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10|回复: 1

[诗论随笔] 王羲之、苏轼、毛泽东、陶渊明之书法:因正气而伟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4 08: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3-14 16:46 编辑

昨天,我进一步意识到,当我在纯自然面对书法书写的时候,我就必须完全放弃先前构建的任何表达的可能与方式,只有这样,我的书法才能达到自验的境地。

为此,我感到了书写的艰难,突然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会书写了。

睡前我又产生了这样的预感:这只是一种境界的突破,当我习惯了这种状态的时候,也许,在今后熟炽的写作中,会把这种状态带进字的整体状态中,而不是自己始终处于一种莫衷一是的状态了。

今天早上醒来,在一番思考和感念中,又跃然觉得“这是不是就是对正气的书写”。因为拒除一切为对象化设置的各种高级做法后,只剩下正气的书写了。

因为,只有正气的书写,才能被体现为:从内容中走出来,或去对象化,或字外立人。

而这时,当我在写第一幅有意又不能故意的“正气书写”的时个,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我竟觉得肘部中央和肚腑连结之气,如此的匮乏,全然无法支撑对正气体现的要求。也突然感到,以前的书写是多么歪斜,在正的路上,如此不地道。

当然,在此发文之前,我又联想到诗歌的“创作”中,只有“正气的诗歌”,才能“从内容中走出来”云云。

联系到书法之时,也自然自证到:王羲之、苏轼、毛泽东、陶渊明的书法,仔细观去,也是充满了正气之本。而如蔡京、四大体、米、张、梁、徐、于等等除这四位之外的,都是歪扭之气为主。好显眼!原来如此。

我以前就觉得王羲之的书法,总有一股“肃然刚毅的正气”,原来就是他的“高明”之处。

难不怪,毛总要说“人间正道是苍桑”,其中的一个“正”字,哪是庸俗的人能够理解其中的用心良苦和身经百炼的结果啊。

仔细一想,正气必须发之于天地之外,自内容外袭来,而成就体外之内文也。

何尝不是人间一切的根本!

我想,艺术的低级是邪气,中级是真气,上级是正气吧。——背后都印证着一种表达的境界的模式,表达的模式高于了去表达的模式。

想想的说来,也就是这么个样子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2 17:02 , Processed in 0.20125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