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76|回复: 12

[原创贴诗] 看来,我的诗歌好象不喜欢国境线、牢笼、还有红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8 16: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紫,清明和蜜蜂

阿紫,有关你姐姐叙事,阿朱的红
让我觉得汉语并不可靠。
它给祖国人民修建的路线,充满排它性
被赋于
伟大,是我不想要的神。
清明节,雨水节奏缓慢,已将我想要见的
故去的亲人或敬仰的人
从另一个世界召来,湖北省的某个
墓地
开满鲜花
阿紫,蜜蜂在花朵里搬运香气
它的嘴和胃,含有细微的糖份
它将酿造蜂蜜,并会交给比他更加勤劳
或者不勤劳的人们
由此可见,它比我公平。

阿朱,春天及纺织

阿朱,你有亚洲的皮肤
和中国的红
《诗经》里,有许多植物长成你的样,比如
艾蒿、飞蓬、旱柳、桑陌、芍药、郁李、桃夭、弱柳、芙蓉
古代的黑夜,要漫长一些
这利于荆棘、蒺藜和禁果的生长。
一枝红杏
春天的气候照顾了她,茎和叶逐渐变得漂亮
嘿,阿朱。我以白为美

她的手
从墙那边偷偷地长到我这边来了。

在家具厂走神

在家具厂,木头露出骨头新鲜的部份
这是刀具造成的。锋利的铁器,它们不懂得
热爱,与此相映。我手缠着薄情的绷带
母亲,乳名迎春,因为生我,道路,布满红色的经典
她不断地往炉灶里添加秋天的晚霞、父亲脸上盲目地呈现
革命的油彩,如同乡村粗糙的墙壁,涂满红色的
标语,似类变质的人血
三五只麻雀起落,它们远离人民公社
每年春天,按照节气恋爱,生子,觅食虫类和谷粒
它不知道,我爱的母亲,就在它们中间。

那么,我的诗歌将会有毒

我能看见光。也能摸到黑暗。
我喜欢光是因为恐惧黑暗。而黑鹧鸪
因被捕
而怀念黑暗
她坐在光明的运输码头,一声声叫唤植物的名字、江南的浓雾。
它们没有祖国。
它的家乡和我的家乡
都有娼妓,吸毒者,政治犯
行踪诡秘的便衣。
这些都不算什么。如果有人代表太阳,发光
而且……
那么,我的诗歌将会有毒。
如果血流出了血管
我们都不喜欢国境线、牢笼、还有红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8-3-8 17: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逃过文革命大的,没死的,革命无产阶级成了有产阶级,无产阶级有产阶级对立这不还在。
发表于 2018-3-8 18: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栾复吾 于 2018-3-9 07:56 编辑

不多见的好作品,赞赞赞!!!

父亲脸上盲目地呈现
革命的油彩
如同乡村粗糙的墙壁
涂满红色的标语
似类变质的人血!


釉彩    类似   


发表于 2018-3-10 10:2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刻,深入骨髓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17: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原兰波 发表于 2018-3-8 17:29
以前逃过文革命大的,没死的,革命无产阶级成了有产阶级,无产阶级有产阶级对立这不还在。

新修的宪法中说,阶级已经消失。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17: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栾复吾 发表于 2018-3-8 18:30
不多见的好作品,赞赞赞!!!

父亲脸上盲目地呈现

谢老兄谬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17: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诗兄,多提意见。
发表于 2018-3-27 17: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8-3-27 17:22
新修的宪法中说,阶级已经消失。呵呵。

中国梦,做不好,还要继续做。呵
发表于 2018-3-27 17: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所有诗人都自艾自怜的时候
愤怒成了一种可贵的品格
当所有诗人还在纠结于小资情调
批判成了诗歌的良知
我厌恶这群叶公好龙之徒
他们比戏子更可恨,更可耻
........


发表于 2018-3-29 07: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不喜欢国境线和牢笼>这一首格局更大,稍嫌短有未完的感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5-24 10:01 , Processed in 0.08100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