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2|回复: 4

[诗歌奖投稿·短诗] 短诗二十四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7 17: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文波 于 2018-3-30 11:59 编辑

中国马刀

骑马远行,老人告诉我
要备一把中国马刀

而且,将它藏在秋天的月光里
一路上,秘而不宣
坐在马背,要神定气闲

在眼睛深处,保留一片清寒
必要时,收紧生命
闪出一道亮光

打马千里,我的力量
一直在马刀上,风萧水凉


与狼共舞


这不是传说,现实杂草丛生
风再大,也看不见那片祖先的牛羊

只有狼,越来越多,离我很近
阳光从左边飘落下来
它就在右边,准备残忍

熟悉的村庄,在我灵魂里哭泣
再多的泪水
也不能让一只狼,学会感动


狼声四起,要集结所有的野蛮
掠食生命的阳光
将我扔进黑暗,血肉模糊
许多似曾相识的白骨
孤独开放,惨烈的花朵


我不能放弃反抗,接受死亡
我要找到一种千古传诵的姿势
坚韧地活着
写一首唐诗
与狼共舞


每滴血液,都来自神的伤口
我要自编一支带剑的舞蹈
与狼共舞
最后的盛典,火焰呼啸
人与兽,同归于尽

大地,喊出自己的疼痛



天空的靴子



是谁,在天空走来走去

不然,怎会有这么多雷鸣电闪
这么多黑色的云,潮来潮去

就不会如此熙熙攘攘
这么多鸟群,南来北往

应该穿两只靴子
右脚的一只,早就掉了下来
一时山崩地裂,六月大雪

天意难问
徒望星空

多少人,多少代
从少年到老年,夜夜失眠
忧戚满怀——

左边的一只靴子
何时,掉落下来……


黑色闪电

总有那样的夜晚,一道闪电
披着黑色风衣,从浩渺的天空
飞檐走壁,一跃而过

黑色闪电,曾在十二星座匆匆落脚
溅飞的星雨,写出一部天书
不知从何处翻开,神秘莫测

是雷,是雨,大片流云的影子
在山巅行走,心事重重
就像那崖顶的石头,摇摇欲坠

坐在没有文字的青石上
人们抬头观天,预测大运
闪电,总让人颤栗前世今生

他们花去很多农闲的日子
在天地间,打捞闪电的声音
蓦然摊开双手,却十指空空

我在心灵上方,点亮路灯
不让黑暗接近自己的眼睛
光明不用寻找,她就是我的灵魂

命运的瓶子,装满清亮的泉水
浇灌土地,春种秋实
我用一句朴素的话语,说完一生

我总在阳光的树下,灿烂写诗
黑色闪电,成为意外的象征
字里行间,庄稼繁茂,天朗气清



观影片《危楼愚夫》


俄国影片:俄罗斯小镇的迪马•尼基丁是一个水管工。一天晚上,发生水管爆裂事件,他发现整座大楼将因为年久失修而倾覆,便开始自己的拯救之路,虽几经波折,但仍未达到目的……。


明天,人们无法预知是阴是晴
灾难即将降临
大多数人,依旧懵懵懂懂

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水管工
以后,人们会将我称为诗人

其实,我没有写诗
我只知道,水管已经爆裂
这栋居民楼
因年久失修,即将塌陷
瓦砾纷飞,一地血红

我呐喊着,但他们都睡着了
即使有醒了的人,也不信
伸头看看,又回到床上
就要倒塌的楼上
依旧是一片如雷的鼾声


老旧的楼里,有三岁的儿童
还有漂亮的女孩
还有八十岁的老翁
他们,将在灾难中丧身
但我无法拯救,点亮的灯

又一盏盏熄灭
那天晚上,我痛哭失声
后来,人们将我称为哭泣的诗人



雨水


如果重返故乡,我一定要到村口
慢慢行走,那祖传的池塘
我留恋她的古老与沧桑

如果正好赶上雨水
我会举一把伞,坐在岸上
看一年之初的好雨
怎样将枯竭的池塘
一点一滴,慢慢灌满

看大珠小珠,落在水面
是否能敲出木鱼一样的声响
那些枯死的小鱼,在春雨里
怎样复活,水草
怎样重新生长

如果,我也成为
一口干涸的池塘
今夜,也在接受雨水的浇灌
谁,会坐在我的岸上
泪流满面
彻夜难眠

                  
拐点


九华的盘山公路
猝不及防,一个拐弯
满车乘客,一声惊喊

这一个弯,足以折断你的惯性
生死之惊,从天而降

神灵,就在三尺之上
也会遭遇拐点,骨头断裂的声响
遏止行云,让人联想起一场八级地震
我们在废墟里,死里逃生

不仅山水,不仅人生
或说山穷水尽,或说柳暗花明
深夜,静读“三国”,波诡云谲

为历史留下小说
为江山留下风景
为岁月留下亡灵

1938
一条大河,在花园口拐弯
至今,真相不明  


沧 桑


将一生的沧桑,放进篮子里
其实就像一堆柴火
沉郁的黑色,有些瘦骨嶙峋

站在远处,看自己的沧桑
就像看一位远古的圣贤
站在河的对岸,孤苦伶仃

无数喟叹,落进河水
成为逝去的浪花,天际的云霞
掩埋着峥嵘的忧伤

这时,如果能找到一支
老式的火柴,点燃堆积的柴火
就能看到龙飞凤舞的火光

一团思想的火焰,向上飞翔
倒映在河水里的太阳
使无数沉鱼落雁,遥望天堂


断桥

清朝,走着、走着,来来回回
留下一座桥,拱形的石桥

桥从中间撕裂,我现场目击
我刚从北边走到南边
轰隆一声巨响,回头一看
我祖父还在北岸
清朝也在北岸
他们过不来了,白浪滔天
我突然觉得心慌

那一刻,很多人从断裂处
掉到河里,留长辫子的知府
一群小脚女人,都被河水吞噬
手拿山茶花的少女
也没有得救
那次,很多事物
都不幸遇难

从此,我没有去过北岸
我的故乡,掰断了一半



马蜂窝


骄耸的白杨,没有高过天空的蓝
有时,会高过流云,高过鸟雀的头顶
看上去,这风景很美
关键是恰如其分

看风景的人,会漏掉一些细节
比如,一棵白杨的顶部
枝丫间,有一个窝巢
像一种泥塑的小屋
像一种世外的智慧

当然,有些人会惊喜这个细节
说,这是蚂蜂窝,多美
风景里,最别致的一笔
特别是捅马蜂窝的故事,世人皆知
让树下的芸芸之众
津津乐道

山里的表姐
是捅马蜂窝的能手
捅马蜂窝,是她最大的嗜好
但行动之前
要驱散人群,并把白嫩的脸蛋
包裹起来


马蜂,居然将自己的家
安在天地相接的地方
表姐也无能为力的地方
想到这
我吃了一惊
               
表姐说
我就是力所能及,也不敢啊
没看见么,它的后面是天


指鹿为马


重要的话,都没有说出
东方的智慧,都装到一只瓶子里
你轻而易举,就将这只瓶子
拿在了自己的手里

面对无知的皇帝,你指着一只
无辜的鹿,说,这是马
你那肥嫩的手指
一直指到现在,已有二千多年
惊天动地
闲花飘落

其实鹿与马,也就一米的距离
但没有人量过
没有人发现的东西,都是秘密
你手指的方向
乌云转动
天地辽阔

一米的距离
让帝王找到江山的位置
让诗人,发现几马车的历史
江山腾挪
靠的不是真理
而是这一米的距离



秋后问斩


御批:打进死牢,秋后问斩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只剩下一件事:混吃,等死
早上一个馒头、稀饭,咸菜
中餐:白菜、萝卜,偶尔有点油花
一、两片,半碗干饭
晚饭省去了,偶尔一颗红薯
据说牢饭也存在贪腐
过了三个月,他准备从容赴死
且想好了细节
可一直没有动静
又过了三月,还是没有动静
他急了,每天向狱卒叫喊
去跟皇上禀报,早到日子了
怎么还不杀我
狱卒真的向上反映了,可石沉大海
于是,他绝食抗议
半月后,再也听不见吵闹
他把自己饿死了,尸体僵硬如铁
他以这样的决绝
纠正着体制的错误



蜜蜂传奇

   
假如能与一只蜜蜂,对视百年
我是否会遗失自己
任灵魂的光,点亮蜜蜂的翅膀
轻轻摇动一下,月光改变方向

如果,我被黑夜埋葬
所有的粮食,逃出祖先的粮仓
我能否从自己的梦里,飞出去
找到果林,和一篮阳光

寒冬舞剑,所有的植物
阵亡的日子,都已经注定
我的忧伤,能否自己生火取暖
出手相救,绝世的蜂王

蜜蜂,是大地最后的想象
是谁,在天边粲然一笑
使我深信
有风,就有远来的花香


一块石头


茫茫大海边,一块石头

石头是青色的,造型奇特
像一个流浪汉,蹲在那里
或者儒生,正在读三朝的经典
神鸟,如纷乱的词语落满头顶
我要一动不动

很多石头
都灰心失望,走到远处
或被皇帝流放
丢到野兽成群的人间
我是大海边,最后一块有温度的石头
留下来,让人写诗,让春暖花开
让整个海洋,整个黑暗
都泼向我

春秋千年,向我身上泼水
我一动不动


大道今昔


曾经车水马龙
是城市的中枢
一条街道,说着说着
就冷清下来

就像一个当红的明星
退出舞台
掉进泥坑
一场繁华大梦,瞬间苏醒

吴二爷的当铺,没了踪影
我那乾隆时的紫砂壶
是否还能物归原主
李大娘的酒坊,摘下牌匾
不见身影,我还欠她三十多块酒钱

这条大道,接近废墟
就像昔日少女,转眼衰老
野草,长上了很多人的窗台
只差一步
就要长到五脏六腑


我是诗人,面对衰落的大道
是否,只能
蹲在人心里拔草



访工厂旧址


城市向南奔跑,它在北,原地蹲着
就像一列快车,屁股后面
掉下的一个包袱

钢铁的,全部锈了,象一块块
爬满青苔的石头,只在梦中轰鸣
无名无状的野草,高过围墙
风一吹,它们就集体越狱
向一条生路,狂奔

集体狂奔的,还有那数千名工人
他们一路向南
那时候,我以一个诗人的耳朵
听见了他们疯狂的叫喊

多年之后,我重返工厂
听说还有一个老人,守在这里
早就倒闭了,荒废了,还守什么呢
想着,天,就暗了下来

果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从草丛里走了出来,对我招招手
“同志,你找谁,来登记一下”



打扫老屋


回乡扫墓,烧纸、跪拜之后
想回老屋坐坐
屋前,一地落叶,在霉腐的气味里
野草丛生,高过窗户
屋里,是厚厚的尘埃、鸟粪
蜘蛛结网,根本没有落座之地
不约而同,我们兄妹六人
每人找到一把陈年的扫帚
或者一块抹布
开始打扫、清理百年老屋

这是我的书桌
这是大妹的房间
这是小弟的书橱
记忆,穿过岁月的积尘
像野草一样,在风中舞动
乳燕的啼叫,还那么新鲜
但无论我们怎样劳碌
也不能将老屋拉回当年
因为,曾经的岁月
已经装进一个罐子
有些事无法改变
老屋的主人,已经走远



两棵树



风,在两棵树之间走的很慢
像老人拄着拐杖,仿佛不是在走
是在盘点自己的思想

这是两棵老树。一棵苦楝
要听懂另一棵苦楝的声音
需要百年的时间
甚至更多

风,在一地的落叶里清扫时光

每一片树叶,都泪水婆娑
而树的根,就像哲学家的尸骨
紧紧抱住大地的沧桑

死城


看不见一颗星如何死亡
只看见它用最后的光
划过夜空

说起死城
你看不见一座城的死亡
只是晚上,你看不见一点灯光

广场,路上,楼里
都空空如也,你看不见一个活人
即使看见了
也看不见灵魂


读老照片


这是我吗?纯白的少年
白皙的皮肤,洁白的衬衫
蜷曲的头发,白净的笑

举着一朵白云,要飞向太阳

后来,我用白衬衫
擦汗,擦身,抹桌子,抹床
我用白衬衫
扫地,扫天,扫风,扫空气

白,慢慢变成黑的了
这跟人的一生差不多
就是由白变黑的过程


开春


农人将磨砺了一个冬季的犁铧
从激情里,插入松软潮湿的田地

夜晚也是暖暖地
村里的一两只母猫,开始失眠
它们毫不掩饰
惊天动地地“叫春”

“叫春”的声音
孤寂、痛苦、惨烈
象漫山遍野的油菜花
浩浩荡荡

整个村子都颤栗起来
每年,在这样的夜晚
总有人猝然死去
之前,会听到几声撕心裂肺
莫名其妙的叫喊



早晨对白


早晨六点
鸟雀起床了
七种鸟雀
我听见了它们的叫声

全世界近200个总统
和近千名准备当总统的人
也都起床了

儿子,起床吧
小七:我不想当总统

早起的鸟,有食吃
小七:我不信,别骗人

前面的朱二婶
每天五点就起来
一个月,吃不上一顿肉


小雪


春天就要来了,千里积雪
纷纷走向远方
成为水,或云烟之梦

只有这一小片雪,很小的一片
还守在一隅
纯净的眸子,望着天空
就像森林珍藏的一本书
翻到精彩的部分,突然停住

好多日子,我想走过去
聆听冬天的故事
后来,这一小片雪
站立了起来,向森林外走去

多年以前,一个少女
(她的小名:小雪)
从这里,沉静地,走到刑场

春天就要来了
我听到了一声枪响


梅 雨

这雨,没日没夜地下
一点点、一滴滴,连篇累牍
好像下了一百年
颤抖着,翻滚着,就像一个病人

隐隐地痛
剧烈地痛
没完没了地痛

这个病人,外表完整、光鲜
但内部的伤痛此起披伏
那些年,寒霜、冰雹,如刀似剑
从天而落,落到他的身上
他的心、肝、五脏六腑
血流成河

医生说,严重的内伤
这病极为罕见
就像梅雨

无药可治,目前只有熬着
等到换季




作者简介:

江文波,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诗人,先后在《诗刊》、《萌芽》、《青年文学》、《花城》、《星星》、《诗林》、《安徽文学》、《诗歌报》、《滇池》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评论等作品,出版有散文诗集《旅迹星光》、《江文波文集》:诗歌卷《无语的石头》,散文卷《人在旅途》等。做过大学教师、电台编辑和机关干部等,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下海经商,现为安徽省经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安徽省文史馆特约研究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太白楼诗词学会副会长,安徽省涉外经济学院客座教授。



通讯地址

安徽省合肥市太湖东路2号紫云阁二单元605号
安徽省经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江文波
邮政编码:230052
电话:13805516897   18955159751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2: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
发表于 2018-3-30 20: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老师好,久违了。又见佳作,惊喜!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8-3-30 20:34
江老师好,久违了。又见佳作,惊喜!



  湘西,久违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22:5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提一下,还需要八个字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9 23:26 , Processed in 0.09317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