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18|回复: 13

[诗歌奖投稿·短诗] 狂野之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3 22: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雪原兰波 于 2018-6-6 21:48 编辑

1234567890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14 17: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3-14 17:15 编辑

在“母亲”的膝下欣慰。这个母亲,是一个这样的象征:生命本真的纯粹,以及让灵魂“从憎恶到收恶”的一种回归。不仅这种情绪是伟大的,而且这种表达的流程也是伟大的。这里除了精神的干货之外,没有任何形象的东西……我只看到精神的魂舞。

任何没有做到这一步的“创作”,你都很幼伢,知道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7: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雪原兰波 于 2018-3-14 19:42 编辑

在万恶资本主义中,还人以尊严。读后是否有人的温暖和思想,那正是人已异化的本真。读诗,如果她是真艺术定然照亮你的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9: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是首好作品。
发表于 2018-3-15 10: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照亮你的存在:

    每个细节,都支撑着一个本体。比如你的“暗茵”,一读这词,而不是其它近义词,就知道你已进入内中高度把握。这种感觉只有“心生”之人才会共鸣。
    是的,一首诗,作者必须完成对自己的思维的解通,倘不能完成的,也只能以一个能够完成的另外的进度的方式去覆盖它,从而得到在这首诗时,作者本身的灵魂的救赎与完成,得到灵魂的升华。否则,这就不是一个可以表达的文体。——不叫文本,叫文体,就是为了强调文的完体性。
    这个过程,以及支付这个过程的过程,使作品产生了全部。这也正如我现在书法中感觉到的一样,真正的书法,绝不是胡思乱想、或胡乱发挥、或“炫耀才华”的结果,这实实在在就是这个完成体的“绝对科学”,而形象能够以科学的方式去完成它的心灵的生发,是多么澎湃、多么艰难、多么惊叹的事呵。这也是伟人愿意为真诗的原因。而庸者绝对感受不到这种灵魂的“绝对的”完成。
     所以,凡高、你我这种世俗强势中的高精级弱势群体,又是万不幸中的极幸呵!
     上帝给了我们伟大的智慧,我们还要索取什么呢?这绝不是自欺欺人,因为我们总是用自己的作品自证中。
发表于 2018-3-15 10: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照亮你的存在:

    这是最不易的。它必须有一个前后贯穿实现的精神点。一个不能成功的灵魂点,总必须用一个能够成功的灵魂点去驾驭它。这是艺术的现实点、存在点、价值点和完成点。
    每一个细节都支撑这样的实现,没有多余的东西。当形象也如此绝对科学呈现的时候,它才是完成的艺术。
    没有这样的诉求和感觉的人,便爱玩艺术和显示它的“可怜的才华”了。
    比如,此诗就是这样完成了一个灵魂的完成点,其实,人经常是不能完成自己的灵魂点的,但聪明的人懂得用一个能够完成的去覆盖不能完成的,让不能完成的变成内容,能够完成的变成文体的行进值。“行进值”!同时,你的“暗茵”在此,完全是这种覆盖性的完成点的细节对应。庸者岂知这点?蠢货们以为你玩一个自己喜欢的形容词呢,哈哈!
    这世界赋予了我们最好的灵魂,我们别无它求亦然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0: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雪原兰波 于 2018-3-15 10:44 编辑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3-15 10:14
照亮你的存在:

    这是最不易的。它必须有一个前后贯穿实现的精神点。一个不能成功的灵魂点,总必须用 ...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感,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和这么多伟大的人为伍,与友与师,我是何等愉悦。孔子,海德格尔,黑格尔,凡高,柏拉图,荷尔德林,余平,……我为什么这么多朋友?何为不知足?
发表于 2018-3-17 21: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3-15 10:14
照亮你的存在:

    这是最不易的。它必须有一个前后贯穿实现的精神点。一个不能成功的灵魂点,总必须用 ...

这首诗继上一首《储蓄》之后保持了真诗人水准,难能可贵啊。只是最后那个“欣慰”一词前少了个修饰性定语——在母亲的膝下,某某某欣慰,或欣慰某某某……可以再推敲推敲。当然它不影响整幅作品的水平。可能我是进入了正知心的思维,因为从心学角度看,你是成功进入那个空间的域,但那个域的精确点(精确名称)究竟是什么,你没有把握出来,没有挖掘出来,没有修饰出比较着力的轮廓,议题。这从诗歌字面上就折射出“欣慰”前后少了映衬,只是省略号。

通过这个,这唯一的一个案例,其实也投射出兰波兄,你对进入那个精神空间,那空间本身的布局,枝条,坐标物你还是没看明的。兰波兄能不能在那空间里体系性的掏出着力点,关系到你从意象的朦胧的感情中发芽出可真实生活的感情,事迹。一旦到了事迹层面,那么你就是体系性的伟人。


谈到这,我就开阔一点,于老师26岁那面他明确了有个那个精神的空间,这个他已经很伟大了,你是确认可以示现地进入那个空间,这也很伟大了,但我们在等待在那个空间体系下活出的人。朦胧一代前辈大概都是在描述那个精神空间。
比如《将进酒》就是活出来了,杜甫是活出来的。孔子是活出来了,而海德格尔是感悟出来了,辨析出来了,二者还是有差距的。

所见及所得,思吾于我处,真常脱凡胎。一并共勉!我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也敬于老师。
发表于 2018-3-17 22: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作品的,充满希望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23: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用赞美普希金的话语赞美此诗很合适:她里面只有真挚的情感,无邪放着异彩的思想……真正的好作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9 18:11 , Processed in 0.06266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