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77|回复: 1

[诗歌奖投稿·长诗] 长诗《一块木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7 21: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诗《一块木板》



我可以做好自己
对于这个社会,变得熟视无睹
甚至麻木不仁......


第一章

1
没有草,你会发现文字的深度
风吹过蒲公英、绵羊。一落千丈的人啊
铺满了险恶,不不好呀
无望的钉子穿梭,一次留言一场风暴
没有时髦的狗,只有狗肉
躲进狗肉巷,被时间短暂分割
采集文字上的冷媒,冰箱、空调、加载遗落的份额
没有流行性,就没有感冒
我对文字感慨,对女人感冒
我钟情于漂亮的女人
就像适量的红酒诱发私欲
没有“朋友”“同志”校对完毕
回到利益公社,佚名的皮鞋洒脱智商
二是借据,政客的悲剧也是贫民的喜剧
文字附庸风雅,公告栏上爬满了枯藤


2
伪造的人群并不热衷于喧闹,浩荡拒绝
神秘荡开,不必害怕月点伤了我的美学
残酷的屠,用尽了刀子以外的权术
壁垒森严的酒杯扩张了尔等的味觉
古怪的蜂蜜有糖的硬度,抬头
一个人的空中楼阁,并不代表深藏的秘密
一个世纪的古板,像一本遗落已久的诗集
网的追捕就像腾空的云朵,借一对翅膀
劫一,空无的宇宙
就在败笔的落处,就在腾出手腕的前一刻
就是你摸到无声手枪
不,不是,那是敌人的武器
仁爱的身体交给这个世界
用文字书写人类的味道,伟大的沧海
你又会在意何方
我的的剧情抛出一辆非法的结构
我们在运用合理与庞杂交汇


3
酒杯总是喜欢声讨我们的误读
舞蹈一份稳健,离开一幅悄然
总是离别大于高歌,你昂起头
昂起做人的准则,不会叠加落叶
用旧了天才的面目,蠢材的人格
不是九宫格人性,干杯,一种令人反感的讨好
流泪如果是一种无情的伤害
那么害怕又将获得怎样的存活
短途牵绊了所有与床有关的关系
腾出左手不一定摸见右手,人工智能
王者造出善良的雪,如凄美是融化
泥泞是爱的初态,虐恋衣服就如同洗净沉默
生存的语言不会高过上床的语言
上苍的语言在异地冥想,考古人去见匆匆


4
明亮的折断总会来得很实际,就像被折断的前一秒
好想听见锯子的声音,撬开吾的心脏
跳动的欲火烧焦了牛的眼球,火爆的公式
算满并不遗漏,就像插座。用公牛的月假
皮肤的艰险高过了火线N个人的额头
不必发现玫瑰的软弱,酒侵入
切开流量就是短暂的飞翔,我在溺亡理想
一个非法的天才绝对可以干掉一条目光
冰冷的雪花被异造
母狗与魔鬼其实有本质的区别
口语化的今天,经济试用人民的屈服
不聚聚就不豪迈,单身狗
某种聚会高过约炮的典型案例
挡过抛来的手雷并不证明你可以吃鸡
所谓的游戏尽兴就好,如果非要玩出个高大上来
可怕的人情还是默默的欠着呗


5
购买与换取都是一种N个鬼异,如果除草
就会放下许多危机,流行的云朵如同歌声
被穿梭,被改进、被消除、被解释
屠刀的软弱不要强行更改,就像微笑
慌不择路就像远古及蛮横的语言
你用泥沙言说悲剧,就像毛嗑、瓜子、葵花子
夜无,你言说着咎由自取或者
计算某个学术程度不如吃碗泡面来的干脆
饼干的乐趣似乎不需要什么计谋
我欲无罪如再遇达人
上市的佛陀不曾多让
所有警示的行为打破你习惯的根结
就在某个A计划
B`计划哦是一个讨厌鬼
底下的头颅麻烦你再搬上来一个好吗?


6
你的艰险在于改变、我的无能在于等待
时间充满了危机,害怕秋天飘雪、害怕夜空
如星辰短、促如你漂移,一线的梦魇
你不必改变一切,爱就是草的微笑
如果你是一朵花,就停在爱意的连心
被冰坚毅,如剥皮淘汰坚硬的那些部分
如果绕开文字的讥讽,你划入伤口的上线
你去估计生命的距离就像一只卑微的小鸟
等待下一刻展翅,危险无处不在
就算生命走向了背离,一切阳光的味道发霉
还要给自我留些什么,停留铁轨的悲抗
向神秘延伸,向石子铺满地狱天堂的道路
如果时间是我们唯一可以理解的公式
那么我和你宁愿是那一道算错的数学题
被流言所注满,需要几个小时?


7
恐惧语言的前瞻性,就像蚂蚁爬进了萎靡的生活
一旦探出·头,如婴儿如生命卡在了G点
没有一种可能改变你融化的可能
被迫于阴谋,被另一些不可信抛弃
如面糊烤焦了脸庞,屠刀割破了廉价
豪情的怨妇脱掉外部因素
融入一些掀开的谜底,所谓的维度
上升了空间的叠加,不是我们改变了这一切
就是这一切改变我们,无需软食
我们用肠道与胃呵护,不必害怕
那些微笑刚好填饱肚皮
她不再是花蕊,融进寒冷的谢幕
向一名婴儿哭泣,向一碗羹说拜拜
向每一个清晨感叹,如果青春如此
那么畏惧就是你夜晚的等徒


8
无需归还寂寞如何简洁,就像夜曾受力
悲伤的剧场正在播放灵魂的颜色
四维、五维、六维。割伤空间的浮雕
我一个三维空间的软弱是否影响上面的老人家
高度剪去头发的烦躁,你用照片耕织
不会给你一个足球,就是颠覆我们的鼻子
用尽了核桃,用尽了金刚菩提
拥抱的人在树木之殿如何解释荒漠
流言剪去方向,一堆臭袜子
不会玩味嗅觉的程序,就在一个悲凉的夜晚
就在一盘棋两盘棋之间,不会有歧途
就在醉酒迷糊之上,吾等·要小心
一句头疼的话涌上心头
你理解的掌纹,就是划船
就是可怕的鱼头弹出我们的心河
一个人的夜晚何尝败绩


9
鬼的页面在一定程度上是失败的结晶
就像灵魂的贪杯无需解释,缘由很简单
非法的时间弥合了宇宙空隙
弹奏指尖一缕青丝,害怕骨感坚决
就像割肉,与苍井无关
就像固执的股灾,没有谁可以铸造这圈套
没有谁可以涵盖雨的湿度
就是你最卑鄙的云端,小心鬼的痕迹
丢失是一个来自寒冷的拓展
没有理由,我们开始诟病世界
法则无安,大雅泣同安睡
果汁继续严密的给予上苍完美的结果
小心我们暗影般的果粒
一座城堡就是灯火的核心
祈求黑鸟,飞过那悲悯的·人世
不如修葺这海域一般的小巢
哈哈冷水更加坚决


10
喜欢坚冰放在口里,含混的秃鹫解析微笑
无需腐化的身影,你用儿时的写意完成今天的败笔
逃回文字的国度,就像腊肠交予砧板
牙齿钩住鱼肠,无谓又何必无为
简单的距离变革往事,如雪如墨
染红这简练的封闭,不必说
就会独自开口,听隘口的泥泞
流水稀释了人情,没有睡
没有毒药,就是你我的断层
伶仃洋不谈慎重,就像泥沙
不悲不喜的杀伐,不必关怀草木
沦为生命痕迹,就会探究你的存在
人很冷,阳光肆意迷醉
就是今朝,剥下泥流
红日就在木板上,飘如需流云招引
画一块天空,一种梦的威慑


第二章


11
招引气泡,隐忍的河流背弃了沙的沸腾
去除水的脚跟,在根结里盘旋
就像瀑布铺满了银色的脚踝,
一瘸一点的生活摆脱不掉温柔的控制
陷入与坍塌无关,悲愤与凝聚无关
爱情与爱液无关,深情的吻
湖泊的干燥,与沙、诗、交谈
烂尾的月光绘制梦的雪场
浮起并非你能够刻满古板的记忆
老练的锤子吹疼了每一颗汉字
拔出夜晚的凝练,就像疼的触角
无需我柔软的腕部,你的秀发感伤
需要一节反复的空洞,就在这空融化
羽毛之沉吟就像脚步的序言
总是会找到梦的根源,一块木板
一棵树,到两棵
隐于螺丝钉的沉重,被废弃的钢锤挥舞
火花的盛典,一幕幕的瘫软
谢谢这悲伤集和了我们的疼
用惯了牙齿,开始用肠胃
用血溶于水,用一个夜晚
消化的东西如同排泄物
嗤之以鼻沙鹰响起
整个沙漠都开始崩盘
子弹的深度刚好17mm


12
盛梨之月,约一颗子弹的余额
等于分支,计算纷争、越屠戮
如入泥沙,践踏活跃的游鱼
一场水势的禅,不觉禅语
陷一地婀娜,巧步盈盈、劫祸答曰
不如顿,顿并非迷悟
如一蝉一叶,一花一飘零
一血,一字、恒恒
衣领、韩粉略过记忆的端口
草木依稀,绝不好看
器皿盛放短途痕迹
没有谁可以做为你意识上的痕迹专家
解释快速通道与语言的关系不再是诗人的特权
笑料何其不可怕
流动之集聚改变不来生命的雪、皑皑
结束马达的运作要比一颗子弹击中时间复杂
南明月夜听不见笑声
万历也不过一个年号而已
利用黑色挣脱黑色
我们变学会了保护色
就会如狙击手的油彩
危险的高处,击中危险
笑声打着寒颤
像牙齿一样奔波
流域就是我们疾驰的患处
一块结束的月光
刚好安睡于一团迷雾之中



13
美丽的浮起与安睡无关
,大自然的产需
就像风能遇上电能,爱情遇见泥沙
生命的印记搁浅了幸福,爱神又会给你什么
碎了的风筝不断奔跑,手机亡国论扩散
人烟稀少的沙漠听见大海的回音
无需惊叹感慨,劳碌的笔调恒恒
乖乖的人又有怪的鲤鱼
就想飘出睡眠,敷衍镜像
一夜不安、一夜收敛
短途的灯光继续感伤背景
无需这彻夜,我躺在睡袋里安神
一款华美的外衣
不如一场晶莹丰润的盛宴
人越来越实际现实
如鬼舔到唇齿
舔到幸福的黑墨
就在你我转身间
轰然的离去
一条路将盛尽秩序
又不停的改变秩序
冷漠是时间的狰狞
歧途又何曾改变


14
整好的脉搏用于夜空盛放红色
不必谈及月亮的微薄,给予桃花陷落之时
不必给对手一次忌讳,就像开始一样结束
剃刀违禁的各需,不要笑看人的层次
没有任何物质完美您的阶梯,不必截图
笑料高调不如搞烂了夜幕
云层悲悯像一个无良的辣鸡
没有敌人的味觉,嚼烂性
被无数颗隐晦的东西搞烂
酒杯与匕首不会逃
没有往事可以改变我们的文明程度
一架飞机用上了火箭筒
你很高端
任何关于你未来轰然
就像你的马达
就像你淘气的牙齿
咬破双唇


15
如果牙疼都需要一种深度,那么极深的就是幸福
看见黑恶之力复活就如同你割破了弹痕的记忆
我无法复原生命的奇迹,灵魂独步于文字
就像感伤的小鸟,悲剧的疫苗胁迫
与风筝的同路,小心破头而入孤独
关于身法,就是一种记忆的跌换
不必小心冷色的叠加,弹指就是激流
博大的人性搞尽打捞的权益
踏入涟漪就是对灵魂的维权
不必慌张任何放手都是王者的需求
屁。一个屁字炸碎一款木板
灵活的钉子旋紧
匕首的弯度象征理性减排
好吧跃出糖果巷口
就是满魂力
像小兽


16
惊艳而不经意,走火的艳值不嘣而笑
离口的月色已去否,忽然滂沱的梦翼
颠沛一场疾驰的春事
拔剑用上了武士的脊背,逃脱杯中人还
小贱绿叶稚嫩,何网猎鱼唇色
不担一黑,落地成盒是游戏的觉醒
不避讳快递、快跑
就在这城上万马奔腾时
笑停下的英雄,何必挽起寒冬
外卖集成化
人工智能化
生命流动化
改变就是伟大
让草木剪去寒霜
让冷碧覆盖温润
一粒笑声解惑这严酷的寒冬
本质、本质、奔走奔走


17

罪恶是子弹的化身,就如风吹过贯穿伤
无情的夜晚风在美妙中摇曳
解不开的抽象,就是腐化论
你解密牙齿的寒意,焊接雨水的计谋
总会放纵逃亡的路线
电影结束了你悲抗的句子
不可以,爱上梨果的香纯
杯酒无恒,一枚唇记
牵绊了血管的温润
逃亡给予了你玫瑰的剂量
用上一小滴
你就要亢奋的陷入一小段浪漫
浪漫如同鬼天气
盘旋跌宕
注意关键词,哦跌宕


18

飞,所谓的慈悲。翔,不在乎任何相
路数就是糖果,糖纸的云翳不再是美
用炕席的美,用上书本儿之美
还已小时候遗忘的村庄
一路拧成了往事,追悔一路
回不去的演出,记不住的台词
劫掠荒漠,抬手忘记永生的朋友
亲人们就会感慨基本的寂寞
余生可以畏惧一切风筝的折回
河流避其锋芒的越轨
微笑无助于逃脱,淘汰计谋
不必要的儿女情结
怀疑木板的度量
恒切碎谎称的幸福是寂寞的对称性
你不懂的网在阴霾中流动
往生不忘往生的经纶


19
生,一场雪的由来
粗犷,你不会回头
亡魂,尽力
迈过生疼的铁轨
压碎了陈辞的私心
你不会拒绝崖上的美
抬头火已烧尽了野花香
会不会,你转身的身后
委婉的笑容
害怕一夜长情
逃过回头的前夜
望不到头
去演一场
不经掩饰的幸福


20
逃过幸福的追讨,用尽弥留的谎言
坚信该死的承诺,就像这一杯狼藉
回荡的酒钱描述了人生的干涩
踱步雪的前夜,融化这酒
微笑逃不出信命的人群
驱使王者之取舍,不必怀疑那些勾兑的趣事
流言飞过草芥的深度
用尽了流水的卖相
讨还,便是一种无情的争斗
入浴之诗,就会猛过碗口
逃,毕生的经舍振翅
油缠紧了流水
寒潭已无罪,你逃不过威望的身段
缓步就像一小撮构思
勾勒那些狗屎的运势
无常的冷遇,碧波一种火饮
你怀疑糖果的伸向
在这泥泞之中流亡



第三章


【老爷子】

一个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爷子
一个离退休的老干部
解锁教育
不谈针织
一个无神论者
相信养生、保健
并坚信生活
临行的前一天
给“王医”生打电话
电话时间17点32
老爷子:我心脏很不舒服
小王:去医院吧!
23点10分医治无效
保健药两年花去五六万
结局天堂才肯解释


【老王】

棋法鬼荡,不删人心
喜欢卖弄性格的扭曲
摆脱姓名
改锥、瓷片
你要懂得
很快,悄悄的让群里的人受不了
诡诈
镜子说跑掉
性感的图片
涉猎人言
你懂吧?


【保险霞】

烈火僵持断路,人去西
一年期的保险
到期了
亲戚保险的惯犯
说可以骗骗保
一切小心谨慎的进行
各种规程操作一边
好处费300
一月余未见效果
亲戚不报希望
毕竟骗保呢?
数月余


款已到账
200元


【砍爷】

砍猪肉是把好手
闲下
一群老哥们迷恋上了拼
免费砍价等你拿
大伙帮忙齐上阵
亲人朋友
忙乎着
一个个群建了又散
今年不玩红包,不玩投票
不玩艳情
玩砍价
成了
脑出血一样的高兴
一只秃头晃了又晃


【醉驾】




吹,不吹
跑,追紧追
不发达吧,追、猛追
穷追猛打,撞了、连环撞
你不跑我能追吗?你不追我能跑吗

带走了的那边喝酒去
喝酒的不开车,开车的不喝酒




孩儿他爹抓紧,孩子他娘
抓紧我
电瓶车匀速直线运动
后面飞来一辆夺命杀
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觉悟
飞一般的收割
性命飞出尘世的喧闹
不是同年,相去于同年


【“吃鸡”】

杀手并不慌张,无论八倍镜,还是四倍
标配是狙,突击步枪好用就行
子弹够用最好
敌人看见就好
打不到我最好
没有人黑我最好
路是平坦的
人群注定是危险的
躲避高大的建筑物
躲避旷野
遭到命中的制高点
要游戏、不要女友
要生活,不要讨生活
子弹刚好穿过胜利的前额
我留下了一副装逼沉默


【金刚菩提】


利益推动的裙带关系
像手上滑脱的夜魅
留下手给风禅灭
摸金泥沙,推迟老浆的架构
不必怀疑人生,那是疑似的风靡
就像舍利子,流水不在相信流沙
玩见火光,史渴于惊骇的纸与媒
论与色的原罪,推动性
改变着剧本的本质
流亡的异梦
在你的口腔中异样
盘刷人生
抽象的静怡。失态的文学
流传极广的微信
微商刻意的“雕刻”
幻化幻灭,不过是你的身已成就佛
魔意识仍藏匿着相思片刻的空间




【自己的自己】

一脚踢飞汽水罐,冷
整个动作都很冷,像钻进冰箱一般
没有谁可以改变竟
我们用尽了文明,冷漠绝不会匮乏
冷角色,在释放激烈的压抑
牙医的创伤
奔流不会拔牙的钳子
用手狠狠的向钱
向后
左、右
向人生奔或突
你是沙漠之癌
浓郁的陷落
向一颗糖果
底下高昂的头颅

///////

//////


一条命多少钱?
两条命多少钱?
案件正在审理当中......
如果一个人是
一块木板,放在哪?
按在哪?钉在哪?
插在哪?丢在哪?
忘在哪?
在哪里腐烂,在哪里被利用
在哪里/都好像与这个世界无关
时间是白开水
清洗、冲刷、忘记
也许就要放弃
也许早已放弃
冥冥之中
她却愣在那里......





                                 2017-12-20 ——2018-3-17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11:36: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都去哪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13:05 , Processed in 0.06047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