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13|回复: 0

[诗论随笔] 一个说不得的秘密居然说出来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3 10: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3-13 10:32 编辑

一个说不得的秘密居然说出来了!





    庸俗的人,总是在世俗的意义上,去建立更高的感觉、看法与意义。

    而伟大的人或真正的人或脱俗的人,却是重新用精神的、纯内在的、原生点的角度,去重新审视世俗和重塑世俗。

    所以,往往庸俗的作品,让庸人感觉到更加高屋建瓴,让他们有一种满足自己渴望,又能够看到高高在上的东西的感觉,他们那种庸俗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就不得不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比如我们所见的满世界的人,都是这样。

    而对于伟真人来说,他们的高度反映在对于精神的找回,和用精神去重塑世俗,这一点,令世俗很反感、很不舒服、甚至很恶心。这也之所以,满世界世俗人对真精神操守在建的作品很忽视的原因。这是一种无知,也是一种故意,不仅是可耻,而且是犯罪。但是,除了良心,没有人审判满世界的人。除非人口比例颠倒回来。那么,这个世界就注定了是一个永久无耻的下流而糜烂的社会。

    世俗的作品在表现的时候,他不以精神为原基础,而是以世俗为原基础,——他们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无耻竟这样悄悄地诞生了。

    他们永远不会明白这一点,而这一点恰恰是在作品立意中的根本起点。

    恰恰就是这一点,注定了作品的走向、风味以及价值和运筹的原则方式。

    所以,庸俗的人看不惯精神的作品在干什么、价值所在,而只觉得自己摹比的“天经地义”的方式对不上号,便第一时间就将之否定了,全然罔顾其中的价值——哪怕你在其中喊得天翻地覆、气动山河,但别人“对不起,看不见!”——关键是不“需要”去看见。哈呵。

    骂人,省略中。

    比如王维的“大漠直,长河圆”,很叫世俗的人爽口,却最终只落于“都护在燕然”,毫无精神意义和精神重建。但就是这样的作品叫世俗的人舒服。而陶渊明的“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满篇似乎一直在说废话,受苦叫穷,最后也落笔于“虚室有余闲”,似乎没有什么精妙的可言或大起大落的东西,但别人的内在里面的自酿自成,却是惊天动地,世俗的人哪管这些呢?像陶渊明这样的圣人,最终也只被世俗的人当着一个“田园诗人”而已。更不要说凡高的精魂魄的作品,当世连一块面包也不值,而现世也只惊叹于其“疯狂的色彩”——都是些什么世道?

    为什么世俗的作品叫口,而精神的作品令人反胃?

    不是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19 08:04 , Processed in 0.06238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