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51|回复: 16

[原创贴诗] 笨水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8 18: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笨水 于 2018-7-4 10:59 编辑

笨水的诗


人鬼

我们聊天,说到鬼
炉火就暗了,灯泡闪了几闪
看屋中横梁,纤细
如美妇的脖子
足以吊死几个朝代
越说越害怕
出门撒尿,用星空壮胆
回来,却不敢推门
心想,我们出来时鬼已进屋
坐在我们的位置上
跟我们一样往炉中添碳,闲聊
说到人,也要探头看一看窗外
2017-1-4


是末路,也要向前走

群山混乱,每条路都是迷途
只有落日向西,走对了
我在迷途中看落日,请它指路。转身
又把一条路走成末路
天要黑了,明知是末路,也要向前走
一条路,我不能把它走活,我就把它走死
天黑了,我若不能把一条路走亮,我就把它走得更黑
2017-1-5


运煤车

运煤车满载着煤,其实是装着烟雾和火焰
装着剧烈的咳嗽,女人的泪水
其实是装着煤一样的翅膀和难懂的白云
装着锅炉工老张、老王,快要熔化的脸
死于矿难的李四张三,魂魄是卡车状的
行走在运煤车中间
因为满载悲伤,而走得最慢
2017-1-7


悬空寺

挂在峭壁上的寺院
跟挂在墙上的篮子
有什么区别呢
菩萨,回到庙里
如带泥的红薯来到篮中
2017-1-8


深夜栓马桩

夜已深,栓马桩还在等它的马
我是那个骑梦找马的人
没有马,我只能把黑夜栓在上面
今夜,我手抚马桩
像一根因紧绷而磨损的缰绳
2017-1-14


西行四行

这是怎样的恩赐,八千里路,由我一人独走
这是怎样的修行,我才能这样,像一滴水穿过茫茫戈壁
这是怎样的荣耀,众人高卧酣睡,满天星空由我一人独享
要怎样才能原谅,爬上山的石头,被我无心地推下山去
2017-1-19


董家岭一夜
    ——兼致张二棍、王单单、刘年、裴雁巍

董家岭一夜,我们四人
就着馒头,红薯,半块豆腐,下酒
出门,嫌夜太黑,星空太远
就用身体里的火,点燃高粱秆
四张脸,在火焰中,互相指认和嘲笑
我们脸上都有阴影,心里有死角
背后有漫漫长夜,刀尖一样冰凉
我们聊天,吹牛,谈及赵哥与裴兄
哪怕是沉默,也像往火里
按进一颗土豆
有些话比高粱秆更易燃
可以让狗吠把几盏熄灭的灯重新叫亮
冷入骨髓啊,霜打两肩
好在话语温暖,火焰正炽
好在稍远灯盛之处
死亡好似新生,挽歌如同颂词
一个人被修改成婴儿
想着他星夜下,孑然一身
想着天上并不比人间暖和
我又靠火堆更近了一些
围着火,我们互封王位,赠送江山
四张脸在余烬中剥出新面孔
又叹,活了数十年,仍没学会变脸
一张脸一用再用,已经旧了
已经旧得不能再旧
想起黎明将至,又看了看星空
刘年手指天上的猎户座和最亮的天狼星
火更小了,拨一拨
天上看见的,我在余烬中也看到了
天狼星越来越暗
猎户座暗下去,再也点不亮一根秸秆
2017-2-8


喂虎

老虎回到山中,一座山才会活过来
老虎回到岩石里,岩石才会长出青苔
流水才会恢复古老的流速
老虎走在林间小径上
露水,才会重新打湿我的双脚
每天的晨曦才会让我感到羞耻
老虎遁入露水,露水也是猛虎
百川到海,才叫放虎归山
老虎披着火焰,我才能抵御风寒
站在群山之巅
我看到的落日,才是真正的落日
老虎窜入墙壁,墙壁虎纹一样裂开
为一群老虎所困,我才是你
老虎,跳进我的身体
这肉身的笼子,老虎,你可以吃掉
也可以赦免,如立春后菜地里的萝卜
2017-2-14


空城计

毁坏的城墙上,没有巡逻的士兵
坍塌的城门也没人,抽刀拦我
城中民居,豁口都是窗口,白云都是屋顶
不见酒肆,不见有人身披八千里风尘
进来,按剑在桌上,大喝,小二
上好的酒来一坛
不见街道上有马粪,市集
白菜尚青,南瓜金黄,讨价还价
摸钱时,一枚铜币从指间落下
叮叮当当,滚进人群中,不见美人
折扇掩面,斜阳下,唤我哥哥
再繁华的地方,也有黄昏
衰败如此,也许
是战争,也许是瘟疫
也许是环境恶化后,人们弃城去了
转入瓮城,管理员接着说
城北是一片墓葬区,保存完好
我心中一惊
出城
仍感觉困在巨大的空城中
2017-2-22


忏悔

我不会庆祝一个人的死亡
就当他还活着,用死在伤害我
死亡,也是一种忏悔
我相信上帝牵着他的手
他一定会泪流满面
2017-2-28


钓鳗帖

原谅那个钓鳗的人吧
他浑身长满钩子
只小心地往海里投下一只
2017-2-23


字如笺

当我小字,是在给远方
写一封信
墨是淡墨,纸是发黄的纸
其间,邮差在门前下马
枣红色的马,背上落满了雪
邮差身上也是
至于败笔、错字,再至提笔忘字
邮差,请将我的败笔、错字送达
请给世界送去我的恻隐之心
2017-3-5


寄李白

我饮酒,但不邀月
斗酒,都敬了桌上最大的领导
我的佩剑,已入骨鞘
游侠的剑法,硬被我修成
一种独门暗器
名山,我也游了不少啊
每天骑着栏杆,送落日下山
慨然之,就挥笔写下,到此一游
抒情一点,就写,我爱呀,我恨
不信头顶三尺,是神的宫殿
只相信自己,是自己的灵丹妙药
颈椎病犯了,才抬头看看月亮
不与它交友,不跟它谈心
不管它的圆缺
那年,明月追到当涂,与你大醉一场
失魂落魄地回来,就暗淡了
那夜,大唐追出长安,至今未归
太白兄,又起风了
我一袭白衣,不及出门
已沾了满身风尘
2017-3-8


凡人记

红灯,你们走
我愿意停下来,看伊力特广告
你们去医院,去药房,去超市,去商场
去探监,去法院,去股市,去工厂……
我愿意停下来,让你们先走
我停下来,像个迷失的人
停下来,让迷失先走
我努力做好一个丈夫,父亲,儿子,兄弟
努力做好一个公民
循规蹈矩,活得像部法律
然而,当我揭开一个老人的锅
里面漆黑一片,分不出哪是鱼?肉?菠菜?红薯?
分不清那是黑夜,还是烧糊的阳光。我就心堵
当我听到一个妇人哭诉她的贫穷
不会普通话,如同不会使用语言,我就心堵
当我的兄弟,住进医院
医生在他身上一刀,两刀,三刀
一次,两次,三次,都没取尽肾里的石头
当我想着,他的肾脏,是一座矿山时
我真的心堵
然而,我不是医生,律师,法官
甚至不是一个落魄的幕僚
不能给世界,清风,明月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上下班,回家
不知如何处理,从燃气灶上换下来的1号电池
放在窗台上,像块扩散的荒漠
像窗外越来越浓的雾
像这么大的地球
为什么看不到远方
2017-3-13




我的体内在长草
风,吹与不吹,它都在长
雨,下或不下,它都在长
大雪封山,冰锁河道,它在长
我借医生的刀来除
喝干药罐里的药,以草除草
我用左手除右手,用右手除左手
结果,只剥去手上的茧
索性停下来,任它长
坐在山坡上,看落日下山
晚风吹过来
鬼针草顺着风,勾住我的衣襟
体内的草,此刻长得快了些
我先是惊慌,后是平静
感受草与草对我的里应外合
2017-3-17


投票者说

无非是芍药,投给牡丹
唱道:你是我的姐妹
你是我的妹妹
无非是鸡,投给黄鼠狼
夜夜祈祷,求菩萨
舍小兽一颗菩萨心
无非是狐狸,投给老虎
上次假虎威气吞山河
这次欲谋虎皮,做一回猛虎
无非是投谁,不如投给镜子
看到它,就看见自己
反对它,就把它打碎
2017-3-20


鸽子

剪掉翅膀毛后
我以为,它很绝望
它冲进鸡群争食
我以为它要混迹鸡群
它沿楼梯爬上楼顶
我以为它要跳下去
它看看天空,然后下楼
我以为它喜欢登高
像我一样,心似凤凰
身如石头
它的翅膀闪着天空蓝
我以为它忘记了飞翔
它突然,向楼下冲去
地球瞬即躲开
我以为它这次飞得很远
它被母亲追着
捉回来,抱在怀里
一边抚慰一边找来剪刀
2017-3-23


生死证明

为了按时领取社保
他要用视频,去证明
自己还活着
在女儿的手机镜头下
他像个拙劣的演员
笑肌演不好笑
头演不好抬头
双脚演不好走路
被女儿数次叫停,重演
正面转为侧面
慢慢走近,又渐行渐远
迎着风
只有白发演得传神
活着,真累啊。他叹息
坐下来,解开外套
露出里面的寿衣
女儿说,爸,你的衣服穿错了
他说,怕临终来不及穿
就这么拍吧
就当我死后又活了
2017-3-26


身份

若一人,为一国
我必一人为君,分身为臣
君临天下,怕的是
错言也当九鼎
一时做官,一时为民
我游行,反过来镇压
我密谋,反过来揭露
我听天由命,又指着天
骂一朵变黑的白云
难时求佛,请去一切苦
马蹄轻快时,信自己是神仙
一人一国,走到哪里
哪里都熙熙攘攘
我是割肉去皮的屠夫
我是精打细算的菜贩
我是法官罪犯
我是医生病人
大雨倾盆,谁知我在哭
我的身份如此纷乱
问,如乱吹雨
答,如弹坏琴
2017-4-17


把电话往天上打

有人说,他疯了
到哪都在打电话
有人说,他是打给自己
还有人嘲笑,他呀
是把电话,往天上打
看看他打电话的样子,想想我们
打电话,无非是求助,无非是投诉
无非是找个人,诉诉苦
说一说最近的生活
从来没想过给自己,也打个电话
找自己说说话,谈会心
一个说,一个听着
哪怕互相争执,各执一词
自己与自己为敌
2017-4-28


暴雪绝句

雪下在花圈上
花圈插在坟上
坟内的骨灰盒
暴雪不停地下
2017-5-4


认错

女孩在哭
男孩说:你打我吧
你打我还不行吗
女孩仍在哭
手背搓着眼睛
男孩开始打自己的脸
左边一下右边一下……
我路过,几次回头
他(她)们不过五、六岁
女孩还不懂得惩罚
男孩还没学会狡辩
转过街角
我扬手,就给自己一巴掌
替这个世界
向墙壁
认了个错
2017-5-8


兵临雁门关

我衔枚疾走,急行军
我风雨无阻,我日夜兼程
我还是错过了,战争
一个人,赶完几个朝代的路
路上,我丢了好马
时光断了马刀
大风折了旌旗
我自解盔甲,自断粮草
我丢了城外叫阵的好嗓子
登上空无一人的城楼
我丢了与自己为敌的勇气
独余这身子骨尚未丢
独余头顶弯月,丢不掉
我成王,是它的俘虏
我败冦,是它的俘虏
战与不战,是它的俘虏
我知,此去路途遥远
我知有大刑在等我
梨子有多甜,百姓就有多苦
要防范我逃脱啊
有云朵镣铐,也给我戴上
2017-5-9


往回走

一块煤从车上跳下来
往回走
我因此看到死而复生
我希望更多的煤从车上跳下来
往回走
我希望一车煤从车上跳下来
往回走
我希望所有运煤车上的煤跳下来
往回走
我希望炉中的煤,跳出来
扑打身上的火
往回走
我希望全世界的煤,翻山越岭地
往回走
赴汤蹈火地,往回走
2017-5-10


导演

他穿土黄色工作服
是个环卫工人
她着便装,应该是位领导
见绿化带中有纸屑果皮
烟头,杂物。他弯腰去捡
把头探进去,捡
她叫他停下来
指着一边的土坑,让他铲土
她掏出手机,一边调焦,一边指挥
面对镜头,头侧一点
好,铁锹抬高,对,再压低点
填土。开始。
慢快一点
他手足无措
她,显然是一位好导演
会选场景,角度
咔嚓,土坑有明暗
咔嚓,沙土从锹上泻下,有细节
咔嚓,他的脸部,光调柔和
目光专注
咔嚓,额角汗珠,要落,未落
他笑,咔嚓
2017-5-11




看到了吗
标本狼,正被一只狼围困
那是一只体无寸肤的狼
一只千刀万剐,身披刀伤的狼
来取回它的皮毛
它呲牙,伺机扑上去
很快发现,扑上去已不管用
咬破喉咙已不管用
机智不管用
耐性也不管用
我知道它缺什么
扔给它一堆刀具
它的爪子
握不住任何一把
不会用剪刀,剪开缝线
像我们一样怜香惜玉般的
剥下整张狼皮
2017-5-15


睡佛

我学佛,侧卧,双膝微曲
我以手枕脸,面目安详
失眠,不让身体辗转
做恶梦,不喊出内心恐惧
我睡意全无,没人能够叫醒
仿佛睡了千年
看上去,既像生又像死
2017-7-18


面具

我带着面具出门
铁面具,皮面具,木面具,纸面具
与变脸相比,我太笨拙
与手术刀雕刻的脸相比,我的太粗糙,刻痕太明显
与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人,相比
我的脸,总会揭穿我的面具
我戴面具来,是为了配合这个时代
穿过这个时代
好大的风,吹我的面具
风吹兰陵王,蜘蛛侠
木面具下的神,纸面具后的鬼
风吹我
路远口渴,只有在无人时,我会用它们舀水
听它们哭,只有在形单影只时
我才会把眼孔漏出来的水
当作滂沱之泪
2017-7-25


时间简史

塔钟里,齿轮咬着齿轮
塔钟的上空,鸽子咬着鸽子
更精准的计时器,从不报时
只说,时间到了
2017-8-29


古尔邦节过小绿谷独坐有感

独坐水中央
菖蒲芦苇好
天净云无影
水清潭玉碧
蚊蚋同一石
各分一溪声
2017-9-2


笼中

我把头伸出去
身子卡住了
我想砍下自己的头
让它逃走
怕痛
又缩回来
伸出去,缩回来
我反复
做着这种穿衣的动作
2017-9-10


白露降

凉风中我刷洗篮子
砍来新竹,替换断裂的篾丝
提着它,去原野
露水丰盛
我要叫它们,颗颗入篮
从南到北,我捡到天边
又折转回来
像台以晨光为动力的收割机
露水一触即落
一碰,就碎
我告诉自己,要轻点,慢点
告诉自己,这双手,已不是砍柴的手
打铁的手,不再是
握刀的手
我的失败跟露水一样多
裤脚潮湿,十指冰凉
但我仍弯着腰
固执捡露成珠的信念
竹篮打水的心
2017-9-11


失重状态

向上,跌进天空
溺水者
必先学会踩水
学会蛙泳
蝶泳
自由泳
潜泳
活着,是那黑暗无边
是黑暗,在黑暗中
挣扎,呛水
黑暗在黑暗中,喊救命
只有溺亡者,成为星球
旋转不止
池塘
死鱼一样夺目
2017-9-12


鸟非鸟

不妨将它,当作另一个自己
遭天所杀,不必再临崖振翅
去天上撞墙
不妨将墙看作佛塔
在蝼蚁的队伍里,穿着巨大皮鞋
不妨,将我当作孤魂
一生都在走回头路,去归还
他人的肉身
2017-9-23


豹子论

不是铜钱树影
是我身上长了豹纹
是我借了豹子的肉身
借用它的牙齿
俯向溪水,对自己呲牙
借它的嗅觉
深嗅天空,不可劝解
借它的爪子,抚慰
愁肠和石头
借用它的尾巴
当三尺长剑
率领群山
我借豹子的那么多
我知借来的终究要还
要还给它喉咙的吼叫
眼睛的悲伤
直到一件不剩
直到我
穿回破旧的人皮
2017-10-8


百丈漈中途作

行到中途
水上已有落叶
石上长了青苔
煮玉米的炉火映在水底
我只配得上,这草木烟火的一段
只配与没有勇气上山的石头
坐下来
不能往上了
再往上,流水越清澈,我就越羞愧
再往上,瀑声如雷
我声嘶力竭,连自己都听不见
喧嚣中的呐喊,多无助啊
不能再往上了
再往上,水是一座牢狱
囚禁我的影子
就是爬上崖顶
我也只是一个
在绝壁上招魂的人
2017-11-13


答案

眼见的有疑问
就闭上眼睛找答案
万物眩目
我合上双眼,就看见
深黑墓穴和横躺之人
我抬眼见蓝天深远
闭目见墓穴长满牙齿
青山青
启朱唇
2017-11-13


豹窥之诗

铃声响过后,学生们
排队出教学楼
排队进操场
左右看齐,前后对正
整齐得像祖国大地上机械播下的幼苗
做完操,他们排队退出操场
排队进入教学楼
少数得到允许,去厕所的学生,本可以跑着去
跳着去
打打闹闹地去推推搡搡地去
甚至可以,玩着木头人的游戏去
离开大队伍他们没有各自为伍
而是迅速组成一个紧密又团结的小队伍
排队走进厕所,排队
从厕所出来
2017-11-14


后悔

我向河面扔出一块石头
看它凌波微步,一身武功
看它劈波斩浪,击水三千
看呀它舟行水上,载云载月
沉下去,哦,我就后悔了
又一块石头,被流水驰骋
方变圆,粗变细
冥顽变玲珑,草莽变顺民
一声不吭,变成一粒沙子
带着歉意,我下河救出一块卵石
扔回岸上,它像鱼一样挣扎
仿佛一条支流,被截断
仿佛,离了群的群体动物
向我发出低声的哀嚎
2017-11-30


记住南京

记住奥斯维辛,记住南京
我可以像南京那样生,但不能再像南京那样去死
我要死在爱人的怀里,嘴角残余新煎的药汁
不要挑死在刺刀上。记住南京
我要死在路上,不要死在脚镣手铐的路上。记住南京
我要死而含笑,哪怕流泪
不要被人挖掉眼睛,无法流泪。记住南京
我要死于疾病,死于心衰力竭,不要被人挖出心脏还在跳动。记住南京
我要死于病床,阳光照在脸上,不要横尸街头
不要被砍头,不要被碎尸,不要被活焚
不要死了,死无全尸,死而无尸,不要仅把名字
刻在哭墙上
记住南京
记住陈小三、厂老二、常兆有、冯国泰
记住王小孩、汤丫头、孙哑子、周氏、杨氏、无名氏
他们用过的名字,我们重复在用
他们死过的死,我们不能再死
记住南京,记住
樱花白,梅花红。记住
屠刀砍下的姿势,子弹扑过来的方向
记住南京
用环绕万人坑悲痛欲绝的南京,记住哭墙下抚摸名字的南京
用那些至今仍在轰炸机阴影里逃生却生无可生的南京
记住那些抱着布娃娃疯掉的南京
记住在地上画父母,牵着空气中的手如全家福
孤儿的南京
记住南京。记住,南京。八十年过去了
为什么我总担心自己
死在一九三七
2017-12-13


神,来到身边

起雾了,走在雾中的人,影子一样薄
起雾了,我的影子扶墙,站起来走进人群
大雾茫茫,神也来到我们中间
“好大的雾啊!”
应答我的,我分不清,是影子,是人还是神
待雾散尽,我确信影子去了天上
而神,来到身边
2018-1-1


停车

路的北侧合法
南侧违法
每早北侧找不到车位
我会把车暂停在南侧
花几分钟关注北侧的动态
一有空位,我就紧急发动,抢停进去
加入到合法的行列
没有空位,我甚至天真地想
能悬停在北侧的上空多好
能停在空鸟巢里多好
合法有限
多数时候,我停在南侧
怀着守法的心
做着违法的事
2018-1-8


天意

驱车从铁路桥下经过
看见行在上面的火车
受电弓与导线擦出的火花
“火花”,我几乎惊叫起来,指给妻子
好像火车头的照明灯,街头的路灯
我开的近光灯,在黑暗中亮着
也如黑暗本身
那火花只在黑夜能看见
也不因太阳而熄灭
它是物理现象
不分白天与黑夜
恰似星辰,不因遥远,微弱
而停止在我们头顶闪耀
2018-1-19


欢乐颂

在湖南,我是一滴水
在新疆,我是一粒沙
它们是彼此的药,它们
相互救命
我是草叶上的一滴
我是你眼眶里打转的一滴
我是屋檐上,把石头击穿的一滴
我是被河推上岸的一滴
大江东去,一滴水要西行
比玄奘还要悲壮
它不拜佛,不求真经
一滴水自有寺庙的结构
有浩繁经卷未被译出
凝固成沙子,走进茫茫大漠
我是波涛汹涌的一粒
水中含沙,我又沙救水命,生死
不过转身
不怕了
我有生的嘤嘤啼
我是死的欢乐颂
2018-1-26


人造眼泪

实验室在哭,生产线,在痛哭
铁,铁石心肠地哭,玻璃尖锐地哭
它们日夜不停地哭啊,把眼泪哭成了药
我欲哭无泪,又无端流泪,我的眼泪
只是眼泪,毫无用处
只是任由它们,跳下身体的悬崖,落入
我与人世构成的深渊
2018-1-30


多面月

床前,我举头,它是故乡
坛上,我举祭,它是月神
花间,我举酒,它是饮者
现在,我举起手机
它变成模特
我上楼,打开窗户
无言探向星夜
城市仿佛断头台
月亮变成一把屠刀
缓慢地向我劈下
2018-2-6


烹蟹帖

残忍的是,我绑住它们的命,放进蒸锅
以为在救命
更残忍的是,出锅后,欣然于它们的完好无损
我为它们松绑,以为在放生
2018-2-23


手杀鱼

大年初一,不动刀
要吃白菜,我用手撕
若想吃鱼,就用手杀
我拳击鱼头
用手抠鱼鳞,去腮
用手撕开鱼腹,去内脏
我的十指迟钝,如刑具
鱼如重犯,痛死,痛活
死活不招供,不求饶
刀立墙旁观,看我徒手杀鱼
血淋淋的
除了钢刀,还有
从心里长出来的刀呢
还有比钢刀更残忍的呢
2018-2-25


俯仰之间

我在长久地仰望昆仑雪峰之后,
更久地注视低头啃食枯草的牦牛
相比太阳轰隆隆滚过长空,
我更喜欢牛粪沉闷地叩击大地
2018-3-13


下高原

我下高原,衣上沾带星辉
高原的风,凛冽
在公格尔下,赠我雪衣
以御人间寒凉
乌鸦送我,到山门
双翅就染了尘埃
我衣星辉暗淡
人间迎我,以烟火
以褪色的春联,返青的柳树
从天上运来的羊群
在肉店挂钩上,解释为
羊头,羊排,羊腿,以及羊杂
我看见两头牛在林子里
因春风发生冲突
如两面互击的大鼓
围观者,悉数站在强者一边
当败牛退缩一隅,终使我相信
弱难胜强,不如说寡不敌众
2018-3-16


顺从

我顺从时光的杀猪刀和流水的方向
不必伸手,去夺刀,去既倒狂澜
我顺从星空或疏或密,大地幽暗
灯火,瑟瑟抖抖地亮着
我顺从古城墙上,掉落的土块
不弯腰捡起,将它放回原处
我顺从菩萨离开佛窟,不必
为空窟补上几块现代主义的泥土
我顺从残缺中隐含的完美
加固钢条从未比土石坍塌得更慢
我顺从历史的缺失,不喜欢
修补,以现代汉语
手握五彩石,我顺从了天空的漏洞
对它的晴天霹雳,早有心里准备
2018-3-20


单面像寓言

我跟他去远方
在他身后
听他不停地讲述远方
却看不到他的后背
没有脊梁骨供我指指戳戳
对他说的,我几乎难有微词
他怎么没有后背呢
一个没有后背的人,他的前方
可信吗
河水没有上游
这河能过吗
电流没有负极
这灯能亮吗
村庄没有旷野
这家能回吗
疑虑让我悲伤
泪水不断溃败我的脸
让我成为一个没有脸
只有后背的人
继续,一刻不离
跟着他往前走
2018-3-23


我的情真意切那样提心吊胆

有些话,我想说给聋子听
又怕他突然开口
说给天上的群星听
怕明亮的星中有告密者
我只好自己说,自己听
我的情真意切那样提心吊胆
我提心吊担地说着对世界的爱
我说得那么小声
听得那么安静,仍担心,安静中有雷霆
2018-3-26

老赵传

曾饮酒,戒了,又破戒
曾少年,怒马鲜衣
曾武功,深山埋名
也会十八般兵器,刀剑棍棒,枪笛合一
逼急了,才出手伤个把人
只是今夜,酒桌寻常
江湖窄似刀锋
容不得你,枪挑酒壶
容不得身后的暴雪和冲天的火光
所谓英雄仗义,不过是
我代你喝酒
所谓劫富济贫
不过是我干杯,你随意
所谓抱不平,不过是瓶底均分
老就老了,不必叹息
一个不需要英雄的年代,你老得
正是时候
这生锈的剑,挑灯看看就收起来吧
不平事,咬牙想想就好
不必伸手去试刀锋,不必
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2018-4-6


命运

机器人扫灰尘
扫头发
拖污渍
绿萝垂到地面
它吸入绿萝
沙发巾掉了
它吸入沙发巾
在它眼里
什么都是垃圾
如果体型大些
它会扫除家具
一不留神
它也会把人当垃圾
扫了
2018-4-9


玄奘讲经处

已然是土堆、乱石
玄奘涅槃,听经的
僧人或已还俗,俗人遁入空门
我是迟到的人,不免向石头
打听当时盛况
石头吞吞吐吐,不吐一字
四顾无人,唯有大风
像一件僧袍,呼呼作响
2018-4-9


不安

流水平静下来了
口渴的人,饮下玻璃
我为什么还是不安
镜子在墙上汹涌
如何让平静的再平静一些
站在镜前,看镜中
鳗鱼在水里,运送闪电
波浪在岸上,口含毒药
2018-4-12


我者

坐在湖边
做个垂钓者,我要虚构
一根钓杆和一只鱼钩
除了我,没有人看见
一条鱼跃出水面
做个思想者,我用目光分开湖水
找出其中最混浊的一滴
哦,乞讨者
把手伸向柳树
谢谢你,赠我以嫩芽而不是硬币
绝望者,总是异常乐观
不顾内心的水位比眼前的湖水更高
我起身离去
孤独者一定要去人群中,吃力地
分开迎面的人群
往前走
2018-4-13


一个人也有盛大的聚会

众人睡了。雨
也停了
我如檐口的水珠
从梯子上下来
最清亮的一滴
在铺着绒布,小陶罐
插有月季的桌旁,坐下
灯光多得有点浪费
空椅子上,坐着我全部的对立面
我的反面,背面
还有我众多的侧影
一个人,也有盛大的聚会
无比平静,又波澜壮阔
2018-4-23


入丛林

那日,山势因我而陡峭
一块巨石滚落心底
那日,我怀石上山,眺海
货轮满载集装箱,驶向非洲
那日我慕沙滩,羡白云,终为午饭
匆匆下山
任它烈日当空,长风万里
我只虎豹一样,转身
入了丛林
2018-5-5


怎么咽下

杀死的蟾蜍,不会保持
在田地里的蹲姿
活生生的来到盘中
杀死的蟾蜍,也不应该赤条条的
被我们吞下
它们的死,必须得到整理,收拾
必须让它的死状,比活着时
还要优雅
于是,后肢被反折,双盘于腹下
于是,前肢被合在胸前
被命名,熏拉丝
这在盘中打坐的熏拉丝
像我们双手合十的熏拉丝
断头佛一样的熏拉丝
我怎么咽下
我怎么咽下,这巨大的冥想
合十的宏愿,我怎么咽下
它的头,不知在何处的
低眉顺目
2018-5-6


刚好是一只蚂蚁

我踩了一只蚂蚁
它那么小
它的颅骨那么小
迸溅的脑汁那么小
它的挣扎那么小
颤栗那么小
抽搐那么小
一只更小的蚂蚁围上来
将它拖走
它才显得大了点
想着它被送去救治
它的伤口大起来
它的痛苦大起来
它的呻吟大起来
它的生命大起来
大到可以包围我
缉拿我,审判我
直到我认罪,忏悔
祈祷,它能挺住
挺住啊!然而
不久它就停止了动弹
它死了
死在一块坚硬的石板上
在熙熙攘攘的道路上
在郁郁葱葱的花园里
在旋转不息的星球上
不大不小
刚好是一只蚂蚁
2018-5-28


洗鱼

剖了的鱼,放进筐里
拿到河边清洗
很快,一群小鱼围上来
争食残余的内脏、脱落的鱼鳞
它们多兴奋啊
它们一边吃,一边赞美
2018-6-6


菩萨忧

我几次过寺不入
只在门口,默念,阿弥陀佛
菩萨,请你原谅
香钱实在太贵了,我没带够
没有为你烧香,磕头
没有向你求财,求子,求仕,求一切
菩萨,我躲着你
又怕你,在我身后,叫我施主
红尘滚滚,我只有一具干净的肉身
做灵魂的寄宿,老虎的笼子
菩萨,请你原谅
我心不安,没有向你求得心安
我的豹子胆已被雷霆吃掉
我越来越胆小,菩萨
活着,不得不心惊肉跳
我仍有烦恼,每天理啊,理啊
解脱了,又作茧自缚
菩萨,请你原谅
你千手千眼,还是不够
因此,我把伸向你的手,缩回来伸向自己
我在自身中凿佛窟
在自身中建寺庙
拈来的花,必须在自己手上枯萎。菩萨
请你原谅
昨夜,镜前我模仿了你
我模仿你微笑
度一个郁郁寡欢的人
2018-6-12


镜子

感谢玻璃工厂
还在生产古老的玻璃
感谢镜子工厂,还在
按照传统工艺生产
能看得见真相,说得出真话
心直口快的镜子
而不是根据市场潜在需求
批量制造
会说谎的镜子,谄媚的镜子
唯唯诺诺的镜子,低头哈腰的镜子
没有更多选择
我们只好在墙上
装上这种单一性的悬崖
2018-6-20


搜索首页

把网络当成一个人
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我只游览了一下治疗耳鸣的广告
他就像个包治百病的老中医
追问我:痛风尿酸高怎么办?
脚气,牛皮癣怎么办?
男性疾病怎么办?
我看过街拍美女之后,返回首页
他以为发现了我的新兴趣
以为我是好色之徒
便像街头出售色情图片的小贩那样
递过来包臀裙美女,深V美女
热裤美女
好吧,我开始浏览新闻
他又把我当成时事爱好者
向我推送国际新闻,国内新闻
街头新闻,密室新闻
太热闹了,我又转了趟清冷的股市回来
他以为我是血本无归的散户
身负巨债,无法偿还
便向我介绍微投资,说什么
咸鱼羡慕他人,不如自己翻身
唉,我翻个身
慌乱地看了看有关“子弹”的文章
紧接着他又向我推送绝地求生SLR狙击枪的链接
关掉游戏,我看汽车信息
显然他不能分辨,一个人的富有与贫穷
他向我推送宝马,奔驰,法拉利
兰博基尼
C罗,住一亿豪宅,布加迪两辆
网友评论:不多
国内明星半个月就挣回来了
我咬了咬嘴唇,一张张锥子脸
从眼前闪过,想起自己活在
一群骗子、小偷、伪君子、道貌岸然者中间
不由得悲从中来
2018-6-20


雨中洗车

我爱上了泥中洗手
爱上了雨中洗车
路过的人说
道上全是泥巴,洗了也没用
我依然故我,忘乎所以
洗车上的鸟粪,污泥
仿佛是要洗净天空和路面
汽车擦洗一新
我又开着它上路了
车顶上是流泄的暴雨
车轮飞转,掀起泥浪
仿佛是我,把路面弄脏了
又是一身泥泞,回来
我还要继续清洗,继续上路
如何在暴雨中擦干水渍
如何在污泥中保持洁净
为此,我加快清洗的频次
更加快了清洗的动作
以至于
比莲在污泥中清洁自己
还要快
2018-6-23


说火

不是所有的火,都是火
有的火比雪还白,比冰还彻骨
也不是所有的火都是好火
在合适的时间,顺着风
真正的火,不会煎药一样,煎着盛夏
叫人围过来。真正的火也不会
干烧铁锅,烤一群蚂蚁
火,要知冷知热地烧
嘘寒问暖地烧
就像烧饭,先是大火煮开
后用慢火焖熟,抽掉柴禾,饭就香了
好的火,会稀释吹来的寒风,融化人心中的颤栗
必要时,要把火埋进雪里
白鹭一样,只微微的
烫手
2018-6-26


黑名单

我的手机里有座监狱
我的心中有间法庭,我谛听
分辨,判断
谁在谎言上安装心跳
谁,在圈套上镶嵌黄金
把骗局打造成花园
我从不喝叱,你呀,你,招还是不招
云朵作惊木,落案有雷霆
只是挂了电话,依清风明月之法
判他们入狱
囚禁他们的号码,在狱墙上
如同街头无数办证、贷款、买假药、医杂症的
喷漆小广告
而他们的肉身,仍在人群中
看起来比我还清白,比我还理直气壮
这让我怀疑,我也有被囚禁的一部分
仿佛罪犯,逍遥法外
觉得冤屈,才怀有同情
某个商超推销员
他的不易,我的斤斤计较
理解某保险代理人,他也艰难
我会衰老,身体必有灾难
甚至宽恕了,某墓地销售者,因为
死亡会按时来劫狱
将我带离这人世
2018-7-3


诉苦

她向我诉苦
说她的领导,极其苛刻
不近人情
工作中,错一个字
他就像一只老虎
要把你吃了
一个标点符号没改
他就像一头狮子
把你踩在脚下
只知道对下属耍威风
一见大领导,他马上就笑脸相迎
点头哈腰,领导喜欢听什么
他就说什么。太会围领导了
说到此,她没有形容她的领导
是什么动物
我一时也找不到贴切的比喻
我只想到一只阿谀
一头谄媚
2018-7-3


发表于 2018-4-4 14: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鬼    悬空寺  深夜栓马桩


发表于 2018-4-4 14: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雪原兰波 于 2018-4-4 14:58 编辑

有一灵魂世界。科学的方法是研究不到的。不信死掉后,立现。
发表于 2018-4-4 23: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是:“安静中有雷霆”的好诗。学习拜读!
发表于 2018-4-5 14: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太表面化了,有些肤浅,写诗还处在初级阶段吧!
发表于 2018-4-5 14: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8-4-8 22:14 编辑

写诗太表面化了,有些肤浅,写诗还处在初级阶段吧!


凡人记

红灯,你们走
我愿意停下来,看伊力特广告
你们去医院,去药房,去超市,去商场
去探监,去法院,去股市,去工厂……
我愿意停下来,让你们先走
我停下来,像个迷失的人
停下来,让迷失先走
我努力做好一个丈夫,父亲,儿子,兄弟
努力做好一个公民
循规蹈矩,活得像部法律
然而,当我揭开一个老人的锅
里面漆黑一片,分不出哪是鱼?肉?菠菜?红薯?
分不清那是黑夜,还是烧糊的阳光。我就心堵
当我听到一个妇人哭诉她的贫穷
不会普通话,如同不会使用语言,我就心堵
当我的兄弟,住进医院
医生在他身上一刀,两刀,三刀
一次,两次,三次,都没取尽肾里的石头
当我想着,他的肾脏,是一座矿山时
我真的心堵
然而,我不是医生,律师,法官
甚至不是一个落魄的幕僚
不能给世界,清风,明月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上下班,回家
不知如何处理,从燃气灶上换下来的1号电池
放在窗台上,像块扩散的荒漠
像窗外越来越浓的雾
像这么大的地球
为什么看不到远方
2017-3-13


——这能叫诗吗?这就像一个人在发牢骚,写流水账,诗艺呢?!诗味呢?!
诗有这么随便吗?!诗有这么好写吗?!







发表于 2018-4-11 22: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孟祥忠 发表于 2018-4-5 14:58
写诗太表面化了,有些肤浅,写诗还处在初级阶段吧!

题材不同,写法各异。这种流水、罗列恰好符合诗题,当然作者也有三五句的,选择自有其道理。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11: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做个加减法,问候各位!
 楼主| 发表于 2018-7-4 11: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分帖了,加几首新作在这里,共计70首
发表于 2018-7-5 16: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像块扩散的荒漠
像窗外越来越浓的雾
像这么大的地球
为什么看不到远方

——写的真好!
问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6 21:52 , Processed in 0.07026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