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691|回复: 4

[诗歌批评奖投稿] 刁民与骑士下的伟大人格的塑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8 17:38: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刁民与骑士下的伟大人格的塑造
                            ——读黄胜源的组诗《泣血的玫瑰》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道德堕落,理智丧失,这个奥革阿斯的马厩只有用哲学的扫帚才能清除干净。
                   ――――亚瑟·叔本华


                  王居明

        对于刁民,人们常能听到的就是“穷山恶水出刁民”!这是犬儒或儒道者对底层老百姓的贬称。底层老百姓都是生命线上挣扎的人群,生存必须的物质常常匮乏到令人吃惊!生命自身活下去的本能,迫使他们挺而走险。其实对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臊子面吃起香,绫罗绸缎穿起光!”那些王化的理论,对于底层民众来说,都是空头支票或月亮就是一块吃不完的烧饼!真正的王化就是及时有效地确保底层民众的生命,不受生存必具物匮乏对生命造成难以逃避的威胁!由此看来,刁民不刁!要让底层民众的生命不受生命必具物的威胁或因生命必备物的匮乏,造成对生命的剥夺,人们必须客观公正,实话实说公平坦诚,才能有效地立足人的生存这一重大的社会问题,做出正确有效的可行方案。所以,对一个社会来说,讲实话真话,是对这个社会和民族的负责!这是人赖以群居生活必须也是最基本的品德。
         骑士,是个外来词。 马背上的勇士,是骑兵中的一个荣誉! 在百度上,骑士是被美化了的解说。叔本华说骑士只不过是个荣誉。骑士的本质就是武斗!这种武斗,潜意识里就是“强权就是公理”!而骑士荣誉在中世纪的时候,在欧洲的上层社会比较盛行!骑士是不容别人指责的!谁若指责,就是侮辱,侮辱的裁决,就是武斗!一方必须死去!这就是极端的骑士精神!而骑士们认为,这就是上帝的裁决!就连梭卢都极端的认为,对骑士的侮辱,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对方暗杀!在这种意识里,很明显地就是告戒:“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种危害就是叔本华说的“骑士的荣誉为不诚实和邪恶、而且也为卑劣的野蛮行为提供了可靠的庇护,它所需要的只是尊敬和粗野无礼。人们的缄口不语常常掩盖了这种粗鄙野蛮的行为,因为绝不会有人甘愿冒着断头的危险去指责这种行为的过错。”“说到此,人们便不会奇怪了,恰好在政治、金融方面并没有什么令人敬佩的民族,决斗倒使得他们嗜杀成性的热情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这种令人作呕的迷信,“它造成了现代社会人的呆板木讷,阴郁悲观,胆小羞怯,迫使人们时刻为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提心吊胆。”很明显的可以看出,骑士精神是对荣誉迷信到把权力变成G点的人格变异,脱离了人的基本理性,不是建立在人性的本源上!导致的结果只能是对人格的扭曲和摧残!
         实际上刁民是社会的上层对老百姓的一种蔑称,也是对人格的一种藐视。作为上层社会的骑士荣誉,实际上是对暴力的崇尚和对强权的傲慢!所以对社会的上层管理者来说,他们永远是对的。他们的意志就是社会的意志。而独裁是最好的强权,似乎更符合“强权即公理”。因此上,社会的上层就会竭尽全力的维护他们所谓的英明和合理,那怕是反人类的暴行!
        黄胜源的这组组诗《泣血的玫瑰》,鬼使神差地佐证着叔本华所指出骑士荣誉的野蛮和对人类和社会危害的弊端!我们没有骑士,但有类似于骑士荣誉本质的暴力!《泣血的玫瑰》,是刺眼的!也是让人震撼的!每首诗后面的历史事实事件的客观附注,更让人不寒而颤!历史如贼一样连同那些杂碎,悄无声息地划过我们的指尖,在人为的世界里,每一次的光彩和黑暗,都会化成一粒种子,在岁月里为文明慢慢萌芽!
      《泣血的玫瑰》这组组诗,是以在文革中遇难的女性书写的。她们是:林昭,张志新,卜琴父,李香芝,李秀清,李九莲,钟海源,孟爽,官明华,许连荣,严凤英,顾圣婴。这十二位女性,仅仅是个代表!在那个群魔乱舞的岁月,在空头支票的诱惑下,这个民族的灾难变得深重而丧失基本的人性!
            
             被斧头解剖的严凤英

发现爱妻服毒,王冠亚四处求救无门,
眼睁睁看着她花容失色,香消玉殒!
无限悲痛涌上心头,泪水扑簌簌落下……
军代表刘万泉的出现,顿觉五雷轰顶!

牠喝令医生用斧头解剖,谁敢抗命?
斧头从喉咙砍开,顺着胸椎继续,
次第砍断胸肋骨,再剖开腹部,
肠肝肚肺翻了个遍也没看见发报机!

再往下!医生只得砍开她的耻骨,
膀胱破裂,尿液应声飞溅喷涌,
除了一百多粒安眠药,什么都没有。

军代表脸上露出了满意的淫邪笑容……
严凤英,我虽然没有看过你唱的戏,
也没看过你的电影,但我看到了你的原形!

                2018.2.21.

【严凤英,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以主演《天仙配》,《女驸马》闻名。
文革中被以“文艺黑线人物”、“宣传封资修的美女蛇”、“国民党潜伏特务”等罪名屡遭批斗凌辱。1968年4月7日自杀身亡。死后连尸体也不放过。因怀疑她腹中藏有特务密电和微型收发报机,被残忍剖腹,翻肝捡肺一一排查。】
     
            对于当代历史事件中普通人遭遇的事实书写,在诗歌这一文学形式中,是极少的。对于那些在当代已位列仙班的所谓大诗人中,对于此类诗歌,几乎都是退避三舍!虽然事件的人物,得到平反,但依然有着敏感的神经!这类诗歌,技巧是多余的。只有诗歌那强大叙事,才能做到对事件人的客观和公正,完成文明或开化的启蒙!《被斧头解剖的严凤英》和其余十一首诗,都是用叙事手法的书写完成。与其说是黄胜源书写上的重复,到不如说是历史总是相似的重复!从历史的相似重复来看,拳头优胜大脑思维,无疑是加深了民族的伤痕,进一步扭曲了民族的性格,在教士用权术完成对人们思维的缚束,把奴性的铸铁以光环注入民族的肉体!残酷的是,这十二位女性,都没有屈服于暴力和羞辱。要么自杀,要么在侮辱中气绝身亡,要么被直接枪毙!那时候的承认,实际上是对苟活的一种变通。可敬的是,这十二位女性,为了人的最为基本的人格高贵和人格尊严,选择了死亡,对抗这种拳头优胜大脑思维的时代!在前苏联的斯大林时期,贝利亚说,“你给我任何一个人,我都会给他一个合理的罪名。”这种比“莫须有”的罪名,高妙的是有罪名!拳头之下,铸铁真的开着血红的花!
        《泣血的玫瑰》这组组诗,在我看来,是对民族人格的伟大塑造!对于养过猪的人都知道,对猪抽打,猪都会用叫声对抗。对猪进行饥饿管理,猪会拆了圈舍!所以耶稣说,“愚蠢的人活着,比死亡还糟糕”。潜台词:人们选择愚蠢的苟活时,死亡就是一种极端而又难得的高贵!《泣血的玫瑰》组诗中的十二位女性,为了人最基本的人格,表现出超常的个性感召的魅力!在那个时代,和十二位女性一样以死对抗的人太多!正是这成百成千的个性,才成了民族性格的彰显。“个性要比民族性重要得多,任何特殊的个人都要比民族重要千百倍。因为不说到大量的个人,就无法谈到国民性,人不可能既竭力捧场同时又保持诚实的作风。所谓国民性,不过就是人类的渺小、堕落和卑劣的特性在所有国家里采取的个别形式罢了。”
        我为这个民族悲哀!悲哀这个民族却以鲜血和死亡完成民族性格的梳理。惊叹的是,至今能够正视和面对这历史事件的,并用文字予以播种的,寥寥无几!我不知道那些学者或教授,在谈文化的时候,他们所谈的价值和意义何在?!“最虚伪的傲慢是民族的傲慢,因为如此一个人为他的民族而骄傲,那正说明他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资本,否则的话,他就不会去求助于他和他的千百万同胞共同分享的那份资本了。”
          对于组诗《泣血的玫瑰》,我没有以往常对诗歌首看语言的惯例来判断。这朴实而有点笨拙的书写,正好是以原有的血来展现血的本质或真相和价值以及意义!人类之所以主宰世界,是因为人有记忆。因为人的记忆,世界才有了历史!还是尼采说的好,“一切知识都是错误。”我们只有忠实于可信事件,发现人类存活的真相和意义,不是满天的帝王将相天子章,从而修正那偏离人类本质的邪恶和暴行,为人类的生存作出正轨上的前行!不尽人意的是,邪恶和暴行从未远去,而是紧身尾随,因为它们拥有着合理的伞具!所以对民族来说,这组组诗无疑起到了人格伟大的塑造!虽然是满是鲜血和黑色的死亡,但人格的伟大,并没有被摧毁!她们为了作为人最基的人格宁愿放弃生命的人格力量,远超出诗歌这个文本的书写!但《泣血的玫瑰》所带给我们的反思,其意义深远。正如《奥德赛》中所言,“人们静思尘世的思想,如同人神之父所予的白昼”。

               2018.3.8.
发表于 2018-3-9 16: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赶尸匠”黄盛源今天他把含冤而亡的人们赶入诗歌中来
张志新、林昭、严凤英......

一个时代过去了
几辈人过去了
苍天无言!

赎罪吧
赎罪吧!
我们欠他们的,是一笔血债!

是谁又一次擦亮了历史的镜子
我们看见了衣冠里裹着的自己
多么的低级
多么的蝇营狗苟
多么的可耻

赶尸匠
摄魂铃又一次摇响
月亮走
太阳走
蚂蚁走
......
天快亮了!
发表于 2018-3-9 19: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们静思尘世的思想,如同人神之父所予的白昼
 楼主| 发表于 2018-3-10 20: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栾复吾 发表于 2018-3-9 19:04
人们静思尘世的思想,如同人神之父所予的白昼

谢谢老师临帖!春安!远握!
发表于 2018-3-13 15: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钦佩湘西刁民这样的诗人,虽然默默无闻,但始终坚持建构自己批判现实的诗歌理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1 16:28 , Processed in 0.05887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