际的絮语

在云外,用巨大的弓弦弹奏
孤单又温柔的床第,弹落
聂家岩的归鸟、晚霞和聊斋
余音尚绕梁,异乡的
棉花匠,早已弹到了异乡

我一直渴望拥有这份工作
缭乱、动荡而赋有韵律
干净的花朵照亮寒夜
世事难料,梦想弹棉花的孩子
后来成了一位诗人

●白鹭

白鹭最白的
不是羽毛
而是独立的步伐
孤单又高蹈的进与退
以及饥饿时
关于桃花
和肥鱼的无情想象
那种白
比白骨精还要白
一万倍

●蜜獾

食蜜者的秘密,并不在于
名字与行踪,都带着
一丝丝甜味儿

食蜜者的秘密在于
一滴蜜,包含着森林与沙漠
全部的希望或绝望

响蜜䴕只会在空巢上念着
蜜啊蜜啊!得了蜜的真经之物
始终保持缄默

蜜獾在甜蜜中苦修杀虎本领
蜜獾在苦修中嚼碎甜蜜

●大海,从此不同凡响

万古不息的大海
只因你,你的灰
汇入万丈深渊
大海,从此不同凡响

万里无涯的大海
只因你,你的魂
汇入万物生灭
大海,从此不同凡响

我们没有恨
我们没有敌人
只有万劫不复的苦难
大海,从此不同凡响

●黑暗中的拳头

白天的身份善变:律师、医师
老师、巫师、保险推销员
屠夫、莳花者、守门人

黑夜,所有的身份变成一个
所有的身体,删繁就简
只剩下一副拳头

庸俗肉体中尖锐的骨刺
喑哑世界的银色鱼鲠

黑暗中的拳头
扣着一张黑暗之外的底牌

●一个钢筋工人的自由落体

断线的身体一直向下落
自由地落,无常地落
牛顿的苹果也在落
山中的芙蓉花也在落

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
他看见一大片明亮的森林
那是他亲手用电焊火花
心血和几个月薪水浇灌的

没有不落的太阳
勇敢地落,无望地落
钢筋工人落在钢筋上
密集的螺纹穿透五脏六腑

这样的安排,也好
把生命之轻插在自己的杰作上
像一个高僧,把自己插在
从深谷拾回的柴火堆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4-25 22:10 , Processed in 0.10037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