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51|回复: 1

[诗歌奖投稿·短诗] 风言短诗二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4 15: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言 于 2018-3-14 15:34 编辑

与母书


雾霭竖起栏栅的衣领。落日
在敲我的头
妈妈,冬日的家书是一壶烧不开的水

写你额上褶伏的四季。像陈年的灯
——如写炉膛的灰,直扑你的眼睛
写你眼中的暖
在人间,只有你是银色的——
妈妈,风中落叶带链而歌

生活多像一根缓冲的刺
总有一些崩落的词,令我尴尬,惊悸
捉襟见肘
妈妈哟,这命运多舛的暮晚
我灰心地爱着
如写阳光余晖的泡沫




夏的临终


不经意间,我会选择沉默
让片刻的欢娱
沉入谷底
我钟情坠落的轻,和深渊的葱茏
这些散落在低处的
亏欠,让我们的爱贫贱
无以为继

在白日,有时我会拉上窗帘
光因多余获取奖赏
此刻,我多像一块动人的污痕
灰尘也因无辜而得到救赎

——让我怅然若失的是你吗?

我听见夏镰的歌声在麦穗头上
回旋,这删繁就简的美
我们称之为收割
可时光的指针卡在一张纸里
已走的和剩下的,皆无迹可循

是谁,喜欢在墙上制造不测的风云
——让我手持盐粒
在一枚贝壳里,不断打探

大海的消息




长夜将尽

     —— 致曼德尔施塔姆

凌晨三点,钟摆将失眠的枕头
漫漶成时间的泽国
“时间的食谱是胆汁”①
——烛光的残骸溢满上帝的碗
分食着胆汁的街道,多像一只只站不稳的鸟

鸟的哀鸣穿透枪支的国度
这哀鸣来自地球之肺
——敌意延迟,以陌生的古老地名连接
“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②

告诉我,谁听见了命运的摔门声?

陡峭的记忆,“熟悉如眼泪,如静脉
如童年的腮腺炎”③
新鲜的,像钝器刚砸开的石头
——这些安静的子嗣,先于黎明诞生的细小肋骨
在灰烬余温的尽头,隔着
两代人的生死
——掘墓人,为避免与你的影子重逢
我拒绝了你从暗处递过来的灯

长夜将尽
光却在十里风暴中塌陷
天地难容的肉身和诗句,经受了怎样的
躬身之敬和屈膝之辱
——告诉我,沙粒吹进眼睛时
真理该以何种面目扶住历史的额头?

如今,海参崴的田野种满了
燕麦
因为这可爱的定语
我让这片埋葬你的土地,有了会飞的可能


注①:R.S.托马斯《交换》(程佳译)
注②:曼德尔施塔姆《无题》(北岛 译)
注③:曼德尔施塔姆《列宁格勒》(北岛 译)




阅 读


你的嚎叫,是一道被光影凝滞的岸
风暴中,握紧柳枝垂怜塘沿的
一切声响

不要问这些迷途折返的缺席是什么
——垮掉,是水滴舍弃岩层罅隙的
所有耐心

谁在用转身背弃光芒
试图在黄昏的每个拐弯处加注标点
但愿你的愤懑不是符号,是真理
是月光撕裂水面的一种危险
——口吃的时代,危险是未解除警戒的陌路或穷途

只有把花朵的头颅砍下
美才能完成一次冒犯
轻雷滚过。闪电借用你的血
将帝国的记忆封存
——很深的焦虑带来很深的毁灭
信仰,被你的死亡之网捕获

当然,更多的死亡镜像,还得动用时令的催促
比如大雪
——这些深及脚踝的善
像洁白的床单,轻轻拉过大地的前额

一个寒冷阴翳的午后
我一边读艾伦•金斯堡
一边吃丑橘。它鲜涩的汁液

羞辱了我有点溃疡的舌头




天 堂


从堂屋到灶房需走八步
到鸡窝十五步,猪圈二十二步
——圈里的猪崽被你惯得不成样子,淘气
挑食,石槽常常被拱得东倒西歪

从家门口向东拐,走一百多步是菜园
向南拐,走一千八百多步,然后爬一个小坡
是咱家三亩半口粮田
向西拐是一片树林
林子里有摘不完的浆果,捡不完的蝉蜕,钓不完的鱼虾
——这里是我的天堂
若穿过树林向西再走两千多步,是柳庄
——我外婆家,你的娘家

从咱庄向北走二十七公里,向西拐再走十五公里
是县医院
——送你的爸爸,浑身颤抖得
像粘起来的费县地图*

妈妈,你再多走一步,只一步
就能看到爸爸给你选的墓地与我的天堂接壤


* 费县是诗人故乡所在的县名




青海青,黄河黄


我有牛的善,佛的心
为什么还是寺庙外
那个排队等候磕头的人?

先祖忙着在壁上取水,埋灶,生火
用舌头丈量生死
落日薄情,吹弹
可破
——利剪下的喜字,空怀一颗年轻寡妇的心
在西部,迎风而立之物,必定经历过一双
剥茧抽丝的手

栏杆拍断。尘世正打着一个无聊的哈欠
流水席上奢谈灵魂之人,草草丢失了
年少的桨
夜露如腰封。被版图动过手脚的疆土
因歃血族群的相互角力而无处藏身

在西部,这空腹的碗和记事的结绳是什么关系?

雨中黄河,多像天地磨出来的一把刀
横刀夺取这万里光阴的
是高原被凌迟的切片
——这逐步抬高的河床
恍若乱世的一纸诉状
它举了千年,无人敢接

风暴终究难抵秦腔
怒吼的结尾,犹如三百吨油菜花的凋谢
——冯唐易老,古驿静默如棺
在西部,所有悬浮之物我们都应敬称为神

此时,壳荚爆裂
一粒草籽应声落地

——砸疼了我的家,我的省,我的国




戴罪之身


何为不朽?
——当你一无所有时,仍一无所求
在我的诗里,原谅我伪装成一名夜盲者
——无法还尘世以颜色
但你们终将会为我感到悲哀
——我也有瞳孔,人类一样的眼睛

希望被拖着鼻涕的小丑借用
善良是块焐不热的石头
在我的诗里,我想用词句建筑自己的水泊山寨
可这纸糊的江山
每一个记录它的汉字都灾难深重

蜂蝶振翅于草窠间,世界
为之倾倒
而万鸟栖息,没有一根羽毛被飞翔称颂
在我的诗里,我因安抚词语的天赋获得假释
司晨的钟声却是戴罪之身

大多数时候,它干净
易逝——简朴如一滴水
昔日的喧嚣曾让我与江河并立
如今,我只保有尖锐的寂静
在我的诗里,你永远不要去质问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当审判的法槌落下
安魂的颂歌唱起
——泪水只有生命临终才被清偿


在我的诗里,人们用刻在刀上的咒语问候我




日复一日


日复一日,卷刃的涛声经过寂静
目击者封缄了我的嘴
我打开临街的悬窗听风说话
古老的钟摆嘶哑——
这不小心误入人间的词句遮蔽生命

多少人应该去爱,我却选择离开
主啊,我以弑神之心指证你
你却赐予我闪亮的靴子
——走下去,走下去
我听见光芒的钟锤在敲打宇宙的脊背

声的追索静止
——幻听藏尽喧嚣而镜中空无一人
至善的仁者,你从我身上取走的
谁将一一带回?
在人世,我只是飞鸟,树,还有白云的囚徒

神秘的催眠让凭吊者走进死亡的街巷
新年被斩首的鼓声在厉斥我的过失
主啊,我衣衫褴褛,食不果腹
每夜挑灯执笔
——仿佛那即将伏案招供的罪人

日复一日




致爱人


冷杉——
那些古老的先知和陈年的旧账
生在山谷——
那些大地的痛处,落满来历不明的雪
你听
警觉的锁眼里,藏着忽明忽暗的重音

当我摊开命运交叠的双手
你看到了什么?
一粒沙。一条渴死在水里的鱼
——那些陷落在一粒沙中的风暴
——那些寄生在鱼刺上的盐
海水提前在渔网中破碎
——“大地阴森如其良心。” *

那些刀砍,那些斧劈
那些离岸的战栗,无晨之昏
但愿我废弃的诗稿能将这寒冷的世界向前
挪动一寸

当坚实的杉木已做成棺椁
犹疑的海浪停歇
我摊开命运交叠的双手
你看到了什么?
爱人


* 出自曼德尔施塔姆《我在屋外的黑暗中》




春风劫


光影浮动,天地有山羊咀嚼青草的平静
山风带刀而行
万物变小。牧羊人的鞭子抽打坟头的青蒿
也抽打高原小镇的心

繁花乱坠。挽歌和颂词皆在光阴中下沉
春又来,井绳被风吹得如蛇站立
画中人瞠目
——剥笋如剥皮。接骨木用疤痕陈述一生
倒春寒拖动群山

誓词即毒药。城头盲算者的签筒高悬
——昨夜,谁在酒中下跪
而谁又在旧戏袍里啜泣
风车越转越紧。被风吹动的石头
迎接它的是马蹄起伏,落日劫走它的余生

那时,我爱你
——如荒草回忆大地
我记得你在一杯茶中微笑
喜欢以水晶之唇召回远去的雷声,但风中的宁静
不会被词语触及
——像时光的碎片,有了主人




汝瓷帖


问问老祖先
从泥浆到“雨过天青云破处”的距离有多远?

命运的反转取决于驿道上一道道加急的
圣旨
匠人破损的手掌和1300℃的炉火
让纯青一词,只为博取
纸上功名

给泥塑的胎体黄袍加身
须摔杯为号
荣耀在刀笔吏的新墨里游走
招摇的鲜衣怒马,却是朝堂图章下压着的
一颗奴才的心

腆肚的杯盏,在史籍里总是盛满灯油或毒鸩
一边给风雨飘摇的王朝续命
一边又以封喉的技法搬弄历史风云
——只有将钢钎的灼红插入这滥觞的囟门
十八道工序反复煅烧的忐忑,才得以逃脱
陪葬的命运

“者般颜色作将来”
天青色的炸裂里大张着千万张细小的嘴
隔着一千一百年时空的涟漪
——我们听见的是王孙公子的欢乐颂
听不见引车卖浆的哭喊声




重山令


山路明晃。两旁老槐头戴荆冠
我路过浮生之慢,鹰隼
拖着阳光的缰绳,阴影分段记事

半山腰湖水泛着斧痕,苍生捧着
像悬着的心
岩洞上悬棺不时有磷火飞逸
白云炸裂,天边
雷声隆隆,似有翻书声

乱石中野花燃炽,有济世之心
而危崖陡立
悬切
尖锐之美一路尾随,如群山之痛

此刻,山风如斗
荒草如睫毛
翅羽上的脉络暗藏风水走向
你曾在我胳膊上留下齿痕的两颗小虎牙

已渐渐长成




触手可及


少许风于手里。一棵行走的树

脚下的泥土——
淘米水,足以淹死一条江河的风暴
上升的蒸汽,为炉火上的铁壶
值守黎明
铁壶中的蒸汽多像情人间的争吵
——这充满烟火味的日子,触手可及

你脸上零星的小雀斑,压住了
大海无边的银色
这银色又常常被炊烟扶起
我在小雀斑上摸黑写下诗句
——摸黑为你写下的银色诗句,触手可及

舌头长出长长的叶子
悲伤和回忆,是我的两只眼睛
这午后六点钟的黄昏,被你柔软的唇
消过毒
消过毒的黄昏六点钟多像一个事故现场
——能制造一个事故现场的你的唇,触手可及

松涛阵阵。我听到
雪——白色尖叫
远处传来千里群山的刹车声
这尖叫让我心安。松涛
点燃绿色火焰
——这让我心安的绿色火焰,触手可及

我用石头压住眼睛
睫毛挡住时间
和变幻的风
可有你的一切依然那么清晰
——依然那么清晰的有你的时间,触手可及




虚掩之门


谁的声音能取走我眼中的灯盏
复调的借用,西天的月
哀悼这游移的微火

谁的笑能赎回祖母变卖的墓园
火车遗弃的行李被悉数打开
散落去岁的钟声和泥巴的亡灵

谁的头颅能喊出鲜血对刀斧的献词
在成碎片前
指骨做成的路牌,通向地狱
还是人间

我的舌头常常被词语的绞索打成死结
焦虑,犹疑
忘记性别而羞于水
在虚掩的门后总是不知所措地高喊:
那谁,那谁谁谁

……




清风寨


我是一个被炊烟招安的竖子
口袋里装满淡水,却向大海索要盐分

在清风寨,我知道稻子不会原谅我
稗子也不会

神啊,我想忏悔
可你总得让这个世界给我留出跪下的地方




远方来信


海水吞噬着薄暮,月光纷纷跌向落日之网

笔尖戳向黑夜,黑暗如水纹洇开
黎明
触痛信纸反复折叠的回声

但,至少你的白衬衣是甜蜜的
它向黑夜道晚安




啜 泣


用我的筷子
换你的梳子
喧嚣把烟蒂的微光焊接在我的手上

死神和我正割席而坐
匕首因失忆而被炉火重置

我要等的火车还没到站
它将为我带来皮肤上的盐,嘴角的饭粒和母亲低低的啜泣




声 音


不要用白发缝补蝉鸣的裹尸布
这么多年,它一直蛊惑我
欺骗我

天空碎裂,溶化成水
我站在山岗,用舌尖把月亮抵弯

哦,再见,这雨季出生的小镇

把我风骚的女邻居带走,喷泉带走
雏菊带走

这里除了生活,一无所有




雪孩子


谁在用无辜的绝望的语言探询雪人
我左手捂胸,右手攥紧自己的骨头

把你的脚洗净,才配得上大地的肮脏
真理,溃败于幼儿园墙头上的小小红旗

蜕去人形,词语倾盆如注

这泛滥的泥浆

让春天的犁铧有了挽歌的力量




盛 夏


用担架抬走六月的炸雷和八月的黑洞

不要让证人把头发染灰
不要用马车把七月的祷词运走
我的心是一朵倒过来燃烧的火苗

太阳,像一个被烧脱了皮的蛋
日夜等待
那个用经血在床单上涂抹出十字形状的女人




观:诗,是语言的寺庙,哲思殉道的殿堂

作者简介:风言,本名石运都,山东临沂人,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草堂》《扬子江》《诗选刊》《人民文学》《中国诗歌》等期刊;入选《国际汉语诗歌》《新世纪中国诗选》等多部诗歌集年编;获第四届李白诗歌奖、《时代文学》年度诗人奖等多个奖项。


发表于 2018-3-17 10: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这语言,节奏,美感,情绪的统一程度,炉红纯青。虽然个有一些词语偏于烂俗,但这抒情的技法,令在下十分佩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2 17:21 , Processed in 0.05569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