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40|回复: 3

[诗歌奖投稿·短诗] 添加二首,诗四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3 08: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丰盈 于 2018-4-28 10:46 编辑

                        诗二首

听雪


现在,我拮据于这冬天里枯萎了的血泊,

拮据于一片羽毛所垂下的时间的度,它的擦痕,

多像一卷失踪的野渡,空旷之处的演出饱和了鸟的视角

以及最后的飘零转弯时所能弹射的荣光与梦想。


山峦是一直未能交出去的思考,被弃置的城,

在露痕里残留的桨声,在零落成泥时依然抱牢爱人的体温,

怀念是一驾马车,搬远死去的号角、背影中未能融化的涛声,

我的祖国,她的姑妄中青菜的脸色所追捕不及的反抗。


这冬天里的俯身不一定是为了捡拾,不一定能

从荒原里拉回机器齿条上被咬碎的初澜。我是想低下去

一种苦涩的象征;白鹤的枝条上驿动的马队、火钳式的夹击,

灵魂寂灭前按响出午夜钢琴的合声,肋骨中的伐木声。


这闪灼的姿势终是一幕戏剧的缓释,当时间贫血已久,

玫瑰矜持于情人打开的想象,姻缘际会于唇齿间长亭的返照,

我的单薄是否会像利刃一样穷透海,抵达断电后瞬间的流放,

拽住幸福的尾巴,它的光芒滚动着的邮差的轮子与抒情。


午夜二点


我知道闪灼,依然是于天空等待机遇的孩子,

死人的气息固执,充满挑战,

大地的一角,失孤者抱牢先人的名字穿过了冬天之远。


可是桃花不现,胎动者皆如隐蔽的词语策动悍马,

在古意阑珊的泪痕边登岸,写意大雪。

小小心愿,恍若梦中的星辰吮吸不到黑暗中的泉涌,点不燃灯盏。


那些,我的爱人眼影中堆积的忧伤如此辽阔,

像海,在咸涩的浪花上种不出芳菲之旅。鸥鸟纵横,

一半是前世的马蹄,一半是今生的草书。


或者,从钟声的恍然里徐徐降落下羽毛,

——那些私密的花园,有序之上建立的布尔乔亚的兵团,

在一只猫晚安的方向:写作,拒绝苹果深度里一场化妆舞会的诱惑。


即景

当我远眺,空旷之处的花朵已然起航,
波光泛滥时,无不随风而去。
我们感觉到了另一种力量的存在,对称于时间之外的某处,,
让今生的抵达,既可阙失如海,亦可能是煌煌如梦。
采石矶。被损毁的矿山。失语的羊群。它们的表情
沿着我的忧伤起伏不定,——失守的不仅仅是青铜与白马,
还有碑铭和青藤的指向。烟花升腾,
每一步都有合理的成份,都能将一种格局破涕为笑,
以温婉之辞献给味觉上砥砺的先人。叶片后,
家国疏离,燕行短篇,
骑水上行的还有我手中一捧化去了的雪,留下青痕,
煽动起蝴蝶的翅羽:词,或者补锅匠最后的反光。
2018、4、5清明节

那些树

那些树,那些一排一排在光影中徘徊着的日记,
掩护着什么,又在一阵阵鸟鸣声中撤退走无边的潮汐,
凌波而去,你可以察觉到身体中写作的盐正自分离,带走光阴。

我们有着共同的开始与结局。高处和低处的跌宕,
可以视作擦身而过的朗诵:结痂之处停靠着的昨夜星辰,
像晚点的火车,载满残损的青铜与琥珀驶离世纪之吻。

而那些流放的词,以果实和晚祷的名义装饰梦想,
千里之外,暗香浮动的雨季以包容的姿态辟出黄金甬道,
我的爱人,我抱拥你回望中冷却的燕子返回象征主义的峰塔。

当雪花降临,薄铲挖出来寂静中的号角与掌声,
粗犷的皮质下或有清溪一脉解冻蝴蝶与芳菲,——这反动,
这遗世之旅途上的吹拂,于玻璃之心垂下遍地的琴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25 11: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用词华丽, 但不是那么容易读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08: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jayxiong 发表于 2018-3-25 11:59
用词华丽, 但不是那么容易读懂。

谢谢您来读,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 08: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9 18:14 , Processed in 0.05715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